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42章:我的男人,从不允许任何人染指(7000+)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42章我的男人,从不允许任何人染指(7000+)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徐蓁宁瞧见拧着眉的白筱,轻挑了下眉角,视线越过白筱,露出一抹笑:“蕙姨,我自己来吧。”

说着,起身,从白筱身边走过,白筱跟着回头,看到郁老太太端了一杯水出来。

郁老太太看到白筱,徐蓁宁又那么殷切,不免有些尴尬,“筱筱,来了?你等我会儿,我去换套衣服。”

“蕙姨要出去?我这会儿来,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没有,”郁老太太笑了笑,“就是跟筱筱约好要去做美容护理,晚点也没关系。”

徐蓁宁穿着军装,一头短发,看上去清爽明艳,听郁老太太这么说了,也没有告辞的意思。

郁老太太隐约知道徐蓁宁觊觎自家的小儿子,这些年,郁绍庭虽然没说,但小道消息不少,况且,徐蓁宁也从没掩饰,此刻,小儿媳妇跟小儿子的暗恋者对上了,老太太着实有些为难,她一个长辈,也不好把上门拜访的晚辈轰出去。

这周围,住的都是部队里有头有脸的人。

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

白筱也明白这之中的利害关系,她还不至于因此责怪郁母,说:“今天要是不方便,明天也可以去。”

郁老太太为儿媳妇的识大体欣慰,另一方面,又觉得对不住白筱,就让白筱跟她上楼去拿一些茶叶,是前几天郁嘉明跟钱悦去云南旅游带回来的,进了卧室,老太太就抓着白筱的手以表立场。

“我真不知道她会突然过来,筱筱啊,你也别往心里去,小三跟她没什么的。”

“我知道。”白筱拿了两盒子茶叶,对徐蓁宁穿那身军装的事,倒颇为好奇。

老太太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她现在进了丰城这边部队的文工团,今天是来正式报道的。”

白筱唯一能想到的只有一个词——阴魂不散。

——————————

白筱跟郁老太太从楼上下来,徐蓁宁也从沙发起身:“蕙姨,我有朋友在这边开了家美容院,反正我也没事,一块儿去她那边,我听说她最近引进了好几套日本的美容工具,正巧,您可以过去试试。”

“……”郁老太太看了眼身边的白筱,着实也受不住徐蓁宁这样的大献殷勤。

白筱倒很坦然,挽着郁老太太的手:“既然这样,妈你就去吧。”

徐蓁宁听到白筱喊的那声‘妈’,脸色骤变,虽然很快就被她掩盖过去,但还是不自在了。

郁老太太还在犹豫,白筱已经下楼去,走到徐蓁宁跟前,莞尔:“不介意,带我一个吧?”

白筱的性子偏柔,但不代表她没有一点脾气,对于自己的男人,遭遇窥觑,她已经做出了一定让步,但若是对方还是一而再的挑衅,白筱觉得,自己也没必要忍让,那样,只会让对方得寸进尺。

徐蓁宁不愿意带上白筱,但也不能明说,不甘不愿地扯了扯嘴角:“你想去,当然可以。”

“那就没问题了。”白筱说。

徐蓁宁:“……”

——————————

徐蓁宁一路上,脸色都不好,但白筱假装没看到,顾自己跟郁老太太聊天。

倒衬得徐蓁宁像是给他们开车的司机。

到了美容院,白筱拿着本杂志坐在一边,等郁老太太,自己没有做美容。

她如今怀孕了,不敢随便拿孩子开玩笑,谁也不敢保证那些所谓的纯天然护肤品里有没有化学成分。

郁老太太跟徐蓁宁换了浴巾出来,白筱抬起头,看着老太太的脸,笑了笑:“妈,你最近的皮肤很不错。”

“真的?”老太太最重视的除了儿子,就是自己这张脸面。

被白筱这么一夸,郁老太太抬头,对着镜子照了照:“可能最近睡得早,你上回带给我的护肤品效果也很好。”

“那下回,和欢出差,我再让她带一套。”

