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87章:不管您信不信,我嫁给绍庭,是真心实意的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87章不管您信不信,我嫁给绍庭,是真心实意的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定是你那个前夫,看你在外面勾男人,不甘心,索性娶了郁家的女儿,来打击报复你!”

夏家大堂嫂掷地有声的指控,走廊上,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知情的夏家人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倒是付敏变了脸色,她并不知晓白筱以前的事情,但还是第一时间开口反驳:“这是徐家的事,还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如果有空,倒不如先管管你们自家的事。”

“心虚了吧?”大堂嫂嘲讽地看了眼被白筱护在身后的郁景希:“还不知道这是谁的种。”

白筱先是看到郁战明有些无措,冷不防又听到夏家人开始牵扯孩子,再也顾不到其它,刚想反驳,那边,夏家的身后,有人说话:“首长,我问过了护士,您要找的人应该就住在前面病房。”

原本还在廊间争执的人,闻声齐齐回头,看到的是郁战明,还有另一位穿着军装的秘书。

“爷爷!”郁景希从白筱身后,一溜烟地冲到了郁战明面前,抱住了郁战明的腿,讨好地连声喊爷爷。

白筱不清楚刚才夏家人的话郁战明听去多少,提着心,但还是跟他打招呼:“爸。”

郁战明抬头,看了眼白筱,淡淡地,又望向那些夏家人,微微蹙了下眉:“大晚上,医院不需要清静?”

不知是忌惮郁战明的地位,还是被他的黑脸跟气场震慑到,夏家大堂嫂识趣地闭了嘴,带着其他夏家人走了。

夏家人一走,付敏过来问候郁总参谋长:“您来了?”

“你家老六住哪个房间?”郁战明问付敏,摸着郁景希的后脑勺,脸上没有什么异样。

但白筱生性敏感,还是察觉到郁总参谋长对自己的疏离。

因为郁战明来了,白筱没再急着带郁景希回酒店,而是跟着付敏一块儿,折回病房去,路上,付敏主动说起刚才在走廊上发生的事:“这夏家人现在是什么话都说,没凭没据的。”

谁知,一直绷着脸的郁战明突然哼了声,直接堵了付敏一句:“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付敏一时尴尬。

郁战明又重哼一声,也不看白筱或是付敏,让秘书在前面带路,至于郁景希,一直被他牢牢牵着。

付敏故意拉过白筱的手,跟她慢了几步,轻声安抚:“老首长估计是听了夏家人的话,心里不舒服,你等会儿好好跟他解释一下。”

“……我是结过婚。”白筱却坦然承认:“她刚才说的也都是真的。”

付敏不敢相信,毕竟白筱的年纪摆在那里,而且还跟郁绍庭有了这么大个儿子,怎么还会跟其他男人结婚呢?

——————————

病房门虚掩着,白筱推开门,郁战明正坐在沙发上,两手搁在膝盖上,坐姿端正,跟徐敬衍兄弟说着话。

至于郁景希,正眼巴巴地瞅着胡雅宁剥柚子。

白筱站在门口,不知道该走进去还是退出去,手机恰好在这个时候响了。

是郁绍庭的,白筱离开病房,走了一段路才按下接听键:“……喂?”

“……”那头没有声音。

白筱以为是他不小心按错了,对着手机又‘喂’了几声,依旧没得到回应,刚打算挂了电话——

“现在还在医院?”郁绍庭的声音突然从听筒里传出。

一颗悬起的心得到短暂的平缓,白筱‘嗯’了声:“你呢?到家了还是在外面?”

“……你猜猜看。”他的心情应该不错,还会跟她这么说话。

白筱知道他忙了一整天,暂时不想把刚才夏家来闹的事情告诉他,只是让他早点休息:“还有,我可能要在首都待两天,等他情况稳定下来,我就回去。”

她没有原谅徐敬衍,但看着他待在病房,没有爱人或子女照顾,心里还是说不上来的滋味。

……

打完电话,白筱在病房门口站了一阵,正要拧开门把,门倒是从里面开了,她抬头,看见了郁战明。

“爸。”白筱叫了他一声。

郁战明没有应,转头面对其他人时,又是春天般的温暖:“不用送了,秘书在下面等着。”

白筱让开到一边,郁战明斜了她一眼,两手负背,走了。

郁景希拎着一个剥了皮的柚子从病房里晃出来,瞧见白筱,埋怨:“刚才去哪儿啦?都不见人。”

走在前面的郁战明突然回头,让郁景希走快点,别磨磨蹭蹭。

“爷爷说,今晚跟他回家去睡。”郁景希有些无奈,伸出小手拍了拍白筱的腿:“别磨蹭,快点走吧。”

