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95章:这算不算偷鸡不成蚀把米?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95章这算不算偷鸡不成蚀把米?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裴祁佑回到老宅,裴母还正坐在沙发上,茶桌上一本杂志,像是特意在等他。

见他拎着拉杆箱进屋,蒋英美起身:“吃过晚饭没有?”

裴祁佑点点头,没有多说话,换了拖鞋,准备上楼去,蒋英美却拦住了他:“杂志的事,我也看到了。”

“……”裴祁佑抬头望着自己的母亲。

“这次的事,摆明是有人刻意针对她,咱们裴家,不过是被拖下水,等风头过去就好了。”裴母仔细打量着儿子脸上的神情,说话也变得语重心长:“妈已经没太多要求,只希望你能成家立业,安定地过好日子。”

裴祁佑听懂母亲的意思,大概她猜到了他心中所想,他别开头,道:“我有自己的分寸。”

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裴母张了张嘴,还想再说什么。

裴祁佑:“没其他事,我先回房了。”没再给裴母继续劝说的机会,直接拿着拉杆箱上了楼梯。

蒋英美在他身后道:“苡薇的孩子掉了也好,等她出了国,你就好好给我相亲去。”

……

裴祁佑回到房间,刚脱了外套,手机响了,是秘书的电话,他接起:“怎么样了?”

秘书报了一串号码,停顿了一下,说:“裴总,我还听说,今天找元盛老总的人不少。”

与此同时,书房的传真机传来动静。

裴祁佑过去书房,一张张资料被打印出来,都是他让人整理的,关于‘壹周周刊’和元盛的相关信息,听到秘书这般说,裴祁佑翻看了几页:“现在那篇报道造成的影响程度有多少?”

“不算太严重,但也不小,”秘书似乎在犹豫着该不该讲,裴祁佑直接道:“不用拐弯抹角。”

“最起码在裴氏,大家都知道了,可能之前都没想到,所以——加上报纸上的内容,每一句都在批判白小姐甚至与她有关的人,哪怕不是实情,但人云亦云,到最后,白筱恐怕也百口莫辩。还有……”

秘书迟疑了会儿,才说:“还有,白小姐跟郁家三少的事情,在丰城也不是秘密。”

不管报道内容是否属实,都往郁家的脸面上抹了黑,作为儿媳妇的白筱,日子应该不太会好过了。

秘书在心里暗暗补充了一句。

“先这样吧,今晚辛苦你了。”裴祁佑挂了电话,站在传真机边,良久,他先拨了厉荆的号码。

厉荆被电话吵醒,声音哑哑的:“祁佑哥,这么晚了,有事吗?”

“你家老爷子,是不是跟丰城的新闻出版局局长挺熟的?”

“……关系是不错。”

裴祁佑走到窗边,望着外边的夜色:“我有事想请他帮忙,能不能请你家老爷子牵个线?”

厉荆沉默了会儿,问:“是不是白筱的事情?”

裴祁佑没正面回答,但厉荆觉得八/九不离十了,道:“这两期报道我都看了,不管是郁家,还是徐家那边,这次都会干预这件事。至于裴家,虽然被牵扯进来了,但关系应该不大。”

厉荆的意思是,让他不用掺和进去,有时候,沉默是最好的方式,过段日子自然被人淡忘了。

但裴祁佑依旧没改变自己的初衷,他说:“如果你觉得不方便,我可以去找别人。”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厉荆也没再劝,去找了自家老头子,从裴祁佑那里拿了元盛老总的号码,大晚上的,托了层层关系,找了一个新闻出版总署那边说得上话的人给元盛的老总打了一个电话,很快就有了回应。

“元盛老总这会儿也焦头烂额,据说,他们公司旗下很多杂志都将面临彻查,也不知道是谁举报了,说他们杂志涉黄,原本花点钱就能搞定的事,但这次上头却不吃这套。”厉荆讲到这事,津津乐道:“对了,还有人在市面上收购元盛的散股,等到明天,元盛股价一定大跌,在这个时候大量购入,摆明了趁火打劫要插手元盛的家务事。”

“知道是谁收购的吗?”裴祁佑问。

“股票经济那边说不方便透露,但暗示了一点,不止一个账户,而且都是陌生账户,有的还在国外。”

裴祁佑挂了电话,盯着窗外某个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很久之后,他给自己的私人理财师打了电话,让对方把他家底的百分之四十都拿出去购买元盛的股票,理财师觉得这不是个明智的举动:“裴总,据内部消息,元盛出了点事,现在买入恐怕——您再考虑一下。”

“不用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照办就是了。”

按了挂断键,裴祁佑一个转身,看到了不知何时站在书房门口的蒋英美。

蒋英美的脸色非常差,裴祁佑拿着手机从她身边经过时,她侧过身,有些疾言厉色:“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裴祁佑默不作声,手指攥紧手机。

“你以前做什么事,我这个当母亲的,从来不会干预你,但现在,你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蒋英美望着儿子的目光,带着失望:“你这样情绪化下去,偌大的一个公司,会被你折腾成什么样子?”

