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62章:这里没外人,如果输得太惨,也不是丢你的脸(补昨天三千字)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62章这里没外人,如果输得太惨,也不是丢你的脸(补昨天三千字)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几个男人原先是准备打麻将的,但后来看到白筱这个‘孕妇’来了,怕太嘈杂,改为玩扑克牌。

麻将桌换成了一张圆桌,服务员拿着两副扑克进来后,他们起身都坐到了桌子旁边。

有人提议玩‘Five/Card/Stud’。

“小嫂子,要不要也玩几把?”路靳声突然道,其他人也看向还坐在沙发上的白筱。

郁景希这会儿正缠着辛柏,把纯金钥匙扣放进裤兜里后,又想讹一些其它值钱的小玩意儿。

郁绍庭嘴边叼了根烟,没有点火,他洗着牌,旁边椅脚拖地声让他眯了下眼,随意道:“她不会玩这个。”

颜靖瞅着白筱问:“梭哈,又叫沙蟹,五张牌,真的不会玩?”

白筱一个人坐在那有些无聊,听到颜靖这么问,点了点头:“以前看人玩过。”

“那就行,这不难学,让三哥指点指点,再说了,三哥不差钱。”有人也跟着应和。

白筱年少时,跟裴祁佑一起出去,经常坐在他旁边看他打牌,她大概清楚梭哈怎么玩。

“那就上桌吧!”路靳声说。

郁绍庭听到白筱说‘看人玩过’,眼神意味深长,抬眸,看了她一眼,从位置上起身,让她过去坐下。

郁景希已经从辛柏腿上下来,跑到白筱身边像一条小尾巴黏着,惹得辛柏笑骂一句‘小墙头草’。

当白筱得知他们下注,一把几千上万时,立刻就要离桌,郁绍庭一直站在她身后,见她要站起来,大手手搭在她的肩上,“不是说会吗?都发底牌了……这里没外人,如果输得太惨,也不是丢你的脸。”

其余人听到郁绍庭这句话,不约而同地抬头看向郁绍庭,但很快又恢复如常,去看自己的底牌。

但这个小细节,白筱并没有注意,她还在想要不要把位置让给郁绍庭。

她其实不是怕丢脸,而是怕,自己乱来,让他输太多的钱。

“这么看来,倒还真像是我们这些‘叔叔辈’的欺负晚辈了。”辛柏瞟了眼郁绍庭,呵呵两下就不说话了。

郁绍庭在旁边指点白筱:“先看看底牌。”

白筱掀开底牌时,郁景希也把小脑袋凑过去,神秘兮兮地看一眼,又想去看旁边辛柏的底牌。

“怎么,想偷看了我的底牌,给你家小白通风报信?”

郁景希翻了个白眼,从旁边拖过来一把椅子,摆在白筱身边,爬上去坐好。

……

白筱一开始输了一把,之后连续几次都不敢跟着下注。

郁景希去茶桌上拿了个橘子,一边剥着橘子皮,一边绕着桌子晃了一圈,伸着脖子想偷看人家的牌。

其他人像是看出他的那点小心思,捂紧牌,颜靖对郁绍庭说:“三哥,这胳臂肘越来越朝外拐了。”

郁绍庭从白筱输了第一把后,就没在她身后站了,看出她的紧张,走到离她有些远的窗边靠着,开了窗户,点了根烟,抽了几口,听见颜靖的话,他轻笑了声,兴味的目光落在神经紧张的白筱身上。

当白筱拿到一张底牌‘A’时,没再急着说‘不跟’,等翻到第二张‘A’时,看了眼桌上其他人。

路靳声笑,问大家‘跟不跟’,辛柏道:“声声笑得这么奸,估摸着底牌是一对大头。”

颜靖的牌不好,弃了,白筱跟着到第四张牌,发现路靳声可能是三张老K后,不再继续跟下去。

郁绍庭把烟捻灭了过来,掀了她的底牌,看到一对‘A’,就猜到她被路靳声那志在必得的样子唬住了,笑了下,稍稍弯下/身,他身上带着淡淡的烟草味:“他显然没三个老K,你怕什么。”

刚说完,那边路靳声就掀了牌,白筱看到他的底牌是一张黑桃‘9’,心里甚是遗憾,不然这把赢得就是她。

“这叫,姜还是老的辣。”路靳声一边整牌一边乐呵呵道。

其他几个人都给他喝倒彩:“你那水平,也就骗骗这些刚入门的,三哥上桌,你只有吃瘪的份。”

白筱转头,看着教自己的郁绍庭:“你打牌很好?”

