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91章:那你先看人家愿不愿意适可而止,再来跟我说这番话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91章那你先看人家愿不愿意适可而止,再来跟我说这番话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徐蓁宁听着大堂伯母指责徐家的话,但真正听进去的只有那句——徐家对那个私生女特别好!

特别好,是有多好?

徐蓁宁大概也知道有些事已经没了斡旋的余地,虽然她妈妈拖着不离婚,但徐敬衍这次显然是真的狠了心,徐家没有了她们母女的容身之地,她听见大堂伯母说:“他们徐家要离婚,咱们不答应就是了。”

徐蓁宁不是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哪里会看不出大堂伯母的意思?

她态度坚定地说不答应夏澜跟徐敬衍离婚,却没说如果离了婚,夏家的大门永远为她们母女敞开,如今这么帮她们母女,不过是想维系徐夏两家的利益链,一旦离婚——

这些年,夏家或多或少依赖徐家。

没了徐家支撑帮忙的夏家,就像断了腿的蚱蜢,不可能再像以前风光无限。

……

徐蓁宁被大堂伯母的絮絮叨叨弄得心烦,却也不好发作,只能忍着,刚到病房门口发现夏建尧也在。

只不过夏建尧的脸色着实有点难看,跟躺在病床的夏澜说话时的语气也是极差:“你去问问,徐家到底几个意思?明明说青岩那边市政有个空位,你外甥这些年工作出色,结果任命书下来,什么也没轮到他头上。”

之前徐夏两家吃过一顿饭,饭桌上,徐家这边,虽然没明说,但他儿子去青岩已经是十有八/九的事情。

夏建尧昨天被穿了小鞋,又接到儿子的电话,再也沉不住气,赶来医院质问夏澜。

“你问我,我去问谁?”夏澜说话的语气也不友善:“你以为徐家现在,还卖我的面子?”

“不就是个私生女,你当初在国外未婚生子、忍辱负重嫁进徐家的勇气又到哪儿去了?”

夏澜没想到自己堂兄这么说自己,气得不轻:“夏建尧,你们夏家,少在那站着说话不腰疼,没有我,夏家会有今天?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就是一群吸血鬼,如果不是我嫁进徐家,你们会愿意重新接纳我?”

夏建尧哼笑:“原来你还有点自知之明,既然这样,那就少再给徐家丢脸!”

说完,他直接摔门而出,结果在门外看到了徐蓁宁跟自己妻子,什么也没说,板着脸直接走了。

……

“阿澜,你别生气,你还不知道你堂兄的脾气?就是说话直,没有恶意的。”大堂嫂忙进来安抚夏澜。

“没有恶意?”夏澜冷笑,真情还是假意,难道她自己看不出来吗?

“你这几天住院,可能不知道,徐家那边老是针对咱们,你堂哥才会这么生气。”

夏澜没说话,气色很不好,大堂嫂又说了一些宽慰她的话,中途接了个电话就先离开了。

走之前,大堂嫂还在门口回头说:“阿澜,有事就给堂嫂打电话,你放心,我们夏家是站在你这边的。”

——————————

病房里只剩下夏澜母女俩,徐蓁宁坐在轮椅上,已经迫不及待地问夏澜:“妈,现在怎么办?”

夏澜这几天情绪异常地压抑,徐敬衍已经起诉离婚,徐家认定她是当年误会的始作俑者,许杏华拿了两百万跑得没了踪影,她还查不到是谁给的钱,而夏家这边又把她往死胡同里逼。

当即,夏澜的火气也上涌,不由迁怒到女儿身上:“怎么办?今天这个局面又是谁造成的?”

徐蓁宁张了张嘴,却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如果不是她执拗地要追到丰城去,徐敬衍也许根本碰不到白宁萱,哪怕见到了白筱,也不知道那是他的孩子,更不会牵扯出后面这些麻烦事来……

夏澜抬头看了她一眼:“这几天,陆家那个小子,是不是一直都在医院陪你?”

徐蓁宁点头,提到陆向前,不免流露出不耐烦的神情。

“他对你倒是真心实意。”夏澜煞有其事地说,瞟了眼不知足的女儿:“郁绍庭,你想都没想了。”

“趁现在陆向前对你还有感情,好好抓住他,你现在什么条件,难道还要我提醒你吗?”

徐蓁宁咬着唇,心情纠结,把刚才电梯里的一幕告诉了夏澜:“刚才,我遇到了白筱跟郁绍庭,他们,应该是在看爸的,还有今天家里的保姆打电话给我,说是……三伯母去我们家收拾东西了。”

“收拾什么东西?”夏澜皱眉。

“三伯母跟保姆说,以后爸的亲生女儿要住到家里,无关紧要的人和东西,都要扔到外面去。”

夏澜额际青筋突了突,冷笑:“我还没跟徐敬衍离婚,他们就急着把人接进去住了?”

