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78章:你去告诉她,你现在是怎么舍己为人的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78章你去告诉她,你现在是怎么舍己为人的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不是在国外吗?怎么回来了?”老人家的语气有些责怪,但又是关心的责怪。

白筱扶着老人家坐好,又倒了杯水递给外婆“都在那待了一个多星期了,闲着没事就回来了。”

外婆叹了口气:“年纪大,越来越不中用了,动不动就往医院跑。”

白筱看了看老人家的腿,老人家说不打紧,但白筱还是不放心,想要找医生好好问问。

外婆笑觑了她一眼:“又不是病入膏肓,我难道还骗你不成?”

“您别这么说,不吉利。”白筱听到外婆这么说,紧紧握着外婆瘦瘦的手:“您的身体,还好着呢。”

“你妈把所有事都跟我说了。”老人家忽然道。

白筱知道是什么事,在外婆又要开口时截住了老人家的话:“您安心养病,不用操心这些事。”

外婆摇头:“这些事我是管不动了,但是既然跟你有关,我就不能不操心。”

“……”白筱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听到老人家问她:“他来找你了?”

‘他’指的是徐敬衍。

白筱想起那一次在大院门口见到徐敬衍,还有千里迢迢赶到拉斯维加斯的徐瑞玲,她默不作声。

“人在年轻时难免会犯错,外婆也不是帮他们说话,虽然我不知道当年你妈妈跟他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看得出,你妈当时是真打算跟他过日子,要不然也不会生下你。”

老人家拉着白筱的手,左手搭着她的手背:“那个年代,很少有未婚的女人愿意替自己不爱的男人生下孩子。”

见白筱不吭声,老人家也没再继续这么话题,倒是把摔伤的事情都告诉了她。

“那天,是祁佑把我送到医院来的。”

“我知道。”白筱莞尔,看到老人家诧异,她便把小吴嫂的话说了。

老人家点点头,又说:“一开始的住院费也是他缴的,我手术后醒过来,已经找不到他的人了。”

“您放心,等回了丰城,我会想办法把钱还给他。”

外婆目光慈爱地看着她急着跟裴祁佑撇清关系:“那会儿我在丰城做手术,小绍应该帮了你不少忙吧?”

“……怎么突然提起这个?”白筱想起那会儿,自己倒在地上歇斯底里的狼狈,还是难免窘迫。

“你拿小绍骗我说是祁佑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老人家作势瞪了她一眼,但随即脸色便缓和了:“幸好是个靠谱的,要不然,还不知道你现在怎么样。”

“昨天小绍还在这里,我听小吴嫂说,他一下飞机就往这边赶了。”外婆欣慰地笑了笑,眼角余光瞟向门上的玻璃窗:“难得他有这份心,你今天过来,我不用想,也知道是他送你过来的。”

白筱跟着转头,看到了窗外那抹挺拔的身影,他站在走廊上,侧低着头,可能正在跟谁说话。

看着他,她的脸颊莫名就红了。

老人家笑得更含蓄:“你啊,也得疼你的男人,不要只懂得享受,也要记得付出,有了付出才有回报。”

白筱握紧外婆的双手,郑重地点头:“我会的。”

“至于徐家那边,想不想要认回他这个父亲,全在于你自己,不要顾及其他人的想法。”

白筱抬头,老人家却催促她:“我刚听到景希的声音了,你快让他进来,陪我老人家说说话。”

……

小家伙进来后,绕着病床,‘外婆’长‘外婆’短,哄得老人家又塞了个红包给他。

郁景希正要往口袋里揣,瞟见郁绍庭正目光冷淡地看着自己,立刻把红包还了回去:“外婆你自己用吧。”

“给了你,哪有收回去的道理。”老人家佯作不悦,怎么也不肯接。

郁绍庭在旁边适时地说了句:“收下吧。”

小家伙很有眼色地看了看郁绍庭,确定他不会生气,才小心地把红包藏好,没忘跟外婆说谢谢。

外婆得知他们一家三口下了高速直接来医院,还没有吃午饭,立刻催促着他们去用餐。

——————————

从病房出来,郁景希的圆头小牛皮鞋在地上踩得分外有力,拿了个红包后心情出了奇的好。

扭头,又跑回到白筱身边,问她去哪儿吃饭。

白筱则看向旁边的男人,郁绍庭反手合上病房的门:“就在附近找一家餐厅。”

……

最后,他们去的是医院外面那一排小吃店,对吃的,白筱从来没太多的要求。

这一点,郁景希随了她,但有个人……白筱站在一家小餐馆门口,扭头望着郁绍庭:“要不换一家。”

他却已经先一步进去,丢下一句:“不想再开车,进去吧。”

确实,这附近都是这种小店,要去高档的餐厅,得开五六分钟的车才能到。

餐馆里,因为过了饭点,没有什么人,老板娘兼服务员拿了菜单过来,白筱点了几个清淡的菜,又问郁绍庭喜欢吃什么,他说‘随便’,但白筱觉得这个答案更难,倒是郁景希哼哼着不满,小肉手捧着下巴,也不问问他。

白筱特意把那些消毒过的碗筷又用热水泡了一遍,抬头看向对面的郁绍庭,他穿着西装坐在那,不管是气场还是微微皱眉的动作,都跟这种地方不搭,白筱把筷子递给他时问:“要不要喝饮料?”

