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80章:跑什么,不过我没想到,你还喜欢这么玩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80章跑什么,不过我没想到,你还喜欢这么玩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当时脑子一抽,也不知道怎么了,就告诉了他们夏澜出车祸住院,你去黎阳找你的亲生女儿,回来后估计也是急着跟夏澜离婚……”

胡雅宁话还未说完,对面的徐敬衍嚯地起身,她急忙道:“我也没指名道姓,就稍微提了一句!”

“还有,我……我已经跟杂志社那边打过招呼,他们不会报道的。”胡雅宁生怕徐敬衍不相信,又补充了一句。

徐敬衍死死地瞪着胡雅宁,像是在克制着什么,胡雅宁咽了口唾沫,突然明白付敏连夜收拾行李去丈夫任职地的行为,她们当年赶走白宁萱母女,如今事情暴露了,算是彻底把徐六给得罪了。

徐老把茶杯搁下,对徐敬衍道:“你给我坐下,说都已经说了,难不成你还想打你三嫂?”

胡雅宁担心徐六把她生吞活剥了,不敢再久待:“爸,我还有点事,先走了。”说完,拿了自己的包匆匆走了。

徐老抬头:“你去黎阳,找那个孩子了?”

徐敬衍依旧站着,一动未动,只是听到父亲这么说,还是牵动了心底的某种情绪。

“既然知道了,那就认回来吧。”徐老拄着拐杖站起来,上楼前又看了一眼小儿子:“那晚夏澜来找我,说了很多,跟你大嫂是各执一词,我已经老了,至于你的家事,我不想插手,你自己解决了再来跟我说。”

徐敬衍从老宅出来,坐在轿车里,一连拨了好几个电话,找的都是跟新闻杂志报社有关的人,不管是相熟的还是有过一面之缘的,只要能找的他都找了,最后还是杂志社那边负责人主动打电话给他。

“徐先生,徐老早就跟我们打过招呼,您放心吧,不会给您报道出去的。”

徐敬衍握着手机,凭徐家的背景,老爷子一个电话,确实就能把这则新闻压下来。

他想抽烟,拿出烟盒,发现早已经抽完了,胃隐隐作痛,但他吃不下一点东西,就像是掉落冰湖中的溺水之人,找不到一个求救的支点,他想给白筱打电话,却又怕惹她厌弃。他没有忘记下午在医院门口,她转身离开的样子。

徐敬衍坐了很久,直到保姆过来询问他,他才回过神,驱车离开了大院。

——————————

白筱听到郁绍庭搁在桌上的手机震动,过去看了来电显示,刚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

她坐回沙发上,用遥控器转换着电视频道。

对方打了一遍又一遍,当震动再一次停止之前,白筱还是拿过手机接了,那头是徐敬衍的声音:“绍庭……”

“……他在洗澡。”白筱道。

电话那边的人出现短暂的沉默。

“你等会儿再打过来。”白筱说完就要挂了电话,却听到他略显急促的阻止声:“筱筱——”

徐敬衍的声音,像是好久没喝水,干干的,带着疲倦的沙哑,白筱想要按挂断键的动作,因为他的这声‘筱筱’而出现迟疑,那头的徐敬衍,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我这会儿打电话,是不是打扰到你休息了?”

“没有。”白筱觉得无话可说,听到卫浴间里的动静,“他出来了,我把手机给他。”

不等徐敬衍再开口,白筱把手机从耳边拿开,在郁绍庭出来时,起身把手机拿过去给他:“电话。”

郁绍庭接听电话时,她去了郁景希的房间。

小家伙蹬掉被子,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还放着动画片,她关了电视,待了会儿才回她跟郁绍庭的房间。

郁绍庭已经接完电话,用一块毛巾盖着湿发,坐在那摆弄自己的手机。

白筱放轻脚步,靠近的时候还是被他察觉到。

他不着痕迹地收起手机,拉过她,让她坐在自己腿上:“神神秘秘地干什么?”

郁绍庭的心情不错,白筱一手搭在他的浴袍上,眼梢却瞟向他随手丢在床边的手机上,开玩笑地嗔道:“是不是背着我在给哪个小情人发短信?还不从实招来……”

“我的小情人不是你吗?”郁绍庭搂着她,半真半假地说。

白筱想起旁人总是把他们误认成叔侄或是兄妹,手抚过他冒着青茬的下颌,起了捉弄他的心思,恶作剧地靠近他:“哪有你这么跟侄女说话的,叔叔,我们睡一个房间是不是不太好?”

