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55章:徐蓁宁,我已经忍你很久了!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55章徐蓁宁,我已经忍你很久了!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爸妈怎么说?”郁苡薇放下水果盘,站起来,过去搀扶她眼中的‘夏宁’。

为了不让其他人发现‘夏宁’,郁苡薇提前出院,还没让苏蔓榕来接自己,刚才‘夏宁’说,想偷偷去看看家里的情况,所以,她就把自己的衣服借给了‘夏宁’穿,还给了一百块钱的打车费。

徐蓁宁早上出来的急,只拿了手机,钱包什么的都没带,要不是郁苡薇收留,恐怕是暂时要流落街头了。

在沙发坐下,她淡淡地说:“挺好的,我不见了,他们也没多担心。”

郁苡薇很惊叹,怎么会有这样的父母,另一方面,握着徐蓁宁的手说:“你就住我这儿吧,我也没人陪。”

“郁小姐——”一旁的保镖突然开口阻止,只希望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算了,我还是走吧,不打扰你们了。”徐蓁宁说着,支撑着拐杖就要起身,忽然一声痛吟,脸色苍白。

郁苡薇拧眉,扶着她坐回去:“你这样子怎么走?我说你可以住这就住这,谁敢说不可以!”

说着,她恶狠狠地瞪了眼那位保镖。

保镖满头是汗:“郁小姐,你不要为难我,郁总说,你不能跟——”

“你既然这么听我小叔的话,那你立刻打电话给他,我来跟他说!”郁苡薇伸手,跟保镖索要手机。

保镖顿时语塞,他已经跟郁绍庭撒了谎,一旦郁苡薇打电话过去,一下子就会揭穿——

他看了眼坐在那不说话的‘夏宁’,心想只要自己接下来多看着她,应该不会惹出什么麻烦,况且还是个瘸子!

见保镖不再赶人,郁苡薇对徐蓁宁道:“只要有我在丰城一天,夏宁姐,你放心,你也不会无家可归的。”

“薇薇……”徐蓁宁感激地回望着郁苡薇,真像是一个落难的社会关爱人士。

郁苡薇从小被苏蔓榕宠大,苏蔓榕把她保护得太好,一直都没让她受过什么民间疾苦,自然也不会让她接触社会上的三教九流,以致于,当她遇到一个残疾了的‘夏宁’,都没好好去查一下人家的背景。

郁绍庭给的公寓是豪华装修,三室一厅两卫,家具什么的都不缺,郁苡薇把一间次卧分给徐蓁宁住。

回到次卧,徐蓁宁反锁上房门,她的脸色一直不太好,因为右腿不时传来一阵阵的剧痛。

医生说,她必须卧床休息大概三个月,可是,她等不了三个月,在得知了所有事情之后,她不甘心!

她刚才回来时在路边药方买了一些治骨伤的药,里面有一瓶是止痛用的。

刚把苦涩的药片咽下,手机有简讯进来,来自陆向前:“蓁宁,你到哪儿去了?夏阿姨说找不到你了。”

徐蓁宁在丰城出车祸致残的事情,知道的人不多,陆向前只当是徐蓁宁跟母亲吵架后‘离家出走’。

除了必要联系的陆向前,徐蓁宁已经把其他人都拉进了黑名单,也不接听陌生的来电。

她看着陆向前的短信,只觉得不耐烦,直接关了机,在右脚一阵阵的疼痛跟对白筱的怨恨里慢慢睡去。

——

另一边,一家三口回了沁园,郁景希吃饱喝足,睡了个战斗澡就乖乖回自己房间睡觉。

现在一到晚上十来点,白筱就开始犯困,等她睡熟过去后,郁绍庭重新起来,穿着睡袍去了书房。

郁绍庭打电话给路靳声,让他出面去跟医院监控室看今天的监控录像。

原先,徐蓁宁失踪去哪儿,都跟他无关,但既然徐蓁宁知道了一部分事情,他就不能再放任不管。

“明天上午我去看看,到时候再联络。”路靳声在那头说。

郁绍庭也不逼着他立即去医院,依照徐蓁宁刚才的话,她并不打算马上把自己知道的事都宣扬出去,徐蓁宁现在对他跟白筱起了怨恨,但她不是个愚蠢透顶的人,在还没做好周全的准备之前不会冲动行事。

“对了三哥,你们真打算去国外定居?”

“嗯。”

“真没看出来,三哥,你这算是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吗?”路靳声啧啧地叹息:“红颜祸水啊!”

郁绍庭没接话,嘴边噙着淡淡的笑意,不知道在笑什么:“早点睡,挂了。”

“东临这边股份真的买了?”

