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48章:郁绍庭,你个卑鄙小人!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48章郁绍庭,你个卑鄙小人!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当裴祁佑看到门口而立的郁绍庭时,心底泛起了酸水,一种名为嫉妒的酸水。

十六岁的白筱,答应成为他的女朋友,十八岁的白筱,含羞地成为他的新娘,二十四岁的白筱,签下了离婚协议,和他分道扬镳,从今往后的几十年,她都极有可能,跟他,再也没有任何瓜葛。

他在过往几年的岁月里,把白筱弄丢了,如今想要找回来,却发现后路被堵得死死的。

裴祁佑也没想到,他们离婚不到半年,白筱会这么迅速地投入郁绍庭的怀里。

十分戏剧性的结局——

但他却不甘,每晚夜深人静时,这份不甘变得越发浓烈,孤枕难眠,想的最多的是他们年少时的时光,那时候,她笑吟吟地看着他,有时候露出无奈,有时候是羞赧,而他,曾那么坚定地说要给她幸福。

他也看出白筱变得不一样了,如果说以前的白筱是一块倔强却沉默的顽石,那么现在的白筱,不知不觉中已经变为了一株安静却又美好的花骨朵,静静地,迎风而立,嘴边噙着笑,目光温和似水,没有以往的晦暗和忧伤。

他不知道,自己是在为失去那块顽石而心痛,还是,在为只能远远看着这朵惹人怜惜的花骨朵而落寞。

……

白筱见裴祁佑不应答,尤其是他紧绷的脸色,她刚放下的心又重新提上来。

她当然不相信裴祁佑是郁绍庭喊过来的,郁绍庭之所以会那么说,无非是想让郁老太太不起疑。

但老太太消除疑虑的前提是,裴祁佑愿意配合他们。

裴祁佑从来就不是个愿意被左右的人,白筱认识他这么多年,大概了解他的脾气,在她想着要不要抢在他之前开口,裴祁佑却说了话,很淡定的口吻:“刚到。”

同样简短的两字,却应证了郁绍庭的说法。白筱颇为惊讶地看着他,心里,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想。

“原来是这样啊……”郁老太太悻悻然,对裴祁佑,碍着郁苡薇,也热络不起来。

白筱主动解释:“我刚才站起来,有些头晕,所以——”

她话没说完,郁老太太却已经听明白了,儿媳妇犯晕,刚好被来找郁绍庭的裴祁佑给扶住了!

郁老太太进来,确定白筱没磕到碰到才安心,语气关切又责备:“怎么这么不小心?”

白筱莞尔,心跳还有些快,当着裴祁佑这个前夫,面对郁老太太的关心,她做不到坦然,还是感到心虚。

郁景希亦趋亦步地,到了白筱身边,紧紧地,贴着她的腿而站,像黏在她身上的膏/药。

郁绍庭站在门口没进来,对裴祁佑说:“我们出来说。”

裴祁佑深深地看了一眼在郁老太太的询问下,有点强颜欢笑的白筱,喉头一动,但还是出去了。

——————————

等病房门一关上,郁绍庭没有再多走一步,望了眼裴祁佑,道:“往前走,左拐,有电梯。”

说完,也不打算送一送,转身,又要回病房里去。

裴祁佑已经忍了很久,蓦地上前,给了郁绍庭狠狠的一拳。

郁绍庭侧过脸,没有事先提防,或者说,是他故意让裴祁佑有机可乘,他抬手抹了下,指腹上有血丝,口腔里咸咸的血腥味,他舔了下破皮的嘴角,二话不说,立刻一拳奉送回去。

两个男人,谁也没先打声招呼,说动手就动手,互看不顺眼,在走廊上,直接打了起来。

路人,还是护士站的护士,纷纷上前,想要劝开大打出手的两人。

被拉开时,郁绍庭只有嘴边一点伤,除去略显狼狈,没受什么伤。倒是裴祁佑,脸上挂了彩。

“放开!”裴祁佑还想冲上去跟郁绍庭掐架,手脚受到牵制,被几个路人拉着:“有话好好说。”

郁绍庭冷眼看着挣扎的裴祁佑,像是在看一个幼稚的孩子,什么也没说,推开病房门进去了。

“郁绍庭,你个卑鄙小人!”裴祁佑怒从中来,尤其是他进去前的那一眼,充满了讽刺跟挑衅!

