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66章:你觉得你仅仅是犯错了吗?简直是在造孽!【加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66章你觉得你仅仅是犯错了吗?简直是在造孽!【加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梁惠珍去拉开夏澜的手:“这件事,孰是孰非,我不评判,让老六自己来决定。”

话毕,她看了眼床上的徐蓁宁,心里也是百感交集,疾步离开了病房。

“妈,现在怎么办?”徐蓁宁面露焦急,手心出了细汗。

夏澜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她拉开病房的门,急匆匆地追出去,在电梯门口看到了在按电梯按钮的梁惠珍。

“大嫂,你听我解释……”

梁惠珍见她过来,也不等电梯了,转身,打算从安全过道下去。

夏澜跟过来,急切地拉住她:“大嫂,当年的事情不是你听到的那样,你听我好好说行吗?”

“那是什么样子的?”梁惠珍看着额头渗出虚汗的夏澜:“要真不是那样,你又在怕什么?”

“夏澜,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当你是好妯娌,也看得出你对老六的心意,但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

梁惠珍想到了‘丧心病狂’四个字,但望着夏澜恳求的双眼,却咽了下去。

徐家同不同意徐敬衍跟白宁萱在一起是一回事,但夏澜这么动用手段,又是另一回事,想到自家丈夫的弟弟这些年都没自己的孩子,梁惠珍不可能把这件事瞒下来:“你不用跟我解释,到时候,你自己跟爸和老六说吧。”

……

梁惠珍到停车场,夏澜依旧跟在后面:“大嫂,人都会犯错,难道不该有改过自新的机会吗?”

“夏澜,你觉得你仅仅是犯错了吗?”简直是在造孽!

梁惠珍上了车,副驾驶车门被打开,她侧头,夏澜已经坐进来,她说:“下车!”

“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在弥补,大嫂,你给我一次机会。”

见夏澜不肯下去,梁惠珍索性打着方向盘,把车倒出停车位:“那你跟我一起去见爸,把事情全都说清楚。”

如果把事情都说开了,她很清楚地知道,徐家再也没有自己的立身之地,徐敬衍更是会——

夏澜闭上双眼,搁在腿上的手攥紧,轿车一路疾驶,开上高架,她的声音干涩:“大嫂,你何必这么逼我?”

“我没有逼你,我只是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老六、告诉爸。如果只是一般的小事,我可以睁只眼闭只眼,但这回,夏澜,你知道我的为人,对就是对,错就是错。”

“哪怕白筱曾经破坏了你女儿的婚姻?”夏澜转头,看着开车的梁惠珍。

梁惠珍的手指攥着方向盘,提到徐淑媛她的胸口还是难受,但表情却很冷肃:“这是两码子事。”

车子下了高架,夏澜的一颗心跟着提起来:“大嫂,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么做,毁了一个家庭?”

“夏澜,你不用再说了,这事,我的决定不会改变。”

夏澜咬着牙,探身去抢方向盘,梁惠珍脸色骤变,冷声道:“夏澜,你疯了吗?快点放手。”

“大嫂,求你,不要回老宅,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敬衍……”

梁惠珍不语,要踩刹车把车子停到路边。

一辆巨型的货车突然迎面而来,黑压压地几乎要遮掩了轿车,夏澜见梁惠珍不心软,猛地用力推开梁惠珍。

“夏澜,你做什么?!”在梁惠珍的惊呼下,夏澜把着方向盘迅速地打向左侧……

——————————

马路上空,响起刺耳的车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还有轿车的碰撞声。

“你他妈有病啊!怎么开车的。”司机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冲后面那辆冒失的轿车怒骂。

苏蔓榕开车时晃了神,不小心撞到了前头的车子。

她下车跟司机协商好赔偿,也没去修理中心,直接把车子开进了旁边的小区。

……

苏蔓榕开门进公寓时,郁苡薇正双脚搭在茶几上,吃着保姆切好的水果,看着电视偶尔发出大笑。

“您来了?”保姆过来,替苏蔓榕拿拖鞋。

苏蔓榕没工夫换鞋,拎着包走过去,望着专注看电视的郁苡薇,良久,才问她:“看什么呢?”

