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76章:小三,你比筱筱大十岁,徐家那边会不会嫌你老啊【加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76章小三,你比筱筱大十岁,徐家那边会不会嫌你老啊【加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郁绍庭接到徐敬衍电话时,刚好在从黎阳回丰城的路上。

徐敬衍每回来电话,十句话里有八句不离白筱,郁绍庭边开车边说:“您放心,她还在拉斯维加斯。”

“她现在的身体怎么样了?上回,我看她有呕吐的症状……”

“那是正常的妊娠反应,过了一定时期就会好。”

徐敬衍这才放心,却没急着挂电话,而是问:“你大嫂她——还好吗?”

郁绍庭没有隐瞒苏蔓榕的行踪:“大嫂这几天在黎阳,筱筱她外婆之前出了点意外,小腿骨折住了院。”

徐敬衍问情况严不严重,郁绍庭把从医生那问来的话转述给了徐敬衍:“在医院住段日子,康复不是大问题。”

……

徐敬衍挂了电话,回到病房,这一次,他推门而入,站在病床前,看着还没从抢救中醒过来的夏澜。

她的左手,手腕上缠着厚厚的纱布,手背上挂着点滴。

他望着她口鼻上的氧气罩,怨吗,恨吗,最后竟都化为了惆怅的苦涩,要不是当年他跟白宁萱之间缺乏信任,又怎么会给了旁人趁虚而入的机会?怪别人,倒不如怪自己,却又忍不住,想要责问苍天,为何要这么捉弄于他?

良久徐敬衍才说出一句话:“你我夫妻缘分已尽,离婚协议我已经让律师准备好,等你醒后,签了吧。”

话毕,他不再多加停留,拉开病房的门,犹如来时那样,静静地离开了。

病房门合上的刹那,病床的人缓缓睁开了双眼,她怔怔地盯着天花板,然后转头看着旁边的氧气瓶……

——————————

徐敬衍开车回家,半路上,接到了医院打来的电话,说是6043病房的病人出现了休克的情况。

6043,是夏澜所在的病房门牌号。

“情况不是很好,家属最好来医院一趟。”

徐敬衍没有调转车头,而是报了夏家,夏澜一位堂兄的号码:“你打这个号码,家属自会过去。”

“这……”护士似乎有疑虑,但徐敬衍已经把电话掐断了。

不管夏澜这回是真的休克,还是故弄玄虚,他都不想再回去,他原谅不了她,就像他亦原谅不了自己。

……

徐敬衍回了大院,刚下车就看到付敏急匆匆地出来,看到他,神色颇为尴尬,然后低头上了自己的车。

他刚走到门口,听到里面传来胡雅宁的声音:“老六这是干嘛呢?连自己老婆的死活都不管了。”

“要不是有我们这帮妯娌,谁去医院照顾她?况且夏澜都说了,是蓁宁赌气说的那些话,大嫂也真是的,怎么就揪着不放,我看啊,大嫂就是被姓白的那对母女收买了,要不然,怎么夏澜救了她,她还要反过来咬夏澜一口?”

胡雅宁双手环胸坐在沙发上,转头看到进来的徐敬衍,见他目光冷冷地望着自己,抿了下嘴角,悻悻地闭了嘴。

要说,胡雅宁也不是多站在夏澜这一边,只不过,人一旦发现自己过往做错了事,尤其是心高气傲的人,终归是不愿正视自己的错误,往往所做的举动是强词夺理,拼命地想要遮掩过去。

不管梁惠珍的那番话是真是假,但白筱是徐敬衍孩子的事却错不了,这让胡雅宁像被人狠狠扇了一巴掌。

这回再见到徐敬衍,虽然挺直了脊梁,但心里还是虚得慌。

“付敏怎么没把家里的钥匙带走,算了,我还是给她送过去吧。”胡雅宁拿了包,灰溜溜地走了。

徐敬衍上楼,没在书房找到父亲,转而问家中保姆,保姆说:“徐老一大早就出去了。”

——————————

郁绍庭刚下高速,便接到郁老太太的电话,老太太已经知道白筱跟徐家的关系,除了唏嘘便是对白筱的心疼。

“你说,这个孩子的命怎么这么苦?”郁老太太是个多愁善感的女人,不由红了眼,想到自家过世的大儿子,想到大儿媳妇,又想到徐敬衍,叹息:“这天底下这么凑巧的事情怎么就让咱们家赶上了?”

小儿子娶了徐家两个女儿,这辈分岂不是乱套了?

“小三啊,以后你要再去徐家,是他们叫你大姐夫呢,还是你喊他们几个哥哥?”

“……”

郁绍庭不想探讨这个问题:“没其他事,我挂了。”

“你对筱筱那么体贴,怎么到我这个妈这儿,就这个态度?”

郁老太太不满意儿子敷衍的态度,说起白筱,不免又生出怜惜:“对了,怎么就你回来,筱筱跟景希呢?”

