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86章:还是希望你给他一次做父亲的机会【二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86章还是希望你给他一次做父亲的机会【二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白筱来首都之前,没有给徐家打过电话,所以在这里碰到徐瑞玲,第一反应是惊讶,不由放慢脚步。

“怎么不走啦?”小家伙又把书包倒背在胸前,拖着拉杆箱扭过头来。

那边徐瑞玲也瞧见了白筱母子俩,跟身边的贵妇说了句,两人一起快步越过人/流朝这边过来。

“到啦?坐了几个小时车,累不累?”比起在拉斯维加斯那会儿,徐瑞玲更加和颜悦色。

白筱冲她点头,接过郁景希手里的拉杆箱:“还好。”

“绍庭打电话到家里,刚好我跟你五伯母在,想着你不熟悉首都,就赶紧过来了。”

白筱刚才隐约猜到是郁绍庭通知的,但真听到徐瑞玲这么说,心口仿若有一道暖流划过,想到她跟景希离开时,他站在车外一直没走,她的脸色愈加柔和。旁边,郁景希已经嘴甜地喊人:“二姑姥姥好,五姥姥好。”

“景希越来越听话了。”付敏含笑地摸了摸郁景希的小脑袋,然后看向白筱:“车子在外面,我们出去吧。”

……

车子是徐瑞玲的,付敏坐在副驾驶座上,白筱则搂着郁景希坐在后面。

跟徐家人,白筱觉得没有什么可以畅所欲言的共同话题。最开始,付敏扭过头问了她几个问题,她的回答都很简单,可能是看出她的兴致不高,到后来,付敏也没再继续,只是叮咛她:“如果累了,就靠在座位上眯会儿。”

“是呀,等到了家里,我们自然会喊你。”徐瑞玲也跟着道。

白筱却说:“如果方便的话,帮我在医院附近找家酒店。”

“……”

刚好前面是红绿灯,徐瑞玲踩了刹车,跟付敏互看一眼,白筱这个决定显然跟她们原先预想的不一样。

“住酒店多麻烦,还是去家里吧,房间都收拾好了。”付敏转身劝道。

白筱也坚持自己的决定:“不用那么麻烦,这是我来首都前就想好的,住在酒店,出入会比较方便。”

至于徐家,她从没想过要住进去。

“这……”付敏有些为难,来之前,老爷子虽然没明说,但那态度,摆明想让白筱住家里的,可白筱现在又不肯去,她似想到什么,转而看向郁景希:“景希啊,曾姥爷可想你了,要不要跟姥姥一起过去看看他?”

郁景希看看付敏,又仰头瞧瞧白筱,最后双小手抱着白筱:“我答应爸爸,要照顾好小白的。”

付敏张了张嘴,还想再劝,徐瑞玲偷偷冲她使了个眼色,她明白后忙笑道:“那也行,过会咱们先去订酒店。”

现在,白筱不管是对老六还是对他们徐家其他人来说,那就是一尊大佛,得小心翼翼地供着,顺着她的意来。

这人好不容易愿意来首都,生怕一不留神把她惹不高兴,又拎着箱子跑回丰城去了。

……

徐瑞玲找了医院附近一家五星级酒店,跟付敏一起办好入住手续,全过程不让白筱动一根手指。

“这个房间,不是朝着马路这边,晚上睡觉应该不会吵。”电梯里,付敏把房卡递给白筱,还特意补充:“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可以打房间座机,过会儿,我把家里其他人的号码也都告诉你,有事就找我们。”

白筱看了眼房卡,以她的估测,这个套房一晚上大概要一千五左右。

电梯门开了,付敏率先拎了拉杆箱出去:“我来提吧,我听说你双身子,别干这种体力活。”

白筱扯了下唇角,对徐家人的殷勤,并不适应,尤其是付敏,简直可以用‘一条龙服务’来形容,不仅仅是拎行李,进了套房后第一时间替白筱找来拖鞋,之后又拿了电热水壶烧水,最后又在洗手间里问白筱要不要泡澡。

“不用了。”白筱话接地很快,生怕慢一拍,她真去放水了。

徐瑞玲接了个电话回来,告诉白筱:“你爸爸这会儿在睡午觉,你跟景希也休息一下,晚上再过去看他。”

白筱点头,送走了两人后关上门。

郁景希正甩了鞋子,趴在床上吃泡泡糖,‘啪啪’地吹着泡泡:“二姑姥姥跟五姥姥在讨好你呢!”

