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89章:你个混小子,少往我头上扣屎盆子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89章你个混小子,少往我头上扣屎盆子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郁战明是真的非常生气,所以这次没见好就收,没有哪个父亲,在得知儿子打算带着妻儿跑到国外定居后还能淡定,郁绍庭表现出来的,对他这个父亲的不信任更让他万分气愤。

“不想跪就别跪了,你心里不情愿,我看着还不舒坦。”

郁绍庭沉默,没有说话,但另一条腿终究也弯下,右膝盖碰到了键盘上,他让白筱去外面。

郁战明呵了一声,偏着头看向别处,混小子,这个时候还死要面子活受罪……

至于对白筱,郁战明的心情也是极其复杂的,要说不怪她,那是不可能的,为了前夫不顾自己安危声誉去给人代孕,说她知恩图报吧,作为她现任丈夫的父亲,他这心里,不可能没有疙瘩。

但同时,就像徐宏阳说的,倘若不是二十多年前的错误,她也不至于过得那么辛苦,自己的这位老领导,明里暗里说起当年政东来首都寻人是整件事的诱因,要不然,也不会有后来一系列的误会。

他知道徐宏阳没有其它意思,不过是想让他心生那么一点点内疚,进而不会在这事上为难白筱。

郁战明抬了抬眼皮,看着站在那不动的白筱:“傻站在那干嘛?让你出去就出去。”

白筱没走,咬着唇瓣,在郁绍庭的后侧方跪了下来,抬头,迎上郁战明的目光:“您要罚,就罚我吧。”

郁战明哼了一声,嫌她多事,刚要驱赶她,却听到她说:“我就在这里,您也不用赶我走。”

“……既然喜欢跪,那就跪着好了。”郁战明无动于衷,站起来,走到书桌边,开了电脑打算浏览网页,想打字发现没了键盘,索性随便选了部电视剧,点开颇有兴味地看起来,胸口的火气还没消。

原本跪在键盘上的人却突然起身,顺带着也把白筱拉起,郁绍庭转头看向老头子:“她肚子里还有孩子,你让她跪着,也不怕将来孩子出生都记得这些事。”

郁战明立刻吹胡子瞪眼了:“我什么时候让她跪了?明明是她自己要跪的。”

白筱突然伸手捂着自己的肚子,气色不是太好。

“不舒服了?”郁绍庭搂着她的腰,让她靠在自己身上,投落在郁战明身上的眼神,气得郁战明跳脚:“你个混小子,少往我头上扣屎盆子。”

白筱摇头:“跟爸爸没关系,可能是这两天跑来跑去,休息得不够。”

刚巧,书房的门推开一条小细缝,郁景希探头探脑地望进来,郁绍庭刚才在老头子那里吃了哑巴亏,这会儿见孩子来了,立刻说:“你爷爷刚才把你弟弟吓坏了,这会儿,你小白肚子痛得厉害。”

“……”郁战明一张老脸涨红,拍得桌子震动:“你他妈少在孩子面前胡说八道污蔑我。”

“小白到底怎么啦?”郁景希一听到白筱肚子难受,连忙跑进来,拧着淡淡的眉,小肉手摸了摸她的肚子。

郁绍庭不咸不淡地搭腔:“还能怎么啦,再不济,也就被吓得让你没了弟弟,你小白在医院躺半个月。”

郁景希能听懂这句话的大致意思,焦急地说:“那我们……那我们快点去看医生吧。”

“我没那么严重。”白筱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但郁绍庭听不进去,直接揽着她就出去了。

郁景希亦趋亦步地跟着,到门口时,回过头望着郁战明,露出痛心的表情:“爷爷,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郁战明:“……”

——————————

走的时候,郁绍庭开走了老爷子的配车,从勤务兵那里取钥匙时,说好明天清早把车送回来。

郁景希离开时,没忘记把从医院带来、吃了还剩一半的柚子用袋子装好拎走。

白筱觉得自己没必要去做检查,但郁绍庭不放心,带着她去附近的医院挂了急诊,医生一检查,没什么大碍,就是孕妇的血糖偏低,各项指标里,有些都不达标,整了两瓶营养液让白筱去挂。

郁绍庭去付钱,郁景希像条小尾巴,跟在后面寸步不离,医生也羡慕白筱:“你老公跟儿子真疼你。”

白筱莞尔,没多久,小家伙就拎着一个装了输液要用物品的袋子回来,手里拿着一张单子,交给医生,小大人似地询问医生:“医生阿姨,你看看这些有没有错,我听说,孕妇是不能乱用药的。”

“懂得真多,你爸爸呢?怎么让你拿药?”医生开玩笑地反问。

郁景希老成地点点头:“我爸爸比较忙,他刚才去接电话了,这边,只能让我多看着点。”