裴祁佑回望着她:“最差也不过是回到几年前,那样的生活,我们又不是没过过。”

“啪!”一耳光落在他的脸上。

裴祁佑没有再反驳,他直接出了书房,下楼去了。蒋英美急急地追了几步:“这么晚了,你还要去哪儿?”

——————————

傍晚,郁绍庭回到家,外面就下起了倾盆大雨,屋檐边,滴滴答答的水声。

也许是由郁景希在家里陪着,白筱一下午的心情不错,快吃晚饭的时候,郁老太太的电话就来了。

“是老夫人的电话。”李婶捂着座机话筒,转头朝餐厅里道。

白筱看向坐在对面的郁绍庭,他没有起身去接的意思,倒是抬头望着她,像在说:“还不去接?”

像是被赶鸭子上架,白筱去接了电话,拿过电话,喊了老太太一声“妈”。

白筱想过,关于报道的事情,郁老太太一定会来询问,这个时间点,已经比她预想的晚了很多。

但郁老太太开口第一句却是——“筱筱,身体怎么样啦?”

“……”白筱愣了下,随即立刻道:“嗯,挺好的,妈,你呢?今天,张阿姨说你出去做美容了。”

郁老太太的心情听上去也不错,跟白筱扯了几句,说王太太太胖,美容中心的塌子都搁不下她,然后老太太无意间说了句:“今天杂志的事儿,我看到了,这事怪老三没有保护好你们娘三个。”

“不过你放心,这本造谣生事的杂志,我刚才已经举报了它。”

“妈,其实报道里说的——”白筱刚想跟老太太解释,关于她是裴家童养媳那部分。

结果,老太太截住了她的话头,道:“妈不是人云亦云的老糊涂,无中生有的事,妈不会信的,你放心好了。”

“不是……”白筱手里的电话被人取走了。

郁绍庭已经站在她身边,另一手握着她的肩,轻柔地摩挲,他跟郁老太太说了几句话就把电话给挂了。

白筱心中有疑惑,想要问他,郁绍庭却放下座机,揽过她的肩:“接个电话这么久,过去吃饭。”

……

大院,郁家这边。

郁老太太搁下座机电话,叹了口气,张阿姨在餐厅摆好碗筷:“太太,可以吃饭了。”

在餐桌边坐下,郁老太太往二楼看了看:“老二人呢?”

“首长还没回来呢。”张阿姨说:“可能是部队临时有事,刚才急匆匆地走了。”

郁老太太点点头,刚端起碗,心里还是不痛快,抬头对着张阿姨道:“阿娟,你说,我容易吗?”

“您这些年为首长跟三少操碎了心。”

“能有什么办法,小三还不容易讨了个媳妇,还是二婚的,二婚算了,现在说是前妻的堂妹,这也算了,现在又知道,原来是裴家的童——”老太太说到一半,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忙捂住嘴。

“太太——”张阿姨还以为老太太怎么了。

“没事没事。”郁老太太说着,又忍不住长长地叹了口气:“老头子以为我傻,其实,我可比他机智多了,有些事,想那么多干什么呢,生米都煮成熟饭了,这日子,还是要过下去,再说,媳妇小三自己宝贝着呢。”

张阿姨笑吟吟地给老太太盛了一碗汤:“您啊,这是大智若愚。”

——————————

吃完晚饭,白筱还是问了郁绍庭一句:“妈是不是,还不清楚我在裴家的事情?”

郁绍庭拉过她的手,握着,搭在他的腿上来回轻轻摩擦,有些暧/昧的动作,道:“老太太,一向不相信八卦杂志上的新闻,刚才还在电话里,让我转告你,不要太较真。”

“真的?”白筱不太相信,“那她怎么不自己跟我说?”

