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51章:年纪轻轻就给你生了孩子,以后,好好待她。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51章年纪轻轻就给你生了孩子,以后,好好待她。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是你家的地址?”徐敬衍将那张快递单子捏出了褶皱,再也不如方才的冷静。

白筱把两套给外婆买的衣服撞进快递袋子里,以为自己写错了,又报了一遍黎阳老家的地址,困惑地看着徐敬衍:“难道我写错了吗?”

快递人员见徐敬衍拿着单子不交给自己,礼貌地问:“先生,您看好了吗?”

徐敬衍低头,盯着那清秀的字体,盯着那个地址,一个疯狂的念头即将破茧而出。

那一年,白宁萱在首都买了三件棉袄给家人,他陪她去邮政寄包裹,她说:“我写的字不好看,你来吧!”

白宁萱是美学院里优等生,但却写得一手‘幼稚’的字,她把笔交给他,站在身边报着她家中地址,哪怕时隔这么多年,再一次见到,他也一眼就认出来了,白筱写的邮寄地址跟他当年,一笔一划写下的地址一模一样!

他忽然想起那一次,去黎阳的车上偶遇白筱,她说:“我从小跟我外公外婆一起生活。”

他听说,郁政东的妻子苏蔓榕,在丈夫过世后就带着女儿出国了,二十几年都没再回过一次……

那一回他请白筱吃饭,她特意交代服务员,不要再菜里放蒜。

在小学礼堂里,她帮那群孩子拉小提琴,甚至不需要照着琴谱来。

本来是很寻常的事情,如今再想起,他只觉得心痛如绞。

他忆起那日,苏蔓榕在咖啡馆外,她盯着他的双眼,一字一顿地说:“死了,那个孩子……死了!”

……

白筱见徐敬衍神色恍惚,不知道他怎么了,忍不住问:“您还好吧?”

徐敬衍听到她的声音,缓缓回过神,抬头看向不解望着自己的白筱,双手攥着单子,渐渐地,红了眼圈。

“……”白筱对徐敬衍,一直不知道该用什么称呼合适:“您不舒服的话,要不,坐会儿。”

徐敬衍张了张嘴,却发现喉咙堵得发不出声,只是怔怔地看着白筱,挪不开眼。

快递人员拿了单子跟衣服就走了。

那边,李婶正好出来,端着一个餐盘:“刚好,我做了点心,徐先生一块儿吃了再走吧。”

白筱原以为徐敬衍会拒绝,但事实是,徐敬衍留了下来,陪她一块儿吃李婶炖的龙眼鸡蛋汤。

更准确地说,是徐敬衍坐在对面看着她吃。

白筱觉得气氛有点尴尬,吃了几口,擦了擦嘴,抬起眼看徐敬衍:“味道不错,您也吃点。”

“……我不饿。”徐敬衍想对她笑,从未想过,笑容,有一天,会这么难。

家里的座机响了,白筱接起:“嗯,好的,让他进来吧。”

“家里有客人过来?”徐敬衍猜到,应该是小区门口,保安室打过来的电话。

白筱前几天上网在一家乐器店替郁景希预订了一把小提琴,孩子专用的,小家伙最近跟她说想学拉琴,她表示绝对支持。现在这个社会,带出去的孩子,哪一个没有一两个特长,她也想让郁景希掌握一技之长。

郁景希的年纪逐渐大了,但性子太皮好动,她希望通过学琴让他能沉稳一点。

……

徐敬衍坐在客厅,看着白筱边低头摆弄那个小巧的琴盒子边慢慢走过来。

尤其是看着她脸上那温柔的神情,他的双手,扣紧了双腿膝盖,手背,青筋暴起,压抑得,呼吸困难。

“给景希买的?怎么,他想学小提琴了?”

白筱觉得在大师面前自己有些班门弄斧,笑了笑,脸淡淡的红:“先随便买一把小提琴让他练练手。”

“那你呢?你是几岁开始学琴的?”徐敬衍感觉喉咙干涩,但又渴望知道她小时候所有的事。

白筱回想了一下:“大概是六岁吧,也有可能是五岁半,具体,已经记不起来了。”

徐敬衍以前了解过白宁萱家中的情况,不算富足,只能算寻常人家,她又跟年迈的外祖父外祖母一起生活,一对失去了劳动力的夫妇,要怎么担负得起孩子学小提琴的费用?

徐敬衍看着她,问:“小时候的生活,会不会过得很辛苦?”

白筱不明白徐敬衍怎么突然这么问,想到和蔼的外婆,莞尔:“虽然不算富裕,但对我来说,已经够了。”

尽管后来,她进了裴家,但在黎阳那几年,外公跟外婆是真心把她疼到骨子里去了。

“那你,想过你的爸爸妈妈吗?”

