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85章:我想去一趟首都【一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85章我想去一趟首都【一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哪儿来的?”

郁景希有个小习惯,准备撒谎之前,眼珠子总喜欢转来转去,让人一瞧便知道他那一肚子的坏水。他撅了撅小嘴,组织好语言正打算开口,白筱忽然开口:“不准说谎,不准栽赃给别人,不准装无辜。”

“……”

小家伙朝天翻了下白眼,偷瞄白筱,确定她没真的生气后,讨好地道:“你喜欢吗?那送给你好了。”

刚一说完,胖乎乎的小手心就被抓住,重重地拍了两下。

“啊啊!”郁景希叫了两声,捂着自己红红的手心,往旁边挪了挪屁股:“你这是家庭暴力!”

白筱挑了下眉:“我刚才做什么了吗?”

郁景希哼哼,听到白筱又说:“这种东西,小孩子不要乱拿,不然,我告诉你爸爸。”

“你以为我会怕郁绍庭?”

白筱作势就要去拿座机电话:“那我现在打电话给你爸爸,告诉他,你聚众群架、赌博外加买——”

郁景希扑过来抢走电话,顺便连带着电话线也拔了,直接揣着座机跑上楼:“我去做作业。”

白筱低头看那盒安全/套,真不知道他是从哪儿弄来的。

忽然觉得有点好笑,只是,她的唇角刚扬起,便想起了梁惠珍的话:“如今,你也是做母亲的人了,难道会不明白父母渴望见到自己孩子却求而不得的心情?”

白筱的心中略微烦躁,索性起身,去了厨房做点心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郁景希没一会儿,又重新从楼上下来,手里捧着一个甜瓜,没有削皮,用两颗门牙一边啃皮一边晃到白筱的身边,他个子矮,看不到她在流理台上做什么,踮着脚探着脑袋:“其实我的肚子还不怎么饿。”

“不是做给你吃的。”白筱很不给面子地说。

郁景希抿了抿小嘴,在流理台附近蹭来蹭去,吃光了甜瓜后小手扒着流理台:“那个蒋之齐真讨厌。”

蒋之齐,就是跟小家伙打架的蒋英美外甥,也是她娘家大哥二婚后的老来子。

白筱看了他一眼,手上动作也没停:“怎么好好地,又提到他了。”

“就是讨厌他,”郁景希撇撇小嘴,过了半晌,抬头望着白筱:“你以后会一直都跟爸爸在一起吧?”

“蒋之齐说你喜欢的是他表哥,但是他表哥不喜欢你了,所以你现在跟爸爸在一起,只是想气他表哥。”

白筱放下勺子,在他面前蹲下来,望着他乌黑澄澈的大眼睛:“你宁愿相信一个外人说的,也不相信我?”

“我也没有不相信你。”小家伙轻声嘀咕。

“那不就行了?”白筱拍了拍他的小肩膀,“不是想吃点心吗?把你的碗拿过来,帮你盛一些。”

郁景希吃着酒酿丸子,端着碗站在她的身边,像个小老头唠叨:“你现在肚子里有弟弟了,还是待在家里比较好,等我周末放假就多陪陪你,平时你要是无聊了就打电话给我,我也会抽空跟我爸爸说说——”

“打住。”白筱用汤勺搁在小家伙的嘴上,他‘唔唔’了两声后跟她大眼瞪小眼,她没忍住笑出了声。

吃完晚饭,郁景希速度洗了澡,做完作业后穿着睡衣跑到主卧,提出要陪白筱睡觉。

“等爸爸来了,我就回去。”小家伙掀了薄被钻进去,拍拍旁边的空位:“还不快点上来?”

白筱:“……”

——————————

郁绍庭回来时差不多晚上九点,他推开主卧的门,白筱靠坐在床头,身边躺着熟睡的孩子。

她把白皙的食指搁在唇上,做了个‘嘘’的动作,让他别把孩子吵醒了。

郁绍庭脱了西装丢在沙发上,扯着领带进了换衣间,等他拿了换洗的衣物出来,白筱已经下了床,她把他的西装挂在衣架子上,打算明天拿去干洗,因为西装上有一股淡淡的香烟跟酒精的混杂味。

他晚上有应酬,白筱怕他没吃饭只顾着喝酒伤胃,想要去给他做宵夜,却被他拉住了。

“刚才在酒店吃了东西,你先睡。”

等郁绍庭进了卫浴间,白筱没有立刻回到床上,她看到了他放在床柜上的手机。

走过去,把手机拿在手里时,白筱也有片刻的犹豫,但最后她终究是点开了通讯录,在那里找到了徐敬衍的手机号码。之前,因为不想再跟这个人有任何牵扯,她就把跟他有关的所有号码都删了。

按下拨号键的刹那,她便心生了后悔,想要掐断,那边已经接听了。

“……绍庭?”

白筱听到徐敬衍的声音时,下意识地想挂断,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打这通电话,只是,在她挂了电话之前,那边,传来护士的责备声:“不是让你休息吗?头部受了伤,怎么还玩手机?”

“还有点滴打完了,怎么也不按铃?”

白筱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你在医院,没人照顾你吗?”

“……”

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徐敬衍却已经试探地问:“筱筱,是你吗?”话音未落,听筒里传来忙音。

白筱望着结束通话的手机,心里也说不上来什么滋味,刚要放下手机,有电话进来,是徐敬衍的号码。

她接起,那边是他急于解释的声音:“筱筱,我不是故意挂断的,可能是太激动……手指一不留神碰到了。”

“嗯。”白筱淡淡地应答了一声。

徐敬衍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却又不舍得挂了电话,只能胡乱找话题:“今天,丰城那边有没有下雨?”

