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56章:从来只有我威胁人,还没有人敢威胁到我头上来【加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56章从来只有我威胁人,还没有人敢威胁到我头上来【加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徐蓁宁,我已经忍你很久了!”

徐蓁宁冷不防,被泼了一脸的水,她恶狠狠地瞪着白筱,咬牙:“你——”

“不够吗?要不要我让服务生再拿一壶水来,让你清醒清醒?”

白筱想到徐蓁宁对郁绍庭的再三纠缠,作为郁绍庭的妻子,她不否认自己的嫉妒,所以,会把拿起水杯泼徐蓁宁,不仅仅是因为徐蓁宁的颠倒是非,还有出于一个妻子对插足自己婚姻‘第三者’的气愤。

“你口口声声说我是插足你堂姐婚姻的第三者,那你自己呢?是不是该找面镜子先照一照?”

徐蓁宁说起来,还比白筱年长几岁,大庭广众下,被这么泼水这么训斥,她的脸色千变万化的精彩。

同样,也有不敢置信,明明是该她主导的局面,为什么会成了白筱反客为主?!

白筱放下水杯,看着狼狈不堪的徐蓁宁:“或许不该叫你第三者,你连抬脚的机会都没有,哪来的插足?”

“……”

徐蓁宁从小到大,最不堪的时候,也没有这一刻来的耻辱。

她气急,端起自己跟前的咖啡,就要朝白筱泼过去,白筱眼疾手快,一下子抓住她的手腕,夺走了那杯咖啡。

徐蓁宁腿受了伤,行动上也显得迟缓又笨拙,除了藏在身后的拐杖,再也没有可以给她当做‘行凶’的武器。

而那根拐杖,又是她绝对不愿意让白筱瞧见的!

甚至,为了不让白筱看见那条打着石膏的腿,她早上起来,特意跟郁苡薇借了一条长裙。

“白筱,你不要脸!”徐蓁宁身体微颤,气得不轻。

白筱的目光掠过那些假照片,抬头,看向徐蓁宁道:“像徐小姐这样贼喊捉贼的,我还是头回看到。”

“我贼喊捉贼?白筱,你敢说,这些照片里的女人不是你?”

徐蓁宁拿起一张照片,狠狠地甩向白筱:“裴祁佑……不过我真没想到,你以前还是一名阔太太。”

尽管这些照片是假的,但徐蓁宁是真的知道了她的过往,甚至,连苏蔓榕是她母亲的事也知道得一清二楚,白筱低头,望着那张照片掉落在自己身上,既然徐蓁宁没有证据,她也不能乱了阵脚后不打自招。

“难道你不知道这个世上,有一种技术叫PS。”

徐蓁宁神色一僵,慌忙拿过那些照片一张张地看,果然,细看之下,照片里的人表情动作都很不自然。

她握着那叠假照片,抬头盯着白筱:“就算照片是假的,也改变不了你结过婚的事实。”

“我是真的听不懂你说的话。”

徐蓁宁没想到白筱这么嘴硬,冷笑:“你不承认?”

白筱尽量让自己冷静,淡淡地说:”无中生有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去承认它?”

“无中生有?”徐蓁宁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把屏幕对着白筱,“看了这个,你还要说无中生有吗?”

手机屏幕上,赫然是白筱的婚姻档案书照片。

白筱桌下的双手攥紧,没料到,徐蓁宁居然能拿到这个东西,哪怕心里有些慌,但面上,白筱只是轻笑了一声:“刚才是伪造照片,现在又给我看伪造的婚姻档案书,能不能换一个花样?”

“这个是真的!”徐蓁宁郑重地申明。

白筱却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徐小姐,狼来了的故事,你听说过吧?”

“你刚才骗了我一次,你以为,我还会信第二次?”

说着,白筱拿了自己的包,站起来,俯视着对面的徐蓁宁:“我劝你,还是回医院去,好好治腿伤,少折腾这些有的没的,今天你这么污蔑我的事情,我不跟你计较,希望你好自为之。”

徐蓁宁没想到最后白筱会倒打一耙,愤怒地想要起身拦住她,却被那条打着石膏的腿拖累。

被白筱理直气壮地一说,徐蓁宁自己,也不由怀疑那份婚姻档案书的真伪,毕竟,照片的事摆在那里。

她拨了陆向前的号码,抑制不住怒气地怒骂:“陆向前,你怎么办事的?”

“蓁宁,出什么事儿了?”

“这些照片,你不是说,是从白筱高中同学那里买来的吗?”

陆向前的声音里满是茫然:“是呀,怎么了?”

“怎么了,都是假的!是PS上去的,陆向前,那份婚姻档案书,你老实说,是不是也是假的?”

“不可能,婚姻档案书绝对是真的!”

