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54章:他默认这个女人彻底掌握他的行踪【加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54章他默认这个女人彻底掌握他的行踪【加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郁绍庭听完苏蔓榕的这番话,过了片刻,才说:“她已经是成年人,有知道自己身世的权利。”

“那么如果知道后,有的不是欢喜,而是痛苦呢?”苏蔓榕闭上双眼,又睁开,目光灼灼地看着郁绍庭:“换做是你,你会原谅一个把你当成母亲跟其他男人偷生,把尚在襁褓中的你赶出家门的父亲吗?”

面对苏蔓榕的质问,郁绍庭没有接话,他不是白筱,无法替她做出任何的回答。

这里面,牵扯到的不仅仅是白筱的身世。身世只是一个导火线,一旦引燃,接下来,是连锁反应。

苏蔓榕明白这点,所以来找他。

他自己也清楚,所以才会一而再,护着白筱,不让她卷进任何跟徐家有关的纠葛里。

……

苏蔓榕走后,郁绍庭起身,走到落地窗边,俯瞰着二十几层楼下变得渺小的景物。

杨曦拿了几份文件,敲门进来让郁绍庭签字。他正背对着她站在那抽烟,脱了西装,白衬衫黑西裤,身姿修长挺拔,右手,食指跟中指间夹着一根烟,袅袅的烟雾很细很柔,仿佛是人发出的一道无声的叹息。

郁绍庭回过头来,看到进来的杨曦,走到办公桌前,顺手,把一截半长的烟灰弹进烟灰缸里。

“徐家那边,没为难你吧?”杨曦说起来,也算是郁绍庭的学妹,两人单独相处比较随意。

郁绍庭拿过那支派克笔在文件最后几页签了自己的名字。

“徐家,还不至于完全蛮不讲理。”

“她还好吧?”杨曦问得是白筱,那天,白筱说肚子痛,郁绍庭神色紧张的样子,还历历在目。

她虽然也爱慕郁绍庭,但贵在有自知之明,也知道,这样的男人,不是自己能驾驭的,对白筱的印象,杨曦觉得就像是妹妹,白筱的性子不惹人厌烦,最重要的一点是,很懂得进退,不会给人一种骄纵难相处的感觉。

至于郁绍庭会喜欢白筱,杨曦从不钻牛角尖,她认为,有种缘分叫眼缘,或许,白筱刚好合了他的眼。

所以,对徐蓁宁那样的偏执,杨曦得知她瘸了后忍不住感叹,之前,在拉斯维加斯,这位徐小姐没少针对自己。

“我昨天问了我爷爷,他也跟医生说的差不多,你让她多注意休息应该不会有大碍。”

郁绍庭签完字把文件合上,递还给杨曦,附带了一句:“替我谢谢你爷爷。”

杨曦把还没签字的那份递过来,郁绍庭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把烟蒂捻灭在烟灰缸里,解锁了手机。

是白筱发过来的短信。

其实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只是交代他,记得休息,别太辛苦,顾着点头上的伤口。

“不是只有你在我身边安排了眼线,如果不听话,晚上就不用回主卧,直接跟景希去睡。”

她安排的眼线,除了最近老在他办公室外探头探脑、身形晃在半毛玻璃上、还自以为很隐秘的景行,还能有谁?

杨曦看到他盯着手机,突然无声地笑起来,颇为诧异,但看他的样子,也猜到是谁的短信。

昨晚下班前,她还看到景行偷偷摸摸在茶水间给白筱打电话,殷勤狗腿的样子欠抽得要命。

当时,郁绍庭就站在她对面,很有耐心地听了十来分钟,直到里面景行说完那句‘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看着郁总’后,他才双手抄袋,转身走了,对于景行这样的言行,没有半点的不悦。

这是变相的默认,默认这个女人彻底掌握他的行踪。

“拉斯维加斯那边,准备得怎么样了?”郁绍庭把文件都签完,才问杨曦他上回交代她的事情。

“家里请了一位以前有照看孕妇经验的华裔保姆,到时候李婶再过去,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至于妇科医生,也是当地医院最好的,月子中心也提前预定好了,等白筱生下孩子就可以过去坐月子。”

郁绍庭有件事瞒着白筱,他们周末一起去拉斯维加斯,但回程,只有他一个人。

至于她跟郁景希,都会留在那边。

——————————

早上,在人民医院,徐蓁宁看着陆向前传过来的照片,是白筱的婚姻档案书。

她死死地盯着上面的离异两字,良久,嗤笑出声,而男方那一栏,赫然写着‘裴祁佑’三个字。

徐蓁宁是不知道裴祁佑是何人,但陆向前已经附送了详细的资料。

裴祁佑,裴氏的老板,而她清楚地记得,白筱以前是裴氏的员工,没想到她还曾是丰城裴家的儿媳。

病房门开了,夏澜走进来,徐蓁宁下意识地藏起了手机。

“你准备一下,过会儿就有车来接我们去机场。”夏澜昨晚没睡好,整个人,神色有些憔悴。

徐蓁宁说:“我已经说了,我不走,要走,你们走吧。”

夏澜本就心情欠佳,看女儿这么不听教,愠怒道:“你不走,瘸着一条腿,在这里还想做什么?”

