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58章:你这么心善,那是不是也同情同情我?【补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58章你这么心善,那是不是也同情同情我?【补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现在,在郁景希眼里,白筱什么都会,会做饭,会织围巾,会拉小提琴,当然也会边手链。

所以他抽出三根细彩绳,放到白筱的手里:“你……你给我编一条手链,就那样那样的。”

郁景希说不清楚,只是胡乱地比划,白筱上学时也女孩子间也兴这玩意儿,很快就明白了小家伙的意思,把三根绳打结到一块儿,让郁景希捏着那个结跟中间那跟绳子,自己则摆弄着一左一右两根细绳。

望着一点点编出来的手链花样,郁景希觉得很神奇很兴奋,比那些高年级的女孩编的还要好看!

“那个……能不能再多编几条?”他想要送给吴辽明他们。

白筱爽快地答应,在去军区大院的路上,一下子编了四条手链,还问郁景希够不够?

郁景希趴在她的腿上,两只胖乎乎的小手,撑着下巴,瞅着她空空的手腕,说:“你自己也编一条。”

想了想,觉得这样不太好,小家伙挠了挠耳根子,坐直小身子,拿了三根绳子打上结,让白筱拿着头尾两端:“还是我来帮你编吧!”

郁景希学的有模有样,编了一截后才发现——编出来的花样歪了。

白筱从旁指点,小家伙嫌她啰嗦,自顾自地嘟着小嘴,念念有词地继续自我探索:“先往这边……再那边。”

……

白筱抬头,望向后视镜,前面的男人正专注地开着车。

她想到中午吃完饭跟他说的话,当时,郁绍庭没说反对但也没赞同,所以,她还不知道他是什么态度。

没有郁绍庭的点头,白筱也不敢贸贸然跟郁家两位长辈坦白自己离异的事。

路上,郁绍庭的手机响了,他简单地回了几句:“嗯,马上就到……在季宁璐附近。”

应该是郁老太太打来催促他们的电话。

等他们到了郁家院子门口,郁老太太已经在门口张望,一瞧见车子,笑吟吟地走过来:“来了?”

“妈。”白筱礼貌地喊了老太太。

郁老太太连声‘嗳嗳’应下,望向白筱还不明显的肚子,又看到关上驾驶座车门的小儿子和背着书包爬下车的孙子,心里跟开了花似地开心,一边想着今年看来得去庙里烧几柱高香,一边拉过郁景希的手跟白筱说着话往屋里走。

“来吃餐饭还要三请四请。”郁战明背着手站在门口,瞧见回来的小儿子一家,一张脸板着,不太高兴的样子。

郁绍庭神色如常,双手抄着袋,白筱收敛了笑,恭恭敬敬地唤道:“……首长好。”

郁战明冷哼,转身先回屋去了。

“这死老头……无视他就好了。”郁老太太轻拍白筱的手,说:“下个月中旬,跟妈一块儿去趟庙里还个愿。”

……

郁老太太是个很走心的母亲,大半辈子都在为两儿子的终身大事操劳。

几年前,尤其是在小儿媳妇过世、二儿媳妇跟人私奔后,老太太那段时间,跑寺庙跑得特勤,香火钱捐得……管门的小和尚,一看到郁老太太就眉开眼笑,要不是郁总参谋长极力阻止,老太太差点都当了俗家弟子。

有一件事,郁老太太至今,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前两年,她跟好姐妹去庙里时,趁着旁人不注意,爬上供奉水果点心的桌子,偷拿了某尊菩萨的一双鞋。

那时,郁老太太捧着鞋子,跪在蒲扇上:“菩萨,你要让我两儿子成家了,我就把鞋子还给你。”

如今心愿达成了一半,老太太决定先带着小儿媳妇去还一只鞋,免得菩萨怪她言而无信。

……

白筱听到郁老太太说下个月,不由又想到郁绍庭说要带她跟景希去拉斯维加斯定居的事。

看到老太太欣喜的模样,白筱真说不出回绝她的话,倒是郁绍庭在旁边插话:“怀了孕,还是少点奔波。”

“就你关心媳妇。”郁老太太瞪了眼儿子:“我儿媳妇,我比你疼得紧。”

郁绍庭没接话,只是比她们先一步,推开门进去了。

“这德行……简直跟他爸年轻的时候一个样,只能他说别人,别人说不来他,一说,就给你脸色看。”

郁景希在旁边,落井下石地问:“奶奶,我以后会不会也像爸爸这样子?”