“爱情公寓啊,妈你要不要一起看?”

苏蔓榕观察着女儿脸上的表情,她没有像郁绍庭那样关着郁苡薇,但也让保姆看好她,见郁苡薇没有任何异常,苏蔓榕的神情松懈下来,朝电视屏幕看了眼,“你看吧,晚上想吃什么,我带你出去。”

“好啊,”郁苡薇从沙发起来:“那我进去换一套衣服,妈你等我会儿。”

“我去车里等你,快点下来。”苏蔓榕说完就走了。

等公寓的门合上,郁苡薇脸上的笑容渐渐退去,她转头,看着电视,把手里的水果盘摔在了茶几上。

——————————

白筱跟郁景希回到家,小家伙急着上楼收拾行李,白筱却押着他在客厅做作业。

“哪有你这样的,我东西还没整理呢!要是来不及了怎么办?”

“放心吧,晚上我帮你一起整理。”白筱指了指那些空题,小家伙翻了翻白眼,拿着笔趴在茶几边。

白筱摸着孩子的脑袋,发现他头发长的速度很快,去楼上拿了夹子,让小家伙把额前挡住眼睛的头发都撩起来。

“这样子,头发挡着眼睛,很容易近视。”

郁景希接过夹子,一边胡乱往头上夹一边抿着小嘴:“要求真多。”

毛绒绒、半卷的头发撩开,露出他挺挺的小额头,唇红齿白的,像极了漂亮的女娃娃。

白筱捧住他的脸蛋,低头在他额头亲了亲,小家伙嫌弃地推开她,耳根子红红:“怎么老这么随便?”

“害羞了?”白筱故意靠过去,捏了下郁景希的耳朵。

小家伙抓耳挠腮,过了会,转过头,偷偷瞧着翻看杂志的白筱,冲她招了招小肉手。

“干嘛?”白筱放下杂志问他。

郁景希没说话,就是招手,白筱凑过去,好奇他想干嘛,结果,小家伙‘吧唧’一声,亲了一口她的脸颊。

“好啦,现在公平了。”小家伙继续红着小脸,拿起铅笔做作业去了。

白筱摸着郁景希刚才亲过的地方,软软的小嘴,还残留着余温,心里甜蜜蜜的,唇角不由扬起。

……

电话铃声响起时,白筱刚教郁景希做完语文作业,她探身拿了话筒:“哪位?”

家里的座机没有来电显示。

“出来。”听到郁绍庭低沉的声音,白筱心里踏实许多,起身走到窗边,看到了他的车子。

他说:“晚上去外面吃饭,就你一个。”

白筱侧眼,看到郁景希正好奇地瞅着自己,对着话筒道:“我跟景希马上出去。”

“……”

郁绍庭没了声,不知是答应还是反对,片刻后,她才又听到他的声音:“快点出来。”

……

小家伙一听要去外面吃饭,立刻丢了铅笔,欢快地跑去玄关处,换好鞋乖乖等白筱从洗手间出来。

白筱跟李婶交代了一声,牵着郁景希的小手出去。

那辆扎眼的路虎揽胜停靠在栅栏边。

白筱原本想坐去后座,但伸手去拉车门时,犹豫了几秒,还是转而,拉开了副驾驶车门。

她拍了拍郁景希的小屁屁:“上去。”

等小家伙爬上车,白筱才坐进去,两人一个位置,多少有些拥挤,她偏头,看着驾驶座上的男人:“下班了?”

尽管车窗都大开着,但车内还是有一股淡淡的烟味,白筱猜想,他回来的路上应该抽烟了。

郁绍庭看了她一眼,先是不搭理她,过了会儿,才淡淡地嗯了一声。

郁景希腆着笑,坐在白筱的腿上,问郁绍庭:“爸爸,我们去哪儿吃饭?”

