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40章:他是我儿子,什么德行我知道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40章他是我儿子,什么德行我知道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不由地,又想起了苏蔓榕的那番话。

她说:“不是你亲自拿着孩子的头发去验的DNA吗?难道那份鉴定报告的结果你忘了?”

不,他一直都没忘,那份鉴定报告是他心里那道抹不去的疮痍。

那个时候,他不顾家中反对,为了跟她在一起,不惜净身从徐家搬离,跟她在外面租房子。

他一直都知道白宁萱心里有一个郁政东,郁政东‘死’了,他以为自己只要努力总能在她心里留下一席之地,直到有一天,郁政东出现在他们租住的家门口。

白宁萱抱着郁政东在屋里痛彻心扉地哭,从不抽烟的他坐在屋檐下抽了两包烟。

失踪了大半年的恋人死而复生,没有比这更荒唐的玩笑。

徐敬衍没有乘坐电梯,走在楼梯间里,想要让自己不再去想那些往事,但,效果甚微。

那天,他刚点燃最后一根烟,郁政东打开门出来,他起身,听到郁政东说:“敬衍,我要带宁萱走。”

屋子里,白宁萱眼睛红肿,含泪地,隔着门口的郁政东,望向他。

他在她的眼中看到了悲凉和歉意,前一天,他们还在商量婚期,今天,她却要跟着另一个男人走。

他站在房间门口,看着她收拾行李,看着郁政东替她披上外套,看着他们一起走出屋子。

只是他没想到,在三天后,白宁萱会拎着行李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

她回来了,没有跟着郁政东走。一个月后,白宁萱发现自己怀孕,但之后的日子,她却不曾再开怀地笑过。

那个时候年轻气盛,他亦被她的冷漠折磨得精神压抑,开始不愿回那个家去见到她。

他不知道,她所有的不开心,是不是因他而成,他亦不敢去猜测,那三天,她跟郁政东究竟发生了什么。

有人无意间告诉他,在那几天,白宁萱跟郁政东在招待所里同吃同住。

在那个年代,这意味着什么,他比什么都清楚。

当孩子生下来的那一天,他对自己说,如果孩子是他的,他怎么也不放手,如果是……他会放她自由。

人有时候,总是冲动行事,之后分开的好几年,夜深人静时他会问自己,倘若当时他没有拿着孩子的头发去做检验,那么,他们是不是还会在一起,还是……他也会放她走,放她去找她深爱的那个男人?

……

上到徐老所在的那一层楼,徐敬衍收起凌乱的思绪,正好碰到从病房里出来的郁绍庭。

郁绍庭不是个多话的人,但还是跟他打了招呼。

徐敬衍点了下头,道:“下去吧,别让一个小姑娘家的等你太久。”

郁绍庭正眼看向徐敬衍,脸上的神情,有些高深莫测。

徐敬衍笑了下,解释:“我刚下楼买东西时碰到了她,你带她过来前,怎么也不垫饱她的肚子?”

“等会儿,就带她去吃宵夜。”

徐敬衍从郁绍庭这句话里听出他对白筱的在意,笑容温和了许多,“那去吧,我进去看看父亲。”

两人对刚才徐老在病房里说了什么都没谈及,一个不问,另一个也不会主动说。

——————————

郁绍庭下楼,走出住院部,车里,白筱已经靠在后座睡着了,抱着一个抱枕,睡颜安宁简单。

他上车,关车门时,下意识地放轻了动作。

徐参谋在前头,从后视镜里看了眼把白筱的头拨到自己肩上的郁绍庭,说:“参谋长让你们住家里面去。”

郁战明在首都有分配的房,但碍于老太太住不惯首都,所以全家才没搬过来。

郁绍庭低头,垂眼,看着白筱熟睡的样子,抬手,拨开了她黏在唇瓣上的几根头发,替她撩到了耳根后。

“徐家那老爷子没为难你吧?”徐参谋虽然也姓徐,但跟徐家,是八辈子也打不上关系。

郁绍庭嗯了一声,显然,不想要多说,或者说,是当着白筱的面,不想要多说。

哪怕,这个时候的她,看上去睡得死死的。

如果不是白筱,他极有可能在看完徐老后,等明天天一亮,有了航班就赶回丰城去,不会在这里久留。

过了会儿,郁绍庭抬头,问徐参谋:“这附近,哪儿有买锅贴的?”

“……”徐参谋蹙眉,“这大半夜的,谁家还做锅贴。”

——————————

徐敬衍进了病房,父亲的精神不算差,还没睡,没多久,梁惠珍也来了,一进来就直奔主题。

徐老绷着脸,横了她一眼,说:“这件事,不要再说了,他要再娶,你这个前岳母还想拦着不成?”

