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50章:凭你蓄意谋杀这一点,就够你喝一壶的!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50章凭你蓄意谋杀这一点,就够你喝一壶的!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对夏澜此生而言,最不想见的人,便是白宁萱。白宁萱就像一面镜子,照出她年轻时做过的那些荒唐事,哪怕她现在再怎么悔改,那个狰狞丑陋的‘夏澜’却在白宁萱面前无处遁形。

所以,迎上对面女人的双眼时,夏澜甚至握不住手中的手机,啪嗒一下,掉在了脚边。

……

苏蔓榕是陪小女儿来孕检的,早上起来,郁苡薇喊着肚子痛,刚要去缴费,结果就碰上了夏澜。

四目相对的那一刻,苏蔓榕心中暗涌翻滚,没想到,会在丰城见到多年未见的‘好姐妹’,但随即又想明白了,昨晚,郁老太太告知她徐蓁宁出了车祸,也在那时,她才知,徐蓁宁居然是夏澜的女儿!

亦是徐敬衍的继女……

令苏蔓榕彻夜难眠的是,大女儿的遭遇会跟自己如此之像,甚至,也怕女儿重蹈自己的结局。

再面对夏澜时,苏蔓榕发现自己心中酸涩难挡,让她难以释怀的是,这么多年后的相遇,夏澜是以徐敬衍妻子的身份,不管夏澜是什么时候对徐敬衍有了好感,苏蔓榕都觉得自己心有芥蒂,无法做到坦然相对。

这个世界真的很小,兜兜转转,二十多年,仿佛又回到了原点上,该来的,再怎么逃避总是要面对的……

“宁萱,真的是你吗?”夏澜语气满是不确定。

苏蔓榕俯下/身,帮她捡起手机,递给夏澜:“看看,有没有摔坏。”

夏澜接过自己的手机,却没心情去看,目不转睛地望着苏蔓榕,心潮翻滚。

有路过的护士向夏澜打招呼:“徐太太好。”

现在,第一人民医院里的医生护士都已经认识这位说要吊销他们医院最好专家医师执照的徐夫人。

但这会儿,‘徐太太’这三个字却让夏澜脸色瞬间难看,倒是苏蔓榕,没有多大的情绪起伏,往夏澜身后看了一眼,道:“我听说,你女儿昨天出了车祸,她情况现在怎么样了?”

“腿受了点伤。”夏澜嗫嚅着双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看着苏蔓榕手里的单子:“你身体不舒服?”

苏蔓榕没有回答,而是转开话头,说:“我不打扰你打电话,我也有事,先走了。”

夏澜点点头,说了句‘好’,没有阻拦苏蔓榕,只是望着苏蔓榕消失在拐角的身影,她胸口却堵得难受。

——————————

徐蓁宁等在病房里,不时看向病房门口,结果,等来的不是郁绍庭,而是脸色不豫的夏澜。

“妈,他呢?你不是打电话给他了吗?”徐蓁宁迫不及待地问。

夏澜在碰到白宁萱后,心乱如麻,她打电话给郁绍庭,是秘书接的,说:“郁总还在开会。”

显然,对方也没有来医院探望自己女儿的打算。

夏澜也没跟秘书多说,直接挂了电话,在外面站了会儿,平复了自己紊乱的心绪后才进来,此刻看着徐蓁宁那副没有骨气的样子,夏澜怒其不争地说:“你整天想着人家,人家,可没一秒钟是念着你的。”

平日里的徐蓁宁,知性大方,但只要一遇到郁绍庭,整个人仿佛被换了芯,完全不像自己。

“明天,我们就回首都去,我跟你爷爷说过了。”夏澜的脸色稍稍缓和:“他跟丰城这边的部队打了招呼,到时候,我陪你坐军用飞机回去,首都那边,也给你安排好了病房,以后你杨叔叔……”

“我不回去。”徐蓁宁摸着自己的右小腿:“我要留在这里,要走,你们自己走。”

夏澜没想到女儿这么执迷不悟:“这次是一条腿,下一次又是什么?你要把自己折腾成什么样子才肯罢休?”

“我没折腾,我因为他废了一条腿,难道不该讨要一个说法?”

徐蓁宁抬头望着夏澜,眼睛红红地:“我成这样子,你开口闭口的徐家,又为我做了什么?”

“……”

夏澜深呼吸了一下:“要不是你开车去撞人家,至于现在这样嘛?你爸放低身段亲自去跟郁绍庭说,让他别报警处理,有停车场录像做证据,凭你蓄意谋杀这一点,就够你喝一壶的!”

“那就让警察来抓我,我现在这样,倒不如死了。”徐蓁宁心中绝望,恨意也越发地深。

夏澜也态度强硬,“不管你愿不愿意,明天都得跟我走!”

