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83章:那人给我两百万,你说我为什么不答应?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83章那人给我两百万,你说我为什么不答应?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夏澜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徐家出来的,她的头疼得厉害,迎着烈日,感觉看到的东西都有了重影。

耳边仿佛依旧是徐敬衍冷血的声音,他说:“到了这会儿,你还要狡辩吗?”

“许医生在飞机上,已经把当年的事情都告诉了我,你趁她不注意,偷换了样本,刚才在洗手间,你应该没少求她替你隐瞒真相吧?结婚这么多年,夏澜,原来我从来没有看明白你的为人。”

她扯着他的衣袖解释,但他什么也不想听,直接甩开了她:“我从不打女人,夏澜,别逼我动手,如果你不签离婚协议,我会向法院起诉离婚,现在我不想听到你的声音,也不想再看到你。”

明明就没有真凭实据,许杏华那些话,根本就是无中生有!他宁愿相信一个陌生人也不相信自己……

徐蓁宁艰难地转着轮椅跟在后面,喊了夏澜好几声,都没有听到回应,忐忑不安越加浓重。

……

刚从军区大院出来,夏澜看到在路边等车的许杏华,尤其是许杏华脸上灿烂的笑容刺伤了她的双眼。

“我刚离开徐家,嗯……好,过会儿到了打电话给你,当然,我请……”

许杏华讲着电话,突然,手臂被狠狠一扯,她回过头看到了一脸愤恨的夏澜,挑了下眉,挂了电话。

夏澜抓着许杏华的肩膀,气得脸色诘白:“你刚才为什么要那么说?在洗手间你明明——”

“我明明什么?”许杏华冷淡的态度,跟刚才在洗手间里判若两人:“我看不下去说真话怎么了?”

夏澜死死地瞪着她:“我们同事这么多年,许杏华,你扪心自问,我哪儿对不起你了!你要这么害我……”

“我害你?”许杏华眉目冷下来:“夏澜,我有没有告诉你,当年我家里是要把我介绍给徐六的?”

许杏华在当时算是个大龄剩女,一直忙于学业跟工作,等她反应过来,发现自己已经奔三,幸好家境不错,给她相了不少亲,最后听闻徐家老六一直没结婚,家里打算着把他们两个凑成一对,结果就传出夏澜要嫁给徐敬衍……

“我丈夫前几年惹了一起医疗官司,一夜之间事业跌落谷底,性情大变,不但酗酒赌博还家暴,后来怀疑我出/轨还经常去我医院闹事,害得我被医院辞退,就连孩子,也在不久前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

许杏华饶有兴味地看着夏澜:“有人给我两百万,让我在徐家人面前指控你,你说我为什么不答应?”

夏澜脸上血色褪尽,许杏华一把推开她,拦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徐蓁宁费尽力气把轮椅推到大院门口,恰巧看到一旁气急攻心而昏厥过去的夏澜,惊恐地叫起来:“妈!”

——————————

徐敬衍接到苏蔓榕的电话,听到她在电话那头说:“如果保护不了她,最起码不要让她一再受人欺辱。”

他不明白她的话中意,苏蔓榕把杂志的事情告诉了他,徐敬衍听完后太阳穴不停跳动,壹周周刊,夏家那边开的,他挂断电话前,只对苏蔓榕承诺:“这件事我会解决好。”

匆匆从房间出来,他准备下楼去,书房门开了,徐老正目光冷烁地看着小儿子:“又要去哪儿?”

几个兄长也都在书房里。

徐敬衍没隐瞒:“我去杂志社。”

“去杂志社,你想干什么?告诉他们,那篇报道是假的,然后你亲自撰写一份交给他们?”

徐敬衍大概猜出父亲的意思,又听到父亲说:“敬衍,你不是十七八的毛头小伙子,行事前需要冷静,你这么做,非但达不到平息风波的目的,反而,还会把你自己乃至徐家都推到风口浪尖上,凭白给人看笑话!”

