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81章:夏澜,好久不见,还记得我吗?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81章夏澜,好久不见,还记得我吗?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郁绍庭再接到白筱电话时,正坐在会议室里,听合作商那边的人解说合同的相关条款,他拿了手机直接起身,也不管对方此刻什么表情,说了句‘抱歉’直接拉开门出去了。

走到会议室外,郁绍庭一边接电话一边叫住路过的杨曦:“这个案子一直都是徐总负责的,让他过来会议室一趟。”

杨曦注意到他手里响个不停的手机,点头会意:“我马上让徐总上来跟客户谈。”

进电梯时,郁绍庭接通了电话,那头,是白筱略喘的呼吸:“你还在开会?什么时候结束?”

“你在哪儿?”郁绍庭按下数字‘1’的时候,听到她附近的轿车鸣笛声。

“……我刚打算出门,那你继续忙,我过会儿再找你。”

白筱担心他的同时也怕打扰到他的工作。虽然她也知道,自己这会儿给他打电话不合适,但还是控制不住地打了。

郁绍庭挂了电话,从电梯出来,看到的是背对着站在门外的白筱。

她穿着一套很普通的家居服,扎了马尾,可能出来得比较急,脚上还穿着室内拖鞋。

……

白筱让叶和欢把她送到东临门口,没让和欢陪她一起等郁绍庭开完会,站在那看着车来车往,她想了很多。

当她的肩膀被人搭住,白筱立刻回头,看到的是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自己后面的郁绍庭。

“打算出门的人,怎么站在我的公司门口?”

白筱冷不防瞧见他,有些发愣:“你不是在开会吗?怎么——”

郁绍庭看她呆呆的样子,伸出右手食指跟中指夹了夹她的鼻子:“怎么跟个傻大姐一样?”

白筱看他眼底淡淡的笑意,还有柔和了线条的脸廓,有片刻的恍惚,然后拉着他的双手说:“刚才和欢来家里,给我看了一篇杂志报道,上面说了很多事,包括我是那个人的女儿,还有我跟你的事情……你看到没有?”

白筱说着说着更加担心:“对你会不会有不好的影响?还有郁家那边,会不会有记者去烦他们?”

郁绍庭反手拉过她:“能有什么影响,现在社会,谁的背后没有一两则不好的新闻。”

他说话的口吻不甚在意,但她不会真的觉得那些舆/论不打紧,白筱有很多话要说,偏偏又表达不出来,站在公司的门口,人来人往,她望着他,蹙着眉心,张了张嘴:“我——”

郁绍庭突然伸手,把她拥入了自己的怀里,他低沉的声音响起在她耳边:“有我在,有什么好怕的。”

“我只是担心你……”还有景希和郁家,担心任何跟我有瓜葛的人受到牵连。

“不过是一篇捕风捉影的报道。”

白筱不去看周遭那些好奇望过来的目光,牢牢地抱着他,熟悉的怀抱让她心里的忐忑稍有缓和。

……

“郁总?”身后,有人喊郁绍庭,白筱下意识地离开他的怀抱,转头望过去。

是一个老板样子的中年男人,身边跟着两三位拎着公文包的下属。

中年男人走过来:“刚还说郁总去哪儿了,原来在楼下……”说着,暧/昧带笑地望了眼白筱。

白筱猜测这位老板应该是跟东临有业务往来,所以,当对方的视线投过来,她友好地冲对方点头致意。

倒是郁绍庭神色如常,单手插兜,另一手自然地垂在身侧,跟对方打起招呼,谈的无非是公事。

从内容上不难判断,刚才郁绍庭就是跟他在楼上开会。

两个男人说了会儿,郁绍庭突然转头,跟白筱介绍:“这位是海建集团的黄总。”

白筱朝黄总伸手:“黄总,你好。”

黄总笑着握了握白筱的手,看向郁绍庭:“过几天就是我孩子的生日宴,到时候郁总可要带家眷捧场。”

“一定。”郁绍庭脸上挂着客套的淡笑。

……

等郁绍庭带着白筱去停车场,黄总还站在东临门口,眯眼看着两人的背影,感叹地说:“老了啊!”

