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57章:我想告诉你家里人,我以前结过婚的事情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57章我想告诉你家里人,我以前结过婚的事情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徐蓁宁在医院失踪后,夏澜没有回首都,而是留在丰城查找女儿的下落。

就在刚才,夏澜接到郁绍庭的电话,对方只说了一个小区的地址,她是聪明人,立刻赶过来逮人。

……

郁绍庭离开时,连回头再看徐蓁宁一眼都没有,刚才的温柔仿佛只是她一个人的幻觉。

徐蓁宁发现自己被他骗走了唯一的筹码,又气又恼地抡起拐杖,重重砸向旁边那口大鱼缸!

——————————

郁绍庭从电梯出来,把手里的烟丢进旁边的垃圾桶,走出公寓楼时看到了靠在车边的徐敬衍。

徐敬衍的脚边已有一个烟头,他陪夏澜一起过来,但没上去,而是等在楼下,心里想着另一件事,那天早上,他从沁园拿走郁景希的头发,等不及回首都,直接送去了这边的医院,再等五天,DNA鉴定报告就出来了……

徐敬衍没想到郁绍庭也在这,郁绍庭没有回避,坦荡荡地跟他打招呼,还走过来递给他一根烟。

“白筱跟景希呢?”徐敬衍往他身后看了看,没有看到自己想见的母子俩。

“今天周四,景希在学校,她今天跟朋友约好逛街。”

郁绍庭说得很详细,徐敬衍听得胸口窒闷,想到徐蓁宁在这楼里,刚才郁绍庭也从里面出来——

不知是不是出于私心,他如今也见不得郁绍庭跟除了白筱之外的女人待在一块儿。

“她现在怀孕,年纪又小,你多尽心点。”

郁绍庭定定地看着气色有些颓靡的徐敬衍,想到苏蔓榕的话,点点头:“我知道。”

……

两人又简单的寒暄了几句,郁绍庭走到自己车边,拉开车门,上车,驱车离开。

徐敬衍抬头,望着某个楼层的阳台,眼眶酸红,这两天,看到夏澜焦急地寻找徐蓁宁,他会帮夏澜打电话,请丰城这边的徐家关系网帮忙找人,却不会因为这个继女而寝食难安,但如今,他却也明白了为人父为人母的那种心情。

看到郁绍庭,他会不受控制地想要去打听白筱过的好不好,恨不得知道她每天所有的一言一行。

如果DNA验出来,景希真的跟自己存在着血缘关系——

徐敬衍视线里的景物逐渐模糊,如果白筱真的是他的女儿,他要怎么去面对她,面对二十多年的错失?

——————————

郁绍庭在路上,接到蔺谦的电话,蔺谦先是一番道歉自责,怪自己没选好人,才会出这种差错。

那名保镖已经被辞退,一脸茫然的郁苡薇也被苏蔓榕强行带走。

挂了电话,郁绍庭又给白筱拨了个电话,那边,很快就有人接听:“三少?白老师在洗手间。”

“她什么时候回来的?”郁绍庭记得,刚才徐蓁宁说,她去找白筱了。

但这事,白筱没跟自己报备,他不由地,拧了下眉头,她是打算自己一个人扛着吗?

“就刚才,叶小姐离开没一会儿,三少你要有急事,我把手机拿过去给白老师?”

郁绍庭沉吟了几秒,道:“不用了,李婶,你给她弄点孕妇能吃的,我过会儿回去一趟。”

李婶笑着说好,挂了电话。

在前面的十字路口,郁绍庭把方向盘往左打,车子开上了去沁园的路。

……

郁绍庭把车停在别墅外面,拿着钥匙进家门,正巧看到白筱端着一盘菜出来:“吃过午饭没有?”

他站在玄关处,白筱转头望过来时,他还是有些新发现,比起以前,她胖了一些,也可能是跟怀孕有关系,身子渐渐变得丰盈,听到她这么问,他才想起自己还没吃饭,走过去:“忘了。”

其实刚才李婶已经告诉白筱,他中午要回来的事,所以她特意让李婶晚点烧菜,想等他一块儿吃饭。

吃饭时,郁绍庭抬头,望着白筱,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是胖了。”

白筱先是一愣,尔后红了脸,摸了下自己的脸,肉肉的,不免有些悻然:“我的体质夏天比较容易胖。”

虽然也知道孕妇到了一定阶段,身体会开始变得臃肿,但白筱还是免不了对自己体重颇为介意,所以当郁绍庭说她变胖的时候,也下意识地,寻找安慰自己的理由,想着,每年冬天,自己确实比夏天时要轻个五六斤。

……

吃完饭,郁绍庭没赶着回公司,而是坐在客厅,拿着遥控器调换电视频道,难得这么惬意闲适。

白筱泡了一杯茶端过去,他伸手,在她放下茶杯时,握住了她的手腕:“有没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的?”