“……”

郁景希凑过来:“喝橙汁怎么样?”

郁绍庭抬头看她,见她小心讨好的样子,轻笑了声,眉眼柔和了不少,他说:“点吧。”

小餐馆有一个好处,就是上菜速度特别的快。

吃饭前,白筱特地给郁景希的脖子处塞了两张纸巾,小家伙难受地想扯下来,却被白筱的眼风看得缩回了手。

“为什么要选这种地方,东西不卫生,吃了对我肚子里的孩子没好处!”

听到郁苡薇的声音时,白筱正在帮郁景希剥虾,她一回头,看到了门口意见不一的两个人。

看到郁苡薇不奇怪,看到裴祁佑也不稀奇,但看到他们两个在一块儿,白筱没忍住,露出诧异的神情。

——————————

“我不管,反正我不要在这里吃饭!”

郁苡薇踩着五厘米的细高跟,脸上是精致的淡妆,穿的也不像个孕妇:“我坐了好几个钟头的车,本来就难受,你还让我吃这种地方的东西……”

裴祁佑流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刚想抽烟,一转头,看到了餐馆里的一家三口。

尤其是看到白筱正回头望着他们,裴祁佑的心底,发出一声苦笑,无尽蔓延的苦涩。

郁苡薇察觉到他的异样,也跟着朝餐馆里望进去,看到白筱时,愣了愣,随即脸上的不高兴一扫而空,拎着包就要往餐馆里去:“算了,既然来了,那就进去吃吧。”

只是,她刚迈出一条腿,手臂被人拉过,整个人都被拖走了,她叫嚷着:“裴祁佑,你干嘛!”

裴祁佑直接把她拉回了车上。

“裴祁佑,你发什么疯!”郁苡薇被他拖得趔趄,胯部还撞到了车门:“见到她,有那么激动吗?”

她见他不说话,嗤笑:“怎么,怕被她知道,你又跟我在一起了?”

裴祁佑绷着脸冷冷地望着她:“不是想去吃西餐吗?上车。”

郁苡薇一想到他见到白筱那落荒而逃的样子,想笑却又想哭,心里憋屈,嘴上也讽刺他:“跟我在一起就有那么委屈你吗?既然她就在那里,你去告诉她啊,告诉她,你现在是怎么舍己为人的。”

“够了。”裴祁佑打断她,拉开车门:“你到底走不走?”

“不走了。”郁苡薇的情绪又平复下来,横了眼立在车边的裴祁佑:“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裴祁佑望着她,声音没有多余感情:“上车吧,不是说饿了吗?”

“我知道,我这么逼你,你心里一定恨着我,可是,除了这个方式,我不知道该怎么平复我的不甘,裴祁佑,你不能怪我,是你先对不起我。只要你跟我结婚好好过日子,我保证不会把白筱的事情说出去。”

——————————

虽然裴祁佑很快拉走了郁苡薇,但白筱确定,不是自己的幻觉。

她收回目光,转回身,看到郁绍庭正在往自己的杯子里倒橙汁,至于刚才门口的一幕,她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所以想了想,还是告诉了他:“我刚才,看到了裴祁佑跟苡薇。”

郁绍庭淡淡地‘嗯’了一声,不甚在意的样子。

白筱不太满意他这个回应,拿起筷子,想夹菜又没多大兴致,倒是郁绍庭抬眼,看着她:“我也看到了。”

郁景希啃着红烧鸡爪,看看身边这个又看看对面那个,然后又埋头,像一只贪吃的小仓鼠。

郁绍庭递给她一罐牛奶,白筱看了眼,不记得自己刚才点了。

“你刚才回头的时候,我起身拿的。”他不咸不淡地解释,还替她拉开了拉环。

“我怎么没注意。”白筱喝了一口牛奶,他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没有再说话。

但白筱觉得,他每次这么笑,都没什么好意,就像是一种嘲笑,她把牛奶搁到桌上:“你又笑什么?”

