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35章: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加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35章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加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是生怕人家不知道,他们儿子在外头找了三儿,逼死原配的丑事吗?!”

梁惠珍立在客厅里,保姆在旁边收拾玻璃杯的碎片,刚才,梁惠珍刚接了徐恒打来的电话。

徐敬衍听了梁惠珍的责骂,蹙紧眉头。

那边,徐敬文从书房出来,冷着脸冲梁惠珍道:“喊什么?你是想把爸吵醒吗?”

关于郁景希不是徐淑媛孩子的事,徐敬文并没有大肆宣扬,哪怕在徐家,除了太太梁惠珍,他也只告诉了徐敬衍这个弟弟,这不是什么光荣的事,就算为了徐家的颜面,他也得兜着这个秘密。

况且,这么做,郁家算是欠了徐家的人情,即便两家目前的关系已经恶化,台面上却没真正撕破脸。

但梁惠珍却没想这么多,自己女儿死的不明不白,她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

从丰城回来后,这不是第一次梁惠珍跟徐敬文发生争执,徐敬衍从屋子出来,走到车边时还能听到梁惠珍不甘心的声音:“你不伤心不难过,你事业为重,我不是,以前是我忽略女儿……”

——————————

徐敬衍回到家中,夏澜不在,只有保姆刚好端着姜茶出来:“先生,您回来了?”

夏澜今晚有一个重要的病人要手术,早上她出门前就告诉了他,所以不会因为找不到人而担心。

这是他们夫妻相处的模式,从不隐瞒对方自己的行踪,简单,坦诚,令人放心。

“先生,这是太太让我给您炖的,说您这几天嗓子不太舒服,晚上睡觉咳嗽。”

“就放我书房的桌上,我过会儿再喝。”说完,徐敬衍上了楼,回到主卧洗漱。

徐敬衍穿着睡袍到书房,闻到了一股姜味,原本疲倦的神态有些许的缓和,其实他并不喜欢喝姜茶,饮食也很不规律,婚后,夏澜纠正了他不少的毛病,一开始不习惯,到如今地习以为常。

傍晚时首都下了一场雨,徐敬衍开了窗户,空气里仿佛还有青草混杂土地的味道。

转身时看到书桌边的台灯灯罩上,挂着的一个装了中药的香囊,是夏澜亲手缝制的,说是可以提神。

夏澜出生中药世家,夏家,在首都也极富盛名,最老一辈的中医要追溯到明朝一代太医院院使。夏澜年轻时在国外留学,和一个留学生相恋,结果却所托非人,瞒着家人在国外偷偷生下了女儿。

夏家是传统的书香门第,无法接受子孙如此行为,因此一度将夏澜逐出了家门。

夏澜生性倔强,硬是没向夏家服软,独自带着孩子在外生活。

他会跟夏澜结婚,纯粹源于一个玩笑的赌约,他说,如果我三十岁时还单身,你也未嫁,我们就结婚。

那一年,他远赴国外,五年未归,再回来时已经三十三岁。

和夏澜的再次相遇是在父亲的寿宴上,他听人说,她一直没有嫁人,两人当时已经颇有交情,宴会后的一天,他跟她在医院偶遇,两人坐在餐厅里喝茶,提及往事,她说,这些年她一直在等一个人。

他在年少时曾深爱过一个女人,情殇之后,以为不会再触碰感情这一块。

但在听到夏澜的这句话时,他心中酸涩又动容,也恍然忆起当年自己所许下的承诺。

最初,他提出要和夏澜结婚时,遭到家中强烈反对。可能是因为他曾经的一段情,家里对他要娶的女子要求甚严,夏澜显然是不合格的,被家族驱赶出来,还拖了个孩子,她的品行一度被徐家人所质疑。

当他跟她说取消约定时,她什么也没说,也没责怪他,只是浅笑地说:“我明白的。”

首都对他来说,是个伤心之地,他再次选择离开,时隔几个月,他打电话回家,才知道她一直在照顾他当时已经中风瘫痪的母亲,忍受着徐家其他人的冷眼,也日复一日地坚持着。

半个月后,他接到家中电话,四哥家的儿子,在春游途中贪玩跌落山坡,幸好被夏澜发现,捡回了一条命。

但是夏澜却为了护住孩子,头部受到重击,昏迷不醒。

那一夜,他在窗前坐了整整一晚,抽了三包烟,天一亮,就买了机票回国。

站在病床前,看着一脸伤痕的夏澜,他唯一能做的,是去夏家,向夏家二老提了亲。

那个时候,对夏澜,他没有怦然心动的感觉,却有一份责任,一个女人,愿意为他牺牲到这个地步,他不应该再辜负她,他常年在国外,她却为了照顾他的父母,主动提出留在国内。

当年,他甚至没有给她一个像样的婚礼,她说,像她这样的,要大肆操办婚礼只会闹笑话。

在他说厌倦国外飘浮的生活,打算回国定居时,她欣喜落泪,那一刻,他竟感到心酸,这个女人,默默守在他身边十几年,从没要求过任何的回报,甚至于——

为了保护他的母亲发生车祸,失去了他们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孩子。

——————————

思及往事,徐敬衍喝了口姜茶,滚烫的温度,直达他的心脏深处。

书房的门被叩响。

徐敬衍回过神,放下杯子,冲门口道:“进来吧。”