“年幼无知的时候,会想,但后来长大,就不想了。”白筱轻描淡写的语气。

“为什么不想了?”

白筱回望着徐敬衍的双眼,难得说了一句心里话:“既然结局是失望,为什么还要想?明知道最终只有我一个人,何必要为了无关紧要的人让自己难受,而且我现在,对拥有的很满足,不需要更多了。”

话刚说完,白筱听到手机铃声,是她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响了,起身对徐敬衍说:“我过去接个电话。”

徐敬衍目送着她离开,他这一生,都没有这般难受过,仿佛心头,被狠狠地剜去了一块,没有血,却空洞得可怕。白宁萱的一封信,可以让他放手,远走他方,却也不至于,让他有心酸到落泪的冲动。

……

是郁绍庭打来的电话。

白筱把徐敬衍还在的事说了,郁绍庭顿了顿,说:“那就让六叔留下来吃饭。”

“……”

白筱倒不是想赶徐敬衍走,只是这个时候徐蓁宁还瘸腿在医院,他们把人家的爸爸留在家里招待……

“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哪儿不太好了?”他反问她,把她堵得语结,还带着逗弄她的兴味。

白筱想到郁老太太上午在家里说的话,她握着手机,贴着耳朵,“你……有没有去医院看徐蓁宁?”

那边没当即回答。

白筱又说:“妈已经跟我说了,徐蓁宁的腿,是不是真的瘸了?”

“你想让我去看她?”过了片刻,郁绍庭才开口,一开口就给白筱添了堵。

白筱不吭声,那头,他说:“这些事,不需要你操心,在家好好养胎,我过会儿就回去。”

——————————

郁绍庭给白筱打完电话,没一会儿就从公司离开,开车,顺便去一小接了儿子。

他到学校时,正好看到郁景希拿着一根树枝,背着大书包,跟一群闹腾的孩子在校园里追来追去,大声地叫嚷着,似乎在玩什么警察抓强盗的游戏,一瞧见校门口皱着眉的郁绍庭,郁景希立刻安分了。

郁景希忙丢了那根用来扎人的树枝,走过去,乖巧地喊了声:“爸爸。”

“上车。”郁绍庭没跟他多废话,不像其他家长,接了孩子,先往孩子脸上亲一口。

小家伙哦了一声,撅着屁股爬上这辆新买的揽胜,自觉系好安全带,转着小脑袋:“跟以前那辆一样。”

郁景希觉得今天爸爸的心情应该不错,不然,怎么会亲自来学校接自己呢?

他转着眼珠子,观察着郁绍庭脸上的神色,试探地问:“爸爸,今天怎么不让小梁叔叔来接我?”

“他这几天回家陪老婆待产。”

郁景希真觉得今天爸爸很开心,还这么耐心地回答自己的问题,又问:“什么是待产?”

郁绍庭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打开储物格,从里面拿出一盒喜糖扔给郁景希:“待产,就是老婆生孩子。”

今天公司有高层新婚,给他带了盒喜糖,出来前,他顺手就拿了。

郁景希抱着包装精致的喜糖盒子,受宠若惊,听到郁绍庭的解释,道:“那小白呢,小白什么时候待产?”

“大概七个月后。”郁绍庭瞟了眼儿子,目光柔和了几分:“到时候,你要好好照顾妹妹。”

“为什么不是弟弟呢?”郁景希剥了个糖,“我比较喜欢弟弟,让小白先生弟弟,再生一个妹妹。”

郁绍庭倒不介意白筱多生几个,父子俩,难得没有因为意见相左而发生争执。

——————————

郁绍庭跟郁景希进了家门,看到白筱正坐在客厅沙发上,她也瞧见了他们父子俩时,颇为诧异。

“这些天,小梁请假。”郁绍庭解释了一句,把郁景希沉沉的书包放到一旁。

郁景希瞪着眼,喊了声‘小外公’就扑进了徐敬衍的怀里,徐敬衍给白筱他们寄新婚礼物时,顺便还给郁景希寄了一个钢铁侠的玩具,还是国外原装的,小家伙这会儿,嘴甜地抱着徐敬衍:“小外公,你怎么来我家了?”