“……”这个结果,绝对出于梁惠珍的意料。

“他想娶谁,我都不会多说一个字,但我要的,是一个公道,我要他郁绍庭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相对于梁惠珍的激动,徐老,则是叹息了一声,转头,看着不甘心的大儿媳妇。

“公道?如果是你女儿做错了事呢?你还要这个公道吗?”

梁惠珍一怔,有些没明白公公的话。

徐老摆了摆手,脸上露出倦态:“我老了,经不起你们的折腾,淑媛已经去了,你现在再来追究这追究那,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你也回家去,洗洗睡吧,别再老想着,怎么让人家给你一个交代,消停点,好好过日子。”

走出病房,梁惠珍越想越生气:“爸年纪大,是不是老糊涂了?”

“既然爸这么说,一定有他的道理。”徐敬衍跟着长嫂出来,出言劝道。

“有什么道理?淑媛死了,爸现在连为她出头都不愿意,整日里想的,无非是徐家的名利地位。”

徐敬衍皱了下眉头,并不认同梁惠珍气急之下说的这番话。

梁惠珍冷笑,眼圈却红了:“淑媛小时候,在几个孩子里,爸最是疼爱她,果真是人走茶凉。”

说完,梁惠珍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

徐敬衍看着梁惠珍进了电梯,转身,打算回病房,却看到夏澜走过来,她还在,没走。

“这是三嫂她们带回来的宵夜,我给你拿来一份。”夏澜走近,把一个餐盒给他。

“我刚才已经在下面吃了,你拿回吧。”

夏澜张嘴,还想说什么,徐敬衍却先开口:“今晚我在这里陪爸,你回去吧。”

病房门关上,夏澜站在门口,神色不太好,他们夫妻多年,从没这样红过脸,因为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哪怕徐敬衍刚才一句重话也没对她说,但以她对他的了解,她知道,他不高兴。

回到休息间,胡雅宁正跟付敏在聊美容话题,得知梁惠珍走了,她们也掸了掸衣服,准备回家。

“老六她媳妇,一块儿走吧。”胡雅宁道。

夏澜笑了笑:“这会儿也差不多凌晨了,我明早要上班,在这里凑合一晚上就行。”

送走了两妯娌,夏澜脸上的笑容也淡下来,去洗手间洗了个脸,出来,看到去而复返的胡雅宁,后者往门口看了眼,压着声,对她说:“有些话,付敏让我不要告诉你,但我觉得还是得让你知道。”

“什么?”夏澜一脸不解,他们妯娌间,关系不算亲密,但也还客气。

“刚才在楼下,就在医院旁边的便利店,我跟付敏看到老六,搂着一个年轻小姑娘……”

夏澜心中咯嗒一下,尽管相信徐敬衍为人,但这种事,真说不好,但她脸上很平静,“是不是误会?”

“我原以为也是误会,但那小姑娘转过脸后,我就知道不是那么回事。”

胡雅宁同情地看着夏澜,说:“白宁萱,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她以前是我的病人。”夏澜淡淡地说,心里却像是掀起了万丈波澜,无法再平静。

这些年,白宁萱在徐家那就是个禁忌话题,但她却不曾隐瞒曾跟白宁萱认识的事情,当初,她刚说出自己是那个负责给白宁萱接生的医生时,徐家人脸色各异,因此对她多了几分唏嘘,妯娌也没有再如开始那般排斥她。

可能,觉得她也是个可怜人。

“那个小姑娘,第一眼,长得跟白宁萱可真像。”胡雅宁拉着夏澜,说:“三嫂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胡雅宁已经走了,夏澜站在窗边,耳边仿佛还有胡雅宁的话。

“别怪三嫂多事啊,这男人,到了一定年龄,就耐不住寂寞,想要尝鲜,敬明以为我不知道,他在深圳那会儿也有过一个,但最重要的是知错就改,你跟老六这么多年,你的不容易,大家都看在眼里。”

夏澜的太阳穴很疼,她想到了很多事,然后拿了自己的包,匆匆离开了休息间。

——————————

一回到家,夏澜就去了书房,从抽屉里找出了那叠照片,是徐敬衍C市活动时拍的。

她拿了那张大合照。

徐蓁宁这几天感冒了,精力不济,当夏澜唤醒她时,她揉着眼睛坐起来:“妈,怎么了?”

夏澜把照片递到她面前,指着照片上那个女孩,问女儿:“你认得她吗?”

“白筱?”徐蓁宁没了睡意,抬头,“妈,你问她做什么?”

“她姓白?”

