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60章:她跟裴祁佑那点事,也不是没有人知道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60章她跟裴祁佑那点事,也不是没有人知道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面对郁战明的质疑,白筱无言以对,或者说,是无颜以对,现在,她说什么,都是变相的狡辩。

餐厅里鸦雀无声,她搁在桌底下的双手,不知道该安放在哪儿。

突然,她就明白了郁绍庭为什么没在她提出要坦白离异这件事时当即点头,他当时恐怕已经猜到了此刻的僵局。

郁绍庭的手覆在了她交握的双手上,那一瞬,就像是风雨摇曳中的孤舟,寻到了一处安全温暖的港湾。

“是我的意思,我让她暂时不要告诉你们。”郁绍庭开了口。

郁战明的脸彻底黑了,跟郁绍庭大眼瞪小眼,最后爆出一句:“混账东西,我就猜到是你干的!”

“不管他的事。”白筱抢着说:“是我没跟你们讲清楚……”

不知道是谁,忽然放了个冗长的响屁,成功地打断了白筱的话,连带着,整个餐厅都鸦雀无声了。

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气氛异常诡异。

郁景希从椅子上滑下来,一手放到身后抠着自己的裤子,一手挠着耳根蹭到白筱的身边,像膏/药紧紧地挨着。

如果说,原先郁战明对白筱隐瞒结过婚的事有气,但看到郁景希这么黏着白筱,胸口又堵得难受,这是他亲孙子的妈,哪怕离过婚,还是他亲孙子的妈,这是改变不了的事,但他还是接受不了突如其来的这个‘真相’。

他这辈子最容不得的就是欺骗,结果,硬生生被一个才二十出头的小姑娘给摆了一道。

“爸,事情到这一步……”郁仲骁跟着插话,只是刚说到一半,郁战明蓦地瞪眼望过去。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正直的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撒谎。

郁仲骁的沉默让郁战明的怒火蹭蹭上涌,额际青筋暴动,拍案而起:“一群混账玩意儿!”

“那么凶干嘛……有话好好说。”郁老太太连忙劝道,心里也是五味杂陈的。

正在收拾的张阿姨听到动静,从厨房里赶出来:“太太,怎么了……”

“老首长火气大,家里没打火机了,你去买两个来。”老太太跟她使眼色,张阿姨领会后立刻换了鞋出去。

郁老太太转而轻抚郁战明的背:“你个老头子,说话不能心平气和地说?”

“心平气和?你难道没听出来,他们,一个,两个,三个全都知道了,就你跟我,被他们当猴一样在耍?!”

郁战明的手点过白筱、郁绍庭、郁仲骁,最后对上自家孙子那澄澈的大眼睛时,火气才稍有缓和,转开眼,板着脸道:“再这么下去,小的,也迟早被他们带坏!”

郁老太太转过头,望着坐在那的白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又离过婚了?”

白筱还在组织语言回答,郁绍庭已经抢先说道:“刚才不是已经说了吗?”

他听到父母连问两遍这个话题,流露出些许的不耐:“我出国,她结婚,后又离婚,跟我一块。”

“我说你他妈有什么好拽的!”郁战明看他这个态度,极为不顺眼,左右看了看,拿过二儿子手里的车钥匙,狠狠地往郁绍庭身上摔过去:“从小净干偷鸡摸狗的事不说,现在还偷起人来了!”

凭郁战明对儿子的了解,已经认定是郁绍庭回国后,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又把白筱给夺了回来。

单凭儿子破坏别人家庭这一点,郁战明的老脸就不知道往哪儿搁,拿过搁在窗台上的烟灰缸又要砸向郁绍庭。

“爸!”郁仲骁眼疾手快,拦住了郁战明:“你先听他们解释,也许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

“老二说得对,你能不能先听听他们是怎么说的,再决定要不要动手?”郁老太太拿走老伴手里的烟灰缸。

“不想听!”郁战明头一别,沉着脸。

郁绍庭已经拉着白筱站起来:“不想听,那我们先回去了,刚好,对这件事,我也没什么想说的。”

“……”郁战明立刻虎着脸,怒气冲冲地瞪大眼盯着郁绍庭。

白筱却知道自己不能真的就这么离开,她看向郁战明:“……爸,我离婚,不管绍庭的事。”

郁战明不相信。

“在我们决定在一起之前,我已经跟我……前夫在协议离婚。”白筱用‘前夫’代替了‘裴祁佑’三个字。

郁战明却抓住了一点:“那不就是说,他回国那会儿,你还没有离婚?”

白筱找不到话来反驳,因为事实原本就是这样。

郁老太太看了眼小儿子跟小儿媳妇,话是帮着他们的:“但他们也说了,是离了婚才在一块儿的。”

“他们骗你的还少吗?也就你,还相信他们的话!”