“黄总您才壮年,哪儿老了?”旁边的助理好言奉承。

“是心老了,再也做不出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事儿来,这年纪越大,做事就越畏手畏脚。”

助理望了眼郁绍庭跟白筱离开的方向:“难道刚才那位就是杂志上写的——”

在大公司里,上班族最常看的就是杂志,有时尚杂志、财经杂志,自然也不缺乏八卦杂志,一个人看到了一则称奇的新闻,往往会一传十十传百,所以,助理在来东临之前,也从同事那儿看了一些报道。

虽然报道没指名道姓说出那个跟妻子堂妹暗通曲款的男人,但在这个全民八卦的时代,只要稍微在周边问问,立刻就能知道报道里提及的徐淑媛是谁,当年又是谁娶了徐家唯一的长女。

“真是看不出来,不过这年纪,我原以为怎么着也已经二十七八了。”助理嘀咕。

“这男人看女人,讲的是眼缘,况且人家小姑娘的家世好得很,郁三选女人的眼光这叫一挑一个准。刚才开会前他还问起我是不是认识元盛新闻报社出版集团的股东,我也就在之前一次饭局无意间提到,他就惦记上了。”

黄总说着,横了眼涉世未深的助理:“你们早上在办公区传来传去的那本杂志,就是在元盛集团旗下。”

助理像是明白了什么,却又觉得不太可能,黄总哼笑一声,两手负背,慢悠悠地转身,“这年头,开报社也不容易,一不留神就得罪个什么权贵,最倒霉的情况是,一下子得罪一大群,吃不了兜着走。”

——————————

夏澜看到杂志上那篇报道,还是因为她大堂嫂兴冲冲地来医院找她,把杂志丢在她的被子上。

“阿澜,我们夏家没徐家跟郁家有背景,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大堂嫂那扬眉吐气的样子,让夏澜心生不好的预感,哗哗地翻阅杂志,终于在第十八页看到了让她头痛的内容,半真半假的报道让她脸色难看,指着杂志上的照片问大堂嫂:“这哪儿来的?”

“这是我跟蓁宁要的。”大堂嫂在床边坐下,拍拍夏澜的手:“文章也是请杂志社最好的写手撰稿的。”

夏澜的大脑嗡地一下,听到大堂嫂沾沾自喜的话,她差点破口而出:“谁让你们帮忙了?!”

“还是前两天,有个记者来壹周周刊面试,说因为徐家施压,她坚持想要发表关于徐六的报道而被辞退,要不然我也想不到这个主意。”

壹周周刊正是夏澜的一位堂弟创立的,当时她已经跟徐敬衍结婚,徐家在背后帮了不少的忙。

而如今,这本周刊却曝出了徐家的家丑……

“徐六现在为了那对母女吵着跟你离婚,我们倒不如先把事情捅出去,让社会大众看看,他们徐家的儿子做了什么,还有,也让郁家看清楚,他们新讨的儿媳妇是个什么德行。”

夏澜盯着报道上那几张图片,耳边是大堂嫂得意洋洋的声音:“还有你那个大嫂,太拎不清了!那可是把她女儿逼死后抢走她女婿上位的小三,她倒好,反过来帮她们母女来对付你,这回,让她好好醒醒脑!”

“够了。”大堂嫂听到夏澜开口,愣了愣,以为自己听错了,结果夏澜又说:“你确定这是在帮我吗!”

“这……怎么了?”

夏澜捏着那本杂志,苦笑:“堂嫂,你找人写这篇报道前,怎么不先去查查清楚?”

“查什么?”

“你知道白宁萱现在在哪儿吗?”

大堂嫂一脸茫然,夏澜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她改名叫苏蔓榕,是郁家的长媳,你说,她公公看到这篇报道,会跟夏家善罢甘休吗?!”说着,杂志被她狠狠地掷在地上。

“这不还有徐家吗?”大堂嫂劝气急的夏澜:“你当年为了救你婆婆,连孩子都掉了,你公公他——”

“你以为徐宏阳一直不表态是站在我这边?”

夏澜摇头:“他心里跟明镜似地,他是信了梁惠珍的话!要不然,怎么会在徐敬衍要跟我离婚时,一句话也不说?以他的性子,要真想帮我,采取的绝对是强硬手段,就像当年赶白宁萱那会儿,多狠。”

“他现在这态度,不过是顾念我对老太太的那点情意,也是稳住整个徐家,想要我自己离开。当年的事,他的两个好儿媳妇也插了一脚,他却睁只眼闭只眼,哪怕私下警告了,但明面上却不置一词,想要弄个‘家和万事兴’。”

那样子,徐敬衍以后若是要恨,也是恨她夏澜一个人,跟那些兄弟不会有太大的隔阂。

夏澜闭上眼睛,徐宏阳老谋深算,如果说之前她还有回旋的余地,那么此刻,差不多都被夏家人给毁了!

“那现在怎么办?”大堂嫂听夏澜这么一分析才慌了神。

夏澜自嘲地冷笑:“都走到这一步了,还能怎么办?”

大堂嫂恨不得打自己几个耳光,又听到夏澜说:“你先回去,让我想想怎么处理,到时候再联系你。”

——————————

徐蓁宁来的时候,看到夏澜站在窗边,怔怔地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也发现了地上的那本杂志。

“妈——”徐蓁宁刚叫出口,夏澜蓦地转身,厉声道:“你还知道我是你妈?”