白筱还想着郁战明瞧见自己时那如寒冬般冰冷的表情,她觉得,郁战明应该只是要郁景希回去睡,至于她,恐怕这会儿眼不见为净,踌躇了会儿,她咬咬牙,还是厚着脸皮拉着郁景希跟了上去。

等他们到楼下,住院部外边停了一辆军牌轿车,郁战明早已坐进后座,半降着车窗。

郁景希拉开后座车门,撅着小屁屁爬上去,摊开手脚霸占了一半位置。

白筱一直站在车门边没动,郁战明转头看了她一眼,她立刻指着副驾驶座道:“我坐前面就可以。”

郁战明:“……”

白筱见他不说话,就当他默许了,硬着头皮打开车门,坐进去,还冲开车的秘书微笑点头:“麻烦你了。”

老爷子在后面发出一声中气十足的冷哼。

——————————

车开在半路上,秘书突然开口说:“参谋长,你还没吃晚饭,要不要我在附近找一家餐馆?”

“爸,你还没吃吗?”白筱扭转过身,关心地问。

郁战明把头别向车窗,倒是秘书接了话:“是呀,首长这几天都很忙,听说徐将的六儿子受了点伤,今天下了班特意过来探望一下。”

秘书这么一说,白筱越加愧疚,郁战明在后头冷嗤:“气都气饱了,还吃什么饭?”

“爸,你要不嫌弃的话,我回家给你做——”

“非常嫌弃!”

白筱:“……”

不管郁战明多么嗤之以鼻,她还是让秘书去了附近的超市,下车前扭头对郁战明说:“爸,我马上就回来。”

“我也去。”郁景希推开车门下去。

郁战明隔着车窗望着进超市的母子俩,听到秘书笑言:“首长,你儿媳妇真贴心,连孩子都黏得紧。”

“……还贴心,不把我气死就好了。”

……

超市里,郁景希趴在购物车上,扭头问选食材的白筱:“你是不是又惹爷爷不高兴啦?”

但白筱只顾着询问超市工作人员,无暇回答他,小家伙撇撇嘴角,哼哼地东张西望,挑了很多吃的丢进车里。

两人拎着一大袋东西出来,那辆军牌轿车还停在那。

白筱暗暗松了口气,秘书已经下车过来帮她拎购物袋,上车时,她回头对郁战明道:“谢谢爸。”

郁战明抿着嘴唇,没有搭理她。

——————————

郁战明住的地方,跟上回白筱来时没多大变化,秘书把食材拎去了厨房后要回去。

白筱心想,郁战明没吃饭,作为秘书,估计也没有,便主动留秘书下来吃饭:“刚才我买了挺多菜的。”

“这个怎么好意思呢?”秘书笑吟吟地,刚要答应下来,听到客厅里发出一声浑厚的咳嗽。

郁战明从沙发上起来,径直上了楼。

“我突然想起家里给我留了饭菜,先走了。”秘书说完就急匆匆地走了。

白筱还想挽留他都来不及。

倒是郁景希,从食材堆里捯饬出自己的零食,捧着从厨房出来,往门口瞧了眼:“家里的米是没多少了。”

白筱轻敲了一下他的额头,想让他做作业,发现书包还落在酒店里。

……

家里有保姆,但白筱还是自己动手做了一顿饭,让郁景希去楼上喊郁战明下来用晚餐。

过了良久郁战明才下楼,在餐桌前坐下,白筱恭顺地递上筷子,他抬眼皮扫了她一眼,仍然没好脸色。

郁战明也只有在乖孙子说话时才会露出慈爱的神情。

白筱一直站在旁边,见郁战明快吃完,才想起来还没给老人家泡茶,只是,刚要转身去厨房,郁战明却搁下碗筷,把她也叫住了:“我不渴,你给我坐下,我有个事要好好请教请教你。”

“好。”白筱在他旁边坐下,郁景希刚才跟大院里的其他孩子去玩了。

白筱大概也猜到郁战明想‘请教’什么,搁在桌下的双手交握在一起,考虑着是自己交代还是等着他审问。

“说吧,你们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

白筱抬头,看着郁战明,说:“裴祁佑是我的前夫,但不是夏家那边说的那样,他不是为了打击报复才跟苡薇在一起的。也是他先跟苡薇在一块儿了,我们才离的婚,后来我才和绍庭——”

“照你这么说,景希他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白筱听到郁战明这么说,一怔,郁战明冷哼:“你妈脑子简单,你以为我也跟她一个德行?”

