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88章:为了她,他真的跪了键盘【加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88章为了她,他真的跪了键盘【加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天色漆黑,路边一盏灯,光线昏黄,落在他的肩头,有那么一瞬间,白筱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直到,他的手指触碰她的额头。

郁绍庭那抹若有似无的笑,让她的内心涌动了情绪,仿佛拨开薄雾看到了那后面的风光霁月。

他的个子本就高,身材比例又极好,虽然没有经过刻意的健身,但闲暇时的锻炼让他的身体线条不比那些男模差到哪儿去,当他穿着笔挺的定制西装站在她面前,她无法否认,会被他的外形所吸引。

白筱在片刻的怔愣后,望着他,低低地问:“你怎么来首都了?”

“我不能来这里?”他说着,突然伸手,紧紧地搂住了她,她人小,被他拥着,小鸟依人般,他的手抚着她的脊梁骨,大拇指动情地摩挲着,在她耳边轻声低语:“一天没见,想没想我?”

“……”

白筱呆呆地,被他拥着,有点反应不过来,他突然的出现,还有这个,突然的拥抱。

在医院,他打电话时,让她猜他在哪儿。

她想,那会儿,他应该就坐在机场候机厅里,也可能已经坐在飞机上。

白筱说不清自己此刻的心情,太过复杂,理不清楚,但被他拉进怀里的时候,她动容,又觉得心动。

曾经她以为,裴祁佑那样的男人,英俊帅气又贴近现实,她会跟他在一起,顺应了一般女孩的心理,但如今她才看清,真正出现在她的世界能适应不离去的,而是另一个名叫郁绍庭的男人。

她抬起手反抱着他:“那你呢?有没有想我?”

两人跟前,还有几个小不点在专注地钓龙虾,旁边的路上,也有来回经过的路人,虽然也会看上一眼,但不会停下来打招呼,想必是不熟悉郁绍庭,这也是她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毫无顾忌地回抱他的缘故。

“是不是还没吃过晚饭?”白筱觉得,他下了班赶过来,应该没时间用餐。

郁绍庭松开她,改牵她的手,握紧:“飞机上有餐点。这么晚了,怎么还在外面晃荡?”

“家里来了客人,爸在招待,我就出来找景希了。”白筱抬头望着他熟悉的五官,灯光下,棱角格外鲜明:“你去过医院了?”不然,不给她打电话,也没见郁战明说起,他怎么会找到这里来?

郁绍庭没有否认,他转头喊了一声‘郁景希’,小家伙立刻丢了树干过来:“爸爸!”

回去的路上,郁景希在郁绍庭面前告了白筱一状,说她趁爸爸不在,居然想留年轻小伙在家里吃饭。

白筱:“……”

“以前给我们做饭时,也没见她选菜选得这么认真。”郁景希继续汇报自己知道的详细情况。

“郁景希!”白筱听了他添油加醋的话,脸颊微微泛红,瞪了他一眼,吃里扒外的坏家伙!

郁景希抿了抿小嘴,告完状后,挺着小肚子目不斜视地往前走。

……

郁绍庭拉着白筱滞后几步,攥着她纤细的手指,说:“你年纪小,是该跟年轻人打交道,不然性子该沉闷了。”

白筱不信他这么大度:“我只是顺带叫他吃饭,再说,这顿饭是特意给你爸爸做的。”

“我爸难道不是你爸?”

“……”果然,跟她想的一样。

快到门口时,白筱告诉他:“爸他,知道了我跟裴祁佑的关系,刚才在医院,听夏家那边说的。”

她也发现,原本停在院子外的那辆轿车不见了,估计客人已经离开。

“爸刚才跟我说了很多,”她握着他修长又骨骼雅致的大手,抬起头看他:“他接受不了一个满口谎言的儿媳妇,其实他的质疑是对的,换做是我,面对这样一个儿媳妇,恐怕会比他更加跳脚。”

“我一直都不希望,因为我的缘故,让你跟你父母发生任何争执。”

不管是郁战明还是郁老太太,都是好人,白筱自己从小没有父母疼爱,所以更加看重家庭的这份和睦。

“所以呢?”郁绍庭知道她还有话说。

“刚才在外面散步时,我想了很多,之前我存着侥幸,但事实证明我错了,裴家不说,不代表别人也会沉默,我结过婚,甚至还有代孕的事情,终有一天会通过别人的口说出来。这个世界上,其实并没有绝对存在的秘密。”

她收钱替人代孕,哪怕景希现在怎么聪明可爱,哪怕有千万个理由,都没办法抹掉她犯下的这个错误。

过了半晌,他才开口问她:“都想好了?”

白筱点头,晃了晃两人紧握的双手,盯着他的双眸:“你不是说,会一直在我身边吗?”

