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49章:以后生两孩子,就叫郁思祁,郁念佑!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49章以后生两孩子,就叫郁思祁,郁念佑!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发件人是路靳声,郁绍庭点开,只有寥寥几字:“手术刚结束,腿保住,但瘸了。”

白筱靠在床边,把毛巾搁到一旁床柜上,抬头,望向站在床边的郁绍庭:“这会儿来短信,有急事?”

郁绍庭的视线从手机移向白筱的小脸,也猜到这一声短信提醒可能又令她担心了,医生叮嘱过,像白筱这样有流产征兆的孕妇,除去不能剧烈运动,也不能心思重,他关了机,掀开被子躺回床上。

“没什么事,靳声发短信过来,问问情况。”他重新把她搂回到自己的怀里。

郁绍庭暂时还不打算把徐蓁宁不良于行的事情告诉她,怕她多想,影响到肚子里的孩子。

白筱的下颌抵着他的肩,手搭在他的腰,慢慢收紧,汲取着他身上自己已经熟悉又依赖的味道,昨天虚惊一场,而外面的闷雷声令她的睡意消失,闭着眼,意识却格外的清醒。

“睡着了?”

“没有。”白筱在他怀里稍稍动了动,小声回答,“睡不着……”

郁绍庭低头,看着服帖的女人:“怕打雷?”

白筱倒不是怕打雷,只是昨天发生那么大的事,她存了心思,连带着情绪也变得有些浮躁。

“要不明天让妈去把上回那个老和尚找来,给你的肚子好好算一算。”郁绍庭说。

白筱扑哧一下,差点笑出来,推了他结实的胸膛一下:“你不是不信这些吗?怎么还赶着上门去?”

“……”

她想起那一次,郁绍庭跟老和尚大眼瞪小眼,而老和尚的那番话没少让他介意,这会儿,他居然让她去找那个老和尚,相处久了,白筱发现,郁绍庭性子里有时候带着点任性,想一出是一出。

白筱抓过他的手,骨节分明,没多少肉,放在自己的肚子上:“反正睡不着,想想宝宝的名字吧。”

郁绍庭的兴致不大,但白筱却很是期待,拉着他说了很多名字。

“我说了这么多,你好歹也说一个。”白筱觉得这时候的郁绍庭,着实太不解风情。

“……这有什么好说的?”

说他关心孩子,白筱发现很多事他都漫不经心,譬如取名;说他不在意孩子吧,她一说不舒服,他比谁都紧张。

所以白筱一定要他说出一个名字来,郁绍庭敷衍地说了一个:“郁景宁。”

“女孩子的名字……”白筱想到自己的那个梦,还是那日,在母婴区,那个导购小姐的话,说她肚子里怀的是一对双胞胎,忍不住追问郁绍庭:“那要是生出来的是一对男宝宝呢?”

“……”郁绍庭手底下,是她柔软的肚子,说:“老大叫思祁,老二叫念佑。”

白筱念了几遍这两个名字,很快就察觉到不对劲,有些不满他这个态度:“能不能严肃点。”

“我怎么不严肃了?”

“你是不是还介意我跟裴祁佑结过婚的事儿?”白筱突然蹦出一句话来。

郁绍庭膈应到了,没接话,但白筱觉得自己猜得八/九不离十。

要不然,也不会恶劣地取这么两个名字,合在一起就成了‘思念祁佑’,当是在纪念已亡之人吗?

郁绍庭闭上双眼,抱紧了她,说:“睡觉。”

“……刚才在病房里,真是他扶了我一把,但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会在那里。”

白筱忽然觉得,非常有必要跟他解释一下下午在医院的事:“不过,我也没想到,他居然会帮我们。”

“以后生两孩子,就叫郁思祁,郁念佑。”郁绍庭道。

白筱无奈:“郁绍庭,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听着,等裴祁佑以后走了,这两孩子也大了,刚好可以去给他扫个墓。”

“……”白筱已经不想再搭理他,想要翻身,却被他紧紧搂着,“你放开,这样子,我没法动了。”

“我冷。”郁绍庭不但没放,反而更收紧手上的力道:“过来一点。”

“挨得这么近,挤到我的肚子了。”白筱心里还有点生他的气,不肯过去:“而且,我怕热。”

郁绍庭一放开她,白筱立刻翻了个身,两人中间,空了一条大缝,他低声说:“离那么远做什么,过来。”

“没力气动了。”白筱说。

“那我去你那边。”说着,当真起来,睡到白筱另一侧去。

只是他刚一躺下,白筱又转了个身,摆明了是不想理他,郁绍庭左胳臂肘撑着床,没有躺下去,伸出右手,想要扳过白筱的身子:“怎么又这样了,我还没说什么……”

白筱心里说‘你一句话顶别人十句’,但还是顺着他的动作,转回了身,被他拉进自己的怀里。

郁绍庭抱着她,片刻后,低着声道:“他那么说,看的是你的面子,跟我没任何关系。”