“让我转告,和自己跟你说,不是一个意思啊?”最后半句话,他说得略显轻佻。

白筱的注意力被成功转移,两人紧挨着坐在沙发上,她脸颊微烫,放开他的手起来:“我练会儿瑜伽。”

“你还会练这个?”他往后靠在沙发上,兴味地望着她的腰。

“……最近刚学的。”白筱被他看得不自在,去拿了练瑜伽专用的毯子铺在地上,其实她想学的是孕妇瑜伽,还特意在网上买了光盘,但可能是怕伤到肚子里的宝宝,学起来束手束脚,动作很多都没到位,也就半吊子水准。

倒是郁景希,对瑜伽产生了浓厚兴趣,每回白筱一放音乐,他就跟着一块儿练,有模有样地挺着小肚子。

郁绍庭倒了杯水从厨房出来,没急着走过去,而是靠在旁边的柱子上,一边慢悠悠地喝水,一边像看马戏一样看着客厅里瞎折腾的母子俩,在瑜伽教练的解说声中,白筱搁在餐桌上的手机响了。

郁绍庭看了眼来电显示,没去喊白筱,而是拿了手机,去到角落才接起:“喂?”

……

裴祁佑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开车来这里,为什么要打电话给她,甚至在郁绍庭接了后没立即挂断。

他坐在车里,雨刷左一下右一下地扫掉挡风玻璃上的水柱。

郁绍庭从别墅里出来,他撑着一把深色雨伞,衬衫西裤,大雨打湿了他的裤脚,也淋湿了他左边半个肩头,但他还是在那两道射过来的车灯光里走过来,然后收了伞,打开副驾驶车门上了车。

“大晚上过来,有什么事?”郁绍庭眼梢余光扫了他一眼,像是真不知道他来这里的目的。

裴祁佑开门见山:“市面上元盛的散股是你买的吧?还有元盛旗下杂志面临彻查的事情,也跟你有关。”

郁绍庭不动声色地笑了:“元盛什么时候跟你搭上关系了?”

“……”裴祁佑没说话,手却紧紧握着方向盘。

对郁绍庭,在白筱的事情上,裴祁佑已经领教了他的手段,哪怕他不承认,但裴祁佑就觉得,那些事都跟他脱不了关系,就像现在,他每回给白筱打电话,听到的都是郁绍庭惹人生厌的声音。

“外面雨下的不小,没事早点回去,也别让家里担心。”

裴祁佑听到郁绍庭假惺惺的说教,脸色更黑,郁绍庭倒是不介意,直接开门下了车。

关车门之前,裴祁佑终于忍无可忍,回过头对站在车外的男人道:“我有话要跟她说,你让她出来。”

“你想说什么,告诉我,我帮你转达。”

相较于郁绍庭的云淡风轻,裴祁佑显然有些沉不住气,也直接开了车门下去,不顾大雨,冲到郁绍庭的跟前,两人的身高差不多,他拎起了郁绍庭的衣领:“你个卑鄙小人,这么霸着她有意思吗?”

郁绍庭略微挑眉:“怎么没意思?她这会儿正在家里练瑜伽,跟儿子一起,你要不介意,可以进去坐坐。”

裴祁佑握着他衬衫领子的手微微僵硬,被雨水冲刷得泛红的双眼,死死地,瞪着他。

郁绍庭的手机在裤袋里震动。

他眼睛回望着裴祁佑,当着他的面直接接了:“嗯,靳声有点事,他走了,马上就回去。”

裴祁佑听到他睁着眼说瞎话,怒不可遏。

收起手机,郁绍庭抬手扯开裴祁佑的手,望着他愠怒的双眼,淡淡地说:“对别人家的老婆,少打主意,忍你一两次,别当做是纵容,你应该也听苡薇说过,我这个人,脾气不太好。”

……

白筱听到开门声,转头望过去,郁绍庭在玄关处换鞋,她从毯子上起来,去洗手间给他拿了一块毛巾。

“外面雨下的这么大吗?”她发现,他整个后面都差不多湿了。

郁绍庭接过毛巾时,顺带着,把她的手也握住了,直勾勾地望着她:“去楼上洗个澡就好了。”

白筱听懂了他的意思,有些羞赧,看了眼客厅里还在练瑜伽的孩子,见李婶还在,犹豫了一下跟着他上了楼。

一进主卧,郁绍庭从后面一把抱住她,一边脱她的衣服一边低头亲吻她的脖子:“真香。”

白筱被他逗笑,两人坦诚相见时,他在她耳边诱哄着,让她背过身去,两人在这事上心照不宣,她乖乖地趴在那,湿re的吻从她的肩头往下……【脖子以下部分自行想象】

——————————

不同于这一处的情意绵绵,首都夏家,已经乱得不像样子。

就在当天深夜,夏家某位子孙在首都某处民宅,因为吸毒被警方顺利抓捕归案。

在夏家人急着托关系把人保出来时,第二天的网上,又曝光了夏建尧在外面包了一个二/奶,年龄只有二十岁,甚至还贴出了一张夏建尧跟二/奶的床照。夏家大堂嫂看到照片里那个做着胜利手势的二/奶,一口气没提上来,直接晕了过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结局倒计时【一】我们落到这个地步,徐蓁宁,你功不可没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