徐家,又是徐家……徐敬衍望着这些亲人,只觉得眼睛胀痛无比:“爸,你难道不能替我的孩子想想吗?这些年她在外面是怎么生活的?现在,又因为我的缘故,让她承受这些污蔑跟指责,做父亲的却只是眼睁睁看着……”

徐老别开头,听了儿子的话,双手握紧了拐杖。

“当年你们反对我跟白宁萱在一起,我不怪你们,因为你们是我的家人,你们趁我昏迷的时候,把她跟孩子逼走,现在知道了真相,我只恨自己当时的年轻气盛,但现在,我只是想尽一点父亲的职责。”

徐敬衍说完,不等徐老开腔,转身下楼,忽然眼前一黑,耳边是徐敬文的惊呼声:“老六!”

——————————

郁绍庭选了一家高档的西餐厅,他点了不少的食物,上菜后,很体贴地把牛排切好后才递给白筱。

吃饭时白筱也没真的放下杂志报道的事。

中途,郁绍庭起身去接了一个电话,回来后,又让侍应生过来,替白筱点了饭后甜品。

白筱吃了两勺就放下了调羹,摸着有点撑的肚子,把甜品推到他的跟前:“吃不下了。”

郁绍庭拿起调羹喝了一点,眉头皱了皱。白筱知道他不喜吃甜食,重新拿回甜品,在他招来侍应生结账时,有一勺没一勺地喝了不少。

餐厅就在东临附近,郁绍庭没有开车,两人牵着手走回公司去,路上有不少的行人。

“在这边,会不会遇到你公司的员工?”白筱四下看了看,不过,就算遇到,她也不认识对方。

这附近都是办公楼,这个时间点,出来吃饭的员工确实很多,刚才路过一家快餐店的时候,还看到几个女员工隔着玻璃窗跟他点头问候,听到白筱这么问,郁绍庭握着她小手的力道紧了紧:“没事,他们都在公司餐厅吃。”

白筱像是放松了,朝他身边贴近了一些,另一手刚要圈上他的手臂,她想起了那则报道,又缩回了自己的手,连带着被他拉着的手也倏尔抽回,甚至,还跟他保持了一段距离,才说:“在外面还是注意点,免得又被拍到照片。”

郁绍庭:“……”

“你在前面走,我送你回公司。”白筱说这话时,又警惕地四下看了看,然后,她的右手被拉住。

她抬起头看向他,郁绍庭重新牢牢攥着她的手:“这边没有狗仔。”

……

两人手牵手回到东临那幢办公楼,路上,还是吸引了不少路人侧目。

一个男孩牵着一个女孩走在路上不奇怪,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拉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人多少令人好奇。

“我去停车场开车,在这里等我。”

郁绍庭放开她转身要走,白筱一把拉住了他:“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打车回去,你快点进去吧。”

他没有说好,也没说不好,两人站在办公大厦门口,忽然他开口:“要不要上去坐会儿?”

“会不会不方便?”白筱看了眼旋转门里面的大堂,但她这话颇有欲拒还迎的味道。

郁绍庭则直接用行动证明了方不方便。

——————————

郁绍庭在办公室坐下没多久,景行就来喊他去会议室,他离开前,低头亲了亲白筱的脸颊:“过会儿就回来。”

等他离开,白筱闲着没事,从沙发起身,在办公室里逛了一圈,跟上回来没多大差别。

白筱突然想起什么,看了看时间,用办公室的座机拨了郁景希小手机的号码。

那头很快就接了,小家伙非常小的气音透过听筒传入白筱的耳朵:“干嘛呀?这都几点了,还给我打电话?”

白筱隐约听到老师的声音,猜到自己打扰到了他:“你先上课吧,晚上我去接你放学。”

“你来的时候顺便给我带一个糖葫芦,我要百汇那边的。”

听到他欢快的声音,白筱放心,也答应了他的要求,刚挂了电话,沙发区那边,她的手机有电话进来。

看到来电显示,是陌生的首都号码,白筱迟疑了下还是接了:“你好,哪位?”

“是白筱?”对方是个女人,很优雅的声音,白筱觉得自己在哪儿听过,她应下:“我是白筱。”

“我是淑媛她妈妈,我们之前见过的。”

白筱没想到梁惠珍会打电话给自己,下意识地正襟危坐,又听到对方说:“你爸爸刚才不小心从楼梯跌下来,受的伤蛮重的,他能来医院看看他吗?他晕过去前,一直都叫着你的名字,应该非常想见你。”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明明是我跟我爸爸的”↓↓↓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