徐蓁宁冷眼看着说话的婆媳俩,双手不禁握紧,她不傻,也看出自己根本插不进她们的话题里。

刚才在里面换衣服,老太太对她客气有余,但一点也不亲热,比起以前,像是回避着什么。她原以为郁老太太对白筱这个儿媳妇会有诸多不满,结果,如今听他们这对话,倒是相处得格外融洽……

徐蓁宁躺在那儿时,心情糟糕到了极点,尤其耳边,还有白筱跟郁老太太交谈的声音。

到最后,实在是沉不住气了,徐蓁宁推开美容师的手:“我去一下洗手间。”

等徐蓁宁出了房间,白筱也没再像刚才那么热络地跟郁老太太攀谈,靠在沙发上,郁老太太当然也看出刚才儿媳妇是在故意激徐蓁宁,没有穿帮,相反的,还格外配合,也想借机打消徐蓁宁的那点念头,早点死心回首都去。

在老太太看来,徐蓁宁是外人,只要儿媳妇回去后,别跟儿子闹别扭,这会儿怎么样都行。

郁老太太想到了什么,问白筱:“你那个叫和欢的朋友,结婚了没?”

“……没有。”

“那有男朋友了吗?”老太太一转头,美容师忙说:“您现在不能动。”

白筱看着郁老太太转回头去,想了想和欢近日的情况,好像没再跟那些‘老男人’凑到一块儿。

“没有吧。”白筱说:“她这些日子忙于工作。”

“那下回约出来一块喝个茶。”郁老太太眼珠子转着,瞟了眼白筱:“你也知道,你二哥他一大把年纪了……”

白筱笑了,老太太为两儿子操碎了心,点头:“好的,我打电话去问问她什么时候有空。”

——————————

徐蓁宁从房间出来,一到洗手间就扯掉了脸上的面膜,心中像打翻五味陈坛一般难受。

美容院的老板、徐蓁宁的好友靳月恰好路过,看到徐蓁宁一脸怒气,走进来:“谁惹我们的徐大小姐了?”

徐蓁宁看了她一眼,脸色极差:“还能有谁。”

靳月煞有其事地点头,徐蓁宁喜欢郁绍庭的事儿,在他们的好友圈里早就不是秘密,而她常年在丰城,也知道郁绍庭的一些事,包括最近,圈子里都在说郁绍庭再婚了,娶得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女孩。

“说实话,我没想到郁绍庭会娶个这么年轻的回家。”

瞧见徐蓁宁脸色更差,靳月忙说:“我没说你年纪大的意思,只是郁绍庭的选择,有点出乎意料。”

这些年,徐蓁宁对郁绍庭的付出,大家都有目共睹,靳家也是红门世家,在徐蓁宁到徐家后,两人从初中就成了朋友,她很早就知道徐蓁宁喜欢郁绍庭,以前中间隔着个徐淑媛,所以只能把这份感情压抑着。

六年前徐淑媛死了,原以为熬出了头,没想到半路杀出了一个程咬金。

“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徐蓁宁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美丽,动人,却未曾令她心上人喜欢半分。

她自认不比白筱长得差,郁绍庭却选择了白筱,这是她想不通的地方,也因此而不甘心。

“这个男人都爱玩,也许,现在是图新鲜,等保质期过了,就随手丢到哪个角落去了。”

靳月的话,缓和了徐蓁宁的脸色,嘴里嘀咕着:“他才不是这种人。”

“你说你,在国外陪着他那么多年,怎么就没成事呢?”靳月感叹,捏了捏好友的脸颊:“你看,细皮嫩肉的,要我是郁绍庭,早就扑上来把你吃干抹净,啧啧,多好的美人呀,秀色可餐……”

徐蓁宁笑了,白了她一眼,推开她乱来的手:“没个正经!”