这些年,她为徐家做的,居然只换来这样的结果,哪怕她是做错了事,但要不是徐家从一开始就认定了她的罪,单凭许杏华毫无证据的三言两语,又怎么可能让她成了众矢之的?

“你上回不是说,白筱离过婚吗?”夏澜像是不经意地问起。

徐蓁宁想到那个被郁绍庭丢进鱼缸的手机,那张婚姻档案书的照片,原本是最好的证据。

夏澜抬了抬眼皮:“你没有,陆向前也没有?既然徐家那么想要认回这个孩子,但有些事估计也不清楚,他们徐家不怕丢脸,我们也不用再给他们兜着,顺带着,也让大家看看郁家讨的是怎么样的好儿媳。”

换做以往,夏澜可能还会思量这么做,会不会给夏家带去什么麻烦,但刚才夏建尧的一番话,算是让她连那么点亲情都懒得再顾念,她要是被赶出徐家,抱着同归于尽的念头,也不能让徐家这么好过!

关于夏家这边,并不清楚她跟徐家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当是徐敬衍在外面有了孩子,现在想要把小三母女扶正,所以想着法阻止徐敬衍离婚,他们觉得徐家理亏在先,从没考虑过会在这事上跟徐家真的闹掰。

“拿了照片,直接给你大堂伯母打电话,最近杂志社的事情,都是她在负责。”夏澜低头抿了一口白开水。

——————————

吃完早餐,白筱又去看了徐敬衍,这一次,身边有郁绍庭陪着。

徐敬衍见到她很高兴,却又不知道该跟她聊什么,怕她嫌无聊离开,只能跟郁绍庭有的没的说着话,白筱发现,他鬓边骤生了不少白发,她起身去了病房外透气,在走廊上碰到了来医院的徐瑞玲。

白筱朝她点头,徐瑞玲往病房瞧了眼,看到郁绍庭在,也没急着进去:“你能来看他,老六应该很开心吧?”

“……”

徐瑞玲又说:“住酒店也不舒服,要不,今晚上还是回家里住吧。”

“……不用了,明天我就跟他们父子回丰城。”这是她刚刚做的决定,没经过任何思考就脱口而出了。

徐瑞玲看出白筱对徐家的排斥,也没再勉强挽留她,只是道:“有些事,我猜,老六应该还没有告诉你吧?”

白筱不解地看着她。

“他果然没说。”徐瑞玲淡笑了下,叹息:“当年,你跟你母亲会被徐家那么误会,主要还是因为你和老六的亲子鉴定样本被他现在的太太夏澜给偷偷调换了,很不可思议对不对?刚听到时,我也不相信她会做这种事情。”

“对老六来说,得知真相比任何惩罚都来得痛苦,自己的枕边人那么算计自己,他虽然不说,但他心里的苦,不比你来的少,自己的女儿流落在外,他却替别人养了孩子,还冠了徐家的姓。”

白筱别开头,听到徐瑞玲继续说:“徐家对不起老六,也对不起你们母女。昨天,付敏告诉我说你以前结过一次婚,我没有提徐家辩解的意思,但是,昨晚上爸怕郁老首长为难你,立刻让勤务兵送他去了郁家。尽管他说过不再管老六的事,但我知道他也是怪自己的。”

白筱想起昨晚上,那个坐在沙发上盯着自己看的老人,心中五味杂陈。

“至于老六,还不知道这件事,怕他受不了……”

病房的门开了,郁绍庭从里面出来,徐瑞玲没再跟白筱说下去,微微笑了笑:“我先进去看老六。”

“在想什么?”

白筱转头,望着走到身边的男人,还是忍不住问出心底的疑惑:“代孕的事,你跟谁说过吗?”

“跟徐老说过。”郁绍庭没有再隐瞒她。

“……什么时候的事情?”

郁绍庭知道,以白筱的性子,不解开她的疑虑,这事会一直压在她的心头,他的双手握着她单薄的肩膀,沉敛又温柔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她:“那一回徐老生病住院,你陪我连夜来的首都。”

对徐家人,白筱的感情是复杂的,甚至现在,连她自己都不清楚,面对他们时该抱有怎么样的态度。

尤其是对徐敬衍……

——————————

中午,郁总参谋长就出了院,精神非常不错,郁绍庭充当的司机,一家三口也在家里吃午饭。

吃完饭,郁绍庭就被叫到书房去了。

郁景希盘腿坐在客厅里,一边拿出郁战明刚才给的红包数钱一边扭头看了眼白筱:“要不要喝开水?”

