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34章:郁绍庭!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34章郁绍庭!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郁绍庭把白筱扛到卧室,动作蛮横,但放她下去时,手上的力道却异常地小心,生怕磕到碰到她。

白筱躺在床上,望着站在床畔,伸手把皮带扯了往地上一丢的男人:“你想干嘛?”

郁绍庭一边解着衬衫的纽扣,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白筱已经半坐起身,双手往后撑着床,原本挽起的长发有些乱了,小脸上瓷白的肌肤,黑白分明的眼睛看得他身体里的火儿一点点冒上来。

床一方陷下去,白筱看到倾身上来的男人,他的双手撑在两侧,衬衫下摆从西裤里抽出来了,纽扣也堪堪只剩下两颗还没解开,白筱看出他不是玩笑,是准备真枪实弹地来一回,忙伸手挡着他:“喂……喂……”

“医生的交代你忘了?”白筱脸上的温度就没降下去过,推搡着他岿然不动的身躯。

怀孕前三个月,极易流产,尤其是男女之事,对肚子里孩子的伤害很大。

郁绍庭当然没忘记医生的话,那个妇产科主任大半夜被喊到医院,心情极差,在走廊上,不管他是谁,指着他的鼻子就破口大骂,俨然把他说成了不顾妻子怀孕在身、不知节制的色/狼。

白筱看着上方突然黑脸的男人,看他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她的心情却变得特别特别地好。

“怀孕了,你得体谅,不然对我对宝宝都是极大的生理和心理伤害……”

郁绍庭低头看着欠收拾的小女人,她这话,就是故意往火上浇油,他稍稍往后退开。

白筱看他吃瘪,说:“有些困了,我先去冲个澡……”

拨开他的手臂刚要起来,郁绍庭却突然吻上去,不容她抗拒,把她钳制在身下,霸道而执拗。

“唔……唔……”白筱起初还挣扎几下,到后来,渐渐地放下了双手,环住了他的腰。

他的呼吸间带着酒气,还有烟味,应该是刚才在外面抽的烟,如果这会儿压在她身上这么亲她的是另一个男人,恐怕早就被她一脚踹向他的下面、奉送一耳光,但因为是他,所以讨厌不起来,相反的,就像染了烟瘾,喜欢得紧。

两个人耳鬓厮磨了会儿,白筱明显感觉到他的变化。

她红着耳根,手圈着他的脖子:“郁绍庭,你真禽兽!”

郁绍庭双手支着床侧,生怕压坏了这个孕妇,听到她的取笑,挺了挺腰,白筱被他撩得身体发软,他咬着牙,在她耳边喘着气,问:“这就禽兽了?还有更禽兽的,要不要试试?”

“……”白筱无语,推了推他:“我真困,不陪你玩了。”

——

白筱进了连着卧室的卫浴间,郁绍庭起身去了外间,点了根烟,却提不起抽烟的兴致。

身体里,好像有一把火横在那,上不去,也下不来,搁得他整个人都难受。

卫浴间里传来轻微的水流声,他抽了口烟,吐出烟圈时,身体的火不但没消停,反而越烧越旺,他把燃了一半的烟随手捻灭在餐桌上的餐盘里,转身,到卫浴间门口,一转门把手,却发现门从里面反锁了!

白筱站在花洒边,一边注意着外面男人的动静,直到听见他开门出去的声响,她才开始冲澡……

只是,不到十分钟,卫浴间的门开了。

白筱下意识扯过搭在外面的浴巾往身上围,不止是脸红,就连脚趾头,也红了。

卫浴间的钥匙被她拔了搁在盥洗台上。

她怎么也没想到,郁绍庭居然会厚着脸皮去服务台拿钥匙。

他已经进来,反手合上了门,刚才白筱已经把花洒关了,看他一副要洗鸳鸯浴的架势,多少瞧出他意图不单纯,见他边脱衣服边直勾勾地看着自己,她更是觉得自己像是豺狼跟前的那块鲜肉……

——

结束后,白筱整个人都已经站不稳,又困又累,餍足后的男人,很自觉地做着善后工作。

“走不动了。”白筱靠着盥洗台,双腿打软,手腕也酸疼。

郁绍庭回过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白筱觉得委屈:“没骗你,是真的走不动。”

白筱不是个会作的姑娘,是真被他折腾得累坏了,也可能是她怀孕的缘故,经不起他这么索求无度的折腾,当被抱起靠在他怀里时,白筱连手臂也抬不起,耷拉着眼皮,昏昏沉沉的。

“要不要喝点水?”把她放到床上,主动凑过来,柔声问道。

白筱觉得这个时候的郁绍庭,像极了那些身体得到满足后、对你千百倍好的男人,想到刚才自己遭的罪,要不是她不情愿,还不知道他弄出什么花样来。

闭着眼,转了个身,把背留给了他,还撩起被子把头捂住了。

郁绍庭也在她旁边躺下来,从后,拥着她:“怎么又不高兴了?你的脾气怎么阴晴不定的。”

白筱挣扎了一下,却没搭理他,到底是谁的脾气阴晴不定!