“……难道还嫌人家笑话看的不够?你眼巴巴地倒贴在这里,也得看看,人家接不接收。”

徐蓁宁自嘲地看着夏澜:“我为什么会瘸腿,妈,你真的不知道吗?”

“……”

女儿此刻的眼神,让夏澜不敢直视,她撇开头,道:“今天,你不走也得走,这容不得你选择。”

“你抢了人家的爸爸,现在,人家就抢了我喜欢的男人,妈,你说,这是不是报应啊?”

“徐蓁宁,你发什么疯?”夏澜顿时声色俱厉,也有心中的秘密被觊觎的狼狈,不允许女儿再说下去。

但徐蓁宁现在,看着夏澜难受,她自己心里就痛快。

“妈,你摸着自己良心说,当年,你跟遗传科的许阿姨关系好,趁她不注意,偷换了……”

“啪!”徐蓁宁没说下去,因为,夏澜冲过来,给了她狠狠地一耳光。

夏澜额角青筋突起,指着口无遮拦的女儿:“徐蓁宁,你要再乱说一个字,我就……我就……”

“你就怎么样?”

徐蓁宁说着,眼角崩落了泪珠,“当年,爸爸来找我们,明明我们有一家团圆的机会,可是,你放弃了,甚至不问问我的意见,只因为你看上了人家的丈夫,想要跟他在一起,就把我爸爸给赶走了。”

“爸爸?”夏澜冷笑,“徐蓁宁,你确定,你要认那样的爸爸?”

“……不管怎么样,他都是我的亲生父亲!”徐蓁宁喊了起来,这也是她多年不喊徐敬衍爸爸的原因。

“一个不思上进、吃喝嫖赌,整日想着靠女人的寄生虫,你认他,是打算养他一辈子?”

徐蓁宁反唇相讥:“那也是你曾经爱上的男人。”

夏澜不想再跟她争执下去,“如果你真想废了你这条腿,那就留在这,我不逼你!”

说完,夏澜拉开病房的门就出去了。

……

夏澜走到外面,打过徐蓁宁的手心,红了,隐隐作痛,当她在女儿眼中看到轻蔑时,气愤了。

她急着离开丰城,不仅是因为徐蓁宁的伤势,还有,她怕夜长梦多。

只有回了首都,徐敬衍才会收心,才会不跟白宁萱牵扯不清下去。

她下楼,给徐敬衍打了电话,那头很快接了,但语气很冷淡,夏澜也不生气,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放柔声音,而不是昨晚那样的咄咄逼人,徐敬衍见她这样子也没再计较,她们母女坐军用飞机,他则乘坐民航回首都。

“等到了首都再联系。”徐敬衍说。

等夏澜再回到楼上,病房里,已经没了徐蓁宁的人,就连洗手间里也没有!

——————————

徐蓁宁失踪了。

白筱得到这个消息时正在盛汤,一不留神,手指烫到,碗掉在地上,碎成了好几块。

徐家那边找不到,不得不拉下脸去问郁老太太,问徐蓁宁有没有找过去,但郁老太太表示一无所知,白筱知道时已经是晚上,听到碗摔破声,那边,李婶连忙去拿了药膏要给白筱涂:“怎么这么不小心?”

外面,传来钥匙开门声,白筱出去,郁绍庭下班,把郁景希也接回来了。

小家伙甩了鞋子,把书包丢到沙发上,扭头对白筱说了句‘我要吃哈密瓜’就拿了遥控器坐在地毯上。

白筱哈密瓜一小块一小块切好,放了牙签,才给郁景希送过去。

郁绍庭换了一套休闲装,从楼上下来,细心地看到了餐桌上的烫伤药膏:“谁受伤了?”

“刚才不小心没拿稳汤碗,被汤溅了几滴,没什么大碍。”白筱伸手,让他看自己有些泛红的手背,没有水泡。

“过来。”郁绍庭在椅子上坐下,把旁边的椅子一并拉开,对她说。

白筱刚一坐下,他就打开药膏准备往她手上抹,她缩了缩,却被他一把握住:“不擦药,躲什么?”

