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67章:她不仅是我姐,还是首都徐家的千金呢!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67章她不仅是我姐,还是首都徐家的千金呢!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白筱真没想到,自己出来吃顿饭,也能在这里碰到郁苡薇。

郁苡薇也看到了站在盥洗台边替孩子洗手的白筱,扯了下唇角,打招呼:“这么巧?”

白筱神情很淡,冲她点了下头,抽了两张纸巾替郁景希擦干净小手,然后牵着小家伙准备回包厢去。

“这可怎么办呢,我这样没法出去见人了……”郁景希扯着身上乌漆漆的外套,凑过小脑袋嗅了嗅,还有浓浓的咸味,一张小脸皱成一团,满是嫌弃。

白筱拉着他的小手,侧头低声责备:“那你下次还敢不敢乱来了?”

“我也没乱来,那个……那个,是那个服务员没把酱油碟子摆好。”郁景希竭力给自己找辩解的理由。

郁苡薇靠在盥洗台边,看着走出去的母子俩,突然开了口:“景希,看到堂姐,怎么也不叫我一声?”

郁景希顿时没了跟白筱说话时的欢腾劲,扭头,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瞅着双手环胸的郁苡薇,却没有出声叫人。

白筱觉得郁苡薇在没事找事,但还是晃了下郁景希的小手:“景希,喊人。”

“堂姐。”小家伙软软糯糯地叫了郁苡薇一声,不是很情愿,然后催促着白筱就要走人。

白筱也不想久留,刚要走,郁苡薇却说:“现在景希是越来越听你的话了,血缘真是个神奇的东西。”

“……”白筱从郁苡薇的口吻听出了挑衅的意味,回过头,看着她。

“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我这不是夸你们有母子缘吗?”

郁苡薇扯出一抹笑:“景希的生日,如果我没记错,是在六月份吧?说起来,景希也快六周岁了。”

白筱料到从郁苡薇的嘴里吐不出好话,哪怕自己转身就走,郁苡薇估计也不会善罢甘休,不想让孩子听到不该听的,她摸了摸郁景希的后脑袋瓜:“记得回包厢的路吗?你先回去,我跟你堂姐说会儿话。”

“还是一起回去吧。”郁景希仰着小脸,抿起小嘴,有些担心她。

“你先回包厢去。”白筱蹲下来,捏了捏他的小胖手:“我跟你堂姐说完话,马上就过去。”

郁景希却猛地抱着她的手臂,犟性子犯了,摇着头不肯走:“不行,跟你一起回去。”

郁苡薇嗤笑地看着白筱:“你怕什么,景希是我堂弟,难道我还会欺负他?我不过是有件事好奇想问问你。”

“什么事?”白筱直起身,双手,下意识地捂着郁景希的耳朵。

“我就想问你,你跟我小叔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这个问题,白筱跟郁绍庭倒真没串过口供,所以当郁苡薇这么问,她有瞬间的发愣,这个想着怎么回答,又听到郁苡薇说道:“那换个问题,六年零九个月前,你去过拉斯维加斯吗?”

“……”

“推算起来,那个时候你刚好——”

“郁苡薇!”白筱厉声喝止了她,声音透着冷意:“别忘了,你也姓郁,你刚才还在让景希喊你堂姐。”

白筱脸上平静,但心中,已经掀起了波澜,她大脑里闪过一个念头,郁苡薇知道了代孕的事情。

“我当然知道自己姓郁,我也知道景希是我的小堂弟,可我,就是看不惯有些人的惺惺作态!”

白筱抬头,从郁苡薇的眼中,看到了讽刺,她说:“六年零九个月之前,刚巧,我跟我妈在拉斯维加斯度假,还是小叔招待了我们,那些年,他基本不怎么回国,你又不太可能跑到拉斯维加斯去,那么——”

郁苡薇斜眼看着景希那不谙天真的小脸,话是对白筱说的:“有些事情,就变得很蹊跷,你说对不对?”

白筱此刻的心情复杂,面对郁苡薇步步紧逼的质问,她没办法挺直脊梁反驳,当着景希的面,她处处受到了牵制,甚至担心,下一秒,郁苡薇便不管不顾地点破所有的事。

白筱对上郁苡薇的双眸:“你想怎么说我都可以,但请你注意场合。”

看到白筱这态度,郁苡薇更肯定傍晚在电话里听到苏蔓榕说的那番话是真的。

……

走廊上,突然响起一道老妇略显刻薄的声音:“这御福楼啊,就是店大欺客,现在,连地都不拖干净了!”

熟悉的声音,让白筱跟郁苡薇纷纷回头,便看到了由容姨搀扶着、拄着拐杖过来的裴老太。

裴老太显然也看到了对面两人,一时间没了声,停下脚步。

白筱只能想到‘冤家路窄’这个词来形容眼前这个情形,今天她应该翻翻黄历再确定要不要出门。

裴老太瞧见郁苡薇,立刻让容姨扶着过来:“薇薇,这些日子,你都去哪儿了?”

