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74章:她以为凭那些话就能把我赶出徐家,未免太天真了【加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74章她以为凭那些话就能把我赶出徐家,未免太天真了【加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梁惠珍刚张嘴,徐蓁宁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大伯,二姑姑,我爸爸情况怎么样了?”

“蓁宁来了?”徐瑞玲看到坐在轮椅上的徐蓁宁,注意力被转移了。

徐蓁宁看向病房,眉眼间透着担心:“医生说爸爸是胃溃疡,是不是很严重?”

“你别担心,这边有我们呢,你做完手术没多久,快点回去卧床休息。”徐敬文看到她这么有孝心,脸廓柔和了。

徐蓁宁的视线落在梁惠珍身上:“大伯母——”

梁惠珍冷着脸,看都没看徐蓁宁一眼,推开病房门进去了,还特意把门关得紧紧的。

徐瑞玲不解地看向自家大哥:“大嫂怎么回事?”

徐敬文也看出妻子情绪的瞬间变化,但他也说不出原因,对徐瑞玲说:“你先把蓁宁送回病房去。”

“好。”徐瑞玲点头,看着面容消瘦的徐蓁宁,又想到飞去拉斯维加斯的白筱,不由皱了皱眉头。

——————————

徐蓁宁被推回自己的病房,徐瑞玲还安慰了她几句,等徐瑞玲走了,她紧绷的神经才松懈下来。

她刚才看出来,梁惠珍没把事情全都捅出来,一方面她暗自侥幸,另一方面越加不安,要不是那晚徐敬衍突然吐血晕厥过去,谁知道现在又会是怎么样的情形,而梁惠珍顾忌着不说,怕的应该是更加刺激病中的徐敬衍。

徐蓁宁活了二十九年,从没这么不安过,她看出,徐家想要认回白筱是铁板上钉钉的事了。

要不然,怎么会在徐敬衍出事后,打电话想方设法地想把白筱弄到首都来?不就是为了来见病倒的徐敬衍吗?

如果白筱回来了,那她徐蓁宁又算什么?

病房的门,突然‘吱呀’一声开了,徐蓁宁吓了一跳,猛地回头:“谁?”

当她借着微弱的灯光,看清走进来的人时,徐蓁宁抑制不住地喊出来:“妈,你醒了?”

……

夏澜的头部在车祸中受到撞击,缝了很多针,导致头发被剃了,缠着纱布,样子有些狰狞。

“妈!”徐蓁宁喜极而泣,就像是孤苦无依的浮萍找到了依托。

夏澜的脸色苍白,没有过多的表情,她过去,给了徐蓁宁一个重重的耳光:“谁让你自作主张去告诉你爸爸那些事情的?你嫌自己闯的祸还不够多吗?是不是不把自己逼出徐家,你就不甘心?”

“我没有……”徐蓁宁捂着脸,痛哭:“大伯母说要去告诉家里她听到的,我害怕,所以——”

“所以你自乱阵脚,不打自招了?”

徐蓁宁哭,心里也委屈:“要不是医生说你会昏迷,我也不会去跟爸爸说那些话。”

夏澜闭上眼,深呼吸,这事,怪徐蓁宁,但也怪她自己当时慌了神,在梁惠珍刚听到那会儿,她要是能冷静一点,打死不承认,只说是徐蓁宁胡说八道,那么事情,也不会闹到这个地步。

“妈,现在怎么办?”徐蓁宁摸了把眼泪,慌张道:“大伯母什么都知道了,她还告诉了爸爸。”

“我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当年的决定,为什么要把你生下来,”夏澜的头又有些疼,脸色发白,她望着徐蓁宁:“如果没有你,我又何至于落到现在这个被动的地步?”

徐蓁宁慌了,她不知道夏澜这么说,背后代表着什么,小声抽泣:“妈,我知道错了。”

“现在知道错,晚了。”

徐蓁宁摇头,她已经失去了一条腿,不能再失去更多:“妈——”

“换一身衣服,跟我回大院去。”

徐蓁宁不明白夏澜的意思,夏澜闭了闭眼,重新睁开时,眼底是坚定的冷光:“她梁惠珍以为凭那些话就能把我赶出徐家,未免太天真了,她想要说,那也得有人想听才管用。”

“妈,你的意思是——”

夏澜横了她一眼:“你跟我一起,去见你爷爷,把事情重头到尾,当着他的面好好说一遍。”

——————————

白筱在拉斯维加斯已经待了一个星期,郁绍庭工作忙应酬也多,但不管每天忙到多晚,他都会回家。

最开始两天,郁景希抱着小被子,美其名曰:陪孤独的准妈妈睡前聊天。

到后来,发现郁绍庭每天半夜才回来,小家伙胆子渐渐肥了,第三晚直接就窝在白筱身边不回房了。

郁绍庭每次回房间,白筱都会醒,迷迷糊糊中看到他的身影,像是安心了,闭上眼一觉睡到大天亮。

到了第八天早上,白筱睁开眼,伸手摸了下旁边,摸到了温热的男人身体。

她转了个身,面对着郁绍庭,他闭着眼还在睡,下巴处冒着青茬,可能是连日来累到了,睡得很沉。

白筱伸手想要摸摸他的脸,又怕吵醒她,收回手的时间,不小心手肘碰到了睡在她另一侧的孩子。

郁景希揉着眼睛,小脸皱成一团,伸着懒腰,白筱忙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胸,郁景希却睁开了眼睛:“小白……”

“醒啦?”白筱捋开他额前的头发,轻声问他:“要不要再睡会儿?”

