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36章:你有本事,找的男人一个比一个牛掰!(6000+)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36章你有本事,找的男人一个比一个牛掰!(6000+)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给你送药的是哪一个?”

这叠照片是昨天洗好后影楼送过来的。

“就是这个……”徐敬衍找到那张大合照,他指了指相片里站在角落里的白筱,目光变得温和。

夏澜唇边的浅笑在看清徐敬衍所指的人儿时,瞬间僵硬了,脸色也顿时变得苍白如纸。

手里,那瓶药,掉在了桌上。

徐敬衍看到妻子的失态,以为她累了,夏澜扯了下唇角:“可能手术时间太长了。”

“那你先去休息。”徐敬衍道。

压着心底的仓皇,夏澜离开书房,走到门口,忍不住往里看了一眼,徐敬衍正拿着那些照片一张张地在翻看。

人在年轻时可以为了某个目的无所顾忌,但随着岁月的流逝,一张相似的脸,如今也会令她方寸大乱。

夏澜双手环着胸,站在卧室的阳台上,冷风吹得她的面色愈加没有血色。

她忆起,那一年,她陪梁惠珍去给徐淑媛跟郁绍庭合八字,她看到那个算命瞎子从洗手间出来差点跌倒,好心地扶了他一把,瞎子离开前,对她说了一句话:“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从此,这句话成了她的梦魇,令她经常失眠。

可是,她从来不是一个姓命的人,既然喜欢了,为何不可以自己去争取?

况且现在,她不是得到了吗?

夏澜缓缓收紧双手,脸上的神情变得固执,白宁萱,当年是你三心二意,不配站在他身边,不能怪我……

“小姐,你怎么喝这么多酒?”

听到楼下动静,夏澜出去,徐蓁宁被保姆搀扶着,跌跌撞撞地往楼上来:“我没醉,不用扶我。”

在惊动书房里的徐敬衍之前,夏澜上前,对保姆说:“你去歇了吧,我来照顾她。”

等保姆离开,夏澜直接把喝醉的女儿拉进了她房间的卫浴间里。

当蓬头里的冷水当头浇下,徐蓁宁瞬间清醒过来,用手护住自己的脑袋,哭着:“妈,你干嘛!”

“我干嘛?我就是让你清醒清醒。”夏澜扔掉蓬头,看着不争气的女儿:“你要醉生梦死到什么时候?”

在得知郁绍庭不管怎样一定要娶白筱的消息后,徐蓁宁整个人都不好了,她试图给郁绍庭打电话,但他不接,她想去丰城找他,但夏澜不允许,她所有的情绪得不到宣泄,只能用酒精麻痹自己。

“你再这么下去,毁掉的只会是你自己。”

“我不明白,我为他付出了那么多,为什么他都不肯多看我一眼?”

徐蓁宁越哭越大声,狼狈不堪:“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我不甘心,我不甘心,为什么不是我……”

“那他又有什么好的?”夏澜怒其不争,徐淑媛,自己的女儿,怎么就都看上郁三了呢?

徐蓁宁突然就不哭了,呆滞地看着浴缸,郁绍庭有什么好的,他什么都不好,对她也一点都不好。

可她就是喜欢他,就是想在他的身边,一辈子!

看着女儿抱着双臂靠在墙壁边,全身湿漉漉地睡过去,夏澜叹了口气,拿着浴巾替她围上,俯下/身的时候,听到徐蓁宁的梦呓:“妈,我想跟他在一起,你帮帮我好不好,妈……”

——————————

第二天早上,白筱起来时,父子俩都已经在餐厅用早餐,她讪讪地摸了摸自己的脸。

可能是怀孕的原因,最近的睡眠时间越来越长。

小家伙抱着自己的饭碗,看到白筱时哼了一声,扭开头来无声表示对她的不满。

昨晚上他明明是睡在主卧室的,可是早上醒过来,发现居然在自己的床上,这两人,一定瞒着自己又干了什么!