“不用了。”白筱看到厚厚的红包,还没逢年过节就给这么多。

……

书房里,郁战明若有所思地打量自己这个不省心的小儿子,他倒好,直接坐下给自己倒了杯铁观音。

郁战明哼了一声,然后看到那杯茶递到自己跟前,心里的别扭劲顿时减少不少。

“这做事,也跟做人差不多,要适可而止。”老头子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话。

郁绍庭像是没听到,自顾自地往茶杯里倒水。

郁战明斜睨了他一眼:“整天想着那些歪门邪道,当心哪一天,算计到自己身上去。”

“……”

见他一直不说话,郁战明也不想对着他,但在让他出去前,还是交代了一句:“记住我的话,人前留一线,日后也好相见,凡事做得太绝,终归不是什么善德,你现在也是有老婆孩子的人了。”

郁绍庭在开门之前,回过头,说:“那你先看人家愿不愿意适可而止,再来跟我说这番话。”

话刚说完,一个纸巾盒子砸在了他的身上。

——————————

白筱听到开门声,抬头就瞧见郁绍庭出来,刚才,她没有听到争吵声,想来父子俩谈的还不错。

郁绍庭在她旁边坐下,白筱问:“爸爸跟你说什么啦?”

“想知道?”他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直接叼在嘴边,眯着眼看她:“自己跟老头子去。”

白筱觉得每回他眯起眼的时候,给人坏坏的感觉,像是在算计着什么,但他抽烟时眯着眼,又让她很心动,他没有点烟,可能顾及到她怀孕了,手指拿开了香烟,另一手搂着她:“打算明天回去?”

“嗯。”白筱看了眼在旁边来回数钱的郁景希:“反正待在这里也没事,还耽误你的工作。”

郁绍庭一向在这些事上迁就她的决定。

这时,保姆拿着个鸡毛掸子从楼上下来:“三少,房间打扫好了,床单也是洗干净的,晚上能睡了。”

白筱心想,这应该是郁战明的意思,想让儿孙住在家里,自己却又拉不下脸来说。

“好的,我们过会儿就去酒店拿行李。”白筱顶了顶郁绍庭的胳臂,见他垂着眼不开口,只好自己接话。

……

在酒店退了房,回郁家之前,白筱犹豫了良久,还是让郁绍庭把车开去了医院。

这一次,白筱没让郁绍庭或郁景希陪着上去。

她敲了敲病房的门,里面响起徐敬衍的声音,他说:“门没锁,自己进来吧。”

徐敬衍发现是中午离开的白筱,有些欣喜又有些无措,不由往她身后看了看:“绍庭呢?他没陪你过来吗?”

“他跟景希在楼下。”白筱看着他憔悴的脸色:“我明天回丰城。”

“……”

徐敬衍愣了愣,随即立刻道:“也好,这边的气候你应该不太习惯,回那边比较好。”

“等你身体康复了,可以到处去走走,丰城也有不少旅游风景区,上回我看你也没怎么逛,有机会的话,可以再去看看,”白筱望着他,心情却莫名地有些不耐:“就这样吧,我先走了。”

眼看着她要走出病房,徐敬衍急急地喊住了她。

“干嘛?”白筱停下脚步,但是没有回头,听到他说:“那我可以去看你吗?”

“随便你。”说完,她直接出了病房。

白筱站在走廊上,没有立刻离开,她靠着病房的门,有些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跑上来说这些话,她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宝宝,你说我刚才的态度是不是太恶劣了,毕竟他现在是个病人。”

——————————

当晚,徐家那边来了电话,想请白筱过去吃饭,白筱没有答应下来。

哪怕有血缘的联系,但徐家人对她而言,依旧是不相熟的陌生人,与其去强颜欢笑,倒不如干干脆脆地回绝了。

郁景希对她这么做法有些不满意:“为什么不去呢?我觉得还好呀,外婆家的厨师做菜蛮好吃的。”

“那你去吧,马上让勤务兵送你过去。”

白筱作势就要去喊勤务兵,小家伙眼疾手快,像只小考拉,手脚挂在她的身上,缠着她不让她走。

“开玩笑啦,我其实也没那么想去。”郁景希原本想着往徐家走一遭,外公外婆喊一圈,然后赚几个红包钱。

家里没有郁景希的小房间,晚上跟白筱她们一起睡,洗完澡爬进被子里,抠着小脚丫跟白筱说:“那个,我有些事想请你帮忙,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什么?”白筱折叠好衣服,转头问他。

小家伙往洗手间看了看,郁绍庭在里面洗澡,他细着声说:“你有银行卡吗?能不能腾出一张给我?我打算把钱都放进银行去,听说那样子有利息,我打算存个钱什么的。”

白筱:“……”

————————作者有话说————————

时刻准备着开始虐夏澜母女,喜欢一锅端还是一个一个地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这个孩子,怕是保不住了【加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