话虽然这么说,但她的心里,却像是抹了蜜一般的甜,毕竟女人,都喜欢别人夸自己漂亮。

“对了,我还听说,那女的当过小提琴老师。”

徐蓁宁点头:“这个我知道,上回在C市的活动上见过。”

靳月意味深长地看着好友,说:“难道你不觉得巧合吗?你堂姐是小提琴手,她也会拉小提琴。”

“……”

徐蓁宁蹙眉,眼神闪烁,靳月把手搭在好友肩上:“其实,这个世上还是有很多好男人的,你又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呢?你去拉斯维加斯的时候,那谁可是像跟屁虫一样跟过去了……”

“靳月,你要再开这种玩笑,我们连朋友都没法做。”徐蓁宁说冷脸就冷了脸。

靳月也知道,只要涉及郁绍庭的话题,徐蓁宁容不得任何玩笑。

“好好……不说不说,你喜欢了郁绍庭十多年,又等了他差不多六年,你放不开他,也不甘心把他让给别人,不把他绑在你身边,恐怕你这辈子也不会服气,但作为朋友,还是要多劝你一句。”

靳月说:“倘若他真的打算跟那女的好好过日子,你也放手吧,女人一辈子那么短,经不起等。”

——————————

两人从洗手间出来,靳月拍了拍好友的背:“我还有事,等晚点,再打电话给你。”

徐蓁宁的心情不算太好,嗯了声,等靳月拿着文件走了,她转身回房间,她出来太久了。

眼角余光,不经意地瞟到拐角处一道身影,从她的视线里一闪而过。

徐蓁宁神色大变,快步追过去,但拐角处根本没有人,有服务员经过,她拉住:“你们这里,今天有没有来一个客人?”

徐蓁宁把外貌什么的表述了一遍,服务员一脸茫然,没办法,徐蓁宁挥手,让她离开。

她的心跳砰砰地,皱紧眉头,不可能看错的,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年,但她还是一眼能认出来……

徐蓁宁心不在焉地走去房间,却在门口,看到正在打电话的白筱。

白筱在郁老太太的催促下,出来给和欢打电话,那头的和欢,得知郁老太太要请她喝茶,一口就拒绝了,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然后,白筱一抬头就看到了回来的徐蓁宁,嘴边的笑,也淡下来。

所谓情敌见面,分外眼红,说的就是这种场景。

“先这样,我挂了。”白筱收起手机,想进房间去,徐蓁宁却喊住了她。

白筱大概也能猜到徐蓁宁想说什么,对于郁绍庭的这个追求者,这么多年苦求无果,怨恨她理所当然。

“这次又想说什么了?”白筱也没跟她虚与委蛇。

徐蓁宁神色一僵,在她眼里,这样的白筱太过狂妄,而这份狂妄,不过是基于郁绍庭现在喜欢她。

“之前是我小看你了,没想到,景希居然是你的孩子。”徐蓁宁上下打量着白筱。

那目光,就像是在打量一件路边摊上廉价的物件。

白筱并未恼羞,倒是徐蓁宁满眼的讽刺:“你走了这么多年,是不是也觉得自己对不起我堂姐?”

“……”

“国家的制度真的不完善,那些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为什么不用受到法律的制裁?”

徐蓁宁说着,从白筱身边走过,肩膀,故意撞了白筱一下。

白筱及时扶住身旁的墙,也因为徐蓁宁的话而有了怒气,转过身,望着打算开门的徐蓁宁,说:“说这句话之前,应该先照照镜子自我反省,还是,你为人处事,一贯都是这样严人宽己?”

徐蓁宁蹙眉,声音带了怒意:“你什么意思?”

“我已经跟郁绍庭领了结婚证,你现在的所作所为,难道不是你自己口中的三儿吗?”

白筱其实不愿意跟她多做口舌之争:“对你堂姐,我没有觉得自己对不起她,逝者已逝,我也不想说什么侮辱她的话,但有一点希望你记清楚,郁绍庭现在是我的丈夫,我的男人,不允许任何人来染指。”

“你的男人?”徐蓁宁嗤笑:“你以为给他生了个儿子,就能彻彻底底拥有他了吗?”