郁景希扭头,看了看窗户,又使劲揉了几下眼睛,坐了起来:“不睡了。”说着,看向床的另一侧。

“爸爸今天怎么还没走?”以往几天,他醒过来都没看到郁绍庭。

白筱比了个‘嘘’的动作:“这几天你爸爸太辛苦了,别吵他,我们先起,把早餐做好再来叫他。”

郁景希配合地点头,没再伸手去碰熟睡的男人。

白筱先让他下床,自己才轻手轻脚地起来,生怕吵到郁绍庭,连刷牙洗脸都特地去了独立卫生间。

……

郁绍庭醒过来,发现床上只有自己,去卫浴间冲了澡,套了身居家的衣服下楼去。

当他看到白筱端着一个盘子从厨房出来,心情莫名地就很好:“安娜呢?”

安娜是家里的菲佣。

“我放了她一天的假。”白筱把盘子放下,伸手,替他翻好T恤的领子:“你先坐会儿,马上就好。”

两人存在着身高差,郁绍庭垂眼望着她,没说话,却在她转身要回厨房去时,一把拉过她吻了上去。

白筱被他突然的动作搞得身形不稳,下意识地扶住他的腰。

被动地跟他亲了会儿,她脸颊染了红晕,稍稍推开他:“我煮着汤呢。”

郁绍庭搂着她,没撒手,下颌抵着她的脖颈,故意蹭了蹭她细嫩的肌肤,低着声问她:“怎么起这么早?”

他的下巴又有胡茬,白筱怕痒,笑了:“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那么晚休息?”

说着,她拉开了他的手:“我去看看汤。”

白筱刚一进厨房,看到郁景希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弄了个小板凳,正站在板凳上,用个小汤勺搅拌着汤。

“爸爸醒了吗?”郁景希转过头,黑溜溜的大眼睛,格外讨喜。

白筱怕他把衣服弄脏,还特意给他系了围裙,见他离那锅热汤太近,让他下来:“小心烫到。”

“没关系的,我看着就好,你忙吧。”小家伙说完又低头去搅拌那锅汤。

白筱在旁边看了会儿,确定他不会打翻汤,走到洗碗槽边上收拾。

郁景希扭头,看了一眼背对着自己的白筱,见她没看自己,偷偷舀了一勺汤,吹了吹,又喝了一口,转着眼珠子,自以为得逞地笑,结果,一扭头,看到了不知何时,双手环胸靠在门边的郁绍庭:“爸爸,你怎么进来了?”

“我刚试了一下汤的咸味,觉得刚好,打算告诉小白呢。”

白筱闻言回头,郁绍庭已经进来,他过去关了火,斜了眼郁景希,话是对白筱说的:“你就煮了这么点汤?”

“什么?”白筱没听懂。

郁绍庭拿了个汤碗,把锅里的汤倒出来,白筱发现,明明一大锅的汤怎么就成了一小碗?

她一时没往郁景希的身上想:“怎么会这样?”

郁景希拿着小汤勺,眼神闪烁:“我想尿尿,去洗手间了。”

白筱正想看看锅底是不是漏了,郁绍庭攥着她搂到怀里:“都跟你说了,那小子,就是头小白眼狼。”

“……”被他这么一说,她立刻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傻成这样,以后被卖了,也还替他数钱。”

“那也是我心甘情愿的,大不了,到时候你再把我买回来,郁总。”

她的声音偏向于江南女子的轻软,尤其是喊他‘郁总’时别有一番情趣,带着一股子撒娇的嗔意。

郁绍庭扳过她的肩,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心甘情愿?你怎么不问问我,是不是心甘情愿把你再买回来?”

“不愿意吗?”

郁绍庭抿着薄唇,笑而不语。

白筱主动把头靠在他的肩上,双手贴着他的肩胛骨,搂着他:“那郁总想要买怎么样的美人?”

郁绍庭回拥着她,从他的拥着自己的力道,她清晰地感受到他对自己的在意,贴着他的胸口,听着他稳健的心跳声,他富有磁性的嗓音拂过自己的耳畔:“家里有个爱吃醋的,再买一个,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吗?”

白筱听出他是存心戏弄自己,手轻砸了下他的背,心里暗自嘀咕,还说她,他自己还不是一样?