“我不能来吗?”徐敬衍摸着孩子的脑袋,目光比之以往,愈加慈爱,因为多了另一种感情。

当白筱提出让他留下来吃饭时,他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哪怕被认为是厚脸皮,他也不愿意就那么离开。

他想要多看她一会儿,也想看看景希。

白筱站起来,不打扰两个男人说话:“我去帮李婶做菜。”

路过郁绍庭的时候,两人的手背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碰到了,他伸手,捏了捏她的手心,然后松开。

……

白筱现在怀孕,李婶根本不让她动手,小心翼翼地护着:“白老师,你先出去,过会儿就好。”

“李婶,我没事的。”白筱哭笑不得。

最后李婶的妥协是,让白筱坐在小板凳上折豆角,她刚坐下,郁景希就晃了进来。

小家伙伸着脖子想看李婶在做什么菜,小胖手摸摸这又碰碰那,最后晃到白筱的身边,蹲下来,拿了淘箩里的一截豆角:“这个我也会。”

白筱注意到他的手心很脏,拍了下他的手背:“先去洗手,不然,不许碰这些豆。”

“要求真多。”郁景希嘀咕着,还是去洗碗槽那儿洗了手回来。

——————————

白筱端着菜出来,郁绍庭正在跟徐敬衍聊天,话题,她不是很听得懂。

发现她出来,郁绍庭的视线投过来,很温柔,在徐敬衍面前,丝毫没有一点的掩饰。

倒是白筱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身后,郁景希端了一盘玉米烙出来,她冲客厅轻喊:“先过来吃饭吧。”

吃饭的时候,郁景希紧挨着白筱坐,还拿着碗给白筱盛饭,那亲昵的样子,看得徐敬衍有些失神。

关于徐蓁宁的事,仿佛也被忘却,徐敬衍没主动提,郁绍庭也不会去起这个头。

郁景希一个劲地往碗里夹鸡肉,白筱看他不吃蔬菜,夹了一筷子西兰花给他:“别只吃肉,会营养不良。”

小家伙立刻看向郁绍庭:“爸爸,什么是营养不良?”

郁绍庭靠在椅子上,他今天穿了一件卡其色衬衫,袖子挽起,有客人在家,难得,他在饭桌上没烟酒相伴,望着儿子那傻乎乎的样子,给徐敬衍倒了杯凉茶:“你这样的,就是典型的营养不良。”

“我不这么觉得,你说呢,小外公?”郁景希转头,又问徐敬衍。

徐敬衍看着可爱的外孙,笑着点了点头。

郁景希立刻挺直了小脊梁,把西兰花夹到白筱的碗里:“你多吃点蔬菜,那样,弟弟就不会营养不良了。”

“……”

白筱看他说的振振有词,气笑了:“明天,让李婶不要买肉,全部吃蔬菜。”

郁景希双手抱着自己的碗,生怕白筱去抢肌肉,瞪圆了双眼看着她:“你看你,又要虐待我了不是?”

“好好吃饭,哪那么多话。”郁绍庭沉声道。

郁景希缩了缩脖子,不敢再顶嘴,想到明天可能吃不到肉了,这会儿,夹的更迅猛。

望着和睦相处的‘一家三口’,徐敬衍心里百感交集,吃了晚饭,坐了会儿就起身离开了。

……

白筱带着郁景希上楼去洗澡,郁绍庭送徐敬衍出去。

走到车边时,徐敬衍忽然回头对郁绍庭说:“年纪轻轻就给你生了孩子,以后,好好待她。”

四月下旬的天,已经开始热起来,尽管是晚上,出门也不需要再裹紧外套。

郁绍庭单穿了一件衬衫,双手抄袋,左手腕戴着机械表,他回望着徐敬衍,点头:“我会的。”

等徐敬衍开车离开,郁绍庭又在门口站了会儿才回进别墅里去。

……

二楼洗手间,白筱刚替郁景希撩起T恤从脖子脱出来,她发现,衣服有些紧了:“你最近又胖了。”

郁景希又自己脱了裤子,光溜溜的,一双小肉手胡乱往脸上抹了抹。

听到白筱这么说,立刻反驳:“最近长了点肌肉。”

白筱看到他的肚脐眼都要弹出来了,掬起一捧温水扑到他身上:“再胖下去,跟肉圆一个样。”

郁景希爬进浴缸,报复性地撩起水往她身上扑,在看到门口的男人时,立刻慢下动作,安分地坐进浴缸里。

白筱回过头,看见郁绍庭进来:“送走了?”

“嗯。”郁绍庭应了一声,望着浴缸里的儿子,郁景希被他盯得心虚,知道刚才泼水的一幕被他看去了。

白筱拿过毛巾要给儿子洗澡,郁绍庭却拿过毛巾,直接往郁景希头上一抛:“这么大人了,洗澡自己还不会?”

郁景希黑溜溜的眼珠子瞅了一眼郁绍庭,乖乖地拿着毛巾,不吱声。

不管白筱答不答应,郁绍庭直接把她拉走了,郁景希把毛巾浸湿,往自己的小胸口搓了搓,等洗手间门被郁绍庭合上,从浴缸里爬了出来,湿哒哒的身子,光着小脚丫,跑到主卧门口,趴在门上,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

忽然,门开了,郁绍庭站在那,郁景希急中生智:“爸爸,洗发水没了。”

“问李婶去要。”说完,一把关上了门。

……本章完结,下一章“一不小心窥觑到的秘密,被她知道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