郁绍庭低头看着她,喉结动了动:“这会儿喊我叔叔,怀我孩子那会儿,怎么不知道我是你叔叔?”

白筱觉得这就是自食其果,他一本正经地问她,把她问得哑口无言。

“不玩了……”白筱就要从他腿上起来,他却牢牢地拥着她:“跑什么,不过我没想到,你还喜欢这么玩。”

他说这话时,看着她的眼神意味深长。

白筱原本是想看他尴尬羞恼,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面红耳赤地说:“我去洗澡——”

刚一起身,一阵天旋地转,他把她压在自己身下,双手撑在她的两侧,白筱双手去推他:“你干嘛。”

半晌,郁绍庭发出一声轻笑,俯低身的时候在她耳边喃语:“收拾你。”

——————————

第二天,白筱又去了趟医院看外婆,在走廊上,遇到了站在窗户边抽烟的裴祁佑。

裴祁佑像是发现了什么,转头,朝着她这边望过来。

他没有穿一板一眼的西装,乍一眼,看上去不像个公司的老总,更像是一个研究生,白筱别开和他对视的双眼,从他身边走过,进了外婆的病房,在里面不仅看到了苏蔓榕,还有郁苡薇。

“外婆,要不,我给你买点燕……。”郁苡薇一瞧见进来的白筱,顿时没了声音。

白筱也没跟她打招呼,倒是苏蔓榕问她有没有吃过早餐时,郁苡薇倏地起身,摆着脸出去了。

“在酒店吃了。”白筱看了眼门口。

苏蔓榕看出她的疑惑,便将郁苡薇要跟裴祁佑结婚的事情说了,带着一个母亲的无奈:“我劝也劝不住,那天从御福楼吃饭回来,她说肚子痛我送她去医院,后来不知怎么又跟裴祁佑联系上,还要搬到裴家去住。”

“筱筱,我的话她现在一句也不听,你帮我劝劝她。”苏蔓榕看着白筱的目光含着希冀。

白筱却不这么认为,恐怕她一开口,郁苡薇越加坚定了要嫁给裴祁佑的决心,那天在洗手间门口,她就看出,郁苡薇对裴祁佑,是由爱生恨,以她的性格,怕是抱着‘我不好过,你也别舒坦’的念头。

跟外婆说了会儿话,老人家就赶着她离开,至于父子俩,早上郁景希坐在马桶上起不来,郁绍庭在酒店陪他。

从病房出来,白筱没再遇见裴祁佑或是郁苡薇,她打电话给郁绍庭,父子俩已经到了医院楼下。

——————————

回到丰城已经是下午三点多。

白筱想到自己回国后,还没去看望郁老太太,车子出了高速道口后,主动道:“直接去大院吧。”

郁绍庭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但也顺着她的意,去了军区大院。

……

郁老太太一看到母子俩,高兴得不知东南西北,又是让张阿姨切水果,又是要去给白筱做点心。

“妈,你坐吧,刚才在服务站,我们吃过午饭了。”

郁绍庭把他们送到大院,接了个电话就走了。

郁老太太望着埋头啃苹果的郁景希,又看看白筱,抬手擦了擦眼角:“我以为你们娘俩不回来了。”

“怎么会……”白筱心想,老太太估计是知道了什么,忙安慰婆婆:“我们就去旅游了一星期。”

“以后都不走啦?”

白筱看着老太太殷切的眼神,硬生生地点了头,老太太那个开心,拉过白筱的手:“还是儿媳妇贴心。”

老太太想起白筱的身世,脸上又流露出关切和心疼:“徐家那边,没有把你怎么样吧?”