“李婶已经帮我擦过了。”

郁绍庭把药膏挤到她的手背上:“再涂一遍,好得快。”

“这又是哪个医生说的?”药膏涂在手上凉凉地,他的手势很轻,白筱心里甜蜜,脸颊微红。

郁绍庭抬头,看了她一眼:“我自己说的。”

……

吃完晚饭,白筱觉得今天胸闷,提出去散会儿步,郁绍庭没说好不好,但终究是陪着一块儿去了。

郁景希最积极,也不用白筱邀请,自发地帮她跟李婶收拾碗筷,然后跑到玄关处换鞋。

距离沁园十来分钟的脚程,有一个比较繁华的小夜市。

等天黑下来,夜市里灯火通明,小吃摊也随处可见,白筱牵着郁景希在前面走,郁绍庭跟在后面。

小家伙明明吃过了晚饭,但瞧见什么都馋,看了眼后面的郁绍庭,贴着白筱胆肥地说:“我要吃香蕉拔丝。”

白筱没带钱出来,又伸手去跟郁绍庭要,后者酷酷地,直接把钱包给了她。

趁郁景希和路人不注意,白筱踮起脚,亲了郁绍庭的脸一口,然后去帮儿子一起等香蕉拔丝。

郁绍庭走到她身边,两人垂在身边的手,手背相贴,然后他握紧了她的手。

“……”

白筱没有去看他,却默契地反握了他修长好看的大手,油锅里的热气,熏得她一张小脸都红红的。

——————————

郁绍庭的手机有电话进来时,他正坐在夜市一家大排档里,看着母子俩吃着一碗牛肉炒饭。

是一个公用电话的号码,丰城本地。

他拿着手机,走出大排档,又走了一段路才接电话:“哪位?”

“……”那边,一直没有声音。

郁绍庭刚打算挂电话,徐蓁宁的声音在那边响起:“以前,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体贴?”

“你在哪儿?”郁绍庭反问,他四下环顾了一圈,总觉得她就在附近。

“你甘愿为了她坐在这种没档次的地方吃一盘十块钱不到的炒饭,也不肯来医院看我一眼,郁绍庭,你到底有没有心?我因为你瘸了,你听到没有,因为你,我以后都不能像正常人那样走路了!”

徐蓁宁的声音,愤恨又不甘:“你宁愿要个离过婚的女人,也不要我……”

“你现在在哪里?”郁绍庭听到她说‘离过婚的女人’,眉头拧紧,低沉的声音冷下来。

“怎么,你也会害怕?郁绍庭,你怕什么,怕我把她结过婚还是你大嫂女儿的事情公布出去?”

徐蓁宁咬着牙说:“我会把这一切都公布出去,但我不会告诉你是什么时候!”

郁绍庭的脸色阴沉,那边已经搁了电话,他又迅速回拨过去,接电话的是个嗓门很大的女人,郁绍庭问她地址,等对方说了,直接追过去,其实就是夜市旁一个死角的电话亭:“刚才在这里打电话的女人呢?”

老板是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可能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英挺沉敛的男人,一时口吃:“坐……坐出租车走了!”

她又说不出车牌号码。

郁绍庭望着马路上的车来车往,眉头紧锁,他不知道哪个步骤出错了,徐蓁宁怎么会知道所有的事情,排除了一遍知情人,他想起,郁苡薇这两天好像住在医院,拨了保镖的电话过去,开口就问郁苡薇这两天有没有接触什么人。

保镖知道郁绍庭脾气不好,之前就警告过自己,要是事情办砸了,让他卷铺盖走人!

而这份工作的薪酬,是他过去的三倍之多,他不想失去这份工作。

所以当郁绍庭这么问时,他想起昨晚上郁苡薇跟那个瘸腿女人在住院楼下相遇聊天的事,那个女人很友善,也不像是大奸大恶的人,要是说的话,他可能失去这份工作,所以他选择了隐瞒:“没有,郁小姐一直跟我在一起。”

“在医院的时候,有没有一个受腿伤的女人去找她?”

“没有。”保镖额头冒出冷汗,拿着手机,“郁总,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郁绍庭当然不可能跟个保镖说家里的事,只是让他继续好好看着郁苡薇,然后挂了电话。

……

保镖按了挂断键,擦了擦额头的汗,他的心跳砰砰地,没一会儿,门铃响了,他过去开门。

门口,站着的,赫然是外出归来的徐蓁宁。

她拄着拐杖,身上穿着郁苡薇的衣服,戴着一顶鸭舌帽和墨镜,越过保镖,一瘸一拐地进来。

客厅里,正在吃提子的郁苡薇,转头看到徐蓁宁:“回来了?”

今天早上,夏澜之所以翻遍整个医院都没找到瘸着腿走不远的徐蓁宁,是因为她在电梯里遇到了刚吃早饭回来的郁苡薇,然后顺理成章地跟郁苡薇去了她的病房‘谈心’,徐蓁宁还编了一个博人同情的说辞。

当郁苡薇听到,‘夏宁’的妈妈要把她嫁给一个老头子时,正义心大发,主动提出要收留无家可归的‘夏宁’。

……本章完结,下一章“徐蓁宁,我已经忍你很久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