“先生,刚才我收拾屋子,才想起来上回有个您的快递,之前您不在家,我这记性,忘了交给您。”

保姆拿进来一个快递袋,徐敬衍看到寄件人的姓名,写着郁绍庭,他打开袋子,看到里面的东西,瞬间就想起来了,那是他在黎阳超市买的,没想到,居然还给他寄过来了……

徐敬衍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白筱,那个笑起来很秀气的小姑娘。

想到白筱,他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苏蔓榕说的话,那个孩子,死了,这个答案,你满意了吗?

徐敬衍闭上眼,双手抚过自己的脸,心头,泛起隐隐的苦涩。

凭着徐家在国内的人脉关系,只要他想查,不难得到关于苏蔓榕的信息,White,他居然不知道那个知名的华裔画家是她,曾在一次聚会上,听朋友提及这位低调不露面的画家,他当时不过一笑置之……

苏蔓榕,女,四十五岁,籍贯云南开远市,汉族,徐敬衍脑海里还有那些资料上的内容。

他抬头望向挂在墙壁上的那副风景画,是夏澜不久前特意从画廊买来装饰书房的,之前他没有留意,昨晚他在那幅画前站了良久,看着熟悉的画风,看着底下的英文签名,他觉得这是命运跟他开的大玩笑。

——————————

楼下,传来开门声,伴随着保姆的问候:“太太,吃晚饭了吗?要不要我去做点宵夜?”

“我刚在医院吃过了,你不用管我,去休息吧。”

徐敬衍打开书房的门,恰好看到上楼开的夏澜,她揉着太阳穴,脸上有着手术过后的疲态。

“回来了?”夏澜看到他,立刻露出温婉的笑容,原本清冽的气质瞬间柔和。

徐敬衍很自然地接过她手里的包:“今天的手术很棘手?”

夏澜穿着一步裙,上面是衬衫西装,及耳短发令她看上去干练精明,也只有在他面前,她才会流露出属于女人的温柔,笑了笑,舒展着酸酸的手臂:“手术还行吧,就是病人家属很难搞。”

徐敬衍拍了拍她的肩:“刚帮你放了洗澡水,进去洗吧。”

“老公,谢谢你。”夏澜神情动容地看着他。

徐敬衍回望着突然感性了的妻子,在灯光下,他忽然发现她的鬓发里多了几根银发。

他上前,轻拥了她一下:“工作别太累,家里又不是缺那点钱。”

“小提琴大师,是呀,养家糊口有你呢。”夏澜说着笑,回抱了他,然后进屋去洗漱了。

等夏澜消失在门口,徐敬衍嘴边的笑意也收敛了,他回到书房里,看到桌上那些快递过来的东西,拿过手机,想给白筱拨一通电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很想听到那个小姑娘的声音。

那种感觉很微妙,就像父亲对女儿,他想,可能是自己把某种感情寄托在了她的身上。

——————————

白筱接到徐敬衍电话时,正坐在书房地毯上,帮郁景希一个手指一个手指地剪指甲。

小家伙百无聊赖,又不能乱动,伸过另一只手想去抠鼻孔,却被白筱轻轻地拍掉:“注意卫生!”

郁景希翻了翻白眼,却也没再乱动。

因为白筱怀孕,‘肉圆’被遣送到大院暂居,最起码八个月内不能回来。

“换一只手。”白筱道。

小家伙把左手伸过来,右手撑着下巴,抿着小嘴,恹恹地,打了个哈欠。

“困了?”白筱边剪边抬头看了他一眼,看他像小鸡啄米一样点头,便速战速决。

白筱怀孕后,主卧地板都铺了长毛地毯,不仅是为了防滑,也是防止她脚底冷,因为她喜欢光脚猜地,至于卫浴间里,都放了防滑的垫子,就连她穿得拖鞋,都是特意新买的防滑拖。

收拾好地毯上的东西,郁景希揉着眼睛,穿着卡通睡衣,“今晚我想睡这里。”

