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47章:医生说,可能需要截肢处理!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47章医生说,可能需要截肢处理!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在里面,你进去吧。”杨曦指了指旁边的病房,“护士在里面替他包扎伤口。”

白筱顺着杨曦所指的方向看去,突然,不敢抬起脚进去,杨曦看出她的担忧,道:“没什么大碍。”

“就是头部受了点伤,所幸,最后徐小姐方向盘打转开了,不然,后果真的不敢设想。”

“徐小姐?”

“徐蓁宁徐小姐,她来公司找郁总,不知怎么的,郁总下车,没把车钥匙拔走。”

“……”

白筱大概能从杨曦的话里,了解到事情的大致情况,无非是徐蓁宁跟郁绍庭发生了争执,最后,徐蓁宁开车撞郁绍庭,杨曦叹了口气,说:“揽胜撞到路边的护栏,车速太快,徐小姐受伤比较重,还在抢救。”

“麻烦你了。”白筱是真心跟杨曦道谢,杨曦笑:“快点进去吧,郁总可能还需要你的安抚。”

白筱从她的打趣听出郁绍庭伤得应该不重,安了心,推开病房的门进去。

病房里,只有郁绍庭冷硬的声音:“……我不是她什么人,签字,不合适……我可以不追究……”

白筱看到他站在窗边,没有让护士包扎,拿着手机在打电话,脸上神情冷肃,额头,破了,流了血,身上的衬衫也有些乱,袖子挽起,有一些些的狼狈,但看精神,倒是没什么问题。

护士拿着棉签欲言又止地站在旁边,想上前却又不敢,生怕惹恼这位脾气显然不小的男病人。

郁绍庭的手指间,夹了一根烟,青白色的眼圈袅袅地往上飘动,他没有注意到门口的人,对电话那头的人,说话不客气,也很生硬:“这事不跟我说……你们徐家马上派人过来,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他说着,抽了口烟,一转头,就看到了不知何时站在那里的白筱。

郁绍庭身上的戾气顿时收敛不少,脸色缓和,跟电话那头又说了两句就挂了。

“先生,您额头的伤,先包扎一下吧。”护士说。

白筱走过去,跟护士说:“我来吧。”

护士犹豫,白筱解释:“我以前学会护理,你要不放心,在旁边看着,指点我。”

“……”护士看了看郁绍庭,觉得自己可能是搞不定这位病人,交代了两句就把棉签递给了白筱。

结果,郁绍庭比护士想象的要难搞很多,直接让她出去,护士被他看得头皮发麻,不得不掩了门出去。

病房内,一时间只剩下两个人。

白筱此刻见到他,原本忐忑不安的情绪突然就消失了,整个人也平静下来。

走到小推车旁,用棉签重新沾了沾红药水,她对郁绍庭说:“过来,把伤口处理一下,免得感染了。”

郁绍庭的额头伤得不重,他坐在床边,白筱撩开他的头发,用红药水清洗他的伤口,虽然她学过护理,但却有晕血的毛病,这会儿就近看着他血淋淋的伤口,白筱有些腿软和反胃,但还是不让自己闭眼。

她抿着唇,细心地替他的伤口消毒,又拿了纱布替他缠上,刚要探身去拿胶布,手忽然被握住。

白筱低下眼睫,郁绍庭握紧了她的手,没有看她的双眼,虽然他没多说什么,但她还是从他的动作体味到他的安慰,莫名地,白筱红了眼圈,上前,搂住了他的双肩:“我刚才好害怕,怕你出什么事。”

这一刻,她不想再故作坚强,她想告诉他,自己的担忧,她想要他一直都好好的。

郁绍庭回抱着她,紧紧地搂着……

“现在不是没事了吗?”

他这么一说,白筱的眼泪差点掉下来,却又不想让他担心,唯有,抱紧他,真实地感受到他的体温。

他放开白筱接电话,语气跟之前那通电话时没什么差,态度也十分强硬,白筱听出大概是徐蓁宁手术的时,刚才杨曦说徐蓁宁伤得有些重,她不知道,所谓的‘有些重’,到底是有多重?

这通电话,白筱猜,应该是那位在丰城工作的徐家人徐恒打来的。

……

白筱坐在床边,看郁绍庭站在那打电话,突然,她的肚子有点疼,下面,仿佛有什么在流出来……

她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吓得连忙喊郁绍庭的名字,脸色也瞬间没了血色。

郁绍庭听到她惊慌的叫声,回头,看到白筱难看的脸色,尤其是看到她的手搭在肚子上,立刻按了电话过去。

“肚子痛?”他俯下/身,面上冷静,心里也有些慌。

杨曦刚好开门进来,郁绍庭抬头,冲她道:“快去找个妇产科医生过来!”

