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46章:我只问你,郁绍庭,你爱她吗?【补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46章我只问你,郁绍庭,你爱她吗?【补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郁绍庭说完,打开车门,刚上车,那边,副驾驶车门也开了,徐蓁宁不顾他的皱眉,直接坐上来。

“下车。”郁绍庭的口吻生硬,是不容置喙的命令口吻。

徐蓁宁不动,她的手抓着车门把,眼底蓄起了泪水,侧过身,目光紧紧地锁定在他身上,十分倔强。

郁绍庭看了眼腕表,低头,去解开自己的安全带。

“你要去哪里!”看到他有下车的打算,徐蓁宁急了,双手抓住了郁绍庭的手臂。

郁绍庭看着自己西装袖上那双纤白细长的手,眉头紧锁,想要拉开她,她却攥得更紧:“你一定要对我这么无情吗?我到底哪儿做的不好?你就那么不想见到我,那么想把我调离丰城这边军区吗?”

她今天上午,一到部队,就收到了一张调令,上头说,是首都来的,要把她调到首都那边文工团。

在丰城的这几天,她度日如年,她为他而来,却见不到他,现实跟她所想的出入太大。

“你在这边,无亲无故,去首都那边,跟徐家也有个照应。”

徐蓁宁咬着牙,目光委屈怨怼:“你心里真的是这么想的吗?不是,你不过是想打发我。”

“既然知道,何必还要问我?”

郁绍庭眉眼冷淡,他好看冷峻的五官,明明近在眼前,徐蓁宁却觉得伸手不可及。

他的承认,像一把锋利的匕首,狠狠地扎进她的胸口,顿时,血肉模糊。

徐蓁宁眼泪突然夺眶而出,不甘心,又感到绝望,她一瞬不瞬地望着郁绍庭:“你爱她吗?”

“我只问你,郁绍庭。”她喊了他的名字,一字一顿地问:“你爱她吗?”

郁绍庭回望着她,眼神平静,她想从他眼中找到哪怕一丁点的怜惜,可惜,什么都没有,他只是拉开了她的双手,低沉的声音也异常地平静:“这是我自己的问题,你不用牵扯到其她人。”

“其她人?”徐蓁宁冷笑,“你一定要这么护着她吗?在我面前,护着她,不给我一点颜面?”

“我不相信你不知道我对你的心思?”

徐蓁宁深吸了口气,不再遮遮掩掩,这些年对他的感情,在这一刻,倾泻而出。

“从你陪淑媛姐到徐家来的那个除夕夜,我就……你结婚了,我可以努力压抑自己的感情,我可以站在原处,默默地祝福你跟堂姐,可是,后来堂姐过世了,你带着孩子去国外,我不顾妈妈的反对,独自去拉斯维加斯,你不要说,你体会不到,一个女孩,在异国生活的艰辛?”

“你没有再婚的打算,没关系,我可以等,我对自己说,终有一天,你会看到我。”

徐蓁宁抹掉脸上的泪痕,苦涩地笑:“可是,事实上呢,你回了一趟国,再也没有回来,尽管后来再去拉斯维加斯,也不过短短住了几日,当我回来才知道……原来你身边已经多了一个女人。”

郁绍庭没有开腔,只是沉默地听着她的控诉。

“我不断地问自己,哪里比不上她,可是,一直找不到答案。”徐蓁宁抬头,看着他的侧脸轮廓,“你告诉我,我到底哪儿不如她了?我等了你整整六年,现在,你连让我守在你身边的权利都要剥夺吗?”

“在我眼里,你就像是妹妹,除此,再无其他念头,淑媛在的时候是,她走了依旧是。”

郁绍庭淡淡地开口:“你年纪也不小了,应该好好考虑未来的事。至于已婚男人,不是你该去沾染的。”

“妹妹?”徐蓁宁低喃这两个字,尔后轻笑:“那怎么办,我可从来没把你当哥哥看待。”

郁绍庭皱眉,对于冥顽不灵的徐蓁宁,有些不耐烦,暂时没发作,只是语调冷了很多:“我坐在这里跟你说这番话,也是看在郁徐两家这些年的交情上。有些话,不说,不是有情,是顾忌彼此的颜面。”

“……”

徐蓁宁想说,在他面前,她还有什么颜面可言,甚至,为了他,她在徐家也快成众矢之的了。

可是,她换来的是什么?

郁绍庭又说了一遍:“下车吧,收拾一下,回首都去。”

徐蓁宁望着他那不近人情的模样,心酸,固执地不肯走,郁绍庭见她这样,索性自己下车,走到副驾驶那边,打开车门,对盯着前方一动不动的徐蓁宁道:“下来,不要让我说第三遍。”

“我不会回首都去的!”徐蓁宁转头,迎上他的黑眸:“你知道,我不是在开玩笑。”

她想到白筱十几岁就给他生了孩子,嫉妒,充斥了心口,想到白筱那日,不可一世的挑衅,一口气,噎在胸口,提不上去,也顺不下来,她不明白,那样俗气的一个女人,他为什么偏偏那么迷恋?

“她有什么好的?你就是被他给骗了,你没见过她跟我说话时那嚣张跋扈的样子,没有男人会喜欢那种女人的,如果你见到了,一定不会喜欢她的。”

“她的好坏,还轮不到你来评判。我喜欢什么样的,我自己心里清楚。”郁绍庭冷冷地说。

郁绍庭裤袋里的手机又响了,他大概知道是谁打来的,没接,只是让徐蓁宁下车。

徐蓁宁从他的神态,猜出是谁的电话,就像是跟他杠上了,怎么也不肯下来。

到最后,郁绍庭也懒得理会她,也不勒令她下车,因为,他转身走了,拿出手机边打电话边朝停车场外面走去。

赶不走她,所以,他宁愿弃车不顾。

……

徐蓁宁双手,十指抠紧了手心,看着他毫不留恋的转身,看着他一点点走远,她突然,爬到驾驶座上。

当她发动引擎的那一刻,心里,疯狂地闪过一个念头,死也不能把他让给别人!