白筱摸了下小家伙的脑袋瓜,在他旁边坐下,李婶端了一碗热粥出来,她接过:“谢谢。”

这几天,可能是因为吃了医生配的药,她的妊娠反应下去了。

郁绍庭先吃完,看了看腕表,说:“今天去书屋吗?我上午有个会,时间差不多了。”

正说着,他的手机响了,他拉开椅子,起身出去接电话。

白筱现在跟郁绍庭在一块儿,虽然不能百分百揣度到他的心思,但他说的话,她还是能听出一两点意思来,所以,在他去接电话期间速度地喝完粥,小家伙在旁边,擦着嘴说风凉话:“是越来越能吃了。”

“……”白筱放下碗,作为女人,这句话有点打击人。

倒是李婶,笑着道:“白老师现在有孩子了,一张嘴顶两人的饭量,要是吃少了,才需要担心呢!”

比起少奶奶,白筱也更喜欢李婶称呼自己‘白老师’。

小家伙从椅子上滑下,嘴里还振振有词:“都双下巴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她的脸是昨晚被爸爸揍肿的。”

白筱去洗手间时,忍不住照了照镜子,回想自己以前的脸型,好像也没成大饼脸吧?

虽然李婶说小少爷是开玩笑的,虽然她安慰自己,小家伙嘴巴坏,遗传了郁绍庭眦睚必报的恶劣品性,是为了报复昨晚上郁绍庭把他抱回房间的事才故意那么说的,但她这心里,还是膈应到了。

想到郁绍庭刚才站起来时英挺的背影,衬衫下,是结实的胸膛和精壮的手臂,他依旧那么吸引人。

白筱心里别扭,摸了摸自己的腰,好像多了一些肉,体重跟年龄一向是女人致命的伤,她撩起衣服下摆,对着镜子照了好一会儿,用手虎口掐了掐腰围,没有以前盈盈一握的感觉了,突然洗手间的门‘啪嗒’一下打开……

白筱惊魂未定地撂下衣服,却因为镜子里那道目光而窘红了脸:“你怎么不敲门?”

郁绍庭单手握着门把,可能也没料到白筱在那照镜子,刚才第一眼入目的是她白皙纤细的腰身,有片刻的怔愣,又见她这么羞赧地遮遮掩掩,要笑不笑地打量她:“你全身上下,我哪儿没看过,挡什么?”

“……”

“蔺谦,嗯……我马上过去,”郁绍庭接了个电话,说着,抬头看白筱:“还不出来?”

——————————

郁绍庭先把郁景希送去学校,再送白筱送到书屋,看着她安然进去后才离开。

“老板娘,你来了?”小赵从二楼蹬蹬下来,笑着说:“刚才我在二楼,看到老板的车了。”

她喊白筱老板娘,老板,自然是雇佣她的郁绍庭。

白筱上楼,脱了外套挂在小居室的衣架上,再下来问小赵:“前天预定的花茶到了吗?”

“都在这儿呢,刚才快递员送来了。”

书屋地处偏僻的旮旯角,环境幽静,要真打算赚钱,就不该买在这地段,一天下来也没几什么生意。

白筱没忘记郁绍庭那天在车上的话,他说,如果她有意向,完全可以出国后报考当地大学。

因此,在书屋的日子,白筱闲着无聊,没有少看书。

中午,郁老太太打电话过来,让白筱陪她一块儿吃饭,去的是老太太朋友的场子。

白筱把这事告诉了郁绍庭,郁绍庭倒没强调一定要她去,只说随她的意,白筱想了想,还是去了。

饭后,几位太太就说要去搓麻将,作为儿媳妇的白筱自然作陪。

只是白筱没想到会在麻将场上遇到裴母,两人迎面对上时,均是一愣,随即尴尬地别开头。

跟裴母一块儿来的是厉荆的母亲,瞧见挽着郁老太太的白筱时,颇为惊讶,她大概知道白筱跟裴家的关系,所以,听到白筱喊郁老太太‘妈’时吓得不轻,张了张嘴,还没说什么就被裴母拉走了。

“这个……还真巧。”一位太太呵呵笑了两声。

郁老太太碰到裴母也有些尴尬,毕竟,郁裴两家差不多就成亲家了,最后却不了了之。

听到麻将友这么说,郁老太太也假笑了笑:“是蛮巧的。”

那边,裴母跟厉母进了一个休息间,关了门,确定没人了,两人才开口说话。

“那不是你家那位吗?”丰城圈子就那么大,厉母也隐约听过一些消息,只是没想到是白筱。

裴母心里也像打翻了五味坛子。

都陪着来打麻将了,这关系,显然已经是实打实了。

人都有劣根性,当初白筱跟裴家划清界限时,她也希望白筱能过得好,再怎么说,她也当白筱是女儿一样养育过她,还因着一份愧疚,但这会儿,白筱真过得好了,她这心里倒不舒坦得紧。

“祁佑跟郁家那孙女的婚事没成,是不是因为——”厉母没说下去,但意思很明白了。

裴母叹了口气,她也有过这个猜测,但还是驳了厉母的猜想:“年轻人的事,我们也想不透,可能是个性不合吧,你又不是不知道郁家那孙女的蛮横程度。”

厉母点头,原本她还想让裴安安做儿媳妇,如今,她怎么可能让个残废给儿子当老婆?