郁绍庭没因为她的‘矫情’而起身走人,甚至连脸也没板一下,挨近她,把她搂到自己怀里,手,下意识地,隔着被子放在她的小肚子上:“刚抱你,怎么又重了,吹气球也没你这速度快。”

“……”

“再这么下去,迟早有一天,我的手臂会被你压断。”

白筱一向都知道郁绍庭的嘴巴坏,傲骄自负得很,每回欺负人,明明是他不占理,却都能那样振振有词,就像现在,拿着她的体重开涮,难道不知道女人,最介意的就是年龄跟体重吗?

以前不熟悉,现在一块儿了,白筱赫然意识到他的真面目就是道貌岸然表里不一的臭**!

白筱不停地腹诽他,气到不行,但嘴上却一个字也没说,闭着眼,像是睡着了。

他从后面紧紧地抱着她,她能听到他稳健的心跳,还有他身上的味道,不是沐浴露或是洗发水,而是男人特有的味道,白筱忍不住想,如果她生过孩子后身材走样,他难道真的不愿意再抱她了?

想到以前在网上看到的帖子,不少男人在妻子怀孕时外出偷腥……

第一次怀孕,她一个人,自然不会有这方面的担忧。但如今,跟他在一起了,她从未否认,自己被郁绍庭吸引进而喜欢上他,外貌在其中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倘若他长得像某位潘姓明星那样,恐怕第一眼她就fire掉他了。

说到底,她其实也不过是个俗人。

俗人有俗人的烦恼,尤其是在怀孕的时候,容易杞人忧天。

等她挺着大肚子像头熊一样时,他依旧风度翩翩,两人站在一块儿,野兽跟美男的现实版。

郁绍庭并不知晓,自己随口胡诌的一句话,引发了白筱内心的一场思想风暴。

当白筱拿了一床被子塞给他,要他去沙发上睡时,郁绍庭的脸沉了。

“好好的,又怎么了?”

白筱爬上/床,用被子裹住自己,不怎么愿意理他,只说:“我这么胖,半夜把你踢下床不好。”

“……”

郁绍庭觉得女人有时莫名其妙,有些来了脾气,但突然想起杨曦的话——

“她年纪还小,你得让着她,多关心关心她,要不然,哪天她跟人跑了,到时候有你受的。”

他运了口气,终是没发作,凑过去,靠近她的脸,低声说:“我又怎么招惹你了?”

“……”白筱闭紧眼,睡了。

郁绍庭不可能真的跑去外面睡沙发,关了灯,躺下,想要去抱她,却发现她把自己裹得紧紧的。

悻悻然,收回手,扯了那床从衣柜里拿来的被子盖在身上,双手枕在脑后,望着天花板,没有一点睡意。

被子上好像有一点味道。

他转头,望了眼旁边的女人,辗转过身,又靠过去一些。

白筱也没睡着,也察觉到郁绍庭靠过来,他拉了拉她身上的被子:“给我一点,那床被子有霉味。”

“……”

郁绍庭见她没动静,索性下了床,等他打开门出去,白筱不再装睡,睁开了眼望过去。

门开了条缝,套房客厅的灯光透进来,她听到他倒水的声响。

片刻后,他就回来了,躺上来,又把她搂进怀里,冒着硬硬胡茬的下巴抵着她的肩膀:“睡了?”

他扯了一下她身上的被子,这一回,松动了,他看了眼闭眸的白筱,把自己也放进了她那床被子里。

——

半夜,客厅里响起手机铃声,郁绍庭被吵醒了,看了眼旁边熟睡的女人,起来出去了。

是白筱的手机。

屏幕上没有来电显示,但郁绍庭还是接了:“喂?”

“……”

那边没有声音,郁绍庭走到窗前,看着下方璀璨的灯火,自顾自地说:“白筱怀孕了,睡得比较早。”

听筒里传来一阵忙音。

郁绍庭朝卧室看了一眼,把手机放回去之前,把那通通话记录给删了。

——

裴祁佑挂了电话,抬头望着镜子里的自己,脸色苍白,眼圈猩红,盥洗盆里还有呕吐物。

他的耳边似乎还是郁绍庭低缓的声音,他说白筱怀孕了,怀孕了吗?

裴祁佑自嘲地笑了笑,转身,离开洗手间,因为醉酒而摇晃的身子撞到的门。

等在门外的助理连忙过来扶住他:“裴总,没事吧?”

裴祁佑甩开他的手,靠着墙壁,胃部灼烧一般的疼痛,他闭上眼,眼角却略略有些潮湿。

——

接下来的日子,对白筱来说,平淡却很安宁。

她辞了在宏源的工作,部门经理笑着同意了她的离职,还说宏源的大门永远为她敞开着。

郁老太太得知儿子跟白筱领了证后,跟在首都的郁总参谋长商量了一下,不办婚宴,但请郁家的亲戚一块儿吃了顿饭,白筱原先还有顾虑,郁绍庭却应下了,说是让她跟郁家其他人混个熟脸。

郁家这边,热热闹闹地在酒楼订了包厢,首都徐家,有人却因这顿饭摔了两个杯子。

徐敬衍从大哥书房出来,下楼听到客厅里梁惠珍愤怒的叫声:“他们郁家几个意思?现在是赶着往我们徐家脸上扇巴掌了吗?是生怕人家不知道,他们儿子在外头找了三儿,逼死原配的丑事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加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