——————————

一小,大礼堂门口,白筱打郁绍庭的电话,那边正在通话中,她给景行打了个电话。

景行告诉她,郁绍庭已经去学校了。

郁景希挠了挠耳根子,小脸,因为焦急红扑扑的,往远处张望了下:“爸爸,是不是不来了?”

礼堂里,已经开始了歌唱比赛。景希所在的合唱团队,拍在第五。现在轮到第二个。

“你有没有跟爸爸说,我比赛的时间跟地点啊?”

郁景希觉得,可能是白筱没交代清楚,心里有点懊悔,早知道昨晚该跟爸爸说一声的。

他仰头,看着白筱道:“要不,你给他发个短信,告诉他一下。”

白筱确信自己刚才给郁绍庭打电话,说了时间跟地点,早上也说了,他不可能忘了,但低头看到小家伙殷切的眼神,她还是发了,除了时间地点,她还告诉郁绍庭,他们都在礼堂门口等着他。

“郁景希,你快点进来吧!”吴辽明出来喊郁景希:“我们要整队了!”

郁景希扭头,又往校门口方向看了眼,神情,有点焦躁:“我爸爸,还没来呢。”

“马上就要轮到我们了,你要再不进去,可要把你除名了。”

小家伙左右为难。

白筱摸着他的头:“你先进去,我在这里等,到时候,你上台唱歌了,往下看就能看到我跟你爸爸。”

等郁景希跟吴辽明小跑着进去后,白筱又去看手机,没有电话,也没有短信。

她一边给郁绍庭拨电话一边走去校门口等他。

路过门卫室时,她顿住了脚步,耳边是收音机的声音:“现在插播一则消息,在南翔路附近的东临集团大厦下,发生了一则事故,目前,该路段交通堵塞,交警已经前往处理,如果在开车的司机朋友最好绕道……”

白筱突然间,听到了自己心脏剧烈跳动的节奏,她问门卫室里的保安:“有说出事故的是什么车吗?”

“一辆路虎揽胜。”保安跟白筱有数面之缘,因为郁景希,认识了他这位小后妈。

揽胜吗?白筱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她的大脑出现短暂的空白,反应过来,她立刻给郁绍庭打电话,还是没人接,她打给景行,再不行,她还能打给杨曦,景行接了:“白小姐……”

“你们郁总呢?”白筱抢先问道,声音干涩又焦急:“你们公司楼下出什么事了?”

景行愣了一下,吞吞吐吐:“那个,白小姐,你别急啊,郁总是受了点伤,刚送去医院了。”

“……”

心中的猜测得到证实,白筱的手有些抖,她很怕,她并不相信景行说的,当年,外公出事的时候,旁人也跟她说,外公只是受了点伤,但当她从病床上醒过来,等待她的外公那张被白布遮盖、伤痕累累的脸。

尽管那时候,她只有四岁,但那一幕,她这辈子都忘不了。

景行在那头说什么,她一个字也听不进去,眼前,保安在跟她说话,她只看到他的嘴巴在动。

等她回过神,发现自己已经在出租车上。

司机转头正在一遍遍地喊她,问她要去哪儿,白筱茫然,她也不知道郁绍庭被送去了哪家医院。

重新给景行打电话,那边,却没有人接。

白筱只好找杨曦,杨曦很快接了,她听到那边,闹哄哄的,像是在医院,她直接问:“郁绍庭在哪儿?”

“……第一人民医院。”杨曦顿了顿,说了地址。

白筱说了句‘谢谢’就把电话挂了,以致于没有听到杨曦接下来的话。

——————————

白筱火急火燎地赶到医院,一进去就到护士台问郁绍庭,护士指了急诊室方向:“刚才送到那里去了。”

道了谢,顾不得自己怀孕的身体,白筱沿着走廊,拨开其他病人跑过去。

白筱气喘吁吁,脸色越趋发白,肚子也隐隐难受,她却没时间去顾忌,只想着第一时间找到郁绍庭。

路上,她撞了好几个人,匆匆说了对不起,继续往前去。

“裴总,你没事吧?”紧跟着出来的助理,眼疾手快地扶住被人推得晃了下身形的男人。

裴祁佑侧着头,望着刚才从自己面前跑过去的女人,她满脸的慌张和不安,却自始至终,没有看他一眼。

他看到白筱跑进急诊大楼,问身后的助理:“刚才,是不是有人送进去抢救了?”

他们会来医院,是因为裴氏名下一个工地,一位水泥匠不小心从三楼坠下,受了伤,裴祁佑刚好在工地,便一道把工人送过来,只是,他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白筱,说起来,他们好像已经很久没有遇到了。

或许也不是很久,只有一星期,还是两星期,他却感觉已经过了很久很久。

当你开始思念一个人,会觉得时间的横轴被无限拉长。

助理去护士台一打听,回来告诉裴祁佑:“好像是东临的郁总,出了车祸,被送到医院了。”

……

白筱进了急诊大楼,在一间病房门口看到了杨曦。

杨曦正在跟一个医生说话,听到脚步声,抬头,瞧见白筱时,本紧皱的眉头松开,过来。

白筱已经迫不及待地问:“他呢?郁绍庭人呢?”

“在里面,你进去吧。”杨曦指了指旁边的病房,“护士在里面替他包扎伤口。”

……本章完结,下一章“医生说,可能需要截肢处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