两人站在院子门口,房子的门开了一条缝,伸出一个小脑袋:“你们干嘛呢?爷爷让你们快点进来。”

——————————

白筱跟郁绍庭进来时,郁战明正坐在沙发上,瞄了眼他们两个,轻哼了一声,吹开杯中茶叶喝茶。

“这才离开一天呢,就像跟屁虫乐颠颠地跟过来了,也就那点出息!”

郁绍庭站在白筱身旁,对郁战明的冷嘲热讽,没有任何回击。

这样的态度,倒是惹得郁战明不由多看了他两眼,随即他就想明白了,估计是心虚。

郁绍庭突然让保姆把郁景希带出去:“刚才在路上碰到沈叔,想见景希,你带他过去,过会儿我去接他。”

这话的言外之意,短时间内,不让保姆带郁景希回来。

小家伙从沙发上蹦下来,撅着小嘴,很不高兴这个安排,走的时候,故意把小皮鞋底跺得非常大声。

郁绍庭冷冷地看着他,被秒杀到的郁景希立刻灰溜溜地走了。

……

“又把孩子支走,上回是身世,这会儿换成什么了?”郁战明一边喝茶一边漫不经心地讽刺。

郁绍庭却问:“你的药放在哪里?”

郁战明有高血压,年纪大了,心脏也不太好,所以家里备了医院配的药。

一听这话,郁战明的脸就黑了大半,见郁绍庭真的上楼去拿药,他气急之下,砸了一个苹果过去。

郁绍庭一抬手就接住了。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没事滚蛋!”

白筱看出郁战明的火气不小,但却没再逼问她事情,但她还是开了话头:“爸,是我,有事要跟您说。”

郁战明扫了她一眼,没有好脸色:“说什么?”

“……”

白筱还没开口,郁战明突然指着郁绍庭说:“你给我出去,我现在看到你就头痛!”

郁绍庭没有离开的意思。

郁战明最恨的就是郁绍庭这个臭脾气,也不知道像了谁,最后自己嚯地站起来,直接上楼去。

“爸——”

“别以为,喊我爸,我就会不计较你们干的那些事!”

郁战明上楼,到了书房门口,回头,朝楼下的白筱道:“还不上来,难道要我下去用八抬大轿抬你?”

“有事在楼下说。”

回应郁绍庭的是,重重关上的书房门。

白筱要上去,手臂却被拉住,郁绍庭在旁边道:“老头子一看就没什么诚意,先回酒店去。”

“爸只是,不想见到你。”

郁绍庭:“……”

白筱知道他担心自己被为难,拉了拉他的手,莞尔:“如果有事,我喊你。”

……

郁绍庭望着白筱上楼,等她进了书房,他折身坐到沙发上。

从烟盒里抽了根烟,在身上没找到打火机,茶桌上也没,索性把烟丢到一旁,坐了几秒钟,起身出了屋子。

——————————

白筱关上书房的门,尽管郁战明生气,但她依旧喊了一声:“爸。”

郁战明看了她身后一眼,确定没有郁绍庭,脸不再像刚才那么黑,但也板着脸,瞪了眼白筱。

书房里,只点了一盏落地台灯,光线并不明亮。

白筱刚准备说话,郁战明却先起了头:“你想跟我说的,是不是你代孕生景希的事?”

“……”

白筱倏地看向郁战明,眸光闪了闪,又听到郁战明质问她:“好好的日子不过,学人家当什么代理孕母!”

他深呼吸了下,望着白筱,刚听到徐宏阳的那番话时,他绝对是震惊到了,他不相信自己可爱聪颖的孙子居然是那样得来的,更没想到,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有这份胆量,敢跑去把肚子借给人家生孩子!

很多事,前后联系一下,他大致也就明白了。

曾经她说过,她被富足人家收养,现在看来就是裴家,还跟裴祁佑结了婚,她会去做代理孕母,为的不过是钱,但裴家在丰城也是大户,他不清楚商场上的事情,但也猜到她急需钱跟裴家脱不了关系。

“你辛辛苦苦跑去代孕,人家有感激你吗?还不是过河拆桥!”郁战明的口吻更多的是怒其不争。

白筱没说话。

“我也老实告诉你,要不是你们已经登了记,我绝对不会同意你再跟老三一块儿!”

郁战明气得拍了下桌子:“你以为一直这么瞒着,我就永远不会知道?我是景希他爷爷,难道告诉了我,我还会轻视他,把他当怪物来看?老三从小就混,你倒好,也有样学样。”

“是我不让他告诉你们的。”白筱急着替郁绍庭辩解。

“哟,这就护上了?”郁战明冷哼:“那之前呢,这么多年,也不见他告诉我跟他妈!”

