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77章:想我没?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77章想我没?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回来了?”白筱笑吟吟地,那神态,那语气,完全像是等到了工作一日后归家的丈夫。

郁绍庭站在玄关处,真正看见她的那一瞬间,眼底有一抹惊讶,虽然,很快就被他掩盖过去。

楼梯上传来踢踢踏踏的声响——郁景希跑下来,穿了一套睡衣,顶着个湿漉漉的小脑袋,瞧见门口的郁绍庭时清脆地喊了声‘爸爸’,然后又欢腾地跑去厨房看李婶煮了什么。

白筱从儿子身上收回视线,重新又看向郁绍庭,见他还站在那没动,过去,伸手主动去拿他手里的文件袋。

“刚才给你打电话,一直通话中,就问了景行,他说你还在黎阳,要明天才回来。”

“临时把行程压短了。”

白筱听到他低缓的声音,她捏着文件袋抽了抽,他却没有松手,她抬起头——

郁绍庭稍低着头,静静地看着她,很平淡的眼神,没有太多的内容,神色如常,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她。

这也是白筱这段日子来第一次这么仔细地端详他的五官,跟以前相比,消瘦了一些,显得脸廓线条越加地立体,眉眼清隽又透着成熟男人特有的魅力,她已经记不起来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样子,只记得他站在小吃街的摊边,长身玉立,白衬衫黑西装,但不变的是那双漆黑幽深的眼睛,眼底多了以前未曾有的温柔深情。

白筱的心脏突然,不受控制地加快跳动的频率。

厨房里,传来李婶跟郁景希交谈的声音,白筱偏过头看了眼,再转回头时,发现郁绍庭望着自己的眼神变得深邃。

白筱被他看得脸颊发烫,错开眼的同时蹲下/身帮他从鞋柜里拿出拖鞋:“先换鞋吧。”

郁绍庭的视线一直跟随着她,终于开口问她:“怎么回来的?”

“坐飞机啊。”白筱站起来。

自从怀孕后,她怕影响肚子里的孩子,对化妆品敬而远之,此刻,在她清秀干净的眉眼里,郁绍庭看到了自己的身影,他没有立刻换鞋,而是伸手把她拉近:“回来前,为什么不跟我打招呼?”

“如果我提前跟你说了,你还会让我回来?”

“……”

答案是肯定的。

她回来之前,甚至让菲佣跟司机都帮忙瞒着,但一下飞机就给他打了电话,却一直通话中。

刚才郁绍庭开门进来,自己回过头看到他的那一刻,白筱感受到一种很微妙的感觉,来自灵魂深处的悸动。

她站的地板比郁绍庭站的大理石高出七八公分。

白筱忽然踮起脚,毫无预兆地,抱住了郁绍庭,侧头,亲了亲他的脖颈动脉位置:“想我没?”

郁绍庭垂下眼望着她这样,发出一声短促的轻笑,至于她的问题,没有正面回答。

“你笑什么?”白筱看他脸上似笑非笑的样子,有股说不清的味道,她觉得自己的脸颊烧得更厉害。

他笑而不语,只是意味深长地看着她。

白筱的道行本就被他深,被他这么瞧着,脸更红,推开他就要去厨房:“我去看晚饭做好了没。”

刚一转身,手腕却被紧紧地攥住,拉了回去。

白筱注意着那头的动静,眼珠子转了下,郁绍庭的双手搭在她的肩上,慢慢弯下头亲了亲她的唇瓣。

浅尝辄止的味道。

白筱在他的薄唇上闻到了干燥的烟草味,脸通红,双手抵着他的西装:“厨房有人。”

郁绍庭把她往怀里拉了拉,低头亲吻她的额头,哑着声在她耳畔说:“那去洗手间……”

明明一句挑/逗轻佻的话,被他说得一本正经,白筱却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想到了那天在客厅里,情难自控地抬手扯着他的衬衫领子,另一手滑到他的肩胛骨位置,低着声:“不发出声音就好了。”

文件袋已经被丢弃在地上,两人往我地相拥,亲吻,浑然不记得厨房的门还大开着。

白筱后背抵着鞋柜边沿,搁得她有些疼,郁绍庭搂着她的腰,不断把她贴向自己,良久,他放开她,滚烫的气息吹入她的耳蜗,他问她:“三个月过了没有?”

“嗯。”白筱听懂了他的言外之意,微不可闻地应了声:“三个月零两天。”

厨房里传来郁景希的叫声:“小白小白,你要喝什么汤,是西红柿鸡蛋汤还是榨菜肉丝汤?”