“好。”杨曦会意,立刻跑着去找医生,没一会儿,就带了两位医生回来。

郁绍庭坐在床边,一手搭在白筱湿湿的额头,她靠在他身上,两人的手牢牢相扣,手心的汗,不知道是谁的。

医生给白筱做了详细的检查,问:“刚才,是不是剧烈地运动了?”

白筱点头,唇瓣苍白,说:“我刚才跑了,肚子隐隐有些疼,孩子会不会有事?”

医生原先还想责备几句,但看到这对相拥的男女,看到郁绍庭头上的伤,大概也猜到是什么让一个孕妇慌慌张张地跑来,所以只是说了白筱现在的情况:“回去多卧床休息,不要再这么莽撞,除非你们不想要孩子了。”

郁绍庭让杨曦送医生出去,他则抱着白筱去了洗手间。

白筱要脱裤子,见他杵在旁边不走,颇为尴尬,让他出去一下,怎么也是女生的私/密。

“你那里我又不是没看过。”郁绍庭没有回避的意思,明明是很露/骨的话,却硬是被他说得一本正经。

白筱不愿意,最后是郁绍庭做出让步,背过身去。

……

刚才医生的话,让她心有余悸,白筱看了看,果然,内/裤有血迹,虽然不是很多。

等她做好清洁工作,才让郁绍庭回过身,他要过来抱她,白筱考虑到他自己也受伤了,没让。

“我还没虚弱到那个地步。”

但郁绍庭执意要抱她,他记得刚才医生的叮嘱,她现在有先兆流产的可能。

把她抱到床上,郁绍庭依旧不放心,让杨曦去跟医生说,要给白筱做B超检查。

——————————

白筱躺在做B超的台子上时才想起了另一件事——她当时慌慌张张,把郁景希忘在了学校。

也不知道,小家伙现在怎么样了,也没给她打电话。

白筱请护士帮忙,让她告诉等在外面的郁绍庭,给郁景希打一个电话。

“你放心吧,你先生已经让人去学校接孩子了。”护士回来说。

等白筱做完B超出来,郁老太太已经站在门外,从儿子那知道儿媳妇差点流产,吓得不轻,拉着白筱从头打量到脚,比起得知儿子出事时更担忧,确定白筱没事后,老太太双手合十,一遍遍说着‘菩萨保佑’。

白筱感受到两道目光的注视,一回头,看到坐在那里的小家伙。

郁景希板着小脸坐在走廊椅子上,两条小胳臂环着胸,用他的话来说,这两人关键时候就给他掉链子!

等他跟着队伍兴致勃勃地上台,往下面一瞧,别说郁绍庭,就连白筱也没了人影。

一首歌下来,唱错了不少的歌词,被其他同学指责他也听不进去。

原本他非常非常地生气,一个人坐在池塘边,后来景行叔叔来了,告诉他爸爸出了车祸、小白差点没了弟弟,郁景希立刻由气愤转为担忧,跟景行来医院,不敢多说一个字,生怕被嫌弃后找不到爸爸跟小白。

这会儿看到白筱相安无事,小家伙又生气了,气鼓鼓地跟她大眼瞪小眼。

“瞧这孩子,刚刚不是还问你妈……白老师有没有事,这会儿,怎么又摆脸了?”郁老太太摸着孙子的脑袋。

郁景希哼了一声,扭开头,假装不理会白筱。

白筱在他身边蹲下来,拉着他的小手,晃了晃:“真不是故意的,我也是急坏了,原谅我吧。”

郁景希横了她一眼,抿着小嘴,但很明显,已经不生气了。

“别蹲着,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郁老太太现在最关心的就是白筱的肚子,生怕出什么意外。

白筱没看到郁绍庭,郁老太太说:“他看我来了,就到手术室那边去了,刚才手术结束,徐恒也来了。”

“……她怎么样了?”白筱问的,自然是徐蓁宁。

郁老太太叹息:“还能怎么样。伤得蛮重的,情况不是很好,医生说了,可能需要截肢。”

“怎么会这么严重……”

“还不是自己造的孽,也算她有点良心,要是我家小三真出什么事,我一定找她拼命!”