郁战明冷哼,看到杵在那的夫妻俩,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但一看到郁景希,立刻柔和了脸色,连带着语气也温和了:“景希,来,到爷爷这儿来。”

“我还要回家做作业去呢。”郁景希两小手扒着白筱的腿,生怕这不靠谱的两人一不留神就跑了。

“走,都走好了!”郁战明看孙子也这样,一颗铮铮铁汉了几十年的心,突然有些泛酸,一把推开二儿子,也不去找老战友了,黑着脸上楼前,忍不住回头,又看了眼郁景希:“做作业难道在这不能做吗?”

白筱看出郁战明想留下郁景希的心思,把儿子往老参谋长跟前轻轻一推:“景希今晚,留在这陪陪爷爷。”

郁战明瞥了眼白筱,从鼻孔里发出哼了一声,好像在说,你以为你这样子就能讨好我吗?

郁景希仰头,朝白筱看了一眼,想了想,心里有些不情愿,但还是走向郁战明,软软的小肉手,抓着郁战明布满老茧的大手,然后扭头跟白筱一本正经地叮嘱:“那你记得,明天早上来接我啊!”

“不想睡在这,也不用那么勉强。”郁战明阴阳怪气地说着,心里,还没打算原谅老三夫妻俩。

白筱冲郁景希浅笑了下:“好,明天早上九点,来接你,景希照顾好爷爷。”

郁战明又哼了声,仿佛在嘲笑白筱的马屁拍在马腿上,拉着郁景希的小手,不搭理他们就上楼去了。

……

郁战明生着气,不愿意听白筱解释,不代表别人也不想弄明白这其中的是非曲直。

乖巧的小儿媳妇突然变成了之前那个他们口中那个百般不同意娶进家门的离异女人,哪怕郁老太太平日里是个多乐观的女人,这会儿,心里难免也有了疙瘩,更何况,还是自己当初牵的红线!

所以,等郁战明上楼后,老太太回过身,神色复杂地对白筱说:“你跟我去房间,我有话问你。”

白筱点点头,这样的结果,其实已经出乎她的预料。

郁绍庭也想跟去,却被郁老太太瞪了一眼:“你去干什么?难道还怕我吃了你老婆?”

听到自己母亲说‘老婆’两字,郁绍庭脸色缓和,也没再过去,等婆媳俩进了房间,才收回视线。

郁仲骁突然说:“老三,出来一下,我有话要问你。”

——————————

白筱跟郁老太太进了房间,两人在沙发坐下,面对着面,却一时,都不知道如何挑起话题。

过了良久,郁老太太叹了口气:“我没想到你……这么年轻就结婚了。”

要不然,当时在星语首府时碰到白筱,自己也不会不生疑,还净赶着把她介绍给自己的小儿子。

“……”

白筱也不知道该从哪儿开始讲,是从四岁被裴晋渊领进门当童养媳,还是十八岁那年嫁给裴祁佑,在裴氏易主大半年后给人当代理孕母生下景希,还是告诉郁老太太,自己的前夫就是她孙女曾经的未婚夫……

这些事,仿佛一团乱糟糟的线,越理越乱,得不出一个头绪来。

“听小三的意思,你怎么又离婚了?”郁老太太觉得,白筱不像是那种不安心过日子的女人。

“……他又有了喜欢的女孩,”白筱安静了会儿,才说:“我们就协议离了婚。”

她说得很平静,虽然鼻子泛酸,但却没当着郁老太太的面有更多情绪流露。白筱难受,其实不仅仅是因为被裴祁佑所负,还有,更是因为郁老太太问她这话时没有任何的责备意思,让她觉得无地自容。

郁老太太没想到,事实真如白筱自己所说,不管小三的事,是她前夫自己要离的婚。

看白筱说起那段婚姻时神色如常,老太太心里却更怜惜她,要不是小三出了国,指不定,当时就跟景希一块儿进了郁家的门,哪用得着兜兜转转遭这些罪?

老太太突然想起昨天看的那场戏,讲的是白毛女跟黄世仁,刚好,白筱也姓白,仔细看看,白筱的眉眼跟那个演白毛女的女演员蛮像的,以致于,连刚才对白筱的那一点怨怼,也烟消云散了。

拉过白筱的手,郁老太太感叹地说:“现在既然跟了老三,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想了,以后好好过日子。”

木已成舟,老太太觉得,再多计较也没用,况且,白筱肚子里还有他们郁家的孙子呢!

