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59章:你自己来说,你怎么就又离过婚了?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59章你自己来说,你怎么就又离过婚了?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等会儿,吃饭的时候,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白筱觉得他态度转变得有些快,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又听到他说:“能把老头子气得一脚踩进棺材。”

“……”

他这话怎么听怎么不舒服,白筱拧了下眉:“有你这么说自己爸爸的吗?”

“就随便一说。”说着,他看着她:“怎么我说谁,你就护着谁,成心跟我抬杠是不是?”

白筱觉得郁绍庭大多数时间就是这么蛮不讲理,转身要走:“你总是这么夹枪带棍。”

“我要不夹枪带棍,你下半生的幸福谁负责?”

白筱脸上,刚刚下去的红晕又涌上来,羞恼又尴尬,暗暗骂了句‘臭**’,把一颗棒棒糖往他身上砸过去。

棒棒糖砸在肩头,落下时,郁绍庭抬手接住:“有人自己想歪了,还迁怒到别人的身上。”

“……我说不过你。”

白筱真的要走,下一瞬,已经被搂到男人的怀里,他的双臂圈着她的身子,她动了动:“放开。”

“心眼怎么这么小?说你一句就翻脸了?”

白筱听到他这强词夺理的话,心想,自己的心眼比针孔还小,老是拿裴祁佑来做比较,还来说我。但她也知道不能这么反驳,只好生着闷气嘀咕:“我跟你说正事,你就知道跟我瞎扯。”

“你要跟他们说你结过婚,我拦着你了吗?”郁绍庭问她。

白筱不作声,他又说:“你等会儿,要是搞出了烂摊子,还不是我来收。”

“我又没求你,你要不愿意,我自己会解决好,还有,放开我。”白筱倔性子犯了,也不服软。

郁绍庭直接把她拖到了旁边的假山后面,把她困在自己跟那几块石头之间,那瓶酱油早已被遗忘在了地上,他的薄唇,从她的脸颊一路,沿着她的下颌印上她的脖颈,白筱战栗地缩了缩脖子:“你别乱来啊——”

“你说,你是不是欠收拾?”郁绍庭的右手,已经从她的毛衣里探进去。

白筱隔着毛衣,急急地按住他的手,尽量不让自己的呼吸变得凌乱,也不敢发出声来。

郁绍庭望着她媚态横生的眉眼,还在她毛衣里的大手,手指扫过她心口上方、锁骨以下的位置,有些情动,声音很低很缓:“下回在这里纹一只蝴蝶。”

“不纹。”

一时间,两人谁也不搭理谁,就像是彼此在赌气。

白筱被他抵在假山上,想让他退开去,他却忽然阴阳怪气地说:“纹脚上那朵曼陀罗时你也这么矫情?”

“……”

白筱觉得郁绍庭找茬的能力一流,深吸了口气,道:“怀着孩子,去纹身,对孩子不好。”

“那等生了孩子去纹。”

……

两人回到家中时,饭菜都已经上桌,人也入了座,就差他们,至于酱油,早去隔壁家借来了。

“要是靠你们那瓶酱油,今晚我们这顿饭估计都不用吃了。”

郁战明肃着脸,语气也很硬,刚一说完,桌下,郁老太太就狠狠地踹了他一脚,总参谋长顿时语结。

“回来了?”郁老太太笑吟吟地,转头冲厨房里的张阿姨道:“张阿姨,现在把汤端出来吧。”

郁绍庭拉开左侧的椅子,白筱坐下,对面,坐在郁老太太身边的郁景希,正气鼓鼓着小脸,拿不高兴的目光瞅着她,白筱立刻把两颗棒棒糖递过去:“特意给你买的,你喜欢的芒果口味。”

小家伙哼了一声,这两个不地道的人,等他洗完手出来,根本找不到他们了!

眼角余光,瞟着白筱手里那两颗棒棒糖,想拿,又觉得太没骨气,哼哼着,拿起勺子扒了口饭。

白筱见他不接,又见自己的手一直横在桌子上不礼貌,尤其是,大家都没动筷了,讪讪地收回手,把棒棒糖放在桌边,那边,张阿姨已经端着一碗鱼头木耳汤过来:“鱼头是下午老太太亲自洗的,汤用温火炖了两个多小时。”

“谢谢妈。”白筱听张阿姨这么说,接过汤放在桌边,跟老太太道谢。

“看这孩子……”郁老太太越看白筱越喜欢,多有礼貌的孩子,然后想到了自家大儿媳,“蔓榕还没回来?”

张阿姨说:“大少奶奶刚打电话来,今天有事,恐怕回不来了。”

“她能回来的时候,就没有过。”郁战明重重地哼道,“两母女变成两妯娌,要是我,也不好意思回来。”

餐厅气氛瞬间有些尴尬。

但这屋子的人,没有谁会比白筱更来得尴尬。

郁老太太瞪了郁战明一眼,转而,温和地看着白筱:“你爸爸这个人说话就这样,平日大蒜吃多了的缘故。”

郁战明:“……”

其实这次,苏蔓榕是真的冤枉了,因为要看顾着郁苡薇,怕郁苡薇再惹出什么事,分不出身回来吃饭。

白筱扯了扯唇角,桌子下,郁绍庭的手,搭在了她的腿上,来回抚摸了一阵,她的脸,渐渐烧起来。

“热了?要不,把窗户打开一点。”郁老太太说着,就要把身后的窗户拉开一些。

白筱忙阻止:“不用麻烦,就是鱼汤有些烫,出出汗也是好的。”

“还一勺都没喝呢。”郁景希一边咬着糖醋排骨,一边小大人似地在那里自言自语。

“……”白筱的耳根温度更高:“可能……是被汤的热气熏得。”

郁家人吃饭,以前‘食不言’的规矩被老太太打破,不时地夹菜到白筱碗里:“多吃点!”