原本楼下的助理不放心,上来看看,结果就看到了这一幕。

“裴总!”助理忙拦住裴祁佑,又跟其他人道歉,强行抱着裴祁佑的腰把他往电梯带:“冷静,裴总。”

裴祁佑很少有这么失控的时候,以往,他给人的印象都是冷冰冰的,而不是这么心浮气躁。

助理生怕自家老总在医院里闹出点什么来,紧紧地拉着裴祁佑,直到电梯门合上才松手,裴祁佑脸色铁青,抬头,看着电梯不断下降的数字,一手,重重地砸在旁边的光面上,似在发泄自己心中苦闷的情绪。

——————————

病房里,白筱虽然跟郁老太太说着话,但注意力,其实一直放在门外,直到听到隐约的争吵声。

“这……外面怎么回事?”郁老太太起身,想出去看看。

白筱拉住她,自己跟着站起来:“妈,我去吧。”

郁老太太不答应,白筱现在身子弱,哪里敢让她奔波,但白筱也不愿让郁老太太去,她担心发生争执的是郁绍庭跟裴祁佑,那么,老太太一出去,一定会察觉到什么……郁景希突然仰着头说:“要不我去看看。”

说完,小家伙一溜烟就跑过去,刚到门口,门先开了,郁绍庭回来,他反手合上门,隔绝了外面的喧闹。

“爸爸!”郁景希喊了一声,一双黑琉璃般明亮的眼睛,瞅着郁绍庭嘴角的伤。

郁绍庭摸了摸儿子的脑袋,难得表现这么父爱的一幕。

郁老太太往门口看了眼:“外面出什么事儿了,这么吵?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谈完,不回来还去哪儿?”郁绍庭扯了下薄唇,语气漫不经心,看在白筱眼里,却是皮笑肉不笑。

白筱也注意到了他嘴边的伤口,刚才还没有的,但当着郁老太太的面,她不敢多问他跟裴祁佑究竟说了什么。

外面,很快也安静下来。

“对了,”郁老太太这才想起来另一件事,“徐蓁宁的情况怎么样?医生是怎么说的?”

郁绍庭轻描淡写地说了两句,那意思跟郁老太太之前说的差不多,徐蓁宁的右小腿估计保不住了。

郁老太太对此,只发表了三个字的评论——造孽啊。

——————————

回去的路上,白筱不时转头,看向郁绍庭嘴边还没处理的伤,她的眉头,不由地微微拧起。

郁老太太想孙子,今晚把郁景希带去大院住。

那辆揽胜被撞成了废铁,虽然有保险索赔,但白筱依旧不舍得,虽然日子短,对那车,还是有一定的感情。

他们两个,没让郁老太太送,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回沁园。

郁绍庭转头,眼角余光看她脸色不佳,紧了紧她被自己握在掌心里的小手:“又怎么了?”

“徐蓁宁的腿,真的没救了吗?”白筱问出了自己的担忧。

虽然她不喜甚至厌烦徐蓁宁纠缠郁绍庭,但同为女人,白筱还是为她要截掉一小段腿而感到心惊,她会可怜徐蓁宁这样的下场,但心里其实也怪徐蓁宁,怪徐蓁宁曾经生出了要撞郁绍庭的阴暗心思。

“这边的专家说没办法,具体的,还要等首都那边来人,截肢手术,可大可小。

郁绍庭说这话时,脸上的神情没有多大起伏,他说着,拿正眼看着她,“怎么,替她担心?”

“……”

白筱说不出徐蓁宁‘罪有应得’这类话,毕竟,她现在已经残了,自己再说阴狠的话,未免太不地道。

她真正担心的,其实是徐家那边的态度,她怕,徐家在徐蓁宁车祸这件事上不肯善罢甘休。

……

到了沁园,郁绍庭要上楼换衣服洗澡,白筱让他等等,自己去拿了小医药箱过来。

两人坐在沙发上,白筱替他处理嘴边的伤口,忍不住嘀咕:“这么大年纪,怎么还跟人打架?”

这伤口,一看就知道,是被人用拳头揍出来的。而揍郁绍庭的人,白筱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裴祁佑。

她原本想问的话,在这一刻,却不想再多加追询。

郁绍庭目光深邃又温柔地注视着她,尔后,凑过来就要亲她。白筱举高手,不让沾了碘酒的棉签碰到他的衣服,他却顺势揽过她,低头,隔着薄薄的毛衣,薄唇贴上她因为怀孕日益丰盈的胸。

“喂……喂……李婶还在呢。”白筱轻推他,瞟了眼厨房,生怕李婶突然出来。

郁绍庭亲吻她的左胸心口位置,双手,紧紧地搂着她,“李婶看到的还少吗?听到的恐怕更多。”

他说着不正经的话,嘴上也没停,白筱的身子逐渐软下来,不可否认,自从跟郁绍庭在一起后,她经过他调/教的身子越来越敏感,在男女之事上面,也由最初的遮遮掩掩,变得开始大胆地回应他。

在今天这个算是多灾多难的日子,难得,还能有这样温存的一刻。

郁绍庭的呼吸逐渐变得浓重,若有似无地落在她的颊侧,耳畔和心脏位置,他的吻在她胸/脯上停留了会儿才离开,替她重新拉好了衣服,白筱垂眼看着他缠着纱布的头,双手,绕着他的脖子,抱紧了他。

郁绍庭任由她抱着,从她的力道上,感受到她的后怕,他的大手,轻轻抚着她的后背。

两人也不说话,就这么待在客厅里,不知过了多久,刚才被郁绍庭丢在茶桌上的手机嗡嗡地震动个不停。

白筱从他身上下来,拢了拢鬓边的碎发,郁绍庭拿过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她问:“谁打来的?”

