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79章:有他在我身边,我确实,什么都不担心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79章有他在我身边,我确实,什么都不担心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筱筱那边——”

苏蔓榕也不知道该怎么说,郁绍庭点头,声音低沉又极具说服力:“你放心,我会处理好。”

“好。”苏蔓榕刚应下,又听到他道:“你回酒店好好睡一觉,我们今天不打算走。”

虽然他说话的口吻,让她几乎感觉不到对长嫂的尊重,但苏蔓榕还是因为他而安下心:“那筱筱,麻烦你照顾了。”

……

外婆看到刚出去一会儿的人又回来了,摘下老花眼镜:“又跟你妈妈吵了?”

“没。”白筱拿起一个苹果,“我帮您切个苹果。”

老人家却拉住她的手:“坐下,没有吵,怎么板着一张脸?她跟你说,你爸爸的事情了?”

“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跟我没关系。”

“但你还是在介意。”外婆叹息,看着她:“你这趟回国,难道真的跟他们一点也没关系?”

白筱回答得很快:“我只是不想让绍庭难做。”

老人家也不逼着她承认:“人都是感情动物,偶尔的退步不是怯懦,如果把事情都闷在心里,迟早憋坏自己。”

白筱张了张嘴,但话却又咽了回去。

老人家笑着打趣她:“再说,你现在不是有小绍护着,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想到郁绍庭,白筱唇边挽起一抹笑,像是羞涩又像是信赖:“有他在我身边,我确实,什么都不担心。”

……

郁绍庭领着郁景希进病房时,白筱刚洗了苹果从洗手间出来,对于徐敬衍,她不问,他也只字未提。

老人家说自己没事了,让他们回丰城去。

郁绍庭拿过水果刀,主动揽去了削皮的工作,一边削一边漫不经心地道:“刚才已经让景行在这边订好房间。”

他的左手握着苹果,右手拿着刀,削皮的动作熟稔又细巧。

白筱的目光落在他那双手上,骨节分明,手指修长,偏向于白皙的肤色,手的轮廓跟骨骼都很好看。她想起这双手搭在自己肩上时的感觉,沉沉的,却让她产生很深的安全感,不由自主地想要去依赖。

——————————

郁绍庭其实没让景行预订酒店,在病房那么说,不过是应付老人家的,晚上他们住的还是上回的五星级酒店。

白筱脚底被玻璃片扎伤,还没有彻底好,晚上洗澡时弄湿了伤口,翘着脚在卫浴间喊郁绍庭的名字。

郁绍庭开门进来,二话不说,左手臂搁在她的腿弯处,拦腰把她抱了起来。

走到门口时,他突然,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

白筱在他的呼吸里闻到了烟草味,脑海里自动浮现出,他穿着敞开领口的衬衫靠在窗边抽烟的模样。

郁景希已经躲进套房的小房间里管自己看动画片。

白筱被郁绍庭放在主卧的大床边,他一时没找到药箱,跟服务台打了电话,对方立刻派人送上来。

她躺在浴缸里的时间太久,伤口被泡得泛白,但脚被他握在手里时,白筱瞬间忘记了疼痛。

她想起了那次在拉斯维加斯,他也是这么细心地帮她处理伤口。

不知为何,苏蔓榕、徐敬衍的名字突然窜入她的大脑,她以前从没碰到过这种事情,太过戏剧化,但她却做不到像电视剧女主角那样,得知真相后,立即跟父母抱头痛哭,她有的只是憋在胸口、说不出来的情绪。

郁绍庭替她擦好药,站起来转身去放药,刚要盖好药箱,身后,被人轻轻地抱住,他侧头:“怎么啦?”

“就这么待一会儿。”

类似的话,在某个夜深人静的夜晚,他也曾这么对她说过。

那晚,他莫名其妙开车去星语首府找她,硬是逼她下楼去,最后把她搂进怀里,躺在车里闭着眼还不让她动。

……

当郁绍庭拿着药水转身时,白筱看着他的背影,修长又宽厚,也许是自己压抑了太久,想要去拥抱他。

她起身,上前两步,从后面,伸出双手圈着他的腰,把头枕在他的背上。

郁绍庭真的没再动,任由她这么抱着,也没有多问她一句。

白筱收了手手臂,脸颊隔着衬衫布料贴着他的身体,忽然开口:“什么时候也给我一次机会,保护你。”

“你想要怎么保护我?”难得,郁绍庭顺着她的话玩味地反问。

白筱搂着他:“你怎么做的,我也能做,任何时候,不要低估女人的能力。”

郁绍庭轻笑了声,他只要稍稍动动,都能感觉到后面紧紧挨着自己的脑袋,她不服气说:“你又嘲笑我。”