徐蓁宁点头,望着照片里的白筱,冷笑:“您不知道,她就是那个破坏淑媛堂姐婚姻的第三者。”

“……”

夏澜脸色难看:“她怎么会在C市?跟你爸爸怎么认识的?”

“好像是临时带一个艺术中心学生去参加活动的,爸爸会认识她,还不是因为……”徐蓁宁没说下去,她对白筱心存敌意,听到夏澜想要白筱的资料,她起来开了自己电脑,调出来给夏澜看。

夏澜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女儿房间的,太多的巧合拼凑在了一起,那个女孩,姓白,出生在黎阳,从小没有父母……想到方才徐敬衍因为白筱跟自己发生的争执,想起那一年她偷偷调换了徐敬衍用来做DNA检测的样本头发。

她手扶着墙壁,瞎子那语重心长的一句话再次忆起:“命里无时莫强求……”

——————————

第二天一早,白筱是被军号给吵醒的。

她一辗转,却发现自己被人搂着,动不了,侧过头,看到郁绍庭闭着眼熟睡的脸庞。

陌生的房间,不像是酒店,听着嘹亮的军号,她大概知道自己在哪儿了。

郁绍庭睡觉没穿什么衣服,被子下的肩膀光着,西裤衬衫都丢在床尾,白筱身上,也好不到哪儿去,被他剥掉了外套,上面还剩一件T恤,下面的话,也跟他一样,只着白色底/裤,他一条长腿正放置在她的双腿中央……

白筱拉开他的手臂,他睡得很沉,没有醒过来,她起来,穿了衣服,洗漱完走出卧室。

昨晚她在车上就睡过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到这儿来的。

下了楼,白筱瞧见勤务兵正在打扫院子,她的肚子有些饿了,发现餐桌上放着一份锅贴,已经凉了,她正想着去厨房做点吃的,那边,晨练完回来的郁战明刚好进屋,两人一对上,白筱喊了对方一声“首长”。

虽然白筱已经跟郁绍庭登记结婚,但郁战明,每每想到大儿子,对这个儿媳妇还是心有芥蒂。

听到白筱叫自己,郁战明板着脸淡淡地嗯了一声,上楼换衣服去了。

白筱不知道郁战明有没有吃过早餐,也不敢上去问他,她弄了三人份的食材,但考虑到郁绍庭还在睡,就先煮了两人的量,等她端着面出去,郁战明也换好军装下楼来,闻到一阵面食香味,忍不住往餐厅看了两眼。

家里的保姆出去买菜了,这会儿不在。

“您要吃吗?”白筱问,有点讨好的意味,毕竟,这是她爱的男人的父亲。

郁战明刚才晨练时在老战友家蹭了早饭,家里保姆厨艺不算好,十年如一日的早餐,早就吃腻了,但闻着面汤香,看着那碗酥鱼面,他还是走了过去,白筱拉开椅子,他看了她一眼,坐下来。

白筱去厨房倒了一碟醋,她偶然听郁老太太说起过,老首长吃面有个怪癖,喜欢蘸着醋。

“老三人呢?”郁战明先开腔问道。

白筱把醋碟子放在他旁边,说:“他还在睡,可能昨晚太累了。”

“懒就是懒,还找什么理由。”郁战明哼哼两声,斜了眼白筱:“他是我儿子,什么德行我知道。”

“……”

郁战明呼噜呼噜地吃了两口面,忽然,抬头,盯着白筱的肚子,问她:“是男孩还是女孩?”

白筱一愣,明白过来他指的是什么,忙说:“现在才几周,还看不出来孩子的性别,而且,一般医院都不告诉的,怕有些重男轻女的家庭,知道是女孩后,把孩子打掉。”

郁战明的嘴角抽搐了下,但他望着白筱还平坦的肚子,脸色却柔和下来,景希出生那会儿没有在国内,他这个做爷爷的连孩子都没抱几下,这么一想,他说:“我听蕙芝说,你们打算到国外去定居?”

白筱不知道郁绍庭的意思是定居还是住几年。

郁战明见她不说话,一边搅面一边说:“现在国际局势这么混乱,还是呆在国内比较安全。作为军人的家属,整日想着成为别国的公民,还一脸的引以为傲,到时候,要是出现绑人什么的,可别奢望我会腆着老脸去救你们。”

“……”白筱没想到郁战明会这么义愤填膺。

郁战明瞟了她一眼:“等生了孩子,有什么打算?”

白筱把自己想继续上学的事说了,郁战明也赞同她的做法:“趁着年轻,多学点东西也是好的,等你做完月子,我帮你联系一下首都这边比较好的几所大学,丰城那边也行,要是你有喜欢的,也可以跟我说。”

白筱:“……”

……本章完结,下一章“我很好奇,你以前是个怎么样的人?【加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