“……”

“根据老三说的,你是离开他才委屈求全嫁了人,但你这会儿说的,我怎么听都不像是这么回事。”

郁战明若有所思地望着她,有些事,纵然他阅历丰富,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我是老了,但还不糊涂,我可以体谅一个人有过去,但不能接受一个满口谎言的骗子做我郁家的儿媳妇。”

说着,他停顿了一会儿才又道:“哪怕,你是徐家的孩子,我也不会姑息纵容!”

白筱的双手抓着裤子,揪紧又松开,有些事,让她亲自来说,终究是难以启齿。

“该说的,我上回就跟你说了,老三一身反骨,我没奢望他能像两个哥哥那样子,但也希望他能家庭和睦,结果没几年死了老婆,现在……我也不知道还该不该相信你。”

郁战明深邃犀利的眼望着白筱:“这样,时不时曝出点事情来的你,真的会带给我儿子幸福吗?”

白筱张了张嘴唇,却做不到当着老爷子的面,拍着xiōng部保证以后不会再给郁绍庭带去麻烦。

如果可以选择,她也希望遇到郁绍庭,是在自己还是一张白纸的年华,但事实上,她遇到他的时候,已经遭遇了太多,童养媳,代孕,离异,母亲变成妯娌,前夫变成妹夫,人生中最不堪、最狗血的事情,都快被她集齐了。

“不管您信不信,我嫁给绍庭,是真心实意的。”

白筱挺直脊梁,没有回避郁战明眼神的审度:“也许有太多言不由衷,但我从没想过,要伤害他跟景希。”

郁战明静静地看着她,像是在考量她这些话的真假程度。

良久,他才幽幽地开口:“景希当年,是在B市一家私人医院出生的,淑媛出事时,买的是去B市的机票。不要告诉我,这是巧合,你生孩子,还是生她丈夫的孩子,她不但没跟家里委屈抱怨,还赶去B市看你。”

“这里面的纠葛,我想不明白,只能等你愿意了,告诉我答案。”

正说着,勤务兵突然从外面跑进来:“首长,有客人来了。”

郁战明刚说了个‘谁’字,门口,传来一阵笑骂声:“怎么,现在我进你郁战明的家,还要通报了?”

白筱也跟着拉开椅子站起来。

郁战明早已经迎上去,他挡在前面,白筱隐约看到他恭敬地喊对方‘老首长’,对方笑道:“你这声老首长,我可不敢当,我早就没了你现在训人的这股气势,老了,也不过是一只纸老虎了。”

郁战明连声说不敢,邀请对方去客厅坐,然后转头让保姆去泡茶,没一会儿,却是白筱端茶出来。

“刚才阿姨出去散步了。”

白筱把茶杯放好,郁战明看她这么乖顺的样子,脸色稍缓:“桌上的碗筷,过会儿让阿姨收拾就行了。”

“好。”白筱点点头,注意到两道落在自己脸上的目光,转头,看清了那位客人。

是位八旬的老人,虽然没像郁战明那样穿军装,但浑身的威严气势,哪怕是穿着休闲的唐装也难以掩盖,拄着拐杖,看上去精神矍铄,尤其是那双眼,目光凌厉,没有一点老年人的浑浊不清。

白筱冲对方礼貌地点头,然后对郁战明道:“爸,我去看一下景希。”

郁战明没拦着,等她出去后,一直没开口、低头喝茶的老人,突然开了口:“这孩子,长得像老六。”

“也像我家大儿媳妇。”

徐宏阳横了突然插话的郁战明一眼:“看来,你这心里,没少骂我。”

“哪敢。”

“骂就骂吧,人老了,回想过去做的事,才知道有多愚不可及,”徐宏阳叹息,转头看着当年由自己一手提拔上来的郁战明:“我今天过来,一来,是想看看这个怎么都不肯回家的孙女,二来,也是跟你讨个人情。”

“老五他媳妇已经都告诉我了,今天在医院,夏家去闹,正好被你瞧见了。”

——————————

白筱在大院逛了小半圈,才在一个人工湖边看到郁景希,拎了根绑着蚯蚓的细树干,跟其他孩子蹲在那里。

“在做什么?”白筱过去,俯着身看了看湖里,什么都没有。

小家伙对她做了个‘嘘’的动作,然后轻声说:“钓龙虾呢!”

“这个季节有龙虾?”白筱被他贼头贼脑的样子逗笑,然后耳边,是男人熟悉的低沉嗓音:“怎么没有?”

白筱吓了一跳,猛地回身,额头磕到西装纽扣,红了眼圈,一抬头,看到的是嘴边挂着若有若无笑意的郁绍庭。

他抬手,拍了下她的额头:“怎么,魂出窍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为了她,他真的跪了键盘【加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