“爸爸,我不是这个意思。”白筱动了动双唇。

“那你什么意思?”郁战明气呼呼地瞪她:“如果你遇上的不是老三,或是,淑媛还在,我看你怎么办!”

“所以,我一直很庆幸,能遇到绍庭。”

白筱望着郁战明,道:“以前,我也曾后悔过,为什么要去给人代孕,要不然,我的婚姻会很幸福,不会这么多年来磕磕碰碰,最后落到被逐出裴家的下场,但现在,看着景希,我知道以前遭遇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原来你还骄傲了?”郁战明指着站在那的白筱:“我看你就是执迷不悟,连最起码的思想觉悟都没有!”

“爸,我知道错了。”

郁战明:“……”

白筱:“我没有觉得骄傲,只是觉得自己很幸运,爸你的态度,跟我设想的不一样,我以为——”

“我什么态度了?”郁战明重哼,没再像一开始那么来气:“哪怕你怎么遮掩,代孕这个事,都会跟着你一辈子,这个社会,还有很多你触摸不到的阴暗面,人都有劣根性。当别人曝出来你代孕的事情,他们会说你不诚实,遮遮掩掩,倘若是你一开始自己站出来说的呢?你觉得她们就会轻易地谅解你?”

“不会,她们会指责你,违背道德还宣扬负能量。一旦有人拿捏住这个把柄,你就会站在舆/论的暴风眼上。”

白筱的鼻子抑制不住地酸涩,眼圈也是一阵温暖的湿意。

书房的门,就在这时,被重重地拍了几下,隔着门,是郁景希的叫嚷声:“爷爷,爷爷,你要吃宵夜吗?”

白筱想要去开门,郁战明横了她一眼:“好好坐着。”

他亲自去开门,郁景希咧着小嘴站在门口,往书房里看了看:“爷爷,你跟小白说完了?”

“你爸呢?”

郁景希指了指楼下:“爸爸在外面打电话呢!”

“去把你爸爸喊上来。”郁景希得令后,一下子蹬蹬地跑下楼去。

郁战明板着脸回到书房里:“以为我不知道……”抬头看了眼白筱,冷哼:“还去搬救兵。”

……

郁绍庭很快就上来了,一进书房,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白筱跟郁战明,走过去:“谈完了?”

郁战明很看不惯郁绍庭这副装模作样、要死不死的德行,尤其是,得知了他早就告诉徐宏阳代孕的事情,却在他这边瞒得严严实实的。因此,自打郁绍庭进门,郁战明的脸一直都是黑的。

“跟爸说了什么?”郁绍庭跟白筱说话时,语气下意识地变得温柔。

白筱在他进来后,紧绷的神经就松懈了,握着他在自己肩上的手,倒是郁战明冷嘲,心想,装,就装吧。

郁绍庭见白筱神色如常,不像是受了委屈,攥着她的手要拉她起来:“天色不早了,今晚,我们先住酒店。”

突然,一张卷拢的报纸砸在了他的身上。

耳边是郁战明的怒骂声:“你他妈翅膀长硬了,还住酒店!”

“……”

白筱不想让父子吵架,拉着郁绍庭刚想劝。

那边,郁战明突然起身,走到书桌边,拿了个键盘过来,走到郁绍庭跟前,‘啪嗒’一下丢到他的皮鞋旁。

郁绍庭低头,看了眼那个键盘,像是明白了什么,拽着白筱就走:“还是早点回去休息。”

“走吧走吧,”郁战明在沙发坐下,幽幽地看了眼郁绍庭的背影:“以后别怪我没给你机会。”

郁绍庭停下脚步,回过身来。

郁战明耷着眼皮:“当着孩子的面,我也不直说,但我的态度摆在这,你认个错,我可以重新考虑这件事。”

“我认什么错?”

郁战明料到他是这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反应,转而看向白筱,道:“老三不心疼你,那你自己来,我们郁家,家有家法,不管是儿子还是儿媳妇,做错了事——”

只是他话未说完,郁绍庭已经放开白筱,阴沉着脸回进来,走到了那个键盘旁边。

白筱也看出郁战明的意思,老爷子心里有气,不冲她发作,却是把矛头指向了郁绍庭:“爸——”

“我教育自己的儿子,没你的事。”郁战明是真想挫挫他的锐气:“我记得那谁说过,男儿膝下有黄金,这辈子不跪天地不跪父母,既然这样,还是不要勉强的好。”

郁绍庭转开头,眯起眼看了会儿窗外,良久,他才对着那键盘,缓缓地弯曲膝盖,跪在了键盘上。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个混小子,少往我头上扣屎盆子”↓↓↓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