白筱瞬间就把郁绍庭给推开了,做贼心虚的神态,对刚从厨房跑出来的郁景希说:“随便吧,你决定。”

郁景希瞅瞅爸爸,又瞅瞅脸红的白筱,觉得这两人又怪怪的,甚至开饭后,虽然白筱跟郁绍庭面对面坐着,挨着白筱坐的郁景希还是敏锐地察觉到异样,晚饭后,拉着白筱去自己卧室,让她教题目。

白筱在小卧室待了差不多二十分钟,郁绍庭就出现在门口,也没说话,站在那,催促的意思很明显。

“还有哪题不会做?”白筱耳根子也发烫,捋了下耳边的发丝问郁景希。

小家伙指着那一列计算题:“都不太会,刚才讲的,也有一些没明白。”

白筱听他拧着眉苦恼地说哪里哪里还不做,转头看向门口,郁绍庭已经走了,她抬头摸了摸郁景希的小脑袋瓜,教他题目时有些心不在焉,小家伙抬头:“是不是弟弟累了,要不,你先去睡觉吧。”

难得,白筱没坚持,叮咛他早点休息,离开小卧室回了主卧。

……

白筱推开门进去,卧室里亮着一盏壁灯,光线柔和,电视开着,郁绍庭正半躺在床上,一手搁在脑后一手拿着遥控器,百无聊赖地在换台,白筱走过去,发现他身上还是回来时的西裤衬衫。

她转头看了一眼电视,又是一起综艺节目:“你喜欢看这个?”

“……随便调的。”

白筱在床边坐下,看着他棱角分明的侧脸:“这几天,是不是特别辛苦?”

“还好。”郁绍庭丢了遥控器,坐起来,问她:“自己带着孩子,买了机票回来的?”

白筱摇头,把徐瑞玲去拉斯维加斯的事告诉了他:“她也要回国,我自己怀孕,又带着景希,想着路上有个照应,就跟她一块儿买了机票。”徐瑞玲那天离开别墅时,在茶桌上留下了她的联系方式。

“她想买三张回首都的机票,不过我没答应,她可能不太高兴,但还是跟我们一起买了回丰城的航班。”

徐瑞玲是到了丰城机场后,直接买了最快回首都的机票,马不停蹄地走了。

郁绍庭抬手,抚摸着她的脸颊,声音低沉却很温柔:“坐了这么久飞机,累不累?”

“不累。”白筱握住他的手,脸在他手心蹭了蹭:“在飞机上睡了很久。”

两人没再说话,房间里,只有电视发出的声音,但有些事,尤其是成年男女之间的那档子事,心照不宣。

过了会儿,白筱放开了他的手,站了起来,微红着脸,低声道:“我去洗个澡。”

……

白筱在拉斯维加斯住了几天,走进这边的卫浴间,视觉上还是有些许的不适应,盥洗台边上,摆着男士的剃须刀跟须后水,也有女士专用的洗面奶跟护肤品,旁边的架子上也有两条毛巾。

淋浴间里有防滑垫子,白筱光脚踩在上面,把身上的衣服都脱了。

白筱先洗了身子,摘下头上的浴帽,柔黑的长发披肩,正打算用蓬头浇湿头发,卫浴间的门开了。

她没有再像以前一样慌慌张张地拿过浴巾遮挡,看着进来的男人,虽然也觉得不好意思,却没有扭扭捏捏。

他走过来,西裤的裤脚被水坚实,棉拖也全湿了。

白筱垂下的眼睫,犹如两片墨色蝶翼,映衬着她象牙白的肌肤,一头黑发半湿地搭在肩头,郁绍庭已经离她很近,他低着头,目光深沉地看着她:“还没有洗好?”

“还没有洗头。”她看着他身上的白衬衫也被打湿,抬头还想说话,他却堵住了她微启的双唇。

……

完事后,白筱枕着郁绍庭的手臂,靠在他的怀里,明明身体发出疲惫的信号,但她的大脑却很清醒。

旁边的男人,闭着眼,呼吸轻浅,睡着了。

房间里关了灯,只有月光透过纱帘缝隙投过来,她想触摸他高挺的鼻梁,却又怕吵醒他,缩回了手。

徐瑞玲有句话说的很对,她不想面对那些事,那么一定需要有个人替她挡去这些麻烦。

而这个人,就是躺在她身边的男人。

白筱将头把他胸口靠了靠,手臂揽着他的身体,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闭上了双眼。

——————————

第二天,白筱跟郁绍庭差不多同时醒,她刚下床,还没起身,他已经睁开眼,蹙了下眉头。

她回身,亲了亲他的嘴唇:“醒了?”