“当然不会,你的脾气像奶奶,再不济,也跟你二伯一样,绝对不像你爸跟你爷爷。”

在白筱还没到郁家之前,郁景希经常住在大院,因为郁绍庭要出差,渐渐地,孙子来的日子少了,郁老太太这心里也落寞,进屋时,又跟白筱提起:“这肚子马上就要鼓起来了,要不,还是搬过来住吧,也好有个照应。”

“我看择日不如撞日,就明天吧,让张阿姨把绍庭以前的房间好好收拾收拾,缺什么家具就添。”

郁景希坐在沙发上,边剥橘子边说:“可是我们明天还要去拉斯维加斯。”

“……”

郁老太太愣了愣,眨了下眼:“去拉斯维加斯?怎么没听你们提过?明天就去吗?是不是太赶了点?”

看到婆婆这样,白筱心里也不好受了,握着老太太的手,说:“只是去玩几天。”

“这样啊……”郁老太太松了口气:“那就好好玩,不过要顾着身子,要是不适应就早点回来。”

……

没一会儿,郁仲骁也回来了,整个人像是从泥潭里滚过,作训服已经看不出颜色,冲白筱点了点头。

郁老太太招呼着二儿子快去洗澡,等郁仲骁高挺的身影消失在二楼楼梯口,老太太喜欢白筱这个儿媳妇,所以,忍不住把藏在心里多年来的怨怼都告诉了白筱:“都怪那个挨千刀的,把我儿子拖到这个岁数。”

对郁仲骁,白筱不了解,但也在郁绍庭或郁景希那听闻过一二,只知道他离异了。

白筱对这位‘二哥’也是感激的,他知道自己离过婚,也见过当时自己跟郁绍庭在家里的洗手间搂搂抱抱,但却没有当面拆穿他们,所以听到郁老太太说起郁仲骁的婚史,她也不禁为他唏嘘。

“早知道她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我当年,是打死也不让我儿子娶她!”

郁老太太说起前二儿媳妇就来气,跟老二结婚七八年,还整得自己跟十八岁小姑娘一样娇气得不行,老二辛辛苦苦在西/藏服役,信誓旦旦说随军,结果在那边待了两天就哭着跑回来,然后偷偷在家里养起了小白脸。

郁老太太紧握白筱的手说:“你妈快回爱尔兰了,我也没想拦,这样,不管对她,还是对你,对大家,都是最好的决定。等你二哥有了媳妇,到时候要是你们都住家里,那是再好不过的事儿,要住在外面,就常回来看看。”

说到底,老太太还是希望儿子们能留在身边,共享天伦之乐。

就像那一回在首都,白筱想起郁战明跟自己说的话,替她安排学校不过是个托词,他应该是想留下儿子。

白筱摸着郁景希的小脑袋瓜,将心比心,如果景希以后带着妻子常年居于国外,自己恐怕也会感到寂寞失落。

……

白筱帮着把菜端到餐厅时,还在想关于离异跟出国这两件事,心不在焉地,打翻了酱油瓶。

她身上倒没沾上,只是张阿姨做菜要用的酱油一滴也不剩。

郁老太太连忙拉着白筱去洗手,让张阿姨快把地拖干净,免得白筱一不留神滑到。

“我去小超市里买瓶酱油。”张阿姨拖了地,说道,还有两个菜没炒,都需要用到调料酱油。

“还是我去吧。”白筱说。

郁老太太猜想可能是小儿媳妇待在家里憋坏了,所以,也没阻止:“那让景希领着你去。”

小超市就在大院里,但白筱对这边不熟悉,郁老太太怕她迷路。

白筱却说:“让绍庭陪我去吧。”

“好,那也行,我帮你去把他喊下来。”

老太太就喜欢看儿媳妇对儿子黏得紧,笑着去书房叫小儿子,等郁绍庭下来,白筱已经换好了鞋。

……

郁景希正跟许久不见的‘肉圆’撒腿跑绕着院子跑,看到两人出来,停下来:“你们去哪儿呀?”

白筱是有话想跟郁绍庭说,所以不想让景希跟着,当下道:“不去哪儿,买瓶酱油,马上回来。”

她说这话有些欲盖弥彰,郁景希抿着小嘴上下打量她,显然不太信,就要跟着一块儿去。

“回去先把手洗了,洗干净再去。”郁绍庭道。

白筱在身后,扯了扯他的衬衫,偏偏,他好像没看出她的暗示,对景希说:“进去洗手。”

“哦!”小家伙丢了树枝,立刻跑进屋子去了。

郁绍庭拉起白筱的手,什么也没说就往外去,他人高腿长,白筱有些跟不上:“不等景希了?”

“不是你想跟我独处吗?”把她拖到院子外,郁绍庭才开腔。

白筱听了这话,想要抽回自己的手,窘窘地道:“谁想跟你独处,我是有话要跟你说。”

“难道不是一个意思吗?”