两人静静地抱着,在早晨的阳光中,这一刻,仿佛忘却了所有的烦恼。

——————————

郁景希在洗手间躲了会儿,再握着小汤勺出来,发现那两人坐在餐厅里吃早餐,不过气氛……有些不一样了。

“洗过手了吗?”白筱替他拉开椅子,早餐也都帮他摆好了。

郁景希爬上椅子,拿着勺子扒了两口稀饭,扭头看看旁边自顾自用早餐的郁绍庭。

怪,真是怪,这两人,一定又瞒着自己干了什么!

……

用过早餐,郁绍庭让白筱去换身衣服,白筱困惑,他望着她:“带你好好逛一下拉斯维加斯。”

他忙碌的这几天,郁景希也带着白筱让司机开车逛了很多地方,但郁绍庭亲自带她去,那感觉又不一样。

换衣服时,白筱对着镜子照了照自己的小腹,微不可见的凸起,她摸了摸,想着这里孕育了一个孩子,还是隐隐有些忐忑,不同于第一次怀孕时的任务性,这一次,她更多的是期待,期待着小生命的来临。

郁景希出门时背了不少东西,水壶、遮阳帽、望眼镜,一瓶防晒乳,甚至还有一把花式遮阳伞。

当白筱换好衣服下去,他立刻讨好地把遮阳伞给她:“这是特意给你准备的,太阳太猛,会晒黑的。”

郁绍庭并不是个好导游,到了一个地方也不会做过多介绍,只是让她自己看,倒是郁景希胡扯了一大堆。

当郁绍庭准备打电话叫人过来充当导游,白筱拦住了他,她冲他笑了笑:“这样挺好的。”

她没说假话,是挺好的,有时候,在意的并不是沿路风景,只是待在身边的人罢了。

郁绍庭攥着她的手,紧了紧,下午的时候,他带她去了内华达拉斯维加斯大学,看着那些走在林荫道下的大学生,白筱眼里,不自觉地流露出歆羡,当初,她因为意外没有上大学,这一直,都是她心头的遗憾。

郁景希不知怎么勾搭上了两位澳大利亚女留学生,坐在草地上,用稚嫩的英文跟对方吹牛/逼。

“喜欢的话,以后就在这里上学。”郁绍庭的口吻,好像这里是他家的后花园,随便一句,就能让她进来。

但白筱心里明白,在他说出这句话之前,早已做了很多事。

“我在想,什么时候告诉景希我是他妈妈?”白筱望着不远处的孩子,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

郁绍庭转过头看她:“怎么,心急了?”

“只是有些难过。”白筱想起郁景希说的那些话,回望着他深邃的眼:“看着他,就像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

郁绍庭从她眼中看到了伤感,不管是对苏蔓榕还是徐敬衍,她并没有真正地放下,他伸手,让她依偎在自己的怀里,薄唇贴着她柔黑的发:“他现在很幸福,爸爸妈妈都在身边。”

……

晚上回到别墅,菲佣已经回来,做好了晚餐等他们一家三口。

睡觉前,白筱整理他昨天从衣服里拿出来随手丢在沙发上的东西,结果发现了一张机票。

是拉斯维加斯回丰城的,时间是明天傍晚,但只有一张。

郁绍庭洗好澡出来,看到白筱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他订的那张机票,也没再隐瞒:“我明天回一趟丰城。”

“那我跟景希的机票呢?”白筱翻了一遍都没找到其它机票。

“你们留在这。”郁绍庭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下,搂着她:“我已经替景希办好这边学校的入学手续。”

白筱还是想跟他一起回去,她想跟他在一块儿。

“下个月,最迟下个月,我就会过来。”他向她保证,这也是郁绍庭这辈子第一次这么哄女人。

白筱迟疑着,郁绍庭的手机有电话进来,他当着她的面接了,不知对方说了什么,他的眉头逐渐敛起。

“怎么啦?”白筱关心地问。

郁绍庭挂了电话,拉过她的手握着,过了会儿才开口:“外婆刚才出门,不小心绊了一脚,摔伤了。”

————————作者有话说————————

好久没写小剧场了,趁着今天写一个关于郁煜煜小盆友的《你长大想当什么》

郁煜煜胆子有点小,有点爱哭,但有一点跟哥哥郁景希很像,从小喜欢讹人外加收集值钱的东西,有一回,幼稚园的老师在玩游戏时问他:“郁煜煜同学,你长大了想做什么?”

郁煜煜想了想:“我长大了,一定要当大老板!然后身上有几千万,再然后还要找个姘头!”

老师:“……”

“有什么好看的衣服首饰都买给姘头,带着姘头开个小飞机到世界各地去旅游!”

老师嘴角抽了抽,叫起另一个小盆友:“厉麦麦同学,你长大了想要做什么呢?”

厉麦麦高声道:“当郁煜煜的姘头!”

老师:“……”

……本章完结,下一章“因为你,我们家现在已经鸡犬不宁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