陆向前差点拍着胸膛保证:“那是我小姨,大清早去调出来的,至于照片,我再去问问。”

挂了电话,徐蓁宁的火气还没消下来,端起杯子想喝咖啡,发现喝光了。

她也不想在这里久待,在其他客人异样的目光下,撑着拐杖站起来,刚准备走,服务生拿着单子走过来。

“小姐,一共七十三块,请您结一下帐。”

徐蓁宁皱眉,是白筱约了她在这里,她对服务生说:“是刚才坐在我对面的女人,约我来这里的。”

“可是,她什么也没点。”

服务生的态度已经变了,从徐蓁宁的话里,听出她没有付钱的意思:“您还是先把钱付一下吧。”

“……”

徐蓁宁现在身上的钱,都是从郁苡薇那里拿的,可以说,囊中羞涩。

“您要是没带钱,就打电话给你那个朋友,让她回来一趟!”

服务生的声音不小,四周,一道道的目光都射过来,徐蓁宁手指抠着拐杖,难堪地抬不起头,不得不当着服务生的面,把自己口袋里的钱都拿出来,最后,只有六十八块钱。

服务生见她捉襟见肘的样子,也不耐烦了:“算我倒霉,走吧走吧。”

还从桌上拿了一张五块钱给徐蓁宁:“剩下的十块钱,我帮你填了,当是捐给了慈善基金会。”

徐蓁宁死死咬着唇,但又能怎么样,她现在就是没钱,在服务生的鄙夷声里,她一瘸一拐地走出了咖啡厅。

……

只有五块钱,徐蓁宁不可能再打车回去,她走了一段路,右腿又开始疼。

陆向前的电话正好打过来。

当陆向前告诉她,那个自称是白筱高中同学的人,手机不通了时,所有的委屈和怒气都朝着陆向前宣泄,她猩红了双眼,破口大骂:“陆向前,你脑子被驴踢了,还是被门板夹了,这样都能被人骗!”

“……是你急着要,不然,我可以好好查查的。”陆向前想喊冤,但徐蓁宁已经挂了他的电话。

——————————

白筱从咖啡厅出来,找到叶和欢的车,坐进副驾驶座,脸色并不是很好。

刚才,叶和欢已经先一步离开咖啡厅回到车上,她伸手,握着白筱微凉的手指:“她说什么了?”

“和欢,徐蓁宁知道了我结过婚的事情。”

白筱转过头,望着叶和欢,是跟方才在徐蓁宁面前,完全不一样的紧张:“她也知道,苏蔓榕是我的妈妈。”

“都是谁告诉她的?”叶和欢拧眉,心里也替白筱着急。

白筱摇头:“我也不知道,虽然那些照片是假的,但那份婚姻档案书却是真的。”

“我看她也没有马上说出去的打算,要不然也不会来找你。”叶和欢又安慰了白筱几句:“先回家再说。”

路上,叶和欢又说:“你现在担心的是,郁绍庭他爸妈知道你是二婚,还为了钱代孕生子后生气对不对?”

“……”白筱没说话,但是默认了和欢的说法。

“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倒不如你们先发制人,主动交代,也比从别人的口里知道好。”

白筱心乱如麻,和欢的话,让她也重新思考之前隐瞒的决定是对还是错。

以前,隐瞒是为了维持当时的安定,但如果,有一天,隐瞒威胁到了她如今的生活呢……

——————————

中午十一点四十八分,郁绍庭坐在之前给侄女居住的那间公寓的沙发上喝茶。

徐蓁宁早上从郁苡薇那里轻松搞到了备用钥匙,开了门进来,发现沙发上的男人时,钥匙掉落在地上。

想要转身离开,显然来不及了,因为——郁绍庭已经抬头望过来。

“怎么,不打招呼就住在我名下的房子里,这会儿见了我,又想掉头跑了?”

徐蓁宁神情略显慌张,郁绍庭会找过来,而且这么快的速度,出乎她的预料,她握紧自己腋下的拐杖,原来,心心念念地想要见到他,但看着他坐在那里,交叠着长腿抽烟,她的后背却出了冷汗。

因为不对,感觉不对,完全不一样,这样的郁绍庭,让她感到恐慌,甚至不敢抬起眼跟他对视。

“哑巴了?在电话里,不是说得很起劲吗?”

郁绍庭往茶桌上的烟灰缸边缘磕了磕烟灰,坐在那,好整以暇地看着徐蓁宁:“也就我这个侄女,会被你耍的团团转,不过她的脾气不小,你这么骗她,她要是知道了,估计得找你拼命。”

“你这么关着她是对的,蠢得跟头猪一样,不过,还不是照样给我知道了你们郁家的丑事。”

徐蓁宁嘲讽地看着郁绍庭:“看上自己大哥老婆的女儿,郁绍庭,你这么做,难道不怕有天昭然天下吗!”