郁绍庭拉过她的手,包裹在自己的大手里,看了眼床柜上的闹钟,八点还差一刻:“时差倒过来了?”

白筱点了点头,对于她私自带着景希回国的事,他没有一句责备或是不满,她反握了他的手,看着他修长却没什么肉的手指,然后抬起头望着他:“我打算今天去一趟黎阳看外婆。”

“等吃了早餐,我开车送你过去。”郁绍庭说。

白筱原没打算让他也去,他昨天刚从那边回来,她怕他来来回回累到自己,但郁绍庭很坚持:“一块去。”

郁景希知道要去黎阳,迅速整理了自己的东西,生怕被落下在家里。

……

从丰城到黎阳,走高速是四个多小时车程,白筱突然后悔,自己怎么没有去学车,那样就可以帮他分担。

郁绍庭斜了她一眼,眼里带笑:“孕妇开车,你敢开,我还吃不消坐。”

白筱抿起唇角看向车窗外,手被拉过去攥着搭在他的腿上,她收回视线转头,对他说:“专心开车。”

“……”他松开了她的手,把手搭回方向盘边缘。

白筱转身看了一眼后座睡着的郁景希,听到郁绍庭忽然说:“大嫂还在黎阳。”

“我知道。那天,小吴嫂跟我说了。”

到黎阳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郁绍庭也没多绕,直接把车开去了老人家所在的医院。

到了停车场,白筱叫醒了郁景希,小家伙揉着眼睛,哈欠连连,眯着眼睛东张西望,推开车门爬下车。

“你们先上去,我抽根烟。”郁绍庭关上车门说。

刚才一路上,是没见他抽烟,白筱点头,带着郁景希先进住院部,走之前交代他:“早点上来。”

郁绍庭看着她,目光变柔,摸了下她的头:“一根烟的工夫。”

……

白筱领着郁景希出了电梯,在病房门口看到了照顾外婆的小吴嫂。

小吴嫂没见过白筱,但白筱从郁绍庭那儿见过她的照片,白筱作了自我介绍,小吴嫂立刻热情地招呼她。

“我外婆怎么样了?”白筱往虚掩的病房门看了一眼,怕老人家睡着了,刻意压低声。

“老人家刚睡午觉。”小吴嫂看到白筱,又看了眼一直牵着白筱手的郁景希,继而想到昨天还刚见过的郁绍庭,一时半会有些糊涂,郁绍庭有这么大个儿子不稀奇,但白筱,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

白筱看出她的困惑,主动说:“这是我跟我丈夫的儿子,叫郁景希。”

她的话音刚落,郁景希很有眼色地叫人,嘴甜到哄得小吴嫂一愣一愣。

“太太刚刚下楼去买东西,你没有碰到吗?”

白筱知道小吴嫂指的是苏蔓榕,摇头:“可能坐了旁边的那个电梯。”

小吴嫂点头:“老太太还不知道你要过来,要不然,准高兴得合不拢嘴,这些日子在医院,常常挂在嘴边的就是你,当时她摔了一跤,被人送来医院,都不让我打电话给你,说你在国外旅游,不能让你分心。”

“外婆怎么会摔倒的?”

“老太太去市里买东西,被几个调皮的孩子撞到,不过还好,被好心人看到送过来。”

这年头碰瓷的情况屡见不鲜,白筱没想到还会有这样的好心人,她问小吴嫂对方有没有留名字号码,哪怕不登门道谢,也要打个电话,小吴嫂为难地道:“这还真没有,是个年轻小伙子,等老太太送完手术就走了。”

说着,小吴嫂突然一拍手:“我想起来了,好像姓裴,我赶到时听见护士喊他裴先生。”

裴先生?不知为何,白筱想到了裴祁佑,但如果真是他,他来黎阳做什么?

没一会儿,郁绍庭便上来了,刚巧,病房里传来外婆不确定的询问声:“是筱筱来了吗?”

白筱推开病房的门进去,老人家气色不错,正撑着身子坐起来,白筱忙过去把枕头垫到老人家的身后。

“不是在国外吗?怎么回来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去告诉她,你现在是怎么舍己为人的”↓↓↓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