“……没有。”

“就有。”白筱的脸蹭了蹭他的背,像是破罐子破摔地感叹:“你就当我蚂蚁撼大树,笑吧。”

郁绍庭拉开她的手,转过身来,两人的距离不到一步,他低下头,两个人在一起久了,总会产生默契,白筱踮起脚,伸出双臂搂住了他的脖子,他一手揽过她的腰一手托着她的后脑勺,却没有了进一步的动作。

白筱等了良久,睁开眼,发现他正望着自己,嘴边是淡淡的笑意,加上白衬衫,有种风光霁月的别样味道。

她也没有被戏弄的羞恼,只是又紧紧地抱住了他,因为太突然,他的身形晃了一晃,手及时撑住了后面的书桌。

“今天晚上怎么这么粘人?”他原本低沉的嗓音,多了一些轻松跟玩味。

白筱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纠结自己良久的疑问:“下午在医院门口,他跟你说什么了?”

“……让我好好照顾你。”郁绍庭的回答轻描淡写。

白筱却不太信:“没有说别的?”

“你想让他说什么?”郁绍庭摸着她柔顺的长发,她用的是花香类洗发水,他一低头,便闻到很清淡的馨香,“他来这边,是想看望你外婆,不过,临时有事,赶回首都去了。”

“你怎么从来不主动问我跟他之间的事,还有……跟你大嫂之间的。”

“你想让我问?”

白筱点头,但随即又摇头,靠在他怀里,熟知了他的性子,倘若他问个不停,才属不正常。他不问,不是不关心她,而是给她足够的空间,在此之外,他早已替她挡去了外界的风风雨雨。

拥着他时,白筱觉得自己所有的冷漠都可以卸下:“我也不知道,对他们,该抱有一种怎么样的感情。”

“他的姐姐说的没错,我现在不是一个人了,不是跑到国外去就能解脱,他们找不到我,自然会去烦你,昨天晚上睡觉时我也想了很多,虽然我还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他们,但我也不会再去逃避,让身边的人受累。”

郁绍庭抱着她的力道加重:“每天晚上睡觉,你都想这些事?”

白筱听到他的声音,心情就像是拨开云雾见天日,搂着他的腰:“想最多的是人,你知道我想的是谁。”

他的胸腔微微震动了下,低闷的笑声在她耳边响起:“我知道什么?”

“……你心里清楚。”

——————————

徐敬衍接到电话,赶回首都时已经是晚上,直接去了医院,见到了等在病房里的夏家人。

可能因为夏澜年轻时被逐出家门,所以跟这些堂兄弟并不亲厚,但这一次却团结得像拧成了一股麻绳。

徐敬衍到门口时,刚好看到一位夏家媳妇坐在床边安慰已经醒过来的夏澜。

“你放心,咱们夏家还有人在,有什么事,大嫂替你做主。”

徐敬衍听到这句话,太阳穴一阵刺痛,夏家,夏澜的大堂兄夏建尧已经过来:“回来了?我有话跟你说。”

夏家虽然是书香门第,但这些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投身官场,其中不乏徐家的帮忙,就像是依附在徐家这棵大树上的菟丝草,所以,一听说徐敬衍要跟夏澜离婚,夏家就像是发生了六级地震,忙不迭地赶到医院来了。

徐敬衍现在没多少精力应付夏家人,两人走出一段路,他便开门见山:“说吧,什么事。”

夏建尧皱了皱眉头,可能对徐敬衍的态度颇为不满,但也没因此发作:“你真要跟夏澜离婚?”

徐敬衍没说话,但态度已经摆在那里!

“怎么,你现在找回你的私生女,连跟夏澜这么多年的夫妻情分都不念了?”

‘私生女’三个字刺痛徐敬衍神经,他听到夏建尧继续道:“你急着跟夏澜离婚,是想要给她们母女腾位置?”

“谁跟你说,那是我的私生女?”

夏建尧没想到徐敬衍会纠结到这个称呼上:“难道不是吗?我不记得你跟夏澜生了一个这么大的女儿。”

徐敬衍的语气顿时冷了很多:“等她出院,你接回夏家去吧。”说完,打开门要走。

“徐敬衍,你这是什么意思?”夏建尧的脸色也难看了:“我这个堂妹,对你们徐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倒好,现在利用完了,打算把她打包踹出你们徐家?我告诉你,世上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但回应他的是哐当一声关上的门。

……

徐敬衍见夏澜醒了,想过去跟她谈离婚的事,刚走到病房门口,听到里面传来的交谈。

至于交谈内容,让他垂在身侧的双手攥紧。

“那个私生女现在真的跟郁家老三在一起了?那不是淑媛以前的丈夫吗?知人知面不知心,敬衍现在急吼吼地想要认回这个女儿,别说是被她们母女俩下了套!”