——————————

白筱中途去了洗手间,出来时,又跟来上厕所的裴母给碰上了。

也许是避嫌,刚才,裴母拉着厉母出去后就没再回来,白筱猜想,她们应该是换了隔壁的包厢。

在白筱要从身边走过时,裴母还是喊住了她:“筱筱,你等一下。”

白筱转过头,裴母当然也知道如今白筱跟裴家算是撕破了脸,但有些事,需要请白筱帮忙。

“你知道苡薇最近去哪儿了吗?”裴母说。

白筱看着她,又听到她说:“她跟祁佑说取消婚事就取消,有些事,我想要问问她。”

关于郁苡薇的行踪,白筱也不清楚,昨天,她跟郁家人吃饭时,也发现郁苡薇没到场,她问了郁绍庭,他也说不知道,还不咸不淡地建议她,要是真好奇,可以去问问苏蔓榕。当然,白筱是绝对不可能为了这点事去找苏蔓榕的。

所以裴母这么问了后,白筱据实回答:“我也不知道,昨天,家里吃饭,她也没在场。”

这话,听在蒋英美耳里,却有了另一层意思,白筱在跟她炫耀自己如今在郁家混的如鱼得水。

望着白筱远去的背影,裴母心里百感交集,她能想到的只有一个词——世事难料。

——————————

白筱是个很有孝心又很听话的儿媳妇,陪在郁老太太身边,没有流露出一丁点的不耐烦。

看到有服务生进来换茶,白筱立刻起身去给婆婆换了一杯热茶。

最后,倒是郁老太太自己看不下去,如今小儿媳妇怀孕了,太金贵,折腾不起,让司机先送白筱回去。

“那妈,我先回去了。”白筱跟其他太太道了别才离开。

待包厢门一合上,麻将桌上几位太太,就跟郁老太太讨论开了,无不夸奖白筱懂事乖顺。

郁老太太清了清嗓子,心里也欢喜到不行,挑了下眉,谦虚地说:“哪有你们说得那么好。”

“唉,家世要是再好点就完美了。”有位太太误以为郁老太太心有遗憾,自认为好心地搭腔:“以前淑媛可是徐家的长女啊,陪着您一块儿来打麻将,简直一仙儿,我那儿媳妇回家,没少模仿淑媛……”

她这话一出口,郁老太太的脸就拉下来了,把麻将牌一推:“不打了!”

“怎么好好地就不打了?”那位太太还要说,旁边另一个在桌下狠狠掐了她一把。

你说,好好的气氛,你提什么死人,你难道没看出来,人家郁老太太很喜欢这个新儿媳妇吗?!

——————————

白筱从棋牌室出来,没直接回书屋,想着天气热气来,打算给郁景希买几件T恤和薄外套。

让司机先回去,白筱自己去逛了商场,结果,偶遇了白沁莉。

白沁莉浓妆艳抹地,穿得很凉爽,白筱拧了拧眉心,不准备跟她打招呼,正要绕路走——

“表姐!”白沁莉却追上来,笑吟吟地说:“我又不吃了你,跑那么快干嘛。”

白筱倒不是惧她,而是怕像膏/药一样被黏上。白秋华夫妇不止一次去裴家打秋风,她不想这种情况发生在郁家,郁家的门第比裴家高,到时候白秋华夫妇去军区大院一闹腾,以后,她都没脸再去见郁家人。

见白筱态度不友善,白沁莉呵呵道:“表姐,你放心,我现在是说什么也不敢招惹你呀。”

“……”白筱冷眼看着她,不懂她的意思。

“不过,表姐,你真有本事,找的男人一个比一个牛掰,”白沁莉朝白筱竖起大拇指:“那个姓郁的,太厉害了,他找到我们住的地方,二话不说,丢下一笔钱,让我们别去烦你。”