“御福楼。”郁绍庭启动车子,白筱搂着小家伙,问他:“今天什么日子,怎么忽然想到去外面吃饭?”

郁绍庭侧过头,盯着她白皙的脸跟侧颈,目光变得幽深温柔:“就想换换口味。”

“小外公!”郁景希突然趴在车窗上,冲着外面喊了一声。

白筱跟着他转头,车子刚好开到小区门口,徐敬衍就站在旁边一棵槐树下,若有所思。

郁绍庭也看见了徐敬衍,在不远处停车,然后按了按喇叭,郁景希已经降下车窗,叫嚷着:“小外公!”

……

徐敬衍循声转头,看到了那辆揽胜,然后也看到了车里的一家三口。

尤其是对上白筱唇边那抹客气礼貌的微笑,徐敬衍的情绪再次翻涌,他走过去,眼睛却无法从白筱身上移开,他听到自己涩涩的声音:“出去吃饭?”

“是呀!”郁景希趴在车窗上,瞅着脸色憔悴的徐敬衍,扭头问郁绍庭:“爸爸,小外公也没吃饭吧?”

小家伙对徐敬衍有好感,因为每回见面,都能从徐敬衍那点讹到一些好东西。

“你们去吧,我还有点事……”徐敬衍回绝,郁绍庭却看着他说:“真有事,也不差吃饭这点时间。”

白筱见父子俩都邀请,也跟着说:“是呀,一块儿去吧。”

徐敬衍望着白筱温婉的目光,垂在身侧的双手有一点颤抖,他终究是点头,然后上了车。

郁景希立刻从副驾驶座下来,跟着徐敬衍一块儿,坐到了后面,嘴甜地告诉徐敬衍,自己唱歌比赛得了第二名。

“真的吗?”徐敬衍摸着他的脑袋,心头泛酸。

郁景希重重地点头:“是呀,吴辽明他外公啊,听说他得奖了,特地给他买了一辆自行车。”

“……”

白筱听出小家伙的意思,侧着头,佯装不悦地说:“郁景希,不能这样子。”

郁景希瘪瘪小嘴,徐敬衍却生怕孩子不开心,从外套内袋里拿出皮夹,从里面拿出一张卡给郁景希。

“想要什么,自己去买,要是钱不够,跟小外公说。”

小家伙瞅着那张信用卡,真的接过来,往自己的小口袋里藏,白筱伸手截住,不顾他的瞪视,重新还给徐敬衍。

“您别把他的话当真,他昨天,还刚从人家那里,搜刮了一个纯金的钥匙扣呢!”

徐敬衍看着笑吟吟的白筱,眼圈酸涩,他很想告诉她,如果她想要,他愿意把自己的所有都给她。

——————————

郁绍庭在御福楼预订了包厢,是双人间的,显然,一开始就打算是跟白筱烛光晚餐的。

他叫来经理,临时换了一个大点的包厢。

上了菜,郁景希霸着龙虾不放,郁绍庭皱眉,因为有客人在,低着声,让儿子把菜让出来,别吃独食。

“没关系,反正,我也不是很喜欢吃龙虾。”徐敬衍道。

白筱不好意思地冲他笑了下,那边,郁景希‘哎呀’一声,打翻了桌边的酱油碟子。

郁景希抬头,看到对面的郁绍庭黑了脸,生怕他生气揍自己,下了桌靠着白筱,结果把白筱的衣服也弄脏了。

白筱只好带小家伙去洗手间,留下两个男人在包厢里。

“郁景希,你再乱动,我就放手了!”白筱作势就要撒手,小家伙撅着屁股,连忙抓着盥洗盆里的水龙头。

洗手间的门口传来脚步声,白筱不经意地转头,看到来人时蹙了下眉心。

……本章完结,下一章“她不仅是我姐,还是首都徐家的千金呢!”↓↓↓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