“只是卖掉百分之七,从这个位置上退下来。”

郁绍庭也有自己的打算,东临这些年一直在稳步发展,他是商人,不可能不给自己留一手。

卖掉手里部分股份,从总裁退下来,以股东的身份进/入董事局,这是个不错的决定。其实他任职东临总裁也就大半年,之前的事业重心一直都在拉斯维加斯,这次,不过是重新回去罢了。

郁绍庭打完电话回主卧,推开/房间的门,里面亮着一盏台灯,白筱已经醒了:“怎么不睡?”

其实,他出去没多久,白筱就醒了,摸了摸旁边的空位,发现床上只有自己,再也睡不着了。

她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了身边睡一个人。

白筱起过床,走出主卧,看到书房亮着灯,她觉得,任何男人工作的时候,应该都不喜欢被打扰,虽然她也好奇,大晚上的,郁绍庭在忙什么,但她选择的不是去敲开书房的门,而是回到床上等着他回来。

哪怕心中有疑虑,她也不会中途打断他工作,宁愿,在他忙完之后,再开口询问他。

“一个人躺在床上,睡不着。”白筱道。

郁绍庭上了床,习惯性地把她拥到自己的怀里,关了灯,也没主动提刚才在书房里忙什么。

白筱在他胸口靠了会儿,郁绍庭的身材特别修长匀称,他穿着丝质的睡袍,她手搭在他的身上,手感很好,她的手往下,心之所想,忍不住摸了摸,他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在她耳边说:“想要了?”

白筱脸上羞赧,但身体的空虚却出卖了她,这段日子,她就没好好地过一次夫妻生活。

“咬咬牙,忍一忍,三个月马上就过去了。”

郁绍庭自己也憋得难受,但碍于她如今的身体状况,只能忍了,只是提及这个话题,他的身体就硬了。

白筱察觉到他的反应,推开他,翻了个身,有点孕妇脾气地不搭理他。

“……”

郁绍庭扭头,看了眼旁边耍小性子的女人,过了良久,把被子扯过头顶,钻了进去。

白筱见他突然在床上动来动去,甚至,他的手还抚上她的大腿,她想要挣扎,却被他紧紧按着。

“郁绍庭,你干嘛?”白筱的心脏差点从胸口蹦出来。

郁绍庭的声音从被子里传来:“满足你。”

——

对于周末去拉斯维加斯这个安排,白筱还是有些紧张,早上洗脸时,还问郁绍庭要准备些什么。

“只要把你自己带上就成。”郁绍庭边扣衬衫的纽扣边说。

白筱用十根手指算了算日子,明天,后天,周末就是后天,她说:“我还没买好旅游用品。”

郁绍庭原本想说那边什么都不缺,但也看出她最近一直待在家里,可能想出去逛街,就道:“要是想买东西,打电话给叶和欢,让她陪你去。”

等父子俩吃过早餐走了后,白筱就打电话给和欢,问她有没有时间一起逛了商场。

叶和欢当即就应下,还在电话那头表示不满:“去拉斯维加斯?怎么也不提前跟我跟秦寿笙说一声?”

“不是故意瞒着你们,刚定下没多久。”

之前,白筱在裴氏工作,偶尔会出差,所以签证什么的,都是现成的。

“那你在家里等着,我现在开车过去。”叶和欢知道白筱现在金贵,不能出一点的差池。

……

白筱坐在客厅沙发上,一边看书一边等叶和欢,过了会儿,没等来和欢,却等来了一个快递。

“确定收件人是我吗?”沁园小区有比较完善的保安系统,一般人进不来。

“白色的白,竹字头的筱,难道不是你吗?”

白筱握着座机电话,“是我的名字,那你送进来吧。”

快递是一个小巧的信封,很薄,薄到白筱以为里面没装东西,白筱签完字,快递员就走了。

是同城的快递件。

白筱打开,里面只有一张照片,她翻过来,看到上面的女人时,有刹那的惊吓,是徐淑媛的黑白照。

而她之所以会吓到,是因为——徐淑媛的双眼,上面被恶意地用红色彩笔画了两道‘血泪’,旁边还有一行字,写着:“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

李婶从厨房出来,看到白筱脸色不好地拿着一个信封站在玄关处:“白老师,怎么了?”

白筱的心跳有些乱而急促,刚才,乍一眼,她确实被吓住了,抬手捂着胸口:“没什么事。”

“谁这么恶作剧?”李婶看到照片,有些担忧白筱,“我去打电话,把这事告诉三少。”

白筱拉住准备转身的李婶:“暂时先不用。”

她大概猜到是谁干的,不想郁绍庭替自己操心,“等会儿,我打电话去快递公司问问情况。”

……

没多久,叶和欢也来了,得知白筱收到恐吓照片,二话不说,抢过白筱手里的电话:“我来打!”