白筱点头,脸色平淡:“你说的没错,最起码,他还愿意跟我生一个儿子。”

“……”徐蓁宁气得不轻,白筱不咸不淡的一句话,却嘲讽了她这么多年都没竹篮打水一场空!

徐蓁宁怒极反笑:“你不觉得,你跟我淑媛堂姐有些相像吗?”

“不觉得。”

白筱甚至都能猜到,接下来徐蓁宁打算说什么,所以她赫然打断了徐蓁宁:“这招,在我这里,不管用。”

“你——”徐蓁宁觉得自己从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女人!

“你这样自欺欺人有意思吗?!”

白筱抿了下唇:“你说我自欺欺人也罢,自我感觉良好也行,你是我丈夫的追求者,我还没蠢到这个程度,我也老实告诉你,你说的话,十句里,有八句我不会相信,除非是郁绍庭自己告诉我,他仅仅是把我当替身。”

望着白筱推开门进去,徐蓁宁太阳穴突突地跳,咬牙切齿,却找不到任何地方来发泄怒气。

——————————

白筱房间的门,靠在门上,一手,捂着自己的心口,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咄咄逼人。

或者说,她不知道,原来自己还有这么伶牙俐齿的时候。

有一点徐蓁宁说得没错,她敢这么挺直腰杆去对抗徐蓁宁,仗的不过是郁绍庭喜欢自己。

白筱心里,忍不住把郁绍庭埋怨上了,没事,招惹这么难缠的女人干嘛?!

郁老太太已经做好面膜,正闭着眼在推背,没多久,徐蓁宁也进来了,一张脸黑的,像别人都欠了她几百万,就连美容师也不敢开口让她躺下,徐蓁宁也没心思再做面膜,进去换好衣服出来。

白筱坐在一边,跟徐蓁宁,也懒得装和气,翻看一本娱乐杂志。

郁老太太察觉到气氛的不对劲,看儿媳妇没吃亏,也索性睁只眼闭只眼,享受推拿师的好手法。

离开美容院,差不多上午十一点。

郁老太太提出去御福楼吃饭,徐蓁宁看着五官白净、神色平淡的白筱,为堵一口气,答应了。

点菜时,作为东道主,郁老太太让徐蓁宁先点。

“我什么菜都可以吃。”徐蓁宁冲郁老太太露出一个微笑,把菜单重新递回去:“您点就好了。”

结果,郁老太太一转头,就把菜单给了白筱,徐蓁宁的笑容有些挂不住。

白筱以前在裴氏工作,没少陪顾客来御福楼吃饭,点起菜来很熟练,基本不用看菜单,一看就知道是熟客,服务员对她的态度也十分友好,徐蓁宁喝着糯米茶,却是满口的苦涩,灭不了满腔的火气。

“再加两道菜,西芹腰果虾仁跟闪耀莲藕排骨汤。”郁老太太补充。

白筱看了看菜单,她已经点了一个汤,谁知老太太坚持:“这两个菜,我网上查过的,怀孕了吃刚好。”

徐蓁宁蓦地抬头,不敢相信地看向对面的白筱,脸色红白交加。

郁老太太对徐蓁宁道:“蓁宁,你说是不是?有了孩子,更该注意饮食,得为宝宝考虑考虑。”

“……”徐蓁宁怎么也没想到,白筱居然又有了。

听到郁老太太对白筱的关心,徐蓁宁搁在桌下的双手牢牢攥紧,一顿饭,没有胃口再吃。

上菜的时候,白筱的手机响了。

白筱怀孕,为了减少辐射,把手机搁在郁老太太的包里。

老太太拿出来,看了眼来电显示,笑着对徐蓁宁说:“这小两口,是半天都不能分开,这不,又打电话来了,不知道,还以为我这个当妈的拐了他媳妇。”

徐蓁宁扯了扯嘴角,不置一词,心中后悔,不该跟着来吃这顿膈应人的饭。

“我出去接一下电话。”白筱拿了手机,起身去了包厢外。

————————————

走到外面,白筱才问那头的男人:“吃过午饭了吗?”