白筱想要转移话题,听到他又说:“这样的,你以前怎么瞧得上眼,蛮不讲理,什么也不说就动手打人。”

“郁绍庭,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喜欢说话。”白筱发现,这男人心眼真小。

她不想提跟裴祁佑有关的话题,尤其是,跟现在的丈夫一起大半夜讨论前夫,恐怕,任何一个女人都做不到坦然,既然离了婚,她也不想对裴祁佑进行人身攻击:“早点睡吧,明天还要去上班。”

白筱越是这样回避不说,身边的男人就越不满,到最后,白筱只好顺着他的意说:“是,我以前瞎了眼,现在遇到你,我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对我好的,哪怕他回头来求我,我也不会再多看他一眼。”

“那还让他搂着你的腰?”他接的很快,快到白筱无语。

见白筱不说话,郁绍庭脸色已经缓和,搂着她说:“把头抬起来,让我亲一会儿。”

白筱不愿意,刚才睡了一觉,她总觉得,这样子接吻不卫生,但郁绍庭却表示不介意,冒着青茬的下巴摩擦着她的额头,低沉的嗓音带着诱哄的口吻,最后,白筱禁不住他的磨,还是抬了头:“那就亲一下。”

郁绍庭口头上说‘好’,但真亲上了,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到最后,白筱半推半就地,任由他在自己口中攻池掠地,薄被下,两人的睡衣早已不整,她清晰地感受到,一根硬邦邦的棍子怒顶着自己的大腿,两人近期,不敢肆无忌惮,碍着孩子难免不尽兴。

白筱很自觉地,把手伸进了被子里。

郁绍庭的手托着她的后脑勺,让她靠着自己的肩膀,侧头,鼻尖碰到她的耳尖,呼吸有些重,带着淡淡的烟草味道,浓烈的气息,令她的心跳也加快,他哑着声说:“真他妈要命……”

“……”

这还是白筱首次听到他这么爆粗,但并没有嫌恶,她坏心地,加重了力道,他低喘得更厉害。

“不收拾你,是不是就不老实?我看你,就是欠收拾。”他在她耳边咬着牙说,身子紧绷,硬到不行。

白筱报复性地一用力,郁绍庭立刻缴械投降……

……

等两人消停下来,外面的天,已经蒙蒙亮,郁绍庭把擦拭过的纸巾都随手丢到了地毯上。

白筱想捡起来放进垃圾桶,他却抱着她闭上眼:“明天再弄,先睡觉。”

似想到什么,白筱问:“徐蓁宁,真的要截肢吗?”

“怎么,她截肢,你打算给她送去一个假肢?”郁绍庭笑了一声,纵情过后,心情非常不错。

“……”她担心的是,徐家那边,会把这件事的责任都推打他的身上。

郁绍庭没说话,过了会儿搂紧她道:“如果她真成了社会关爱人群,你把她接到家里,养着她就是了。”

白筱见他还有心情开玩笑,也跟着没那么紧张,睡着之前,心想大不了走一步算一步。

——————————

白筱醒过来时,已经上午十点左右,她摸了下旁边的位置,已经没有人了。

但被窝里,仿佛还有郁绍庭残留的味道。

她又躺了会儿才起来,因为医生昨天的交代,这几天,白筱都不打算去书屋,给小赵打了个电话,自己洗漱好,换了一身宽松舒适的衣服,下楼去,刚好,郁老太太从厨房出来:“醒了?”

白筱没想到郁老太太来了,自己又睡到这么迟,一时窘迫:“妈,您怎么过来了。”

“你现在身子更弱,我不放心,就过来看看,厨房里在煮玉米排骨汤,过会儿就能喝了。”

郁绍庭去了公司,不在家里。

郁老太太拿了一些孕妇专用的营养品给白筱:“这些都是你妈大清早去买的,知道你昨天差点流产,她一晚上都没睡好,进进出出,我看她去了洗手间很多次,要不是苡薇早上来电话,说身体不舒服,恐怕她就亲自过来了。”

白筱垂着眼,看着那些营养品,弯了下唇角,没有说什么。

“唉,筱筱,你也别太怪你妈,说到底,她终究是你亲生的妈妈,我看出,她也不是真不在乎你。”

说起大儿媳妇跟小儿媳妇的关系,郁老太太已经不像最初那么尴尬,除了感慨命运的捉弄,还能说什么呢?

白筱喝汤时,郁老太太就坐在旁边,忍不住感叹:“医院那边来消息,说腿保住了,但成了瘸子。”

拿着勺子的手一顿,白筱知道婆婆说的是谁,对这个结果暂时有些难以消化。

徐蓁宁的腿瘸了,那样一个,在她面前总是仰着下颌的骄傲女人,能接受自己成为残疾人吗?