叶和欢是火爆脾气,先是将快递公司骂了一通后,然后翘着二郎腿慢悠悠地说:“你们自己说这事怎么处理。”

“……”

白筱坐在旁边,过了会儿,叶和欢挂了电话,皱着眉对她道:“他们说没办法。”

“刚去问了这个快件的收发点,那边没有监控摄像,已经记不得是谁记得。”

“我想我,大概知道是谁寄给我的。”

白筱把徐蓁宁这号人物跟叶和欢说了,叶和欢惊叹:“怎么会有这么死缠烂打的女人,人家都说不喜欢她了,还这么执迷不悟。开车想撞死人家不说,现在自己腿残了,还把错怪在别人身上,是打算一条道走到黑了吗?”

人说,穿皮鞋的怕穿草鞋的,穿草鞋的怕光脚的,白筱觉得该加一句,光脚的怕瘸腿的。

“我怕她现在,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情来。”

逛街的兴致也因为一张照片被败坏,座机响了,白筱接起:“你好,哪位?”

“照片收到了吧?”电话那头,是徐蓁宁的声音:“看到我堂姐的照片,有没有做贼心虚的慌张?”

叶和欢在旁边用口型问白筱:“是谁?”

“你到底想怎么样?”白筱朝叶和欢回了‘徐蓁宁’三字,然后对着话筒直截了当地问。

“是我该问你,你到底想怎么样?白筱,你瞒天过海地做这些事,难道晚上不会睡不着吗?”

白筱从她说话的口吻判断,徐蓁宁现在的情绪不正常,刚要挂电话,徐蓁宁说:“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有话就在电话里说,我过会儿还有事,没时间去见你。”

“是急着去跟前夫幽会吗?还是去见你那个便宜妈,你没空,那郁绍庭的妈妈会不会比较空闲?”

徐蓁宁呵呵笑了两声:“再好好想想,要不要见我,别让我没了耐心。”

“我听不懂你说的这些话。”白筱手心有了汗,她没料到,徐蓁宁居然会知道这些事情。

“那行,我把这些照片都拿给郁家两位老人看看。”

白筱怕徐蓁宁真的这么做,她赌不起,想了想,说出了一个咖啡厅的地址:“就在那里见面吧。”

徐蓁宁答应得爽快,但也明说,不准带其她人,也不准告诉郁绍庭。

“我陪你一块儿过去!”叶和欢跟着起身,拿了自己的包,她不放心白筱独自赴约。

……

到了咖啡厅门口,叶和欢提起陪白筱一起进去见徐蓁宁:“不然我不放心,你现在怀孕了,要注意安全。”

白筱也知道自己现在双身子,行事要多顾着肚子里的孩子。

“我先进去选好桌子,过会儿,你再进来。”徐蓁宁没见过和欢,两人分开进去,应该不会被发现。

叶和欢点头,等白筱进去,她把车开到停车位上。

……

白筱刚进咖啡厅就看到了徐蓁宁,她戴着鸭舌帽坐在那,遮住了大半张脸,整个人看上去阴沉沉的。

“来了?”徐蓁宁点了一杯咖啡和一份甜点。

白筱在她对面坐下:“要说什么,也别兜兜转转,直接说吧。”

“我的右腿瘸了,不知道郁绍庭有没有告诉你?”

“我婆婆已经跟我说了,只是没想到,你的恢复能力这么好。”白筱抬头看着一脸讥笑的徐蓁宁。

“你少看我笑话,我这条腿,是因为郁绍庭瘸的。他欠我一条腿,白筱,造成这个局面的,是你!”

“郁绍庭不欠你什么,相反的,他不追究你肇事责任,你应该心怀感激。”

“白筱,你少在我面前立牌坊。”徐蓁宁嗤笑,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叠照片,丢到了白筱的跟前。

白筱低头,照片里是她跟裴祁佑,但那些照片,明显是技术合成的,因为他们在一起时没有拍过这种照片。

“这就是你把我叫出来的原因?”

“怎么,现在知道怕了?”徐蓁宁很想看到白筱对自己摇尾乞怜的样子,“从郁绍庭身边离开,永远都不要再出现,或许这样,我还会重新考虑把这些照片公之于众。”

白筱回望着她的眼睛:“你以为,我走了,郁绍庭就会喜欢你吗?”

“他一直都是我的,是你把他抢走了,白筱,你根本配不上他,你不过是别人用过的二手货……”

白筱突然,拿起桌上的那杯白开水,眼睛都没眨一下,泼向了徐蓁宁,一脸狼狈的徐蓁宁顿时没了声。

“徐蓁宁,我忍你很久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从来只有我威胁人,还没有人敢威胁到我头上来【加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