关于出国定居的事,郁绍庭还没知会家里,见他没吭声,老太太想到什么,立刻挂了电话,转而直拨首都郁总参谋长的专线,没一会儿,刚上高架的郁绍庭就接到了郁战明的电话,接起劈头就是一句:“混账东西!”

没一会儿,大院的张阿姨来了电话,说是老太太打完电话后,趴在沙发上痛哭流涕到几度哽咽。

这话,郁绍庭不信,他甚至猜到老太太就在旁边偷听,但还是调转车头去了一趟大院。

……

郁绍庭下车,走到门口时还听到屋子里传来越剧花旦的唱曲声,刚巧张阿姨拎了袋垃圾从里面出来。

“三少,你回来了呀?”张阿姨的嗓门比较大,几乎她话音刚落,房子里瞬间没了声。

郁绍庭往屋子里扫了一眼,里面传来老太太真假难辨的大哭:“我的命好苦呀,养大的儿子不由娘……”

郁老太太拧着一块小手帕,眼角余光不时注意着门口,看到人影晃动,嚎哭声又往上提了几个音量。

郁绍庭把车钥匙往茶桌上一扔,在老太太对面坐下,也不开口,最后还是老太太先演不下去,吸了吸鼻子,控诉小儿子:“我把你养这么大,你倒好,有了媳妇忘了娘,连到国外定居这么大的事也不跟我们商量。”

“……这些年,我不一直都在国外?”

“那能一样吗?”郁老太太撇了撇嘴角,“那会儿你光棍一个,自己跑算了,还把老婆跟孩子都带上了。”

郁绍庭靠着沙发,拿出烟盒点了根烟,郁老太太早就习惯他这副样子,伸手挥了挥烟雾,说:“徐家那边之前都打电话打到家里来要人了,你把筱筱藏到国外,也不问问她愿不愿意认回爸爸,小心她以后反悔了怨你。”

“如果她想了,再带她回来。”郁绍庭把烟叼在嘴边,探身给自己倒了杯水:“这些事,你不用操心。”

“你们兄弟俩,哪个不让我/操碎心的?”

郁老太太又看了眼小儿子,发现他的脸比之前更削瘦了些,语重心长地道:“筱筱的年纪是小了点,你能担待多担待点,现在又冒出这么个事,我之前也担心她受不住——”

说到一半,老太太似想起了什么:“小三,你比筱筱大了十岁零五个月呢,徐家那边会不会嫌你老啊?”

“……”

郁绍庭没在大院吃晚饭,路上,看了看时间,算着拉斯维加斯那边天刚亮,按捺下打电话的冲动。

路靳声知道他回来了,打电话来约他出去吃饭。

这些日子,郁绍庭从拉斯维加斯回来后,又从丰城去了黎阳,期间都没好好休息过,身体都叫嚣着疲惫。

拒绝了路靳声的邀请,郁绍庭直接开车回了沁园。

把车停好,下车时看到小梁正拿着抹布在擦家里那辆轿车,小梁看到他,笑呵呵地问好。

郁绍庭伸手,刚转开别墅门的把手,孩子清脆的笑声从门缝间传出,还有李婶的声音:“哎哟,小少爷,这个可不能乱拿,小心烫到,来,给李婶把。”

“李婶,我上回穿过的那件米白色线衫放哪儿了?我找不到。”

郁绍庭听到女人柔美的声音,心跳微微一滞,他推开门,看到的是从楼上下来的白筱。

她转头,看到玄关处的他,莞尔:“回来了?”

————————作者有话说————————

晚上再更新七千字,最近天干物燥易上火,给小伙伴们送个小剧场降降火,《哥,警察来了,快跑!》:

郁绍庭五岁那年绝对是个萌娃子,顶着个蘑菇头喜欢跟在郁政东屁股后面到处走。

一天,郁战明让大儿子去商场取一个预定好的金手镯,郁绍庭在门口听到,扒着自行车要一起去。

到了商场,发现没位置停车,郁政东不想跑太远,随便找了处位置停好,让郁绍庭在旁边看着。

“如果挡到了别人的路,记得叫我。”郁政东特意去旁边的小店买了根棒棒糖给弟弟。

没一会儿几个交警往这边过来,郁绍庭以前见过交警把违规乱停的车子拉走,当下,冲进商场,朝站在金器柜台前的郁政东喊道:“哥,哥,警察来了,快跑!”

郁政东:“……”

商场刹那的安静后,来买金银珠宝的顾客攥紧手里的包蜂拥而出。

年少的郁政东发愣的空档,已经被几个保安制服在墙角。

那一晚,郁战明黑着脸从派出所把大儿子领出来,回到家,整个大院都是孩子被揍时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灵感来自于某位小伙伴讲的一则笑话】

……本章完结,下一章“想我没?”↓↓↓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