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38章:我现在,就是想跟你在一块儿。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38章我现在,就是想跟你在一块儿。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白筱被郁绍庭从卫浴间抱出来时,一双眼睛已经睁不开,全身也湿哒哒的,狼狈又难受。

郁景希拿了块浴巾,亦趋亦步地跟在后面,心虚地转着眼珠子。

“浴巾呢。”郁绍庭把白筱放在椅子上,一伸手,小家伙立马把浴巾送过去:“这里。”

白筱伸手要去揉眼睛,郁绍庭抓住她的手,握紧,低声道:“瞎揉什么,也不怕更严重。”

“……要不是你们,我至于这样嘛?”白筱觉得自己真不该心软,怎么能奢望一个大男人会帮人洗头。

郁绍庭脸上流露出一丝的尴尬,但很快就遮掩过去,白筱因为闭着眼,错过了这难得一见的表情。

“小白,要不要先喝口水?”郁景希很有眼色地跑到茶桌边,倒了杯开水,跑到白筱身边。

听到孩子软糯的声音,白筱立刻就服帖了,郁绍庭去试衣间给她拿了一套干净的衣服,要给她换上。

“我自己来。”白筱眯着眼,视线模糊不清,伸手去拿,却被他避开,“给我。”

郁绍庭搂着她从椅子上起来:“怀着孩子,别任性妄为。”

白筱不愿意让他换,两人推来搡去,渐渐地,就有些变了味……

看到儿子还仰着头,瞪大一双黑亮的眼睛瞅着他们,郁绍庭缓下手上‘收拾’白筱的动作,开始驱赶碍事的郁景希:“时间不早了,去休息吧,明天还要去上学。”

小家伙“哦”了一声,觉得自己今晚闯了祸,所以很安分,一步一回头地出去了。

等卧室门一关上,郁绍庭就肆无忌惮了,也不再拉着她去卫浴间,当场就开始脱她的衣服。

连带着,他自己的西裤衬衫都丢了一地。

“你怎么也脱衣服……”白筱没睁眼,触手的是男性躯体,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去推他。

然后,她清晰地察觉到他的反应,也瞬间,不敢再乱动了。

自从她怀孕后,比起以前,两人在那方面变得很节制,哪怕是要做,也不会真的大船抵港。

今晚,郁绍庭的兴致却好像很高。

“眼睛不舒服,别……”白筱睁开一条眼缝,眼睛还酸涩,只隐约看得到他的人。

郁绍庭拨开她脸颊上的发丝,在黑发的映衬下,她肩头的肌肤白凝如雪,他低头,亲了亲她的锁骨,手,沿着她的腰往下,探了探:“那里……比较浓密的女人,需求比较大,你是不是?”

这个时候的郁绍庭,完全没有白日里那副一本正经的样子,说出来的情话露/骨又下流,白筱听得面红耳赤,挣扎,却又推不开她,反而被他带着倒在了旁边的沙发上,成年男女,免不了一番折腾纠缠。

白筱如今有了孩子,体力越加不支,但身后的男人不依不饶,到最后软成了一滩水。

——————————

郁绍庭的习惯,在纵情之后,一定要洗澡,白筱昏昏欲睡时,听到一阵手机震动声。

白筱拿过来,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是首都的座机号码。

刚巧,郁绍庭冲完澡出来,只腰上围了一条浴巾,露出结实的胸膛和腹肌,还有性感的人鱼线。

白筱看着红了脸,把手机递过去:“电话。”

郁绍庭接过,边用毛巾擦拭着湿发,边接了电话:“喂?”

“……”

不知那边说了什么,郁绍庭看了一眼白筱,起身,走到沙发边,背对着白筱,“爸怎么说?”

“好,我过会儿打电话问他。”

郁绍庭挂了电话,白筱就问:“出什么事儿了?”她隐约察觉到,不是什么好事。

“你先睡,我等一下要去一趟首都。”

白筱愣了一下,想到他刚才喊的那一声‘爸’,以为是郁战明出事了。

“是徐老。”郁绍庭拉开试衣间的门,从衣柜里拿出一套衣服,白筱下了床跟进来:“他怎么了?”