……

可能是郁景希太惹人喜爱,爱屋及乌,医生特意给白筱找了一间病房让她输液。

郁景希打开袋子,里面装着那小半个柚子,他仔细地剥了皮,然后捻下一小块送到白筱嘴边,刚好有护士进来,说:“孕妇在饮食方面也要注意。”

“那可以去柚子吗?”郁景希不再急着把柚子肉给白筱吃。

郁景希长得漂亮,又白白胖胖的,盘坐在床边,仰着头时要多萌就有多萌,而且他这会儿,还在照顾自己的母亲,顿时让护士的心软了一大片,捏了捏他的脸蛋,道:“柚子所含的维生素很多,当然可以了。”

小家伙这才放心,举高了小手,把柚子肉递给白筱吃。

病房里,还有另外一个住院的女人,大晚上有人进来输液,还是年轻孕妇,只有一个孩子作陪,不免生出好奇,也不看电视了,一直扭头打量白筱跟郁景希,那眼神,让白筱很不舒服。

郁景希低头剥柚子皮时,白筱转头,问旁边床的女人:“大姐,你在看什么?”

对方没想到白筱会问得这么直接,一时尴尬,忙摆手说没事,但眼角余光还是不停地瞄向这边。

白筱也没再去理她,但也能猜到对方在想什么。

果然,那女人没沉住气,开始套郁景希的话:“小朋友,怎么是你陪你妈妈来挂水,你爸爸呢?”

郁景希斜了对方一眼,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白痴。

“……”女人悻悻地抿了抿嘴角,看向白筱时忍不住道:“这孩子怎么这么看人?”

白筱没接话,只是从自己的手提包里拿了纸巾,让郁景希把手擦干净,小家伙突然说想要喝水。

“走廊上不是有个自动贩卖机吗?”白筱给他一张十元纸币:“你出去买一下,要是够不着让护士姐姐帮忙。”

郁景希下床,套了圆头牛皮鞋,拿上钱出去了。

旁边的女人又开口:“你让个孩子这么出去,也不怕他迷路,虽说这是医院但也不安全。”

“不会的,走廊上有监控探头,况且,他很机智,一般人拐不跑他。”白筱其实不想跟她说话,因为对方,怎么看都不像是热心大姐,所以,一说完这句话,她就把头别向了病房的门那侧。

郁景希很快就回来了,买了一瓶橙汁,蹭了鞋子爬上/床,拍了拍口袋:“零钱都在这里!”

白筱摸着他软软的头发,刚想问你爸爸怎么打电话打怎么久,病房的门开了,有人进来,她刚一转头,就听到旁边床的女人笑呵呵地说:“我家男人,一下班就跑医院来陪我,有老公就是好,不用一个人在这过夜。”

“……”白筱觉得这个女人莫名其妙,说的话,明里暗里都像是在针对自己。

女人的丈夫,长相淳朴老实,给女人带了宵夜,一边打开宵夜袋子一边被女人唠叨。

白筱一闻到那宵夜的味道就反胃,可能是因为怀孕的缘故,她的嗅觉变得越加敏感,闻不得太过油腻的重味,正在这时,郁绍庭进来了,他穿着黑色西装,个头又高,往那里一站,就已经够抢眼的。

正在吃宵夜的女人,冷不防瞧见一个长得好又看上去很有钱的男人,一时忘了嚼嘴里的炒粉。

“爸爸!”郁景希喊得非常大声,像是故意叫给谁在听。

病房里,突然安静到诡异。

郁绍庭没有看旁边那对夫妻一眼,径直走到白筱的床边,看了眼她的输液袋,还有一大半,他低头看到她干干的嘴唇,低着声问她:“要不要喝水?”

白筱点头,等他出去了,那个女人立刻凑过来问:“妹子,这是你老公?”

白筱不想回答,倒是郁景希哼哼:“不然呢,我爸爸对妈妈可好了,还特地给我妈妈买了辆路虎。”

“景希。”白筱轻拍他的背,而那女人的脸色已经变了。

……

当郁绍庭端了杯热开水回来时,病房里,那个女人跟她老公已经彻底没了声响,自顾自地看电视。

他在床边坐下,一手从后揽过她的肩,一手拿着杯子喂她喝水。

“刚跟外边的护士要的一次性杯子。”不等白筱问起,郁绍庭已经主动说了。

郁景希盘腿坐在床上,打着哈欠,白筱掀了被子,小家伙立刻默契地爬过去,挨着她躺好。

病房里,随着女人吃宵夜,那股油腻的味道越来越大。

白筱的脸色不好,觉得太阳穴也胀痛,但她又不能说让对方把宵夜丢掉,或是让对方去外面吃,因为那个女人也挺了个大肚子。白筱把头靠在郁绍庭的怀里,眉心微蹙,他发现她的异样,低头问:“又不舒服了?”

