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82章:被人从背后捅了一刀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82章被人从背后捅了一刀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记得那个时候你好像,是不是来找过我聊天……”

在许杏华别有深意的注视下,夏澜的手握紧轮椅扶把,脸上却面不改色:“杏华,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也以为当年是我偷换了样本来害你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许杏华拉着夏澜的手:“我们是好姐妹,这趟回来,虽然不知道你家里究竟出了什么事,但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别的我也不多说了,能帮的我一定帮你。”

夏澜放松了警惕,但依旧不放心:“你真的相信我,站在我这边?”

“咱们共事那么多年,难道我还不知道你的为人吗?加上后来,你为徐六那么付出,我们都看在眼里。”

提到自己对徐家任劳任怨的付出,夏澜眼眶红了,自嘲地说:“那又怎么样?他现在认定了是我在亲子鉴定上动的手脚,否则,也不会千里迢迢跑去美国找你,杏华,我这几天一直在问自己,这些年的付出值不值得。”

“那也不能这样栽赃陷害你,如果这事传出去,你这个副院长还要不要做了?还怎么在医学界立足?”许杏华越说情绪越激动:“他们徐家也不能这么欺负人,你还伤成这样子……”

夏澜摇头,神情苦楚:“我开口解释成了狡辩,不做声就是默认,这个家,哪还有我的一席之地?”

见许杏华同情地看着自己,夏澜觉得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她紧紧握着许杏华的手:“当年,我是去找你聊过天,如果他们问你,你就实话实说,我夏澜行得正坐得端,没有做过的事也绝对不认。”

“你这些年,看来在徐家受了不少委屈。不过你放心,今天我来,绝对不会说一句违背良心的话来。”

“杏华。”夏澜神情动容,当保姆来敲门时忙擦掉眼角的泪,尴尬一笑:“瞧我,刚见你就这么扫兴。”

许杏华目光真挚地看着夏澜:“来,我推你出去。”

……

夏澜由许杏华推着回到客厅,徐蓁宁早已坐不住,却碍于身体残缺,但还是遥遥喊了声:“妈!”

徐老已经下了楼,正脸色冷肃地坐在沙发上,夏澜过来时恭恭敬敬地唤了他一声‘爸’。

“嗯。”徐老淡淡地应道,斜了眼夏澜:“过来坐吧。”

徐家,徐敬衍这一辈的,该到的差不多都到了,但几乎没人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事把大家都喊过来。

“爸,家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常年在外的徐四先开了口。

徐老只是看向徐敬衍:“人既然已经被你找来了,想说什么,就说吧,趁着你的哥哥嫂嫂都在。”

一直没开口说过话的徐敬衍,抬头,他的声音干涩沙哑:“白筱是我跟白宁萱的亲生女儿。”

“……”没有人反驳,他所说的,在如今的徐家,已经不是秘密。

夏澜却因为听到这句话,搁在身前的双手攥紧,指甲嵌进了手心肉里。

徐三徐敬明道:“既然这样,那就把孩子早日认回来,这么多年她在外也受了不少苦。”

“对对,我也赞同老六这么做!”胡雅宁在丈夫身边急着讨好小叔子。

“她现在是郁家的儿媳妇,要见她也方便,老六你要是不介意,五嫂可以去丰城看望她。”付敏也连声附和,但说完又察觉到自己的口误,怎么好当着大嫂的面说这些?

倒是梁惠珍,面色沉静:“确实,把孩子接回来,也好过被人一直鸠占鹊巢着。”

……

夏澜看着难得一心的徐家妯娌,尤其梁惠珍那句‘鸠占鹊巢’,令她胸口烦闷,忍不住反驳:“大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敬衍找到了自己的女儿,我跟蓁宁就立刻成了你们徐家人的眼中钉?”

梁惠珍冷笑,斜睨着坐在轮椅上的夏澜:“我能有几个意思,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非。”

“你也少说两句。”徐敬文制止妻子,在事情弄明白前,不想在家里发生无谓的争吵。

如果说以前,夏澜在徐家如鱼得水,那么此刻,她发现被隔在一道无形的屏障外,哪怕跟他们坐在一起,也觉得自己是多余的,她抬头看向徐敬衍,目光暗含了怨怼:“为了把我赶出徐家,你现在倒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徐敬衍没有回避她的控诉:“我只是想搞清楚当年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我的孩子一个公道。”

“公道?”夏澜转头望着徐老,神情凄苦:“爸,他现在要给他的孩子讨公道,那我的孩子呢?我才一个多月的孩子,被车子硬生生撞得脱离母体,这些年,你们有谁给我一个公道?”