郁老太太对徐家老六这位继女算是彻底没了好感,但说到她的伤势时,还是不免唏嘘:“车子撞到护栏,撞击力太大,我听说,车头都变形了,她的右腿小腿部分被卡主,反正,基本可以说,没得治了。”

对一个女孩来说,没有什么比失去身体的一部分来的更残忍。

“首都那边,她父母已经往这边赶了,”说到这个,郁老太太也有些烦恼,“到时候估计有的闹。”

白筱也不由担忧,现如今,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郁徐两家的矛盾越来越深……

而这一切,说起来,她就是那个始作俑者。

——————————

与此同时,徐蓁宁所在的病房,麻醉剂的效果散去,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耳边是人说话的嗡嗡声。

她还记得出事前,自己开着郁绍庭那辆揽胜,一脚踩下油门,横冲直撞地开过去。

然而,却在快要撞到他的时候,终究是舍不得他死,哪怕她已经抱定了同归于尽的念头。

她飞快地打着方向盘,听到一声巨响,随即,浑身传来剧烈的痛楚,失去了意识。

“既然你执意这么要求……那就等首都那边专家来了再说……但以我从医这么多年的经验……这条腿被卡在车里太久,局部缺氧缺血导致了坏死,要是不截掉……”

人刚从死亡边缘被拉回来,感官都会变得格外灵敏,徐蓁宁忽闪了下眼眸,那些话越来越清晰。

她听到有人说要截肢,还有人说不能截,也有人说不截掉会造成严重的感染……

徐蓁宁想要起来,抬腿的时候,察觉到了异样,右腿怎么也动不了,一点知觉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她慌忙掀开被子,看到的是被厚厚的纱布缠绕的小腿。

门口,几道身影晃动,还有他们的说话声。

她的耳边仿佛回响起刚才那个男人说的话:“要是不截肢,会造成大面积的严重感染……”

徐蓁宁原本平淡的脸上,表情逐渐被迷茫、惊恐取代,她双手十指,插入发间,尖锐的叫声响彻了整个病房。

——————————

白筱没有去病房探望徐蓁宁,她不认为徐蓁宁醒过来会想看到自己,就在原先的病房等郁绍庭回来。

郁景希饿了,郁老太太带孙子去餐厅买吃的还没回来。

白筱在等待的时间里,想了很多,包括前几天她收到的徐敬衍特地从首都寄来的新婚礼物。

如果徐蓁宁真的要截肢——

白筱不敢往下想,忽然觉得全身发凉,忽然,肩上轻轻地一沉,她转过头,看到了立在身后的男人。

而她的肩上,多了一件西装。

白筱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裴祁佑,也没发现,他是怎么进来的,她伸手去扯他的衣服。

裴祁佑看着她苍白的小脸,看着她把西装递还给自己,看着她对自己的避嫌,却没有伸手去接。

白筱把西装搁在病床上,起身,就要出去,但因为气得太急,眼前一暗,晕眩感袭来。

等她缓过神,发现自己正靠在裴祁佑的怀里,他的手,正搂着她的腰。

“放开。”白筱边说边去推他。

那边,虚掩的病房门却突然开了,白筱循声回头,对上的是郁老太太跟郁景希祖孙俩。

……

“奶奶,我觉得下次买鸡丸会比较好。”郁景希牵着郁老太太的手,另一只手里是一串鱼丸。

郁老太太慈爱地看着孙子:“明天去奶奶家,让张阿姨给你做青菜鸡丸烫。”

说着,郁老太太推开了病房的门,然后,瞧见了里面的一幕,一时笑容有些僵硬了。

郁景希也忘了吃鱼丸,看到搂着白筱的裴祁佑时,头顶差点蹭出两簇小火苗来。

“……这。”郁老太太看看白筱,又看看裴祁佑,一时脑子没转过弯来。

白筱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幕会被郁老太太看到,她张了张嘴:“妈……”想要解释,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她怕越说越乱,但不说,势必会让老太太察觉到什么,尽管裴祁佑已经放开了她。

以前,她需要他关心的时候,他眼睛也不眨一下,现在,她已经不需要了,他却总是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郁老太太抬手,指着对面的两人:“你们这是……”

“怎么站在门口?”老太太的身后,突然响起郁绍庭低沉又有磁性的声音。

白筱看到郁绍庭,原本一颗悬着的心就放下来。

那边,郁老太太瞧见儿子来了,很诧异,随后又关切地问:“那边怎么样了?”

郁绍庭深沉的视线,越过老太太,落在裴祁佑身上:“到了?”

语气就像是老熟人打招呼,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听在旁人耳里,那意思就是——裴祁佑是郁绍庭叫过来的。

裴祁佑回望着郁绍庭,垂在身侧的双手,渐渐地握紧,他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白筱就站在他身边,他们两人的距离不到十公分,刚才,他抱着她的时候,仿佛回到了曾经两人热恋时的悸动。

……本章完结,下一章“郁绍庭,你个卑鄙小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