白筱摇头,没挂点滴的手拉了拉他的西装:“你让我靠会儿就好。”

郁绍庭坐在床头,拥着她,他身上的味道,冲淡了那股油腻味,白筱在他肩头蹭了蹭,闻着他衬衫衣领上清淡的香味,混着烟草的干燥气息,她低垂着眼睫,望着两人交握搭在他腿上的双手。

旁边女人吃了十来分钟,终于收拾起宵夜让丈夫去扔掉。

而当她丈夫再回来,开口的第一句就是:“我已经跟护士说好了,她说旁边病房还有张床空着。”

当女人挺着大肚子笨拙地由拎着大包小包的丈夫搀去隔壁时,白筱苦笑不得,明明该嫌弃的是自己,结果倒整得,像是她跟病毒一样,不过这么一来,病房里顿时清静很多。

郁景希早已睡着,打着轻轻的小鼾,小脑袋都埋到白筱的腰际。

“喂。”白筱突然开口。

“怎么了?”

白筱原以为他这么安静,是睡着了,在他怀里动了动:“今天,爸爸对我说了很多。”

“他是生气,但跟我想的生气又不一样。而且,不等我开口,他已经知道了我代孕的事情,你说,是不是很稀奇?在来客人之前,他还问我来着。”她说着,仰起头:“是你打电话提前告诉他的吗?”

郁绍庭笑了笑,眼神温润,嗓音却依旧冷硬:“他后来的态度,像是我跟他说的?”

是不像。可是,如果不是他,还能有谁?

白筱想不到其他知情的人,但还是努力在回想,渐渐地来了睡意,轻声咕哝了一句:“你别跟爸吵架,他也不容易,你一直气他,他身体不好……”

郁绍庭见她睡着了,慢慢地收回自己的手,扶着她躺回到床上,替她跟孩子盖好被子。

起身的时候,弯下头亲了亲她的额头,然后拉了把椅子,在旁边守着,不时抬头看向输液袋。

——————————

白筱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意识瞬间清醒,她想坐起来,发现了旁边还在睡的郁景希。

她发现,他们还在医院病房里,至于她手背上的点滴针,已经被拔掉。

然后一转头,看到了沙发上的男人,他个子高,躺在沙发上,睡姿并不舒服。

白筱下床,走到沙发边,郁绍庭安安静静地闭着眼,即便是睡着的时候,他的眉头也微微皱着,黑色头发有些乱,薄唇紧紧地抿着,这样的睡颜,显得冷漠固执,她伸手,轻轻推了他一下。

郁绍庭睡得不沉,很快就睁了眼,他的眼神有片刻的迷惘,那样子,让白筱觉得有些可爱。

“你去床上睡吧。”她说。

郁绍庭坐起来,抓了下头发:“不用。”

他的声音带着刚醒来时的喑哑,下巴也冒了青色,其实他没睡多久,身上的衬衫也有些褶皱。

白筱还想让他休息会儿,郁绍庭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眼就接起:“什么事?”

是郁总参谋长家里保姆打来的,说是老首长早上起来身体不舒服,已经送去了医院,连病房门号都报了。

“严不严重?”白筱担心老人家的身体。

郁绍庭去洗手间洗了把脸,拿了西装,让她跟景希先回酒店,他直接去医院探望郁战明。

白筱想一起去,但景希还没醒,送郁绍庭到门口:“你先过去,过会儿我带景希去看爸,顺便看一下那人。”

……

郁绍庭走到病房门口,就听到老头子在抱怨这抱怨那,中气十足,哪里像是生病的人?

他在门外站了会儿,没有立刻进去,而是折回电梯,下楼去买了个水果篮。

郁战明瞧见拎着水果篮进来的小儿子,一声冷哼,继续跟主治医生讨论他的病情:“我的血压是不是很高?早上起来时,突然一阵晕眩,我觉得,可能是被气到了,要不然,也不会好好的这样。”

主治医生笑吟吟地安抚老首长:“你这身体,比一般年轻小伙都强壮,晕眩的话,可能是没吃早餐的缘故。”

郁战明:“……”

等医生查完房走了,郁战明躺回床上,一个翻身,把背丢给了郁绍庭。

郁绍庭走到床边,看着盖着被子的老头子,还是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爸。”

“听不到!”

郁绍庭也看出老头子身体没什么问题,但也没急着走,在旁边站着,良久,又说:“有没有吃过早餐?”

——————作者有话说————————

文文开始推向大结局,今天先通知一下,免得太过突然,吓坏小伙伴们【偷笑】

……本章完结,下一章“如果真是这样,你这次到首都来做什么”↓↓↓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