“可以。”白筱拍了拍儿子的小屁屁:“上去睡吧。”

小家伙得令,甩了拖鞋,一下子扑到床边,像一条小泥鳅,一眨眼就滑进了被窝里,可能是真的累坏了,躺下没一会儿就微张着小嘴,打起了轻鼾,白筱替他掖好被子,才过去整理摊了一桌的作业本。

现在怀孕了,白筱很少再把手机带在身上。

手机躺在床柜上震动时,白筱忙过去,生怕将小家伙吵醒,看到来电是徐敬衍,想了想,接了。

“您找我?”白筱走出卧室,才开口问。

徐敬衍迟疑地说:“我打扰到你休息了?”可能也没想到白筱会这么早睡觉。

“没……”白筱合拢房门,“景希刚睡下,我还没,您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

“上回你寄给我的东西,我收到了,想跟你道声谢谢。”

“那个啊,”白筱也想起来了:“本来就是您买的,而且,邮费是郁绍庭出的。”

徐敬衍沉默了会儿,可能一时找不到话题了,白筱想挂电话,却碍于他是长辈,不好开口,良久,才听到他说:“我听说,今天郁家那边请吃饭了,你见了绍庭的亲戚吧?”

“……”

白筱不明白徐敬衍为什么会关心这个,想到他是徐家人,不免,她又想到了徐淑媛,以为是徐家那边让他来打探的,模棱两可地说了两句,徐敬衍却像是一时兴起,居然说要送她新婚礼物。

“不用了……”白筱说。

徐敬衍却一定要送她:“你现在是跟绍庭住一块儿吧?那我就把礼物寄到沁园去,好了,早点休息吧。”

不给白筱再回绝的机会,徐敬衍就挂了电话。

——————————

白筱拿着手机,考虑着要不要回拨过去,让徐敬衍打消送礼物的念头。

不管徐敬衍是不是真心祝福,白筱都觉得,收下这份礼物,要是被徐家人知道,多少是麻烦。

别墅外响起轿车鸣笛声,是郁绍庭回来了。

白筱已经让李婶歇了,她下楼,刚好郁绍庭进到玄关处换鞋,过去,接过他手里的外套。

郁绍庭抬头,望着她的目光深情:“怎么还不睡?”

白筱把徐敬衍要送他们新婚礼物的事说了,郁绍庭松开领带,不以为然:“那就收下。”

他似乎一点也不担心这份礼物可能引发的麻烦。

白筱也想起一件事,昨天白秋华夫妇又去宏源找她,之后就没了下文,但她还是不放心。

“他们会不会给你带去困扰?”白筱问。

郁绍庭进了厨房,倒了杯水喝,喝了几口后,转头,看着她,岔开了话题:“去把我的西装拿过来。”

她刚才把他的外套搭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白筱去拿了西装,递给他,他却说:“自己看一下,里面有什么。”

“……”

白筱翻了翻西装内袋,从里面拿出了三张机票,其中一张是她的名字,心中,难免惊讶。

“下周,景希刚好要放假,我得回那边处理一些公事,你过去,先熟悉一下环境。”

机票上的直达地是拉斯维加斯。

“其实……也没那么急。”白筱捏着机票,但脸红还是泄露了她此刻的心情。

郁绍庭走到她跟前,低头,瞅着她:“不想去?”

“没有,”白筱抬头,看着他,有点小雀跃,又有些小紧张:“还没做好……准备呢。”

“又不要你做什么,只要把你的人带上就行了。”

郁绍庭搁下杯子,拉过她,拥入自己怀里,把头埋进她的发间:“几天没洗头了?”

“……”白筱羞恼地推了他一把:“那你找每天洗头的去。”

因为怀孕的缘故,她没有以前那么频繁地洗头,但也是三天洗一个,想着想着,她的脸就烧了。

郁绍庭紧紧地拥着她:“就算发臭了,我也得屏着气亲下去。”

————————————

徐敬衍放下手机,那边,夏澜洗完澡,推开书房的门:“在给谁打电话呢?”

进来后,她自然也看到了书桌上那些瓶瓶罐罐,“”家里不是有嘛?怎么又去买了?”

“上回在C市买的,落在了那边,有人帮我寄过来了。”徐敬衍隐瞒了黎阳那部分。

夏澜拿起一个瓶子看了看成分,嘀咕了句:“那他还真有心,下次来首都的话,请他到家里来吃饭。

徐敬衍笑了笑,对白筱跟郁绍庭的关系没有提及,只是从书桌里拿出了一个信封,里面装的是上回在C市参加活动时拍的,夏澜过来:“给你送药的是哪一个?”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有本事,找的男人一个比一个牛掰!(6000+)”↓↓↓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