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45章:他对自己无情无义,却对另个女人爱护有加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45章他对自己无情无义,却对另个女人爱护有加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缠/绵过后,白筱靠在床头,卧室里点了一盏壁灯,光线柔和,她还想着和欢说起的‘酒店那晚’,她非常好奇,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有,是不是真像和欢说的,在那个时候,他就惦记上自己了?

卫浴间的门关着,半毛玻璃上倒映出修长的男性躯体,里面传来哗哗的水流声。

郁绍庭在洗澡。

白筱没有什么睡意,下床,去了小卧室看郁景希。

房间有点乱,地板的泡沫垫上,作业本,玩具到处都是,还有一盆含羞草,白筱稍微整理了一下,床上,小家伙正趴着蹬掉了被子,呼呼大睡,白筱过去,替他盖好被子,在床边坐着,低头端详着儿子的睡颜。

原本熟睡的小家伙,突然伸手揉着眼睛,哼唧了两声,一个翻身,小肚子朝天,手脚大张。

白筱刚想去扯被他压在身下的被子,郁景希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用小肉手使劲地揉了揉眼睛,嘀咕了一句‘小白’,转了个身,面朝着墙壁,又睡过去了,白筱把他整个人放到被子里,才关了灯离开。

回到主卧,郁绍庭已经洗了澡出来,穿着睡袍,靠在窗口位置抽烟,看到她,就把烟给捻灭了。

可能因为他把一扇窗户开了,房间里的烟味不重。

现在,最起码在她的面前,很少再见到他抽烟,今晚,还是最近以来的第一次。

“现在,对儿子,都比对我上心。”郁绍庭突然开口。

白筱诧异于他说这话的语气,他已经走过来,轻轻抱住她,“你才离开一会儿,我就想你了。”

“……”

白筱有点受宠若惊,很少见他这么说甜言蜜语,脸颊微红:“景希晚上睡相不好,我去看看。”

“要不要吃夜宵?”郁绍庭问她。

白筱摇头,倒是困意上来:“不饿,还是早点休息吧。”

……

白筱觉得今天洗完澡后的郁绍庭格外温柔,她靠着他的肩膀,忍不住问起‘那晚酒店’的事情。

“什么酒店那晚?”他反问,那口吻,倒像真是不知道。

“就是那晚,”白筱窘着脸色,提醒:“就万豪酒店那晚,我喝了酒,遇到一男的,他说带我去停车场,再后来,我就没什么印象了,后来在派出所门口,我看到你了。”

旁边的男人,闭着眼,仿佛是真睡着了。

白筱支起上半身,推了推他:“我跟你说话呢,别装睡,那晚,我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对这事,郁绍庭最初误以为她是应招女,之后一段时间都这么认为,直到后来,他又碰到了以前的合作伙伴,山东一个煤老板,姓刘,对方一见面就握着他的手跟他道歉,说没摸清楚那姑娘的底就给他送去,给他添了大麻烦。

所以这会儿,白筱再追究起来,郁绍庭其实不太愿意多说,毕竟不是光彩的事。

看白筱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架势,郁绍庭一个翻身,把她压回到床上,搂着她:“能做什么,睡觉吧。”

“真的没做什么?”白筱还是不太信,和欢说,那天她衣衫不整地被女警带出来的。

尤其是,郁绍庭不愿意说,她就越想知道,犯了犟性。

“没发生什么,有什么好说的。”

郁绍庭也咬定了这个答案,白筱转了下眼睛,换了种问法:“你是不是,那时候就对我上心了?”

这话,虽然显得矫情,但她心里却甜蜜,加上他今天又是把游艇借给和欢,又是把单子交给和欢去做,白筱抬起手,睡衣袖口下滑,小臂勾着他的脖子,等着他回答,结果郁绍庭一声不吭,又给她装睡。

白筱见他真不肯说,也没再强迫他,转了话题:“明天下午,有空吗?”

“怎么了?”郁绍庭睁了眼,两人贴得近,她睡衣里没穿什么,他把她往自己身上拉了拉,有些心猿意马,一手抚摸着她的后背:“想要出去?”

白筱把明天下午,郁景希学校要举办歌唱比赛的事说了,想让他一起去给小家伙加油。

“明天下午让妈过去,我们晚上去听钢琴演奏会。”

“我的意思是,你跟我一块儿去看歌唱比赛。”白筱说。

郁绍庭:“我下午没空。”

“……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

“刚才是刚才,我想起来,下午有个会,走不开。”

白筱觉得他对孩子的关心真的不够,这会儿还强词夺理:“你这样子,景希会伤心,一起去,反正没什么事。”

但他就是不松口,白筱有些生气,推开他,把背留给了他。

卧室瞬间安静下来,郁绍庭过了会儿,凑过去,从后面抱着她:“我是真没空,要不,让景行过去。”

“……”白筱不搭理他,听了他的建议后更不高兴。

“你喜欢听钢琴演奏还是小提琴演奏?明天,我让杨曦去订票,要是想看电影,也可以。”

被哄的人依旧没吭声,白筱心里说,看演奏会看电影都有空,一说要去看儿子比赛就没有空了。

一晚上,不管郁绍庭再说什么,白筱都不肯理会他,哪怕最后他答应去看合唱比赛,白筱都没再转过身来,又哄了会儿,索性也不浪费口舌了,就那么,搂着她,闭着眼睡觉。

——————————

两人晚上闹得不愉快,翌日,早早地,就被孩子光脚在地板上奔跑的声响吵醒。

郁绍庭昨晚睡得迟,被外面的动静吵得太阳穴跳跃,对这个闹腾的儿子更加不待见,但起身去训斥,但又怕身旁的人儿跟自己生气,心里烦躁地,动静颇大地一个辗转,用被子捂住了头。