“谁让你把那些照片给夏家那边的?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鲁莽,我这个当母亲的,要承担什么后果?!”

徐蓁宁错愕:“妈,我这样做难道不对吗?爸要跟你离婚,如果我们抢先一步利用舆/论压力,让大家都认为白筱母女才是破坏人家家庭的第三者,徐家是有头有脸的家庭,又怎么还会要白筱回来?我不明白,你究竟在怕什么?”

“……”

夏澜一口气闷在胸口,提不上来,她刚想训斥女儿,搁在床柜上的手机突然响了,是徐家老宅的电话。

她平复了情绪,才接起:“喂?”

“……”

等夏澜挂了电话,徐蓁宁迫不及待地问:“是不是爷爷的电话?爷爷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换做是你,有人把你家的家丑抖出去,你还会跟人家笑脸相迎吗?”夏澜也不想跟她多说:“你收拾一下自己,你爷爷让我们回趟家,说是有话要说。”

徐蓁宁跟夏澜的身体还在疗养中,医生建议她们不要外出,但夏澜还是要了把轮椅前去徐家。

……

路上,徐蓁宁还是紧张,问夏澜:“爷爷把我们急着叫回去,到底是什么事?”

夏澜眼尾余光扫了女儿一眼,心中也料不准是为了什么,但最起码还不至于自乱阵脚:“慌什么?”

有夏澜在身边,徐蓁宁安心不少,哪怕她已经二十九岁,但比起自己母亲的智慧,确实是小巫见大巫。

当时梁惠珍一口咬定是自己母亲为了隐瞒真相想要置她于死地,但夏澜就是有办法,让大多数人相信,是梁惠珍跟她产生了误会,她为了劝服冲动的梁惠珍,一不小心动了方向盘导致轿车撞向大卡车。

——————————

到了徐宅,夏澜跟徐蓁宁下车。

到门口来接她们的是在徐家工作十多年的保姆,保姆看到夏澜还是很恭敬:“夏院长,你来了,六少也刚到。”

听保姆这么一说,夏澜赫然想起她已经几天没见到徐敬衍,而那份离婚协议还在她床头躺着。

夫妻这么多年,她没料到,他狠起来,居然一点情分也不念。

还是,因为对自己,他本来就没有多少感情?

夏澜深吸了口气,在院子里发现了好几辆车子,问保姆:“家里今天有谁在?”

“都在呢,可能有什么喜事,几位少爷都回来了,还有少奶奶,正在屋子里喝茶呢,对了,还有个客人。”

夏澜额角太阳穴跳了跳,就连在外地任职跟做生意的都回首都了,不知为何,她隐约有种不好的感觉……

……

而夏澜的这份预感,在进了屋,看到沙发上一个笑容优雅的中年女人时,得到了充分的证实。

在夏澜跟徐蓁宁进来后,客厅里的众人停止了交谈,纷纷朝门口瞧过来,包括了那个捧着茶杯的中年女人。

徐蓁宁看清对方的长相时,脸上血色褪尽,双唇嗫嚅地轻喊出了对方的名字:“许阿姨,她怎么在这?”

许杏华已经站起来,冲夏澜微微一笑:“夏澜,好久不见,还记得我吗?”

楼梯上,响起脚步声,夏澜转头,看到了徐敬衍,他全身风尘仆仆,像是刚从远方赶回来,脸上还没洗去疲倦。

“老六下来了?”付敏倒了杯茶献殷勤:“刚下飞机,还没好好喝口水吧?”

“我不渴。”徐敬衍脸上没什么表情,下了楼,经过夏澜母女时,脚步也没有一丁点的停顿。

“妈……”如果说在来时路上徐蓁宁是紧张,那么此刻,就是慌张。

夏澜突然道:“我想去一趟洗手间。”

“我推你去吧。”许杏华起身,主动提出推夏澜过去,脸上也带着淡淡的温和笑容。

……

进了洗手间,夏澜也没时间拐弯抹角,直接问许杏华:“你不是跟你丈夫出国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是徐六找了我,他说有很重要的事需要我回国,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回来了。”许杏华边洗手边漫不经心地说,关上水龙头时看向脸色复杂的夏澜:“难道他没有告诉你?”

看在她的面子上?夏澜只觉得这句话无比讽刺,她定下心又问:“他有说是什么事吗?”

“说是二十多年前,他拿着样本来医院验DNA,问我有没有验错,他说,这关乎到他的亲生女儿,希望我一定要认真回想,”许杏华说着,突然若有所思地看着夏澜:“我记得那个时候你好像,是不是来找过我聊天……”

……本章完结,下一章“被人从背后捅了一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