连一个孩子都看出来的事,白筱又怎么会没感觉到,至于徐家人为什么这么做,具体原因她不知,也不想去猜。

……

徐瑞玲跟付敏进了电梯,电梯门合上,付敏伸手去揉自己的胳臂肘:“养尊处优惯了,拎个箱子都累成这样。”

“明明可以放在地上拖的,你偏要拎。”

付敏长叹了口气:“有什么办法呢?当年的事,也有我的份,老六现在这样,我心里过意不去。”

原以为那样做是为他好,当真相揭开,却是毁了他的一生……

“二姐,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家老五的脾气,昨天还跟我吵了一架,说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付敏觉得头疼,转头问徐瑞玲:“对了,老六真的在睡午觉?”

“得知人已经到了首都,要不是护士医生拦着,早就冲过来,哪还有心情睡觉?”徐瑞玲想到弟弟在电话里的紧张跟期待,也难免心酸:“不过是想怕她从丰城赶过来劳累,让她好好休息休息,才找了这么个借口。”

“对了,大嫂那边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终归是心存芥蒂,毕竟事实摆在那,换做是任何人,估计都跨不过去这道坎。”

付敏听了这话,也幽幽一声叹息。

——————————

白筱跟郁景希洗去一身疲倦后,窝在豪华大圆床上小憩了会儿,她搁在电脑桌边的手机震动起来。

郁景希揉着眼睛,小身子翻了一圈,张开双臂打着哈欠,像是没睡饱。

白筱下床,穿了拖鞋去拿手机,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郁绍庭的号码,她接了:“工作忙完了吗?”

那边,是他关切的声音:“刚才在睡觉?”

“现在在酒店,打算晚上再过去看他。”对徐敬衍,白筱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所以直接含糊过去。

她看了下时间,快傍晚五点了,提醒他:“记得吃晚饭,如果实在忙的话,让景行订外卖。”

郁绍庭应得很快,白筱却觉得他像是在敷衍自己。

他在电话那头饶有兴味地说:“那你说,怎么样的回答才不算敷衍,我再照着你的版本重复一遍。”

“……”

白筱听着他的声音,低沉,很有磁性,也让她安心,在挂电话前,她语速颇快地加了句:“小心开车。”

“……嗯。”他听到了,她的耳根微烫:“那……挂了吧。”

“你先挂。”

白筱又说了一句‘再见’才按了挂断键,用手机抵着下巴,望着窗外的路景站了会儿,转身去喊景希起床。

——————————

白筱领着郁景希到医院,在护士站问了病房门牌,刚到门口,正好看到徐敬衍下床来。

他头上缠着纱布,一手拎着输液袋,另一手打开热水壶的盖子,然后拎了热水壶要往杯子里倒水,他的动作看上去很吃力,然后她看到了输液管里血液的倒流,几乎是下意识地,她过去夺走了他手里的热水壶。

徐敬衍抬头,看到白筱,瞬间的怔忪,整个人都像是傻在了那里。

“你打着点滴,瞎动什么?”白筱一把拿过输液袋,重新挂回钩子上,说话的语气非常不善,像是喷了火。

郁景希跟在她身后进来,唤了徐敬衍一声:“小外公!”

徐敬衍回过神,望着替自己倒水的白筱,说话也有些不利索:“怎么不打个电话就过来了?我也好去接你……”

“你都这样子了,还怎么接我?”

白筱发现他又瘦了不少,两颊都凹进去了,她别开眼,问:“护工呢?难道没人留在这照顾你吗?”

“护工刚下去吃饭,晚点,你大伯他们——”徐敬衍说着突然停下来,想到白筱对自己身世的排斥,生怕她不悦,他忙改了口:“我大哥他们估计会过来……”

“你吃过饭了?”白筱打断了他的话。

徐敬衍愣了愣,看到白筱面色冷冷地站在那,想说自己吃过了,但出口的却是实话:“还没有。”

白筱让郁景希坐在沙发上,自己则转身出了病房。

“筱筱——”徐敬衍想叫住他,旁边的郁景希跳下沙发,蹭到床边来:“小白去买饭了。”

徐敬衍望着坐在床边晃动着小短腿的孩子,眼圈渐渐红了,小家伙凑过来:“小外公,你怎么啦?”

“没……什么。”徐敬衍抬手擦眼角的样子有些狼狈,尔后问郁景希:“今天不上学?”

“上啊!”小家伙脱了鞋子,盘腿坐在床上,还扯过被子给自己盖了点,一边把玩着输液管上的调节器一边说:“但有人急着来首都,我也没办法。”语气要多无奈就有多无奈。

徐敬衍却因为他的后半句话,心中欣慰又酸涩,突然,听到小家伙‘哎呀’一声:“调节器坏了!”