“这是我们的家务事,还不用你来操心。”

“家务事,我看是家丑吧?”徐蓁宁笑出了声:“两兄弟娶两母女,郁总参谋长知道,还不气死。”

郁绍庭抽着烟也笑:“怎么,想去气气我爸?”

徐蓁宁这些年,几乎可以说没见过郁绍庭笑,他本来就长得好看,这么一笑,她有片刻的晃神。

“我也没打算做的太绝,只要你——”徐蓁宁吞吞吐吐地说。

“只要我怎么样?”郁绍庭把烟蒂碾灭在烟灰缸中,站起来,西装笔挺,衬衫领口开了两颗纽扣。

徐蓁宁对上他幽深的眼眸,心跳略快,但还是说出了心中的话:“只要你跟白筱撇清关系,哪怕我手里握着什么证据,也不会公布出去,你知道的,我从不会伤害你,哪怕是我瘸了一条腿,我也不怨你。”

“难道你把自己撞瘸了一条腿,这事,还怪到我头上来了?”

郁绍庭说这句话,语气有些冷嘲,徐蓁宁没发怒,在他面前,自己早已没有什么尊严可言。

她只是一瞬不瞬地望着他:“我刚才去见了白筱。”

郁绍庭皱起眉头,微微眯着眼,脸色瞬间有些阴冷下来,警告的眼神落在她脸上:“你找她说什么?”

“我能说什么,”徐蓁宁耸了耸肩,“瞧你紧张的,护得这么紧,还怕我吃了她不成?”

……

郁绍庭定定地看着她,又点了根烟,抽了一口,细细的青色烟雾从他薄唇间溢出,缓缓地在两人之间升起。

平日里,徐蓁宁很厌恶男生抽烟,但对于郁绍庭又是不一样标准,她喜欢看他抽烟的样子。

也只有那个时候,他才会像一个普通的男人,而不是那么高高在上的冷冰冰。

所以,当郁绍庭朝白筱露出一个温柔的目光时,她才会那么嫉妒不甘,她不得不承认,对白筱,郁绍庭是不一样的,那份特别,是她这么多年来梦寐以求想要得到的,怎么可以让给另一个女人?

徐蓁宁出神地望着郁绍庭,那份痴恋,丝毫没有掩饰,就那么,坦露在了他的面前。

“过会儿,你妈应该就到了,老老实实跟她回去。”郁绍庭开腔道。

“我不回首都!”

徐蓁宁不想要回去,一旦走了,她知道,恐怕很难再见到他:“你不怕我把事情都捅出去吗?”

“……”郁绍庭静静地望着她,没有说话。

徐蓁宁知道有了谈判的余地,从口袋里拿出手机,说:“白筱结过婚,还是跟丰城的裴家,她还是你大嫂的女儿,这些事,传出去,你是没关系,男人嘛,顶多一句风流,至于她,到时候一人一口唾沫就能淹死她。”

“那你想怎么样?”

“我刚才已经说了,只要你跟她划清界限,这些,我都可以当做不知道。”

郁绍庭垂眼,手指上夹着烟,稍稍地,朝她走近了些,徐蓁宁,鼻息间闻到了烟草的味道。

“我跟她划清了界限,那我跟你呢?”他充满磁性的嗓音,这么低低地开口,有着别样的蛊惑魅力。

徐蓁宁听着这般暧/昧的话,心头有些欣喜,郁绍庭望着她的目光,不是没有感情,她深呼吸了下,耳根微微泛红,盯着他深邃的双眼:“你明明知道的,我对你的心意,这些年,从来没有变过。”

“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骗我。”郁绍庭的视线停留在她的手机上。

他挨得她很近,徐蓁宁一时昏了神,解锁手机,翻到那张白筱婚姻档案书的照片上:“你自己看。”

下一瞬,她的瞳孔猛地一缩:“你!”

徐蓁宁想要去拿回手机,却为时已晚,郁绍庭直接把手机丢进了旁边的鱼缸里,她眼睁睁看着手机沉到缸底。

她听到郁绍庭说:“有些事,我原先不想再追究,你还要往枪口上撞,你难道忘了,当年,我既然能把杰森从那个位置上拉下来,他甚至连一声都不敢吭,还躲得远远的,你以为,我还对付不了你吗?”

徐蓁宁一直都知道,郁绍庭在生意场上的手段并不光明,在拉斯维加斯时曾亲眼见过他怎么跟他的上司斗。

郁绍庭望着脸色难看的徐蓁宁:“从来只有我威胁人,还没有人敢威胁到我头上来,你倒是第一个。”

轻描淡写的口吻,徐蓁宁却心惊胆战。

郁绍庭已经从失神的她身边走过,拉开了公寓的门,看到站在外面的夏澜,挑了下眉梢,道:“来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我想告诉你家里人,我以前结过婚的事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