“你这孩子,怎么说不结婚就不结婚了?”裴老太瞟了眼白筱,脸色有些沉,但对着郁苡薇时又露出关心。

郁苡薇轻笑:“您与其问我,倒不如去问您那孙子,到底是谁突然不想结婚了。”

“是祁佑欺负了你?”裴老太心里暗骂那个鬼迷了心窍的孙子,面上,拉过郁苡薇的手:“你放心,有奶奶在,奶奶给你做主,绝对不会再让他做对不起你的事!”

“是吗?”郁苡薇朝白筱看了一眼,心里依旧有一股怨怼,不管是对白筱,还是裴祁佑。

裴老太生怕郁苡薇一不小心又不见了,拉着她要她一起回包厢吃饭:“我一定替你教训那混小子!”

“那我能不能带带个人一块去?”郁苡薇问。

“当然可以,”裴老太往洗手间里看了一眼:“是你妈妈吗?那我们就在这,聊会儿天等等她。”

“不是我妈,是我姐姐。”

白筱倏尔抬眼,看向似笑非笑的郁苡薇,而裴老太诧异地问:“你还有姐姐?以前怎么没听说过?”

“我姐姐不就站在您旁边吗?”

郁苡薇走过去挽住了白筱的手臂,白筱蹙眉,想要甩开她,耳边是她低低的声音:“景希是你代孕生的吧?”

简单一句话,成功阻止了白筱的所有动作。

郁苡薇脸上笑容更深,对一脸震惊的裴老太又说了一遍:“这就是我的姐姐,她以前还在你们裴氏工作过呢。”

裴老太一时没拿稳,拐杖掉在了地上,不敢置信:“她怎么就成了你姐了?”

“这个,得去问我妈妈。”郁苡薇笑着:“不过,白筱千真万确是我姐,您老不觉得我们像吗?”

这个消息,对裴老太而言,不亚于晴天霹雳,怎么也没想到,白筱居然是郁苡薇的姐姐。

“那她跟郁三……”裴老太不小心,把自己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

“哦,我们是同父异母的姐妹。”郁苡薇好心地解释。

白筱想要阻止她:“够了……”

“不够,这是你们欠我的。”郁苡薇脸上带着笑,声音是从喉间发出:“不去吗?那我就告诉景希——”

郁景希的身世现在就是白筱的软肋。

见白筱不再多说什么,郁苡薇问裴老太:“我姐姐能一起去吗?”

裴老太眼神复杂地看白筱,不想答应,但郁苡薇下一句就是:“那算了,我也不过去……”

“反正也不差一个人,那就……一起过去吧。”裴老太笑得十分勉强,这心里,已经是百感交集。

“好啊,那您先过去,我跟我姐去个洗手间,马上就到。”

等裴老太跟容姨走远了,白筱拉开了郁苡薇的手,说:“让景希先回去,我跟你过去吃饭。”

郁苡薇不让,要是郁景希走了,这个坏小子一定会给郁绍庭通风报信,那样子,她这场戏,还怎么唱下去?

“这些事,何必要牵扯到一个小孩子。”

“那我的孩子难道就是活该?还没出生,就被他的爸爸抛弃了,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

白筱别开头,不去看她怨恨的眼睛,垂在身侧的手,忽然被轻轻地握住,白筱低头,看到郁景希水漉漉的大眼睛,他仰着脸,说:“我跟你一块儿去吧,刚好,我也没吃饱。”

郁苡薇在一边呵呵笑着:“姐,你看,景希多贴心。”

——————————

服务员清理完地上的酱油碟,掩上门出去,包厢里剩下郁绍庭跟徐敬衍两人。

郁绍庭开了一瓶红酒,站起身,给徐敬衍先倒了一杯,徐敬衍盯着杯子里那暗红色液体,看向坐回去的郁绍庭,开口,嗓音带着沙哑:“筱……她最近,身体怎么样了?”

“除了早晨起来,其他时间段,不怎么有孕吐反应。”郁绍庭说。

徐敬衍点头,望着对面仪表堂堂的男人,想到苏蔓榕说的,心口又疼痛起来,拿起酒杯喝了一口,掩饰了眼角的湿润,又问郁绍庭:“以后有什么打算?”