是郁战明打来的,恐怕也知道了徐蓁宁出事的消息。

郁绍庭起身,走到别墅外才接起,那边,白筱担心他,也追到了门口,却没打扰他接电话。

“……”

郁绍庭绝大多数时间在听,偶尔才说一两句,他挂了电话转身,白筱上前:“什么情况?”

“徐家人,现在应该已经在医院了。”郁绍庭搂过她的肩膀,语气低沉又轻柔:“外面凉,进去吧。”

——————————

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大楼里。

夏澜站在一间病房门口,面无表情地看着里面发疯似的女儿,没有进去,而是静静地听刚给女儿动手术的医生讲述情况,旁边,徐敬衍也在,他们夫妇一得到消息就订了最快的航班赶过来,首都医院那边的专家随后也都会过来。

“病人的右小腿基本已经坏死,如果不尽快做截肢手术,今晚很可能会引发高烧……”

徐敬衍皱眉:“不能有保守治疗吗?”

一个还不到三十岁的女孩子,未婚,大好年华,没了一条腿,依着徐蓁宁的性格,恐怕怎么也接受不了。

“如果能保,我们也一定保,但事实是——”

“事实是什么?”

夏澜骤然打断医生的话,转过头,目光凌厉:“你要敢把我女儿的腿截下来,我就敢明天让你吊销医师执照。”

徐敬衍拉住激动的妻子:“医生不是也在想办法,蓁宁现在这样,你这个做母亲的还要安慰她。”

“他们除了钜掉我女儿这条腿,还能想出什么好的主意来?”

夏澜的情绪因为女儿的伤势而失控,眼圈泛红,深吸了口气,说:“你不用再负责我女儿的情况。”

医生皱眉,心里也不高兴,夏澜这番话,无疑是往他脸上扇了个响亮的耳光,他再怎么说,也是丰城目前骨伤科最好的专家,况且此刻旁边还有其他医生,他脸色难看地说了句‘随你们’就甩袖走了。

徐敬衍的手机有电话进来,他到一旁接听,是徐敬文打来的,来询问徐蓁宁现在的情况。

夏澜推开病房的门,一个瓷碗刚好砸过来,落在她的脚边,病房里,是徐蓁宁歇斯底里的叫嚷声:“我不要截肢,我不要,我不要做残疾人,我的腿明明还好好的,你们骗我,一定是你们在骗我!”

看到那几个护士把女儿压倒在床上,夏澜心疼不已,冷声训道:“你们这是做什么,还不放开她。”

“可是……一放开,她就要拆脚上的绷带。”护士为难道。

徐蓁宁听到夏澜的声音,意识逐渐清明,转头,真的看到了夏澜,眼泪掉下来:“妈!”

夏澜让护士都出去,自己到床边,撩开徐蓁宁被汗水弄湿黏在脸上的头发,眼中闪动着泪光,摸着女儿苍白的脸颊:“没事,妈既然来了,绝对不会让他们把你的腿截下来。”

“妈,你说什么呢。”徐蓁宁眼底有恐慌,“我只是受了点伤,你怎么也跟他们一样,怎么净吓唬我?”

夏澜虽然是妇产科医生,刚才听专家那么分析徐蓁宁的情况,也意识到女儿伤得严重,听到女儿这么说,尤其是对上徐蓁宁那双无助的泪眼,夏澜软了心:“是妈不好,你放心,你的腿会好好的。”

徐蓁宁松了口气:“我就知道是这样子,对了,妈,你让谁给我做手术,这边的医生都不专业。”

“是你杨叔叔。”夏澜柔声道。

“那我就放心了。”

夏澜抚摸着女儿的头发:“你先睡一觉,等杨叔叔他们到了,马上给你动手术。”

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首都的几位骨伤科的专家就全部到达丰城,经过一致的讨论,最后得出的结论,令夏澜还是晃了晃身形,腿是可以保住,但有一点也是确定的,徐蓁宁以后,恐怕是要瘸了。

——————————

夜晚,白筱突然被雷声惊醒,身边的郁绍庭也醒了,把她搂在怀里:“吓到了?”

白筱轻轻地嗯了一声。

郁绍庭开了灯,看到她额头的汗水,起身,去卫浴间拧了块热毛巾给她擦脸,刚巧,他的手机来了条短信。

发件人是路靳声,郁绍庭点开,只有寥寥几字:“手术刚结束,腿保住,但瘸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以后生两孩子,就叫郁思祁,郁念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