白筱听出他语气的虚弱:“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没事啊,我能有什么事……”徐敬衍笑了一声:“人年纪大了,终归没年轻时来的身体强壮。”

白筱胸口其实挺堵的,尽管自己对他有怨,但不可否认的是,听到他从楼上摔下去摔伤头时,她也有紧张惶恐,此刻,听到他若无其事地这么说,她的鼻子一酸,不想他察觉到异样:“没事我先挂了。”

那边的人像是反应迟钝了,过了几秒才忙说:“好,你早点睡。”

挂了电话后,白筱又觉得后悔,因为她此刻的心情变得更糟糕,她站在窗边,直到郁绍庭洗完澡出来。

睡觉前,郁绍庭把郁景希抱回了小卧室。

躺在床上时,白筱枕着他的手臂,说:“我刚才拿你的手机打了个电话。”

“给谁?”郁绍庭摸着她柔顺的长发,有一下没一下,声音慵懒带着些许的困意。

白筱虽然还是不太愿意提起徐敬衍的名字,但听到他问自己,还是说了:“下午在你的办公室,我接了个电话,听说他受了点伤,所以——”

“他是长辈,你打电话关心他是应该的,他如今打算离婚,以后更是孤家寡人一个。”

“郁绍庭,你这话,怎么听都像是在帮他说话。”白筱说话的口吻,带着一点点的不满。

他低低地发出笑声:“那你希望我怎么说话?”

“我怎么知道……”白筱这才记起了另外一件事,问他:“关于杂志上那篇报道,你爸妈看了吗?”

郁绍庭忽然辗转了身,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大手托着她的后脑勺:“这颗脑袋整天都在想什么?”

白筱今天整个人状态不是很好,忘了给大院那边打电话,她担心的是,怕郁老太太甚至郁战明因为自己的缘故受到波及,郁绍庭搂着她,耳边是他低缓的嗓音:“这些报道,也就你会放在心上。”

“这种事情,跟他们年轻时经历过的,根本没办法相提并论。”

郁绍庭低头看着她,心里明白,她终究还年轻,即便已经工作几年,但在承受那些舆/论压力方面,还是会沉不住气,或者是因为,那篇报道殃及了她所在意的人,才会让她在那一刻方寸大乱。

“如果他们真的介意,你以为,你今天还能过得这么恣意?”郁绍庭亲了亲她的额头:“早点睡吧。”

白筱听了,往他怀里缩了缩,圈着他的腰,闭上眼。

——————————

后半夜,郁绍庭的手机有电话进来,他下床时白筱就醒了,等他拿了手机去外面,她也跟着坐了起来。

没多久他就回来了。

白筱问他:“这么晚了,谁的电话?”

“首都那边,”郁绍庭坐在床边,看着她,没有隐瞒:“敬衍叔刚才出现呕吐、头晕目眩,医生初步怀疑是脑震荡的症状。”他没说的是徐家希望她去首都探望徐敬衍:“这会儿还在做检查。”

白筱的大脑嗡地一下,有短暂的空白:“他刚刚还跟我在打电话。”

“只是怀疑,也可能是吃错了东西。”郁绍庭拥了拥她,放柔了声音:“先睡觉,有消息他们会打电话过来。”

白筱躺回床上,哪怕是依偎在他的怀里,也没办法再入睡。

快凌晨时首都那边才来电话,说已经确定不是脑震荡,只是晚餐吃了不干净的食物。

早上起来,白筱看到镜子里自己浓浓的黑眼圈,有很多事情,明明一遍遍告诉自己不要去关心,但结果总是不由她,在吃早餐的时候,她想了想,告诉了郁绍庭自己的决定:“我想去一趟首都。”

郁绍庭放下筷子:“我上午有些事需要处理,下午陪你一起去。”

白筱摇头,不想耽误他的工作,“我自己坐高铁去就行,首都那边,应该会有人接应的。”

毕竟,她也看出,徐家是真的很希望她过去,所以不会放任她一个人游荡在人生地不熟的首都。

郁绍庭没有立刻答应,白筱知道他是担心她如今双身子,再三保证一定会注意安全,最后他是答应了,但也提了个要求,让她去的时候把郁景希也一并带上,用他的话来说:“要是发生什么也好有个照应。”

……

郁绍庭让景行订的是上午九点多的高铁车票,他亲自送母子俩去了车站。

“不是说上午有事吗?”坐在副驾驶座上,白筱侧过头问他。

“调到下午了。”郁绍庭中午接了几个电话,她听出,是公司里的员工来问他工作,他回答得都很简洁。

他们到车站拿了车票,正好赶上检票。

不知道郁绍庭跟检票人员说了什么,他也过了安检,送他们上车,确定他们到了位置坐下后才离开列车。

高铁驶出站,白筱回头,还能看到他站在边上,旁边,郁景希拆了囤积在书包里的薯片,一边吃一边咕哝:“有事的时候,把麻烦丢给我,没事的时候,只顾着自己逍遥……”

白筱拿出手机,给他发了个短信:“回去路上,注意安全,等到了首都,给你打电话。”

……

高铁驶进首都车站的时候,白筱看了下时间,下午一点多,下车前,她先给郁绍庭发了条短信。

母子俩过来时拖了个拉杆箱。

郁景希主动请缨,两小手握着拉杆,拖着快到他胸口的箱子在前面给白筱带路。

一出通道,白筱便看到了等候在外面的徐瑞玲,身边,还有一个打扮优雅的贵妇,两人正朝着里面张望。

—————作者有话说—————

因为搬家,昨天更了三千字,今天先上传四千字,晚上再更新六千字。

……本章完结,下一章“还是希望你给他一次做父亲的机会【二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