“先送她们母子回拉斯维加斯,等这边公事处理完,我再过去。”

“你们要定居国外。”徐敬衍听到这个消息,不免露出惊愕的神情,还有一丝的失落。

郁绍庭没否认,他的衬衫袖子半撩起着,小饮了口红酒,然后补充了一句:“国外的环境更适合养胎。”

徐敬衍没再说话,包厢里也瞬间安静下来。

过了良久,郁绍庭看了看腕表,还没见人回来,白筱的手机在他这里,退开椅子:“我去洗手间看看。”

徐敬衍也跟着起身:“我跟你一块去。”

郁绍庭抬眼望着徐敬衍,其实没必要两个人去,但他看出徐敬衍对白筱的关切,终究是点了下头。

……

白筱从没想过,离了婚,有朝一日,还能跟裴家人围着一张桌子吃饭,还带上了她跟郁绍庭的儿子。

裴安安看到进包厢来的白筱时,正在跟裴母讨论哪个牌子的护肤品好用,然后,顿时噤声,蒋英美顺着女儿的视线回头,瞧见门口的白筱跟郁苡薇还有郁景希时,脸上的表情,可谓瞬息万变的精彩。

“这——”蒋英美扭头,看向坐在那喝茶的儿子,显然,裴老太还没说她们要过来的事。

裴祁佑望着牵着孩子的白筱,握在茶杯上的手指,加重了力道,没有说话,视线却也没再移开。

“刚才在洗手间,碰巧遇到了薇薇,你们说巧不巧,就顺便过来吃个饭。”裴老太说着,让容姨拉开椅子。

“奶奶!”裴安安觉得自家奶奶老糊涂了,这个郁苡薇,不是早跟她哥分了吗?

郁苡薇笑着,像是没看到裴安安不欢迎的目光,自顾自地拉着白筱,选了裴祁佑的对面位置坐下。

裴安安张了张嘴,想叫白筱,桌下的手,却被裴母按住,眼神示意她别乱来。

包厢里,气氛一时变得很诡异的安静。

“是不是不欢迎我们啊?”郁苡薇挑眉,看了一圈包厢里的人。

“怎么会?只是有些惊讶,薇薇,你这些日子都去哪儿了?都没见你来家里。”

蒋英美说着话,眼角余光却落在白筱身上,眉心不着痕迹地皱了下,不知道是不是白筱对郁苡薇说了什么。

要不然,这两人怎么会一块儿过来吃这顿饭?

……

白筱从进来后就没说过一句话,抱着坐在自己腿上的郁景希,对这顿饭,根本一点也吃不下。

郁苡薇却突然起身,说:“这个位置要端菜,我现在的身子可经不起折腾。”

“你身体不舒服?”裴老太关心道。

郁苡薇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笑望着裴祁佑:“我怀孕了呀,奶奶,祁佑难道没告诉你吗?”

“……你怀孕了?”裴老太愣了愣,转头询问孙子:“祁佑,苡薇说的,是不是真的?”

就连蒋英美也被震惊到了,一双眼不停地瞄向郁苡薇的肚子,如果真是他们裴家的孩子——

裴祁佑默不作声,盯着笑得开心的郁苡薇,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倒是郁苡薇走过来,在他的旁边坐下,两人挨得近了,她双手圈住他的胳臂:“祁佑,我们订婚的时候,你不会没告诉你家里,我有了你的孩子吧?”

“这怎么可能?”裴安安注意着白筱的神色,急切地看向裴祁佑:“哥,她说的都是骗人的,对不对?”

如今在裴安安的潜意识里,白筱才是她的大嫂,至于郁苡薇,不过是抢走她大哥的第三者。

郁苡薇托着下巴,看着气急败坏的裴安安:“你看我姐干嘛,怀你哥孩子的又不是她。”

“……”

蒋英美听到‘我姐’两个字,满眼惊讶地看向白筱,又听到郁苡薇说:“奶奶,你不是要替我做主的吗?”

裴老太一脸尴尬,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今天,我妈妈不在这,不过没关系,我姐姐在呢,至于祁佑之前对不起我的事,我也不多计较了,奶奶,你就让祁佑给我姐敬杯茶,算是跟女方的长辈道个歉。”

郁苡薇说着,已经倒了杯茶,要放到裴祁佑的手里,却被他一把扣住手腕,他说:“你闹够了没有?”

“我怎么闹了?”郁苡薇看向蒋英美:“妈,我怀着你家孙子呢,他就这么凶我,医生说孕妇不经吓的。”

裴祁佑手上的力道不断加大,郁苡薇的手腕,瞬间出现了红痕。

郁苡薇扭过头,含笑地望着脸色阴沉的裴祁佑:“你紧张什么,这里除了我,又没你其她情人。”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裴祁佑拉着郁苡薇就要起来,声音透着不耐烦。

“不是你奶奶邀请我来吃饭的吗?”郁苡薇不肯起来,笑靥如花:“我顺便,把我同父异母的姐姐也带来了。”

裴安安不敢相信地指了指一直没开口的白筱。

郁苡薇喝了口茶,点头:“她不仅是我的姐姐,还是首都徐家的千金大小姐呢!”

白筱猛地抬头,看向郁苡薇的时候,包厢的门被突然推开,苏蔓榕的呵斥声传来:“你在这里干什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我说过,有我在,没人可以欺负你【加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