她的眼睛转了转,刚要在他身边坐下,他忽然一拉手,她直接坐到了他的大腿上。

“上午去见谁了,没打算跟我说说?”

“是还没想好怎么开口。”白筱双手,搭着他的的肩膀,隔着衬衫,能感受到他温热结实的胸膛。

郁绍庭一手搂着她,一手拿起茶杯喝了口,说:“那现在,好好想想,怎么跟我开口。”

“……”

白筱被他这么一提,更不知道该怎么启齿,又瞧他等着,心中惊讶,难道这就是他不去上班的原因?

心口,仿若有暖流滑过,她想了想,一五一十全部交代了:“我去见过徐蓁宁,她知道了我结过婚的事情。”

“……还有苏蔓榕是我母亲的事,她好像也知道了。”

郁绍庭没插话,白筱从茶桌下面拿出那张恐吓照:“她早上还寄了这个过来。”

望着黑白照上被涂抹过的徐淑媛,郁绍庭脸色很平静,他的大手,扣着她的腰:“她还说什么了?”

“她说,让我把她的男人还给她,就不计较我的这些事情。”

“你怎么回的?”郁绍庭显然,对她的回答非常感兴趣。

“我拿水泼了她。”白筱把在咖啡厅的大概事情发展都说了:“我走的时候,还故意没有给她结账。我想啊,她现在也算离家出走,身上应该没什么钱,出来后,我在门口看到服务员走过去结账才离开。”

白筱说得很解气,直到发现郁绍庭自始至终一声也没吭,只是拿眼,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郁绍庭看了她好久,突然开腔问:“以前,你都是怎么对付裴祁佑身边那些女人的?”

“……”怎么又绕到裴祁佑的身上去了,白筱别开头:“能不能不要再提他……”

他却一定要她说,看上去颇有兴致,但心里怎么想的,白筱也大概摸得清楚,要是自己真说怎么赶裴祁佑身边的女人,指不定下一瞬他就翻脸了,所以,含糊地说:“他换女人比换衣服还快,哪用得着我去对付。”

郁绍庭一听这话,果然,眉眼间又温柔了很多,抱着她:“下回,遇到这种事就报警。”

他指的是,寄恐吓照片这件事。

“徐蓁宁手里,有我的结婚档案书。”这才是白筱担心的地方,她怕,徐蓁宁人来疯,公开出去。

“我来这里之前,刚去找过她。”郁绍庭说。

白筱诧异,郁绍庭继续道:“手机掉进了鱼缸里,这会儿,她应该跟她妈在一起。”

……

对徐蓁宁,郁绍庭不是没想办法治她,但上回撞人事件,哪怕他去报案,有徐家在后面保着徐蓁宁,最后都能说成是她开车不当,幸亏及时反应过来,把方向盘打开了,也许,徐蓁宁还能落得一个舍己为人的好名声。

想到徐蓁宁,郁绍庭不由想到徐敬衍,望着白筱,说:“大嫂今天有没有给你打过电话?”

“嗯,在和欢的车上接到的。”提及苏蔓榕,白筱并没有太多想说的:“说了几句,没事就挂了。”

如果让白筱重新选择,她宁愿一辈子不知道苏蔓榕是自己的母亲,那样,或许她们会更好地相处。

郁绍庭看出她的想法,所以,没再继续这个话题,手,把玩着徐淑媛那张照片:“今晚上回大院吃饭。”

“今天爸跟二哥都回来,刚好把我们后天要去拉斯维加斯的事情告诉他们。”

白筱记起叶和欢在车上说的话,她望着郁绍庭深邃的眼睛,说:“我有一件事,想跟你商量。”

“你还有事情瞒着我?”郁绍庭玩味地看着她。

白筱咬着唇,还是有些迟疑,心里没准,“我想告诉你家里人,我以前结过婚的事情。”

——————————

酒店房间。

徐蓁宁从床边起来,拄着拐杖,忍着右腿的疼痛要出去,刚到门口,门开了,夏澜正好进来。

“你又想去哪儿?”夏澜拉住女儿,“还嫌闹得不够难看吗?”

“既然嫌我难看,那就不要管我!”

徐蓁宁说着就要瘸着腿往外走,夏澜狠下心,抬手,重重地给了她一耳光:“你给我清醒清醒!”

“都这样了,你还想着去找郁绍庭?徐蓁宁,他郁绍庭对你,哪怕有半点情意,也不是这个局面。”

“你不就是怕你自己做的事被发现才急着离开丰城?那你走好了,我在这里。不需要依靠你!”

“那你想依靠谁?”夏澜深吸口气,拉扯过徐蓁宁,说:“依靠陆向前吗?我告诉你,刚才,陆向前他妈妈电话打到我这里来了,你猜她跟我说什么?”