“你是不知道,他就往我家门口那么一站,我爸顿时成了龟孙子,一个屁也不敢放,之前得知你跟他好上了,还说着要狠狠地宰他一笔,结果人家主动上门了,点头哈腰地,生怕人家一个不高兴,把他家的祖坟给撬了。”

白沁莉砸吧了下嘴:“我以为我妈已经够不讲理了的,结果他还要强词夺理,而且还强词夺理得那么酷。表姐,我是相信那个算命的给你批的命格,你就是天生富贵命,没了裴家,还找了个更牛/逼的男人。”

白筱没闲工夫听她废话,尤其是,从白沁莉口中听到对郁绍庭的赞美,简直比吞了苍蝇还难受。

之前,白沁莉崇拜裴祁佑,最后成了裴祁佑的三儿,现在,白筱不知道她又打什么主意。

白沁莉当然不会告诉白筱,她昨天早上就去东临找过郁绍庭,想要故技重施。结果,人家连楼也没下,直接让秘书给她送了一叠照片,都是她以前跟其他男人的床/照,吓得她连忙戴上墨镜,用丝巾裹住脑袋,灰溜溜地走了。

——————————

白筱回到书屋,白沁莉那些话,仿佛如鲠在喉,虽然知道郁绍庭的魅力,但她还是不舒服。

白沁莉以前跟裴祁佑有过一腿,她不愿意看到白沁莉纠缠郁绍庭,哪怕,是白沁莉一厢情愿的。

她也发现,自己的度量越来越小,见不得郁绍庭跟任何女人调笑,就算是他一句嫌弃她的玩笑话,她都会介意好久,这样的白筱,她自己都觉得陌生,她不想成为一个占有欲强烈的女人,但怀孕后,越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白筱拿了手机给郁绍庭拨了一通电话。

“从棋牌室回来了?”郁绍庭问她。

白筱坐在卡座上,晒着阳光,嗯了一声,然后没了下文,想问白沁莉,却又觉得其实没什么必要。

“没什么事,你忙吧。”白筱没再打扰他工作。

郁绍庭在那头说:“傍晚在书屋等着,我下班过去接你。”

——————————

郁绍庭跟白筱通完电话,又坐了会儿,然后起身,拿了外套和车钥匙,径直离开了办公室。

景行拿着需要郁绍庭签字的文件站在门口,一头雾水,这还没下班呢!

郁绍庭把车停在离书屋有段距离的车位上,下车,徒步走去那幢小房子。

“郁总。”小赵看到郁绍庭,热情地迎接。

郁绍庭推门进来,环顾了一圈,没看到白筱的人影,“你们老板娘呢?”

小赵手指了指楼上。

郁绍庭会意,让她做自己的事,而他,上了楼,踩到楼梯时,下意识地放轻了脚步。

白筱正坐在背对着楼梯口的卡座上,脱了鞋子,在太阳底下光着脚,蜷缩成一团,一边喝着热开水,一边翻阅膝盖上的书,然后,一道阴影覆盖在书页上,耳边是男人低沉的声音:“在看什么?”

白筱吓着了,差点丢了水杯,郁绍庭眼疾手快,握住了她手里的杯子。

“不是在工作吗?怎么过来了?”

郁绍庭把杯子放到桌上:“刚好有事路过这,就上来看看,在看什么书?”

白筱把书合上递给他,他斜了眼书名,呵呵笑了笑,显然兴致乏乏,直起身去了小居室。

等他再出来,拿了一床小薄毯,盖在她的身上,又蹲着,手里,变出了一双袜子,当他把她的脚拿过去时,白筱脸红地蜷缩了脚趾,他却低着头,很细心地把袜子穿到她的脚上:“怀着孩子,不要感冒了。”

听他只提了孩子,白筱抿了下唇,怪味地说:“你现在就只关心孩子了。”

郁绍庭抬起头,双手搭在她两侧的沙发上,缓缓地撑起身,高大的身躯笼罩了她:“吃醋了?”

“……”白筱不承认,推了推他,他也不动:“怎么老是脸红?”

白筱还想反驳她,那边,小赵上楼来,郁绍庭这才放开她,退回到她对面坐下,长腿交叠。

……本章完结,下一章“很好选择不是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