“都瞒着呢,说暂时不能让她知道。”郁老太太说:“但又能瞒多久,几个月后,一下地就知道了。”

这样的结果,比起锯掉一条腿,已经好了很多,但人,总是不知足的。

——————————

白筱猜的一点也没错,人,确实总是不知足的。

手术后,徐蓁宁早上醒过来,尿急,见病房里没人,自己下了床,拄着拐杖去洗手间,坐在马桶上时,她低头看自己打着石膏的腿,昨晚手术后,她迷迷糊糊听到杨叔叔说:“手术很成功。”

那是不是表示几个月后,她这条腿就能恢复如常?

徐蓁宁摸着腿上的白色石膏,昨晚她被推进手术室前,她想问夏澜,郁绍庭在哪儿,她为了他,伤得这么重,但他却连人影都不曾出现,一想到他可能陪着另一个女人在睡觉,她就喘不过气来。

上好厕所,徐蓁宁趔趄地起身,刚要按冲水的按钮,外边,病房的门被人推开。

进来的是两个护士,发现病房里没人,诧异地四下看了看:“这刚做完手术,人又跑到哪儿去了?”

“你小心点。”另个护士说:“人家妈妈在呢,哪用得着你管,小心吊销你的护士执照!”

这话,完全套用了昨晚夏澜对那位骨伤科专家说的话。

“那也不能随便走啊,那腿还要不要了?”正直的小护士不满道:“别一保住腿就无所顾忌了。”

“虽然保住了,那也是瘸了,我看她也挺漂亮的,听说,还没有结婚,以后,还怎么找对象呢?”

突然,洗手间里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两护士噤声,跑过去一看,脸色骤变,徐蓁宁跌坐在地上,拐杖摔得有些远,想要站起来,却怎么也爬不起来,护士想要去扶,却被她狠狠地推开。

“徐小姐,你现在不能这样乱动,你的腿昨晚刚动完手术。”

一提到腿,徐蓁宁整个人都激动起来,她耳边,仿佛还有那个护士说的‘虽然保住了,那也是瘸了’,她不相信,她怎么可能瘸了呢?妈妈明明说,只要杨叔叔来了,她就什么事都不会有。

杨叔叔是国内数一数二的骨伤科权威专家,他怎么会把她的腿弄瘸呢?

一定是他们搞错了……

护士又去扶徐蓁宁,徐蓁宁尖声大叫:“我要见我妈,你们去把我妈叫来,妈,妈,你在哪儿!”

……

夏澜一夜未睡,脸色憔悴,早上,梁惠珍也到了,这才劝动她去餐厅吃了一顿早餐。

刚走到病房门口,就听到女儿惊恐的大叫,夏澜连忙推开门,看到洗手间门口的两护士,推开她们进去,瞧见女儿狼狈地倒在地上,厉声呵斥那两个护士:“你们怎么办事的?见人跌倒不会扶一下吗?”

护士也委屈,但也心虚,昨晚,她们就被警告要守着徐蓁宁残疾了的秘密。

“蓁宁,怎么了?”夏澜蹲下/身。

徐蓁宁扑进母亲的怀里,脸上尽是惶恐:“妈,我没有成瘸子对不对?是她们瞎说的,对不对?”

夏澜立刻就从女儿的话里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转头,恨恨地瞪着哪两个嚼舌根子的护士,但现在,她也没精力去责备她们,见女儿知道了,也不再隐瞒:“等你稍微好点,妈就带你去国外治疗。”

这话,等于间接地承认徐蓁宁残了的事实。

徐蓁宁心中的大厦砰然倒塌,她摇着头,目光涣散,她不信,她不相信,她怎么可以成了瘸子?

“你放心,不管用什么方法,妈都会治好你的。”

夏澜这句话,对徐蓁宁已经起不到一点安抚作用,徐蓁宁眼神呆滞地看着夏澜,良久,终于哭出了声,抱着夏澜:“妈,我瘸了,我的腿瘸了,以后我要怎么办?”

徐蓁宁突然,抓着夏澜的衣袖:“妈,我要见郁绍庭,你让他来见我好不好?”

夏澜不敢再刺激女儿,把她扶到床上,但徐蓁宁吵着一定要见郁绍庭,对郁绍庭,夏澜说不怨是假的,如果不是他,自己的女儿何故落到这个地步?但徐蓁宁痛哭流涕的样子,令她心疼又难受,最终还是答应了。

“好,妈出去给他打电话,让他过来医院。”

徐蓁宁点头,含泪的眼望着母亲,生怕夏澜下一刻后悔,这样子,看得夏澜也红了眼眶。

夏澜一走出病房,想要走远点给郁绍庭打电话,那边,拐角处也刚好有人转过来,两人差点撞上,纷纷抬头,看到对方的模样时,俱是一怔,夏澜的手没抓紧手机,一下子,掉落在了地上,脑海里浮现出三个字——白宁萱!

……本章完结,下一章“凭你蓄意谋杀这一点,就够你喝一壶的!”↓↓↓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