想到‘双胞胎’的事,她语重心长地叮咛:“你爸那边,我会劝他,你现在,主要任务是养好肚子的孩子。”

……

郁绍庭跟郁仲骁从院子里出来,走出一段路,在人迹稀少的地方才停下来。

显然,郁仲骁要问的话,不希望被其他人听到。

天色已经暗下来,郁绍庭拿了根烟给郁仲骁,郁仲骁摇头,没有接:“早戒了。”说着,他望着弟弟:“你也少抽点,对自己对身边的人,都没什么好处。”

郁绍庭把烟叼在嘴里,拿出打火机点燃,抽了口,吐出烟圈,烟夹在了手指间:“想问什么?”

“你跟白……”郁仲骁对白筱,也找不到好的称呼,毕竟,身份的尴尬摆在那里,注定他们一家子都不能像其他人家那么相处,“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打算的?那些事,准备跟爸妈全部摊牌了吗?”

郁绍庭抬头,看了眼自己的哥哥,靠在旁边的石头上:“徐蓁宁知道了她结过婚,她害怕,想着就说了。”

这个她,郁仲骁知道,是指白筱。

郁仲骁看着‘玩世不恭’的弟弟,那感觉,又像是回到了十几年前,他是他的高中教官,把他拎到角落里训话,结果他一脸不以为然,还拿出烟问他抽不抽,即便这些年他的脾气收敛了不少,但其实骨子里没变多少。

“你今天这么贸贸然地全部交代了,不怕弄巧成拙?”

郁绍庭弹了弹烟灰,说:“只打算说她结过婚那部分,其他的,暂时瞒着。”

刚才进屋前,他就跟白筱商量好的,代孕部分和她的前夫是裴祁佑部分,先不告诉他的父母。

每个人,再好说话的人,都有自己的底限,郁绍庭清楚自己父母的为人,老头子虽然脾气大但还算开明,老太太迷糊但不傻,一下子把事情全都捅破,那后果绝对没有现在来的这么轻松。

“爸跟我说,你要带着她跟景希出国?”

郁绍庭没否认,留在丰城,地方小,跟有些人,低头不见抬头见,看着就膈应……

“她跟裴祁佑那点事,也不是没有人知道。”

郁绍庭闻言,正眼看向郁仲骁,郁仲骁会这么说,已经是在提点自己,说明,最起码已经有人在郁仲骁那儿对白筱跟裴祁佑的关系嚼过了舌根子,但忌惮着郁家的家世,又因为白筱颇得郁家人欢心,还没人敢光明正大地到处说。

“这些事,你自己把握着分寸。”郁仲骁建议:“爸今天没发作,也是因为景希的缘故。”

这点,郁绍庭自己也知道,要不然,郁总参谋长早就用那个烟灰缸把他的头砸破了。

郁绍庭站直身,说:“等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找个机会再告诉他们。”

原本,他就是这么打算的,等孩子出生,再把所有事和盘托出,到时候,米已成炊,不看僧面也看佛面,有几个孩子在前面挡着,父母即便再生气,也会在听到新生儿的啼哭声时心软。只是,没想到,徐蓁宁会提前知道一些事。

“徐蓁宁知道了,白筱的前夫是裴祁佑?”

郁绍庭点头:“没什么证据,不过,她母亲应该不希望她再捅出点什么篓子来。”

没有哪个下不了蛋的妻子会希望看到有朝一日丈夫领回一个跟其她女人所生的女儿威胁自己的正室地位。

郁绍庭通过这几次跟夏澜的相处,总觉得夏澜知道些什么,也像是在回避着什么,如果说之前他还猜不到,那么在苏蔓榕告诉他实情后,他就隐约明白了,夏澜估计已经猜到白筱跟徐敬衍的关系……

至于夏澜为何会猜到,这一点,郁绍庭也不得而知。

郁仲听不太懂弟弟的卖关子,郁绍庭似笑非笑,却没再说下去,把烟掐灭了丢到路边垃圾桶里:“回去吧。”

……

两兄弟回去的路上,偶遇了下班回家的路靳声,路靳声带来一个消息。

徐蓁宁发高烧晕倒在酒店,被紧急送往首都去治疗,但据专家保守估计,那条腿,这回是真的保不住了。

郁仲骁拧了下眉头,但也没多说什么。

“哥几个约好晚上搓一场,三哥,你也一块儿来吧。”路靳声隔着车窗对郁绍庭道。

郁绍庭单手撑着车顶,直起身:“等会儿再说。”

回到郁家,白筱正好也跟老太太从房间出来,老太太说:“早点回去休息。”

书房的门突然开了,郁景希拿着铅笔跑出来,看到下楼去的白筱,扭捏地哼哼:“你们要回家了吗?”

他也想一块儿回去,但小白说,让他留在这里陪爷爷。

小家伙抓耳挠腮,书房里,郁战明出来,还摆着脸:“把孩子也带回去吧。”说完,转身,关上了书房的门。

……本章完结,下一章“这是走到哪儿都要带着老婆孩子了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