“受了刺激,送到医院抢救,这会儿还在手术。”

徐家人急救送医院,却要郁绍庭大半夜赶过去,白筱不傻,也猜出这事估计跟郁绍庭脱不了关系。

至于是什么样的刺激,白筱心跳砰砰地加快。

她看着穿上衬衫扣前襟纽扣的男人,问了个很傻的问题:“是不是很严重?”

郁绍庭转过头,望着她,像是看出了她的心思,说:“年纪大,身体出现这样那样的情况很正常。”

“我跟你一块儿去吧。”白筱提议道。

郁绍庭拿过一件西装套上:“你去干什么?我又不是不回来了,在家里好好待着。”

白筱抿了下唇,态度也很坚定:“我想要和你一起去。”

她不放心,她不知道徐家会怎么处理这件事,与其在家里胡思乱,白筱想要跟去,也许她帮不上什么忙,但她也不愿意再置身事外,什么都让他都扛着,当年的事情,主角一直都是她跟徐淑媛。

郁绍庭不同意,把她扯到床边让她睡觉,自己则拿了皮夹、车钥匙跟手机要出门。

“你不带我过去,我明天也会自己坐飞机去首都。”白筱跟着他下楼,半威胁地说。

郁绍庭转身,看着神态执拗的白筱。

“虽然我去了,帮不上什么忙,也许还会拖你后腿,可是,我现在,就是想跟你在一块儿。”她说。

白筱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这句话起效了,郁绍庭没说什么,拉过她的手攥紧,然后两人出了别墅,上车,去机场。

——————————

到了机场,郁绍庭去买机票,白筱站在那等,夜有点深,困意袭来,但她还是强忍着。

他们坐了最快的一趟航班去了首都。

抵达首都时,机场外面已经有车子在等着,来接机的人,看到白筱时,显然没想到是两个人。

显然,没想到来首都的是两个人。

“白筱,我爱人。”倒是郁绍庭,很平静地做了简短的介绍:“徐参谋,我爸爸部里的同事。”

白筱冲这位中年军官友好地颔首:“您好。”

后者笑了笑,三人上了车。

在路上,徐参谋大概说了徐老的情况:“刚刚结束了手术,徐家那边的人,这会儿差不多都在。”

郁绍庭看了眼白筱,补充:“今天,是徐老的八十岁寿宴。”

白筱心中了然,难怪徐家人都会在首都这边。

徐参谋侧头,又对郁绍庭说:“参谋长已经回去休息了,让你不用去他那儿,直接去医院就行了。”

首都解放军某医院。

车子停在住院部楼下,郁绍庭下车,白筱也要下去,却被拦住,郁绍庭一手握着门口,一手搭在车顶,俯着身,对副驾驶座上的徐参谋道:“徐叔叔,我上去一趟,麻烦你帮我照顾她一会儿。”

徐参谋笑,这小子,也只有小时候有求于自己时才嘴甜地喊叔叔,这些年,都徐参谋徐参谋地叫。

白筱见郁绍庭有意不让自己上去,也不想再给他添麻烦,乖乖地,坐在车里等他下来。

只是,在他关上车门时,忍不住嘱咐:“如果有事,你就给我打电话。”

这话的潜台词,类似于‘别怕,要是谁欺负你,打电话给我,我上去给你出头!’。

郁绍庭没吭声,倒是坐在前头的徐参谋,听了这话,呵呵笑了,心里说:好小子,你也有今天。

“没什么事。”郁绍庭说完,转身进了住院部。

——————————

郁绍庭从电梯出来,远远地,看到一个病房门口站了不少人,走近,他认出来,徐家人。

徐老一生有六个孩子,四个儿子,两个女儿,徐敬文老大,最小的就是徐敬衍。

梁惠珍看到郁绍庭,直接别开了头,脸色很难看,攥紧的双手微微发颤,夏澜不动声色地搂住大嫂,看向郁绍庭的目光并不友善,徐家另外两位儿媳妇亦是,如今也都知道了郁景希的身世。

原本是个喜庆的日子,如今,却折腾到了医院来。

徐老得知自己孙女徐淑媛遭遇的事后,气得脸色诘白,指名道姓要见郁绍庭,然后就发病了。

病房门开,徐家六个子女鱼贯而出。

郁绍庭朝徐敬衍点了点头,直接进了病房,反手,合上门,这副‘狂傲’的态度,倒是惹恼了不少徐家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当年的事,你不是也有份,还来说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