徐蓁宁一伸手,扫落了床柜上靳月送来的水果篮,而夏澜,已经拉开门出去了。

……

夏澜从病房出来,给徐敬衍拨了通电话:“来医院了吗?要是没来,就别过来了。”

“刚把车停好,怎么了?”徐敬衍在那一头问。

“……没什么,怕你来回太辛苦。”夏澜边说边往电梯走去:“我下去接你吧。”

那边,徐敬衍挂了电话,刚要关上车门,听到一道柔美熟悉的女声:“好,你安排吧,明天我再联系你。”

他回过头,看到的是站在不远处一棵槐树下打电话的苏蔓榕。

……

给苏蔓榕打电话的是她在爱尔兰那边的助理,询问她下个月要在伦敦的那场画展,她已经休息太久了。

跟助理交谈完,苏蔓榕收起手机,转身时,也看到了不远处的徐敬衍。

换做以前,苏蔓榕或许会头也不回地走掉,但现在,她有一些事要跟他说,所以,走了过去。

“你怎么也在医院,身体不舒服?”徐敬衍望着她问。

苏蔓榕没接受他的关心,而是开门见山地说:“我听说你女儿昨天跟绍庭发生争执,后来出了车祸。”

“……”

徐敬衍喉结动了动,但还是点点头,“就在这家医院里。”

“我知道,我刚才已经见过夏澜。”苏蔓榕也没隐瞒,眉眼很清淡:“我过来,是想请你这个当父亲的,好好开导一下你的女儿,绍庭现在已经跟筱筱结婚了,她再怎么样,也不能去破坏人家婚姻。”

这话,苏蔓榕在看到夏澜时就想说,但她有所顾忌,夏澜一直是个智慧的女人,她怕,夏澜知道自己跟白筱现如今的妯娌关系,也怕夏澜知道白筱是自己的女儿,越多人知道,对白筱越没有什么好处。

她从没为这个女儿做过点什么,也不想再给白筱带去一点麻烦,一点也不行的。

就像母亲那次对她说的话:“筱筱这辈子已经够苦的了,你这个当妈的,就算不照拂她,也不该阻着她。”

……

“筱筱已经有了孩子,她跟绍庭彼此相爱,还是希望你能管好你家的孩子。”苏蔓榕说。

徐敬衍听到她这么维护郁家人,心中是酸涩的,但他却点头,答应了苏蔓榕的要求:“你放心,这次,我跟她母亲把她带走,以后,再也不会让她纠缠绍庭。”

“这样最好。”苏蔓榕说完这话,越过他,没有多一秒的停留。

突然,楼上某个窗户,丢下来一个易拉罐。

“当心!”话出口的时候,徐敬衍已经冲过去,拉开了她。

一个可乐罐子砸在苏蔓榕的脚边,等她反应过来,人已经在徐敬衍的怀里,她甚至听到他的心跳声。

下一瞬,苏蔓榕已经推开他,径直朝前方的住院部走去。

徐敬衍注视着她有些落荒而逃的身影,双手握拳,不知过了多久,回身,看到了面目哀戚的女人,夏澜。

——————————

夏澜不让徐敬衍来医院,因为她害怕,她怕徐敬衍遇到白宁萱,但一出急诊大楼便看到了这一幕。

她的丈夫,从后面紧紧地抱着另一个女人。

那样子,他们不像是第一次想见,夏澜全身血液有瞬间的冷凝,她不愿去想,但又不得不去想,既然他已经见过了白宁萱,他们是不是已经旧情复燃了?所以迫不及待地,在医院门口就情难自控了?

等以后是不是还要带着那个叫白筱的女孩一起去做亲子鉴定,然后幸幸福福地一家大团圆?

夏澜不复刚才的冷静,当徐敬衍朝自己走过来时,她先转身快步朝里走。

……

徐敬衍知道夏澜可能误会了,追上去,拉住夏澜的手臂:“夏澜,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我看到的哪样?”夏澜被他扯住,苦笑:“我怎么忘了,你们本来就是一对。”

徐敬衍不想多解释,觉得有些烦,但又不想她有所误会:“你当我们是什么了?”

“那你敢说,你心里真的一点也不惦念白宁萱了?

这还是他们结婚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把这个名字拿到明面上来说。

徐敬衍神色复杂,夏澜甩开他的手,语气有些咄咄:“你把她的照片藏在全家福下面,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吗?你这些年经常在国外,不过是因为她,徐敬衍,你眼里心里都是她,那我算什么?”

“……”徐敬衍没有反驳,因为夏澜说的都是实情。

夏澜眼眶一红:“既然你已经找到她,是不是要跟我离婚了?”