“没有。”白筱摇摇头。

“要是他们欺负你,告诉妈,妈一定是站在你这边的,还有,你爸,你二哥,也都是无条件支持你的。”

白筱被老太太严肃的样子逗乐,心里暖暖的,当晚,在大院吃了晚饭,回去的路上,郁景希已经趴在白筱的腿上睡着了,她摸着小家伙的脑袋瓜,抬头对开车的男人说:“以后我们还是留在国内吧。”

“这些日子住在拉斯维加斯,我还是觉得不习惯,比较喜欢国内的生活。”

虽然她话这么说,但郁绍庭多少猜到,跟自己的父母有关,所以他也没有当场说好,只道:“以后再说。”

白筱看到他的手机又有电话进来,但他没接,直接按掉丢进储物格里。

她跟郁景希一起坐在后面,看完他一系列动作,倾身,趴在驾驶座的后头:“郁绍庭,你最近不对劲。”

“怎么不对劲?”他抬起右手,握住了她搭在他肩上的手,她的手指很细长很白也很软,被包裹在男人宽厚的手心,郁绍庭像是把玩一般,捏了捏她的手指:“嫌我陪你的时间少?”

“……我不是这个意思。”

郁绍庭成功转移了她的注意力,边开车边说:“过两天,抽个时间陪你去医院孕检。”

——————————

风平浪静背后往往预兆着未知的暴风雨。

白筱接到叶和欢电话时刚起床,前一晚她教郁景希功课睡得晚,再醒过来已经是上午十点多。

“你看了今天壹周周刊没有?”

白筱从她的声音里听出焦急,心跳也加快:“我不看这类娱乐杂志,出什么事儿了?”

“……你在家等会儿,我去找你。”叶和欢说完,就匆匆挂断了电话。

白筱换了衣服下楼,李婶刚从外面回来,脸色不是很好,但看到白筱时立刻露出笑容:“白老师起床了?我给你做点吃的去。”

“李婶,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白筱也察觉到李婶的古怪,跟和欢的情况差不多。

她不禁想,事情是不是跟自己有关?

李婶忙摆手:“能有什么事,你现在客厅坐会儿,我马上就好。”

……

李婶的早点还没做出来,叶和欢就火急火燎地到了,顺便,还给白筱捎来了一本娱乐八卦杂志。

“你翻到第十八页自己看一看。”叶和欢一屁股在沙发坐下,急得嘴角要起泡,连喝了两大杯开水。

白筱拿起杂志,迅速地翻页,在标着页码‘18’的那页,标头的图片一下子窜入了她的视线里。

是徐敬衍的照片,旁边站了个女孩,虽然照片上女孩的脸模糊不清,但白筱还是一眼认出那就是自己,这张照片,还是在C市参加活动时拍的,旁边还有一个醒目的标题:著名华裔小提琴家藏匿多年的私生女曝光。

“我一眼就认出照片上的是你了!”

叶和欢替白筱着急:“这到底怎么回事?你跟徐敬衍又是什么关系?怎么成了他的私生女?”

“我也不知道。”白筱一颗心悬了起来,她快速地浏览了文章。

在文章底下还有另一张图片,很小,更加不清晰。那是她在C市酒店大堂跌倒,郁绍庭抱她起来的照片。

这本就是个全民娱乐的年代——

红三代,音乐家父亲,破坏堂姐婚姻的第三者,这些敏感词汇聚在一起,让这则新闻充满了八卦的性质。

“这都谁干的,这么缺德!”

文章内容没有直指郁家,也没明说她的名字,但只要熟知徐家或是郁家的人,一看这报道就会恍然大悟,而关于她是徐敬衍私生女部分,描述得极为详细,可以说是证据凿凿,但在白筱看来都是强词夺理。

她怎么不知道自己跟母亲被徐敬衍养在外面二十多年?

叶和欢在一旁替白筱不甘心:“就算要报道,也得根据事实说话,你要真被他养了,还需要做裴家童养媳吗?”

“什么叫你恃宠而骄,跟自己堂姐夫偷/情,活活逼死了堂姐?”

白筱拿过座机,给郁绍庭拨了个电话,不等那边开口,她率先忐忑地问:“你现在在做什么?”

“在开会,怎么了?”

白筱低头看着膝盖上摊开的杂志,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她只是说:“我想去公司找你,可以吗?”

她甚至还听到那头,有人再跟他打招呼,然后听到他说:“中午一起吃饭?”

“好。”白筱说完,挂了电话,听郁绍庭的口吻,像是不知道这件事,但又不在情理之中,但她已经顾不上那么多,想着报道里那几行诋毁他的话,她只想立刻见到他,想看看他有没有受到了牵连。

……本章完结,下一章“夏澜,好久不见,还记得我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