郁绍庭笑而不语,很淡的笑,白筱却相信,他的梭哈玩的,估计是真的很厉害了。

“那你来玩,我在旁边看着。”白筱说着就要‘退位让贤’。

郁绍庭没有自己上桌玩的意思,却也没有走开去,在她旁边教她玩梭哈的秘诀跟方法,白筱没了方才那么紧张,不知是他说的话起了作用,还是因为他站在自己的后面。

路靳声在对面表示抗议:“三哥,不带你这样的!”

郁绍庭的另一位发小徐承阳看到郁景希的小脑袋紧挨着白筱,绷着小脸一副严正以待的样子,郁绍庭又俯着身把着白筱的手看牌,笑道:“人家一家三口同心,其利断金,你还是早早缴牌投降吧!”

白筱尴尬,红着脸,想让郁绍庭放开自己,他却紧握着她的手,让路靳声继续发牌。

路靳声三圈牌发下来,白筱跟前是三张相连的黑桃‘8、9、10’,还有一张未知的底牌。

“发牌。”郁绍庭语气从容,吩咐路靳声。

当白筱面前翻开的第五张牌是黑桃‘7’时,路靳声也把自己的牌丢进了中央的牌里:“输了输了。”

此刻,白筱的脸已经很红,因为紧张,也因为兴奋。

郁绍庭低头看到她白里透红的双颊,因为靠的近,甚至看到她耳根后细细的绒毛,他攥紧她的小手,在她耳边低着声说:“把底牌掀开。”

两人的动作亲密,白筱几乎被他圈在怀里,她捻了底牌翻开,结果却是一张红桃‘3’。

路靳声哀呼‘上当’,白筱一时激动,忘了场合,转头,双手抱着郁绍庭的脖子,按捺不住高兴地亲了他的脸颊,郁绍庭眼底有一抹错愕,白筱已经回过身,捧着郁景希的脸蛋,大大地亲了一口宝贝儿子的额头。

郁景希红扑扑着小脸,探着小身子,快速把那些加注的钱都往自己怀里拢。

……

郁绍庭裤袋里的电话响了,是白筱的手机,他拿出来交给她。

白筱看是和欢的电话,因为包厢里有点吵,到外面去接,郁绍庭很自然地,坐在了她的位置上。

郁景希狗腿地,从椅子上下来,捧着那些赢来的钱跑出去找白筱邀功。

包厢里的男人都看好戏地看着郁绍庭,郁绍庭又点了根烟,抬头回望着他们:“看什么?”

当他们瞧见郁绍庭把白筱的手机从自己身上拿出来时,不免诧异,没想到郁绍庭也有这么体贴的一面,而且方才白筱亲郁绍庭那一下,可都是实打实的,不像是作戏,而看三哥那样子,貌似还颇为享受。

“……只是觉得,有些人,现在变得……很恐怖。”辛柏煞有其事地说。

郁绍庭夹了烟的手发牌,对他的话置若罔闻。

——————————

叶和欢打电话来,是问白筱,她上回买的胶水放哪儿了。

“书房最底下那个抽屉里,你打开,看到没,有个铁盒子,我放在那里面。”

白筱挂了电话,郁景希正从包厢里跑出来,一不小心,绊到翘起的地毯角,严严实实地跌了一跤。

“小心点!”白筱看得心惊,慌忙过去抱起他,查看他有没有摔伤。

地毯很厚,郁景希没有摔疼,看着白筱说:“我想吃蛋挞了。”

白筱想到清闲居对面就有一家肯德基,就带着郁景希去买了一盒蛋挞,回来时,在电梯门口碰到了厉荆,后者望着白筱,一时愣住了,像是不认识她了一般,良久才跟她打招呼:“这么巧,也在这里?”

他看了眼被白筱牵着手的孩子,他是知道白筱跟郁家老三在一起了,这个应该就是郁三的儿子。

厉荆大概也猜到,郁绍庭估计就在楼上。

白筱扯了扯唇,电梯来了,厉荆如梦初醒,让白筱跟孩子先进去。

“这个……这个,沾到我衣服上了!”郁景希小手捻着半个蛋挞,有一点掉在了领口上。

白筱忙拿出纸巾替他擦干净,厉荆在旁边看着,没从她眉眼间看出一点不耐烦,很温柔的目光,恐怕对待亲生儿子也不过如此,电梯开了,白筱牵着孩子出去,还是跟他说了一声‘再见’。

——————作者有话说——————

这三千字算是补昨天的,今天的章节晚上上传,大概在十一点左右,较晚,大家早点休息,明天上午来刷。

……本章完结,下一章“如果我说,现在除了她,我谁都不想要呢”↓↓↓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