……

白筱拎着一袋快餐回来,是小家伙开的门,见到她,眼睛不敢看她,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回来了?”她听到徐敬衍的声音,抬头,看到他坐在沙发上。

他已经不打点滴了,白筱却瞟了一眼他刚才扎针的左手,手背上有一大块淤青,她轻蹙了下眉头。

徐敬衍抬了一下左手:“刚才没用棉球按住,过几天就消下去了。”

“吃饭吧。”白筱也没多说,把快餐盒一一拿出来,脸上依旧没有笑容,淡淡的,没什么表情。

郁景希闻到菜香凑过来,翻看了所有餐盒,想要用手去抓菜,被白筱手中的筷子打了回去:“先去洗手。”

“怎么没有海鲜,这么淡的菜,会咽不下……”白筱拿斜眼看他,他立刻噤了声,跑进了洗手间。

徐敬衍看着那些菜,没有辛辣食物,也没有不利于伤口愈合的海鲜,只是一些瘦肉和蔬菜,白筱把一盒饭和一双筷子放到他的跟前,然后她又转身去倒了杯开水凉着,他张了张嘴,却发现咽喉干涩到发不出声来。

——————————

徐家人来看徐敬衍,一推开门,看到一个孩子趴在床边,跟徐敬衍下着跳棋,小嘴里念念有词着。

“来了?”徐敬衍抬头,瞧见门口的几人时露出微笑。

这样发自内心的笑容还是这些日子以来的第一次,徐家人都有些错愕,随即遮掩过去,纷纷走过来,发现了蹲在床边的孩子正是郁景希,与此同时,洗手间的门开了,一个年轻又长相清美的女孩子从里面出来。

白筱没成想,会跟徐家人面对面撞上,朝他们点了下头,然后催促郁景希快点收拾好跳棋回酒店。

“还早呢,再坐会儿吧。”付敏拉住白筱。

胡雅宁看到眉清目秀的白筱,几乎一眼就认出,这就是上回老六在便利店搂着的姑娘,也是老六口中的那个亲生女儿,看到付敏那般讨好,她也笑着询问:“这就是筱筱吧?长得跟你爸真像。”

白筱注意到了徐敬文,他站在一旁,没有说话,但白筱还是出于礼貌向他点头问候。

那边,郁景希已经抱着收拾好的棋盘过来。

“不打扰你们了,再见。”白筱牵过小家伙的手,转头,跟徐敬衍道:“你也早点休息。”

倒是徐敬文突然道:“既然来首都了,怎么不住家里?”

白筱没料到他会这么问,一时忘了怎么回答,徐敬文没再追问,只是让付敏送她回酒店去休息。

……

从病房出来,付敏还是没忍住,说:“其实老爷子,很想你回家里住。”

“现在这样子也挺好的。”

“我知道,你心里面怨徐家是一定的,当年的事,你应该也知道了个大概,是我跟你三伯母的错,至于你爸爸,从没想过不要你,”付敏停下脚步,望着白筱:“还是希望你给他一次做父亲的机会。”

白筱还没开口,耳边响起了女人冷冷的讥笑声:“做父亲的机会?你们倒想得够美的!”

白筱循着声音望过去,看到迎面浩浩荡荡地走来几个人,有男有女,打扮穿着都像是有权有势的人,虽然她没见过,但一看那架势,就是冲着他们来得,她出于本能,把郁景希往自己身后拉了拉。

付敏已经皱着眉说:“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来人正是夏澜的娘家人,带头的是夏澜的大堂嫂,她阴着脸道:“我还要问问你们徐家几个意思?”

付敏不想让白筱卷进这些事里,侧着头轻声说:“你先跟景希回去吧,我就不送你们了。”

只是,白筱还没迈出一只脚,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就挡住了去路,大堂嫂冷冷道:“你们徐家简直欺人太甚,阿澜还在那躺着,你们倒好,迫不及待地就接这个私生女进了徐家的门。”

“请你说话放尊重点。”白筱冷声说。

付敏也听不下去,对着夏家这位大堂嫂道:“我们还没上门兴师问罪,你倒好,还带人来闹,你们家夏澜干了什么事,难道还需要我来说吗?别说那是污蔑,人家许医生每一个字都说得很清楚。”

“屁个许医生!”旁边一个男人吼道:“她许杏华早跑得没了影!”

对徐夏两家的事情,白筱并不想听,想走,却被人拦着路,不耐烦地开口:“麻烦你让一让。”

白筱一出声,夏家那边的人都看向她,大堂嫂冷冷一笑:“你倒是好本事啊,离了婚还能勾搭上自己的堂姐夫,我听说,你那个前夫还是你同母异父妹妹的未婚夫,待在一个屋檐下,你也不怕慎得慌。”

白筱皱眉,刚想要反驳她,视线却越过夏家大堂嫂,落在了不远处那一身笔挺军装、绷着脸的人身上,她没想到郁战明会来这里,听到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喉咙也发紧。

……本章完结,下一章“不管您信不信,我嫁给绍庭,是真心实意的”↓↓↓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