郁绍庭攥紧她的手,稍稍用力一扯,白筱撞到他的身上,他顺手搂过她的腰,白筱推他:“被人看到了。”

两人拉拉扯扯走过一段路,瞧见前方有人,白筱让他放开自己,郁绍庭反而把她搂得更紧。

“我抱自己老婆碍着他们什么了。”

“你强词夺理。”白筱面子薄,不像他厚脸皮:“要抱回家去抱,你先松开我。”

今天的郁绍庭有些‘黏人’,白筱只好柔声细语地跟他打商量。

“回了家,那还叫抱?”郁绍庭的手往下,往她的臀上捏了一把,白筱的脸绯红:“你注意点!”

一阵电动车鸣笛声在身后响起。

白筱‘喂喂’了好几声,郁绍庭才不甘不愿地松开她,白筱理了理长发,瞪了他一眼,也不等她径直朝前走,走了几步就被他拉回去:“超市在这边,你往那儿跑什么。”

“你先放开我,我自己会走。”白筱这会儿颇为抵触他,生怕他又在大路上乱来。

郁绍庭低头望着她眼神闪烁、面红耳赤的样子,压着声说:“躲什么,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

他的气息喷在她的耳边:“还不知道,在床上的时候,到底是谁吃谁……”

“郁绍庭,你还有完没完了?”白筱看他越说越过,还打起了黄腔,立马抬起手捂住他的嘴。

刚巧,有熟人经过,跟郁绍庭打招呼,白筱下意识地收回手,低眉顺眼地站在他身边。

“小三,跟老婆出来散步呢?”大院的人,差不多都知道,郁家老三最近娶了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

虽然没见过本尊,但瞅着两人刚才打打闹闹的亲昵劲,猜想着估摸就是这位了。

郁绍庭倒也没多说什么,一手抄袋,一手握着白筱的手,跟对方寒暄了几句后就各自道别。

——————————

在超市买酱油时,白筱顺便给郁景希带了两根棒棒糖,郁绍庭没进来,等在门口抽烟。

超市老板娘笑眯眯地看了看白筱,又往外看了眼背对着门口的郁绍庭:“你婆婆怎么舍得让你出来买酱油了?”

郁家在丰城这边住了很多年,大院里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熟人,一点喜事都能穿个遍。

哪怕白筱这个儿媳妇没怎么露过面,但郁老太太那恨不得拿了喇叭四面八方地喊一遭‘我家小三终于有老婆了’的激动劲,加上白筱是跟郁绍庭一块儿来的,大家几乎,第一眼就认出了她是谁。

“还真是长得标致,小三好福气呀!”老板娘把酱油装进袋子时,又把白筱狠狠夸了一顿。

白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跟老板娘说了‘再见’,拎着超市袋子出来。

郁绍庭把烟蒂丢到旁边的垃圾桶里,走过来接过袋子,右手拉过她的左手:“回去吧。”

他身上有淡淡的新鲜烟草味,白筱的手扒着他的手臂,两人不同于来时的胡闹,回去的路上相安无事。

白筱觉得,可能是回去时,碰到的熟人更多,他找不到机会下手。

……

快到家院子时,白筱才记起自己喊他出来的目的,说:“我中午跟你说的,你想得怎么样了?”

“什么?”

白筱不信他记性这么差,但还是提醒道:“我想告诉你爸妈我结过婚的事。”

“……”

“还有,你爸妈希望我们留在这边生活,我觉得,他们真的很不容易……”

“那我就容易了?”

白筱别开头,说不过他。

郁绍庭突然把她拉到了路边一棵树后,白筱左右看了看,有些紧张:“又干嘛?”

“我恨不得扒开你的脑子看看,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郁绍庭俯着身,在她耳边,偶尔,薄唇触碰到她的耳尖,鼻息有些重,有些烫:“你说,我容不容易?你这么心善,那是不是也同情同情我?”

“……不正经。”白筱双手抵着他的胸膛,却怎么也推不开他:“我跟你说正事呢。”

他挨得那么近,一手撑着她身后的树,姿势暧/昧,她的双腿有些发软,渐渐地,有了欲拒还迎的味道。

旁边突然传来干咳声,两人纷纷回过头去,郁仲骁站在那:“买好了就早点回去,家里等着。”

话毕,不再多看两人一眼,转身先走了。

白筱的脸红得似要滴出血来,手上一用力,瞬间推开了郁绍庭,想走,他却紧紧地攥着她的手。

“想说,就说吧。”他突然开口了。

白筱回头,以为自己听错了,郁绍庭神色没异样,淡淡道:“等会儿,吃饭的时候,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自己来说,你怎么就又离过婚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