“……”

“她客客气气地告诉我,她打算给她家陆向前找对象了,你说,她为什么要无缘无故给我打这个电话?”

虽然陆母语气听上去那么客套,但夏澜还是听出对方的意思,想要她这个当母亲的管教好自家的女儿!

尤其是那句‘我给向前相的那姑娘,家里条件一般,但重要的是品貌端正,四肢健全’,硬生生地在夏澜心头剜了一刀,她的女儿,现在瘸了一条腿,陆母是在言明,不会再接受这样的徐蓁宁做他们陆家的儿媳妇。

以前是陆向前巴巴地跟在徐蓁宁身后,讨好她家的女儿,现在,却轮到陆家来嫌弃她的女儿!

那种心理落差,骄傲如夏澜,怎么承受得了?

偏偏徐蓁宁不在乎地说:“他要找谁结婚,就找谁去,跟我又没什么关系。”

望着还自我感觉良好的女儿,夏澜咬着牙说:“徐蓁宁,现在不是你瞧不上人家,而是人家嫌弃你了!”

“……”

徐蓁宁皱眉,听到夏澜道:“陆家打电话给我,就是为了让我管好自己的女儿,不要再去纠缠他们的儿子。”

“我去纠缠陆向前?”徐蓁宁冷笑:“明明是他——”

“你以为你还是以前那个徐蓁宁吗?”

夏澜不想打击女儿,但有些话,不挑明,女儿永远活在自己臆想的世界里出不来:“你的右腿瘸了,徐蓁宁。”

徐蓁宁脸色煞白,经受不住这样的言语刺激,夏澜淡淡道:“陆家为什么会知道你残了,还要我来点醒你吗?”

明明一直对外隐瞒着女儿脚瘸的事,但陆家却知道了,而陆母在电话里,隐晦地说,请徐蓁宁不要再去麻烦她家儿子做什么事,还说,陆家的人,都是奉公守法的,尤其在机关部门任职,万万不能知法犯法。

徐蓁宁摇头,不相信郁绍庭会做得这么狠,可是想想也是,连她死活他都不管了,哪还在乎她的名声呢?

想着想着,徐蓁宁的眼泪又掉下来。

夏澜看得心酸,把女儿搂进怀里:“好好回首都把腿治好,你杨叔叔说了,恢复正常走路的几率不是没有。”

“真的?”徐蓁宁眼中有希冀:“我的腿——真的还能好吗?”

“伤筋动骨都要一百天,你刚动完手术就跑出去,这次回去,给我卧床休息,不准乱……”

只是她话还没说完,徐蓁宁眼前一黑,之前是苦苦支撑着,这会儿精神松懈了,直接晕了过去。

“蓁宁——”夏澜惊慌地去扶女儿,不经意地,摸到女儿的额头,烫得要命!

她脸色倏地苍白,一个不详的预感袭上心头,嘴唇嗫喏,应该不会的,杨宪说腿已经保住了的……

——————————

郁绍庭下午回到公司,站在窗前,有心事,他抽了很多烟,办公室里,空气有些呛人。

当白筱提出要把过去跟他父母摊牌时,他没有当场表态,两人刚在一起的时候,他毫无顾忌,拽着她的手到父亲面前,什么都敢去说敢去做,反而到了现如今,没了商场上的杀戮果断,怕一丁点意外便伤害到她跟孩子。

他容不得徐家人一再地羞辱她,却偏偏在这件事上处处受制……

傍晚,郁绍庭是最早离开公司的,直接从电梯去了停车场,取了车,先去学校例行接儿子。

他对待孩子并没有什么耐心,之前想要白筱再怀孕,不过是为了绑住她在自己身边,如今,见她真的要大腹便便了,他心里倒先不痛快了,抱在怀里,只许摸不许进,最难忍时,也只能在门口徘徊。

郁绍庭这几天来学校接孩子,除去第一天,后面几天,郁景希都乖乖地等在门口。

看到他的车,立刻跑过来,不用他下车,自己就先开了车门爬上来,坐在位置上系好安全带。

快到沁园时,郁绍庭给家里打电话,通知白筱准备出门,车开到别墅门口,白筱已经拎了包出来,她穿着一双舒适的平底鞋,牛仔裤跟V领毛线衫。

郁景希趴在车窗上看到过来的白筱,解了安全带,撅着屁股从副驾驶座爬到后座,然后打开车门。

白筱看了眼副驾驶座,迟疑了一秒,还是选择了跟儿子坐一块儿。

郁景希这两天,迷上了玩编手链,他上体育课时看到很多高年级的女孩都在玩这个,刚刚在校门口等郁绍庭,他在旁边的小店里买了两块钱的细彩绳,想着,回家后让白筱也给自己编一条。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这么心善,那是不是也同情同情我?【补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