“该解释的刚才我已经解释了,信不信,由你。”徐敬衍突然觉得很累,也不想再多说什么。

“被我说中了吗?徐敬衍,你心里早就这么想了吧?但你是不是忘了,当年,白宁萱生的那个孩子……”

“够了!”徐敬衍突然喝止了她,目光有些冷:“夏澜,你要是一直这样,我们没办法再交流。”

徐敬衍也不明白,这些年,一直温良淑德的妻子,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刻薄。

在离开前,徐敬衍抛下一句话:“既然我跟你结了婚,就不会做出背叛这段婚姻的事情来。”

夏澜听着他的这句话,却觉得无比的讽刺,是呀,他的身体不出/轨,但他的心,一直都没有忠诚过!

徐敬衍从急诊大楼出来,心情很烦躁,下意识地,抬头看向旁边的住院大楼。

——————————

住院部里,苏蔓榕进到病房里,刚好看到郁苡薇指使着那个保镖出去给她买榴莲:“你到底去不去?”

“我说你是哑巴吗?再这样,我打电话给我小叔,让他开了你。”

苏蔓榕皱眉,训斥现在还不安分的女儿,郁苡薇不高兴,反驳:“他拿工资,我使唤他怎么了?”

让保镖先出去,苏蔓榕看着床上的郁苡薇:“我刚跟医生商量,趁这次,把肚子里的孩子拿了。”

“……”

郁苡薇脸色骤变,警惕地看着她:“我都说了,我要生下它,我不会堕胎的。”

“你刚才也听到医生说了,你这胎不稳,到时候,生不生得下来还是个问题……”

但郁苡薇固执己见,双手捂着耳朵,不肯听劝,最后还放狠话:“要是你让我打胎,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

徐敬衍走到病房门口,透过虚掩的门,看到里面站立在床边的苏蔓榕,蹙着眉心,一脸无奈。

他也看到了病床上那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是她跟政东的孩子吗?

徐敬衍没有敲门,原路折回,走出住院大楼,突然不知道,在这个城市里,自己还能去哪儿。

——————————

白筱接到徐敬衍电话时,刚送走郁老太太,打算去二楼阳台上边晒太阳边织围巾。

是一大一小,两条红色的围巾。

当徐敬衍问她在哪儿时,白筱看了眼那两团红线,据实回答:“在家里。”

“是沁园吗?”徐敬衍问,“景希在家吗?”

“今天是星期三。”白筱也知道,昨晚,徐敬衍是跟妻子一块儿过来丰城的:“您有事吗?”

“也没什么事,听说你怀孕了,也没送什么贺礼。”

徐敬衍这个长辈真的很客气,前几天刚送了新婚礼物,这会儿,又要送,而昨天他的女儿还刚在丰城出了车祸,白筱觉得,自己要再收下礼物,会不会被徐家视为不知廉耻的女人?

“不用了……”白筱想要回绝,听到他说:“你出来拿一下吧。”

白筱闻言愣了愣,随即,立刻探头从阳台望出去,果然,别墅外停了一辆轿车。

连忙下楼,出了别墅,她走到车边时,车窗降下,是徐敬衍,他说:“东西在后备箱,我来拿。”

徐敬衍送的也是孕妇专用的营养品,价格名贵,白筱不好意思收,他却直接拎进了屋,李婶一眼就认出了他,立刻泡了茶招待,徐敬衍打量着别墅,似感叹地说了句:“跟上回来,感觉很不一样了。”

白筱也不能赶徐敬衍离开,只好,陪他一起在客厅里聊天,去厨房端水果时,给郁绍庭打了个电话。

——告诉他,家里来客人了。

“你先招待着,我忙完就回去。”郁绍庭说。

白筱往外面瞧了一眼,压着声道:“你倒是放心,也不怕徐家人,为难我。”

郁绍庭低笑了声:“你不为难人家就好。”

“……”

白筱从厨房出来,徐敬衍正站在电视旁边,看着墙上的相框,那些,是前两天刚钉上去的。

里面装的都是郁景希小时候的一些照片。

郁绍庭经不住她的软磨硬泡,撩着袖子,脱了鞋踩在电视柜上,拿着榔头,一枚钉一枚钉敲上去的。

“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徐敬衍看到她出来,提出告辞。

白筱看了看自己刚切好的水果,但也没做挽留:“那我送您出去吧。”

那边门铃突然响了,她有东西要寄回黎阳给外婆,这会儿,快递员上门取件来了。

“您先等会儿,我上楼去拿个东西。”

白筱很快从二楼拿了两套春季老年服饰下来,她填写快递单子的时候,徐敬衍就站在她旁边,看到她写下的地址时,有瞬间的怔愣,随即,在快递员伸手之前,拿过了单子,望着白筱:“这是你家的地址?”

……本章完结,下一章“年纪轻轻就给你生了孩子,以后,好好待她。”↓↓↓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