他不回答,但笑得更明显。

白筱:“……”

……

吃完饭结账,老板娘过来:“一共八十六块。”

“老板娘,你忘了送我们一瓶酸奶。”郁景希突然在旁边,晃着小腿提醒准备走人的老板娘。

老板娘一头雾水,郁景希好心地指了指门口的牌子:“刚才进来前,我看到了。”

“那个啊,那个活动昨天就结束了。”

“那你怎么不早说,不然我们就不来你家吃饭了。”

老板娘:“……”

最后走的时候,郁景希还是从冷藏柜里拿了一瓶酸奶,老板娘抽了下嘴角,可能没见过这么不吃亏的小孩。

白筱要把酸奶的钱给老板娘,老板娘忙摆手说:“不用了不用了。”

“老板娘在我们的饭钱里宰了一大笔,不会在乎这点钱的。”郁景希在旁边插嘴。

白筱一把捂住他的嘴,倒是老板娘被他逗乐了,跟白筱道:“你侄子真可爱,跟你哥一样,都是帅哥。”

郁绍庭掏钱包的动作一顿。

白筱扯了下唇角,刚想跟郁绍庭要零钱,他却拉着她就走,她追跑了两步:“还没给酸奶的钱。”

郁绍庭摆着脸不说话,只是把她带离了餐馆。

老板娘一头雾水,这个人是长得帅,但脾气不太好,怎么说翻脸就翻脸,搞得跟谁欠了他钱一样,一转头,看到那个胖嘟嘟的小男孩又从冷藏柜里拿了杯酸奶,斜了她一眼:“那是我爸爸的老婆!”然后火急火燎地追了出去。

白筱最先还没反应过来他为什么阴着脸,后来明白了,拉着他:“景希还在后面,你慢点走。”

看着他紧绷的侧脸,想到刚才在饭桌上他嘲笑自己的样子,她有种翻身农奴把主做的愉悦,一把挽住他的手臂:“哥,你说咱们要不要买点水果上去看外婆?”

旁边的水果摊摊主热络地说:“买点吧,天气热,买水果篮送病人刚刚好。”

郁绍庭侧头看她,看她得意洋洋的德行,要笑不笑,更像是恼羞成怒,说了四个字:“小人得志。”

白筱心里得意,却在抬头看到不远处的徐敬衍时,笑容淡下来,瞬间,看那些水果都没有了购买的欲/望。

郁景希也瞧见了徐敬衍,立刻挥着手大喊:“小外公小外公!”

徐敬衍闻声转头,隔着一段路,也看到了白筱,却也看到她撇开头的动作,一时不知道该不该过来。

白筱放开了郁绍庭的手臂:“我先上去。”

尤其是她看到郁景希屁颠屁颠地跑过去了,撇了撇嘴角,嘀咕了句‘小叛徒’就转身走了。

郁绍庭倒也没挽留她,估计是看出她不想见徐敬衍。

对于郁绍庭跟徐敬衍打招呼,白筱知道自己如果出言阻拦,是没有道理的行为,毕竟,他跟那人没有深仇大恨。

——————————

白筱乘电梯回到病房,苏蔓榕也在,或者说,苏蔓榕是在特意等她。

见她来了,苏蔓榕从椅子上起来,目光殷切地看着她:“筱筱,你能不能出来一下,有件事我要跟你说。”

白筱不想外婆担心,点头,跟着她去了走廊一处角落。

“前几天,他给我打电话了。”苏蔓榕提起徐敬衍时,也有着避讳,那段往事,是她心中的殇,没办法做到一点也不去计较,她看着白筱:“他跟我说……当年的事,他不知情,我带着你回黎阳时他还因为工伤住在医院。”

苏蔓榕说得语无伦次,白筱其实没听懂多少,对苏蔓榕跟徐敬衍的过去,她本就不清楚。

“那是你们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苏蔓榕看到白筱冷漠的神情,当徐敬衍在电话那头,跟她说‘对不起’,无声落泪时,她心中也难耐苦涩,当年的事,她怨了那么多年,然而,真当他表现出悔恨的那一刻,她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畅快,反而是惆怅。

尤其是在徐瑞玲来丰城找到她之后,跟她解释了当年那些误会,她除了不敢置信,只剩下迷茫。

苏蔓榕伸手,想拉白筱的手:“筱筱……”

白筱不着痕迹地避开:“这些事,你没必要跟我说,我去看外婆。”说完,转身就走了。

苏蔓榕想要喊住她,旁边,电梯的门开了,她看到上来的郁绍庭跟郁景希,忙背过身擦掉眼角的泪光。

那边,郁景希瞧见苏蔓榕,乖巧地喊了声‘大伯母’,苏蔓榕连忙应声,看着唇红齿白的孩子,不由联想到白筱幼年时的模样,又红了眼圈,她抬头看向郁绍庭,有些事白筱不愿听,她只能跟郁绍庭说:“筱筱那边——”

……本章完结,下一章“有他在我身边,我确实,什么都不担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