“……刚在吃。”

白筱听出他周围有点吵,而且,他刚说完,她就听到有人说‘这边请’:“在应酬吗?”

郁绍庭没否认,白筱忍不住叮咛他:“少喝点酒。”

他轻笑了声,问她在跟谁吃饭,白筱据实回答,把徐蓁宁也在的事告诉了他。

郁绍庭不以为然,根本没有把徐蓁宁这号人物放在心上,“要是累了,跟妈说,早点回去。”

白筱听着他低沉又温柔的嗓音,弯着唇,觉得很甜蜜也很安心,刚想说让他工作也别太拼,那边,包厢门打开,徐蓁宁出来,冷着脸,横了白筱一眼,径直去了旁边的洗手间。

徐蓁宁进洗手间之前,还听到白筱柔声细语地说:“好了,我要进去了,你也回去吃饭吧。”

水龙头里,水声哗哗地响,徐蓁宁拿出口红,面无表情地描绘唇线,蓦地,将口红狠狠掷向镜子。

口红断成了两截,在镜子上留下一道妖冶刺眼的红痕。

等徐蓁宁回到包厢里,白筱已经坐在那,听到动静,还抬头看了她一眼,眼波平静。

“刚好甜品端上来,蓁宁,来,吃点。”郁老太太拿了一份杨枝甘露给徐蓁宁。

徐蓁宁接了,却没有动一勺子,心里翻腾得厉害。

吃完饭,徐蓁宁主动提出要走,郁老太太却挽留了她:“怎么突然要走,不是说,今天都有空的吗?”

“……靳月刚才说,帮我找了一间公寓,我打算过去看看。”

“那个又不急,没什么事,一块儿去逛逛街。”郁老太太拉过徐蓁宁的手,轻拍:“就这么定了。”

至于白筱,站在郁老太太身边,自始至终都没说一句话。

于是,一行三人,坐着徐蓁宁新买的轿车,去了附近的商城,进行郁老太太口中的‘购物’。

——————————

商场里。

站在母婴区,徐蓁宁看着前面的婴儿用品,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疯了。

郁老太太正在看一张婴儿床,听着导购员的介绍,兴趣很大,突然回过头征询徐蓁宁的意见。

徐蓁宁扯着笑:“挺好的。”

“筱筱,你觉得呢?”郁老太太问在看奶瓶的白筱。

白筱对这些小东西打从心底喜欢,但又觉得现在买其实还早,但郁老太太一到商城就直奔这里,显然,作为准奶奶,又是错过了第一个孙子出生期的准奶奶,这回,郁老太太对孩子的期待不比白筱来的少。

“要不看看这辆车,双胞胎用刚好。”导购员孜孜不倦地介绍。

郁老太太乐了:“你怎么知道我儿媳妇怀的是双胞胎。”

导购员立刻告诉白筱,自己家里几代都是看相的,就白筱这面相,肚子里,铁定是两个宝宝,这话,把郁老太太哄住了,立刻让导购员带她去看适合双胞胎用的婴儿床。

“您儿媳妇这么漂亮,生出来的孩子,也一定是人中龙凤。”

徐蓁宁听不下去了,借口去打电话,从母婴区走开,刚站在扶栏处透气,脸色突然剧变。

如果说刚才在美容院是她的幻觉,那么现在,她是真真切切地看到了那个人!

白宁萱,她小时候喊的萱姨……

徐蓁宁连忙跑过去,却又不敢靠得太近,距离内/衣专柜还有几步时,站在试衣间后面,里面,白宁萱正拿着一套睡衣,往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身上比,隔得近了,徐蓁宁更加确定自己没认错。

她听到那个女孩不悦地说:“我都说这套不好看了,妈,你干嘛还要买?”

“不是你说要买睡衣的吗?”白宁萱的脸色也不好,“一会儿说要美容,一会儿说要买衣服,郁苡薇,你到底想怎么样,我这个当妈的也猜不透了,我看也不用买了,直接回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下个月,就带你离开这【加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