“不然哪有这么赶巧的事情,她谁不看上,偏偏看上了你大嫂女儿的丈夫,连孩子都生了,我看啊,她就是想方设法接近徐家,顺便啊,用抢淑媛老公的方式打击报复你们!”

门外,徐敬衍听到这些羞辱的话,额际青筋突起,因为气闷,眼圈也湿红了。

他的孩子,错过了二十多年的孩子,何故要忍受这些无关紧要人的莫名指责跟侮辱?

“这对母女还真是有心计,这一等就是二十几年,一般人哪有这恒心,现在看敬衍家底殷实,又有徐家在背后当靠山,迫不及待地来了,你那个侄女,走得也是时候,不然,也活活被一个小三气死。”

夏澜的大堂嫂正滔滔不绝地说着,突然,病房的门,‘嘭’地一声开了,她吓了一跳,止了声。

如果说,之前徐敬衍因为梁惠珍的话只是对夏澜心存芥蒂,因为累了而生出了离婚的念头,那么此刻,当他听到夏家人肆无忌惮地辱骂白筱,心口的怒火一下子被点燃,进来时脸上也没什么表情。

夏澜看到他,想到他那天说完离婚后,不顾自己的死活转身离开,胸口憋着一口气,别开头。

“敬衍,我刚在劝阿澜,你也是的,都一大把年纪了,还离婚,这不是成心给人看笑话吗?”

大堂嫂在旁边喋喋不休地开导徐敬衍。

夏澜看着窗外,有些事,她很清楚,女人该摆高姿态时绝对不能求男人,她既然不承认那些事,自然不是过错方,又何必眼巴巴地祈求他?只是良久,都没等到徐敬衍的开口。

她转回头看向徐敬衍,正好对上他的眼睛,心跳蓦地一滞。

夏澜只听到徐敬衍用极为平淡的语气说:“既然你醒了,抽空把离婚协议签一下,我已经签好了。”

“……”

夏澜不敢置信地望着他,他会从黎阳赶过来,不是说明——为什么还要跟她离婚?

她张了张嘴,徐敬衍却抢先一步说道:“至于婚后财产,我会让律师来处理。”

“敬衍啊——”大堂嫂也知道事情棘手了,还想劝几句,但徐敬衍完全不给她开口机会,说完就走了。

大堂嫂也急了:“这……他今天不是来示好的吗?怎么又要离婚了?真是被那对母女迷了心窍!”

夏澜神情怔怔地,脸上血色褪去,不是这样的,她不要离婚,她好不容易得到他,她不离婚,她死也不离婚!

——————————

徐敬衍会回首都,并不是因为夏澜,而是家里说有重要的事,还提到了白筱的名字。会来医院,不过是下飞机时接到父亲的电话,让他处理好自己的家务事,再去大院见他。

徐敬衍一到大院的家里,便看到胡雅宁坐立不安地望着自己,还扯着嘴角问候:“老六,回来了?”

徐老正坐在那里喝茶,面色沉静,只是抬眼看了他一眼:“坐吧。”

“爸,你叫我回来,什么事?”徐敬衍没绕弯,一坐下就直奔主题。

“老六到了,该说什么,都说了吧。”

胡雅宁听到公公这么说,越加心惊胆战,但还是用干巴巴的声音道:“老六,对不起啊,我不是有意的。”

“今天早上我去你家给夏澜拿换洗的衣服,结果刚好碰到去采访你的记者跟摄影师。”

胡雅宁观察着徐敬衍的脸色:“他们说,是之前跟你约好的,但现在却联系不到你。”

最近,徐敬衍的所有工作都停了,至于那些杂志报纸采访,也早就被他遗忘到了犄角旮旯,但听胡雅宁这么一说,他隐约察觉到不好的鱼竿,蓦地抬头,质问的目光射向她:“你跟他们说什么了?”

问这句话时,他胸膛里的心脏砰砰的跳,不希望是他所想的那样,搁在腿上的双手却已经缓缓攥着裤子。

“我……我也没说什么,我就说——”

胡雅宁舔了舔嘴唇,注意到徐敬衍那像是要吃了自己的眼神,碍于徐老在场,一闭眼,索性全都交代了:“她问我你太太怎么不在,以前她也采访过你,都是夏澜招待的他们,但这回,怎么不见她。我当时脑子一抽,也不知道怎么了,就告诉了他们夏澜出车祸住院,你去黎阳找你的亲生女儿,回来后估计也是急着跟夏澜离婚……”

……本章完结,下一章“跑什么,不过我没想到,你还喜欢这么玩”↓↓↓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