白筱也醒了,自然看出他的不耐烦,下了床,出去,让外面跑来跑去的郁景希小声点。

小家伙今天下午有比赛,很是激动,昨晚又睡得早,所以早上五点多就醒了。

“可是,我还想练一练歌。”郁景希抓耳挠腮,小脸上表情苦恼。

白筱往主卧看了眼,外面的天还不算很亮,这会儿开着音响、对着话筒唱歌,邻居也会有意见。

沁园是高档小区,小区里有一个公园。

白筱拿了平板和灌了水的保温杯,给郁景希套了外衫,带着他去僻静的公园里练歌。

“爸爸,今天会去吗?”小家伙连唱了一遍,喝水时,扭头突然问白筱。

白筱想起昨晚郁绍庭到最后心不甘情不愿的答应,点头,说:“会的,他昨晚还说迫不及待了。”

郁景希有些激动,但还是努力做出淡定的样子:“他一定是想看我的笑话!”说着,捋了捋自己的头发,清了清嗓子,小手指点了点平板,把那首歌循环了一遍。

母子俩在公寓待了一个多小时,直到郁绍庭寻来,他板着脸,面色阴沉,眼底还有些血丝,呈现没睡好的状态。

其实,白筱起来后,他就没再睡着,到后来干脆也起床了。

一家三口在小区旁边的早餐店吃早餐,郁绍庭没吃什么,没睡好,导致胃口也欠佳,白筱给郁景希点了一碗小馄饨和一笼小笼包,自己则买了一碗粥,小家伙吃完馄饨,又把主意打到她那碗粥上。

白筱二话不说,拿了一个小碗,倒了一半给他:“要不要什锦菜?”

郁景希抬头,黑眼珠子看了眼郁绍庭,见爸爸脸色不佳,不敢再多提要求,“这样子就好了。”

……

小梁司机最近很空闲,一度怀疑自己可能要面临失业的危险。

先生自己有车,每天都是亲自送夫人去书屋,至于小少爷,现在也搭上了这趟顺风车。

郁绍庭先送了孩子,再送白筱去书屋,白筱下车前又一次提醒他,要空出下午的时间,去学校看比赛。

“你现在对景希这么不关心,以后,他也会他的弟弟妹妹不好。”

白筱确实有这个担心,孩子比大人来的敏感,尤其是,小家伙现在不知道她是他的妈妈,哪怕知道了,要是以为郁绍庭有了她跟她肚子里的孩子,对他冷落,进而对这个家庭产生排斥心理,这不是好事。

郁绍庭没搭腔。

“等看完比赛,晚上我们再去听演奏会。”白筱下车之前,又给了一颗蜜枣。

郁绍庭却说票都已经卖光了。

白筱不相信他这话,倾过身亲了他一下:“就这么定了,路上开车,自己注意安全。”

——————————

到了中午,白筱接到郁景希的电话,小家伙让她去学校,白筱听出他的紧张和忐忑。

拿了包,给郁绍庭发了条短信,白筱先打车去了一小。

郁景希打完电话,就跑到校门口等白筱,已经换上了下午比赛要穿的统一服饰,白色的短袖衬衫和深蓝色的短裤,衬衫下摆扎在裤子里,搭配了一双圆头麂皮皮鞋,露出脚踝处一截白色的袜子。

白筱一下车,看到儿子精神奕奕地站在那,但见他穿这么少,立刻去摸他的小手:“怎么不穿外套。”

“怎么就你一个人?”郁景希往她身后看了看,没瞧见郁绍庭。

“爸爸还在公司,要下午才过来。”

白筱看出,郁景希虽然经常跟郁绍庭顶嘴,但孩子心里,其实是很想得到父亲的认可的。

真是个别扭的小家伙!

郁景希还是很容易满足的,觉得白筱能过来已经不错了,牵起她的手:“我先带你去食堂吃饭。”

“你那么会吃,我怕卡里的钱不够用,今天特地冲了一百块。”

白筱哭笑不得,两人去食堂吃了饭,白筱又跟着他去教室,小家伙还要上一堂课,她就去班主任那里,了解一下郁景希近期的学习情况,等下课的铃一响,郁景希就在办公室门口探头探脑。

看到白筱还在,小家伙暗松了口气,才跟着同学们一起,搬着椅子排队去大礼堂集合。

今天的合唱比赛,来了不少家长,白筱趁空,给郁绍庭打了一通电话。

电话响了好几声那边才接起,白筱也不跟他啰嗦,告诉他,歌唱比赛的时间快到了,让他快点过来。

——————————

郁绍庭挂了电话,跟蔺谦说了声,就从会议室直接走了。

走出电梯,到地下停车场,他掏出车钥匙,隔着一段路,给那辆揽胜解了锁。

刚走到车旁,正准备拉开车门坐进去,旁边,出现了一道身影,来人,唤了他一声:“姐夫。”

郁绍庭闻声转头,看到徐蓁宁时,蹙了下眉头:“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你不肯见我,我只有在这里守着,”徐蓁宁看着他,明明才几日未见,她却觉得仿若隔了一个世纪一般,尤其是他那么冷漠的态度,她渐渐红了眼圈,因为这个男人对自己的无情无义,也因为他对另一个女人的爱护有加。

“回去吧,我们之间,该说的,都说了,现在,没什么好说的。”

郁绍庭说完,打开车门,刚上车,那边,副驾驶车门也开了,徐蓁宁不顾他的皱眉,直接坐上来。

————————作者有话说————————

先更四千字,晚上再更一章!

……本章完结,下一章“我只问你,郁绍庭,你爱她吗?【补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