徐老听了这话,紧抿着嘴角,那几道法令纹更深刻。

“够了!”徐敬衍冷声呵斥她,这个温文儒雅的男人,此刻脸上却尽是陌生的冷漠:“你要撒泼,等会儿回医院一个人撒个够。”

夏澜望着他无情的模样,无法适应他态度转变之快,在他心里,他就认定了是她动的手脚?

“徐敬衍,在没有任何证据之前,你就判我死刑,何其不公?!”

徐敬衍额角青筋突起,想克制却又忍不住,冷冷道:“不公平吗?你当年调换样本时,对我孩子就公平了?”

夏澜深吸口气,平静下语气:“我不想再跟你争执,不是我做的,就算你拿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也不认。”

“爸,你不能这么冤枉我妈,”徐蓁宁也插嘴:“妈对你什么感情,你这么说,太伤她的心了。”

徐敬衍听到一唱一和的母女,从没有一刻像这会儿这么疲倦,他的枕边人,他当做亲生女儿一样照顾的继女,就是这么,把他骗的团团转,却让他的孩子,亲生骨肉在外面受尽白眼地生活。

他闭上双眼,眼中酸胀潮湿,再睁眼看向夏澜时,不复任何的感情:“不是你做的?那让许医生来说说看。”

……

听到徐敬衍提及许杏华,夏澜非但没慌张,背脊挺得更直,摆得是清者自清的姿态。

在徐家人发生口角之争时,许杏华一直没吭声,这会儿,从角落起身,她看了一圈徐家人,道:“我没想到自己当年工作失误给你们带来这么大的麻烦。”

说着,她神情歉意地看向夏澜:“夏澜,在说出这些真相前,我得先跟你说声对不起。”

“……”

夏澜一时没明白过来许杏华的这声道歉,等她猜到了什么,已经听到许杏华那字字诛她心的话!

许杏华说:“虽然我跟夏澜是多年的好友,但在这件事情上,我还是没办法偏袒她,回国前,我也犹豫了很久。友情跟医德对我来说,都很重要,我不想割舍任何一个,直到听了你们刚才说那个孩子这些年过得很苦。”

“我觉得我不能再沉默,哪怕是失去跟夏澜的友谊,我也不能做泯灭医德的畜生。”

“许杏华,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

夏澜怎么也没想到,许杏华居然会在背后捅自己一刀,气得不轻,咬着牙道:“当年,是你自己验错了DNA,工作中出现了失误。怕影响自己的医生声誉,你也不能把过错往我身上推!”

“你难道不知道,我去年就已经不当医生了?”

许杏华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夏澜的瞳孔蓦地一缩,而她接下来的话,让夏澜觉得自己掉入了别人编织的陷阱里:“既然如此,你觉得,我还有必要推卸责任吗?我现在,只是把我所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罢了。”

夏澜只觉得眼前一黑,不明白,当年的好姐妹为什么要这么害自己,明明刚才在洗手间里——

一旁的徐蓁宁也六神无主了,没料到,当年那个性子温和的许阿姨,为什么要陷她妈妈于不义之中?

许杏华离开前,转头,淡淡地看了一眼夏澜:“夏澜,你好自为之吧!”

——————————

夏澜听到关门的声音,知道刚才发生的都不是幻觉,但她还是不愿相信,自己被许杏华硬生生地摆了一道。

那是她刚进医院时便一起工作的好姐妹……

她蓦地抬头看向徐敬衍:“是你对不对?你跟她串通好,就是想把我赶出徐家?”

一旁,胡雅宁早已跳起来:“都这会儿了,你还想狡辩?这么说起来,当年真是你搞的鬼?那份亲子鉴定……天哪,你借我们的手赶走白宁萱,甚至连老六的亲骨肉也不放过,怎么会有你这么恶毒的女人?”

“你是不是早就有计划性地接近我们?还有,我们家人出的那些事,也是你一手谋划的吧?”

“你这样的人,应该送进监狱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那人给我两百万,你说我为什么不答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