“我听那个卖青菜的老板说,这菜,都是他自家地里的,不打农药水,绿色食品。”

白筱把碗伸过去:“谢谢妈。”

“多吃点,你现在双身子,补充营养也是双倍的。”郁老太太坐回去,看白筱的面相,越看越有福气。

想到那个母婴区服务员说的话,老太太这心里更加舒坦,虽然她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但一想到小儿媳妇肚子里可能是两男孩,她就觉得很神奇,这小儿媳妇,难道就是个生儿子的命?

这老郁家,还没出过双胞胎呢!

……

白筱吃得不多,心里揣着事,吃饭时也在想该怎么跟郁战明开这个口。

她原本可以让郁绍庭起头,但又觉得那样子缺乏诚意,毕竟是她自己的事,不能老让郁绍庭挡在自己前面。

郁绍庭就坐在自己身边,他的手,一直没挪开,白筱本紧张的心情,逐渐安顺下来。

晚饭接近尾声时,郁战明抬头,对郁仲骁说:“我听老冯说,他这次有意让你带队去首都参加比赛?”

郁仲骁淡笑了笑:“只是参考人选,最后的结果,还没定。”

父子俩讨论部队里的事情,除了郁绍庭还能说一两句,其他人也插不上嘴。

换做往日,白筱也能安静地在旁边听着,但今天,她有话要对郁战明说,一直处于酝酿情绪状态,又见他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心里有点急,然后听到郁战明说:“过会儿,你送我去老冯家一趟,有些事要跟他商量商量。”

郁仲骁点头:“我上楼换身衣服。”

作为行动派的郁家老二,退开椅子,放下筷子,起身上楼去了。

郁战明也随后搁下筷子,用湿毛巾擦了擦手,看着郁老太太道:“晚上不用等我,可能回来的晚。”

白筱转头,看郁绍庭脸色如常,没有一点焦急的流露,发现郁战明起身准备走,她急了:“爸……我有话说。”

这还是,除了那日白筱见郁家亲戚摆宴席之外,第一次这么喊郁战明‘爸’。

郁战明起身的动作一顿,转过头看她:“什么事?”

那边,郁仲骁换好衣服下了楼,听到白筱的话,也走过来。

白筱看了眼身边的郁绍庭,搁在桌下的双手,交握着:“其实我……是想问,爸你怎么看待离婚的女人?”

郁战明没料到白筱会问这么无聊的问题,皱了下眉头,粗着声道:“能怎么看,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一般离婚的原因要看男女双方,你问这个干什么?”

就连郁老太太也跟着道:“是呀,这年头,女人也不容易,那些个男人,越来越管不住自己的裤裆,不像我们那会子来的实在,一个男人晚上躺在炕上守着一个老婆一群孩子,离异,对女人来说,吃亏得很。”

“……我离过婚。”白筱心跳噗通噗通加快:“我以前离过婚。”说完,不敢去看郁战明跟郁老太太的眼睛。

餐厅里,顿时安静得能听到针落地的声音。

郁老太太错愕地望着对面低头的白筱,然后偏头看老头子,后又看看二儿子,最后瞧向淡定地坐在那的小儿子。

这个架势,一看,自己小儿子就是知情人士。

郁老太太脑海里窜入很多场景,医院病房里那盒计生用品;那次她去星语首府找那个离异女人碰巧遇到白筱;小儿子找来,进屋后轻车熟路地,像是回了自己的家……

郁战明没有任何反应,脸色也没什么异常,几秒后,转头问老二:“今天几号了?”

“四月十六号。”郁仲骁说完,看了眼坐在那的老三夫妻俩,可能没想到,他们居然会主动坦白。

郁绍庭补充了一句:“反正不是愚人节。”

“……”

餐厅里安静到诡异,白筱等着郁战明发怒,或是老太太的质问,却什么也没有,但这样更让她不安。

良久,她才听到郁战明的声音,他问郁绍庭:“所以,你看上的一直就是同个人?”

没有什么三十岁的离异女人,自始至终就是白筱这一号人?!

郁绍庭靠着椅子,默认了。

“这……”郁老太太也头疼了,怎么也不相信,这么乖巧懂事的儿媳妇,居然离过婚?!

“到底怎么回事?”郁战明问道,情绪还算冷静,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郁绍庭轻描淡写的口吻:“不就是这么回事……”

“我有让你说吗?”郁战明手指着白筱:“你自己来说,你怎么就又离过婚了?”

白筱不知道该怎么说,如果说,告诉他们,自己十八岁跟裴祁佑结婚,大半年前离了婚,那景希又要怎么解释?

“这没什么好说的,离过婚之前当然是先结婚,怎么,难道你们还想知道她前夫是谁?”

郁绍庭抬眸,看着脸色黑下来的郁战明:“我出国那么多年,她无依无靠,找个人嫁了其实也没什么错。”

“……”

白筱歉意地望向郁老太太,又看向郁战明,说:“对不起,我没想要瞒着你们……”

“那你跟他结婚前怎么不说清楚,搁到现在再说,又是几个意思?”

郁战明不像郁老太太好糊弄,有些事,只要稍稍想想,就能对上号,白筱会在今天选择坦白,跟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绝对脱不了关系,他立刻想到徐家那边,恐怕是被人家捏住了把柄,所以这会儿不得不老实来交代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她跟裴祁佑那点事,也不是没有人知道”↓↓↓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