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97章:结局倒计时【二】哪怕他再坏,现在也是我的丈夫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97章结局倒计时【二】哪怕他再坏,现在也是我的丈夫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进电梯时,有人从侧面挤进去,推搡了白筱一下,郁绍庭的手往她腰上一揽,让她贴着自己的身体保持平衡,白筱也注意到他动作上的小心翼翼,进了电梯也把她护在自己跟电梯光面之间。

陆陆续续有人进来,“让让,让让!”一张病床就要被推进来。

郁绍庭盯着对方,淡淡的眼神,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也许是他的气场比较能震慑人,尤其是他板着脸的时候,那人立刻又把病房拉了出去,笑了笑,忙不迭地道:“我等下一趟。”

如果病房被推进来,从白筱所站的角度来看,很有可能被撞到。

电梯门合上,郁绍庭抬起右手,拢了下白筱的针织开衫:“这几天温度低,多穿一点。”

白筱瞧见自己的手提包还挂在他的手臂上,以前她也见过很多男生陪女生逛街时,会替女朋友背包,但这个动作,由郁绍庭来做,她在视觉上不是很适应,西装笔挺的英挺熟男,挽着个嫩黄色的挎包……

“把包给我吧。”白筱的手,从进电梯后一直轻轻扯着他的西装,揉出了一点褶皱。

郁绍庭低头看她,白筱怀孕后体型变化不大,原先的瓜子脸成了鹅蛋脸,浓密的睫毛在象牙白色的脸上投下淡淡的阴影,随着她眨眼睛的动作,像两把小扇子在他心底一扫一扫地撩着,下意识地,往她身边又靠近了一些。

两人的身体几乎贴在一起,尽管电梯间狭仄,但这个姿势,依旧过于暧昧。

白筱左右看了下,见没人往他们这边看,稍松了口气,手轻轻推了推他,想让他退开去一些。

郁绍庭假装没看到她的小暗示,一动不动,他喜欢看她这副‘担惊受怕’的模样,就像在逗弄一只胆小的猫儿。

电梯到了一楼,人陆陆续续出去了。

白筱的脸颊有些红,不知是因为窘迫,还是被他刚才低头间呼出的气息熏的,抬头去看他,郁绍庭刚好抬手,捏了捏她的鼻子,他的嘴边噙着浅浅的笑,眉眼间些许兴味:“发什么呆,出去吧。”

明明是你——白筱刚想要反驳,他却突然攥紧她的手指,那一刹那,她觉得自己的反应开始变得迟钝。

被他牵着出了电梯,快走到医院门口时,白筱才想起来另一件事情。

她拉住了郁绍庭的手,说:“我想上去看一个人。”

至于这个人,是谁,两人心知肚明,郁苡薇小产后一直住在这家医院。

白筱从郁老太太那里听说,郁苡薇因为怀孕时遭遇了太多事,心理医生判断她得了产前抑郁症,虽然孩子掉了,但她的病情没还好转,就在昨天下午,郁苡薇忽然情绪暴躁,用水果刀不小心割伤了照顾自己的苏蔓榕。

“如果你有事,可以——”白筱听景行说过,最近公司比较忙,他又一上午不在……

郁绍庭看出她的意思,握紧她的手,也截住了她的话头:“今天休息,不用去公司,走吧,我陪你上去。”

——————————

从电梯出来时,郁绍庭的手机响了,他搂了下她的肩,低沉的声音温柔:“你先过去。”

然后自己拿了手机去到旁边的窗边才接起。

白筱听他说话的口气,应该是公司的事,她转身,因为知道郁苡薇的病房,所以直接过去了。

路过安全过道,隔着门,她听到苏蔓榕的声音,不由放缓了脚步。

……

苏蔓榕背对着门口,正在打电话,她对那头的人道:“这方面我不太懂,只能麻烦你多费点心了。”

“不用抛掉,元盛的股票先留着,如果有需要,我再联系你。”

苏蔓榕挂了电话,又握着手机站了会儿,深呼吸了下,一个转身,看到了外面的白筱。

她一愣,但很快就恢复如常,在这里看到白筱,有些欣喜,视线落在白筱的肚子上:“是来孕检的吗?”

“嗯。”白筱应了一声,眼睛还看着她的手机,想问她在给谁打电话。

然而,在看到苏蔓榕左手臂的伤口时选择了沉默。

护士刚巧从白筱身后经过,看到苏蔓榕,立刻说道:“苏女士,正找你呢,你的伤口要换一下纱布。”

“我已经没事了,不用再换。”

白筱突然开口:“还是再让护士看看,免得伤口发炎,最近天气热,还是注意点。”

说这话时,她脸上神色虽然淡淡的,语气也别扭,但苏蔓榕还是听出她对自己的关心,一时有些激动:“其实也就不小心划到一点,真的没大碍……”

白筱别开头,先往外走了几步,又转过身问护士:“是在哪儿包扎?”

——————————

白筱替苏蔓榕缠好纱布,抬头,正好对上她的双眼,苏蔓榕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

“好了。”白筱把剩余的纱布放回推车上,就跟着就要起身。

“筱筱。”苏蔓榕急急地,按住了她的手背。

白筱回过头看她。

“这几天,还好吗?”苏蔓榕关切地望着她,“杂志报道出来那天,我想去看你,又怕你见了我不高兴。”

虽然苏蔓榕没亲自去沁园看她,但每天都会打电话给郁绍庭询问白筱的情况。

昨天,郁苡薇就是听见她打电话,才会突然情绪变得失控。

……

走出外科包扎室,白筱看到等在外面的郁绍庭,他站在那里,低头,有些百无聊赖地玩着自己的手机。

白筱有意放轻脚步,走去他的背后,想要惊吓他一下。

只是手刚抬起,还没碰到他的肩膀,郁绍庭蓦地回过身来,抓着她的手直接把她拥入怀里:“想干什么?”

白筱嘴边带着笑:“不干什么,就想跟你打个招呼。”

郁绍庭望着她脸上的笑容,也跟着笑了,那样的笑,完全是发自内心的,白筱看了,有短暂的恍惚。

“下次再搞背后袭击,直接就地正法。”

包扎室的门开了,白筱回头,看到出来的苏蔓榕,轻轻地,拉开郁绍庭的双手,终归是有那么一点的尴尬。

倒是郁绍庭,脸色如常地喊了苏蔓榕:“大嫂。”

苏蔓榕已经接受郁绍庭跟白筱的关系,但有时候想想,心里难免还是疙瘩。毕竟,女婿比自己才小了十二岁。

这纯粹是一种为人母会有的心情,尽管她知道,不管是对白筱还是对郁苡薇来说,自己都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

白筱忽然对她说:“我想见一下苡薇。”

——————————

病房里,郁苡薇正坐在床上看明星的八卦新闻,听到开门声,偏过头看到了进来的白筱。

“你来这里做什么?”郁苡薇立刻沉下脸,也没了刚才的好兴致。

白筱在床尾站定,看着她年轻却又苍白的小脸:“来医院检查,顺便,过来看看你。”

检查?郁苡薇的目光落在白筱的肚子上,虽然她穿着宽松的衣衫,但她的打扮,一看便知是怀了孕的女人,想到自己引产流掉的孩子,郁苡薇冷声讥诮:“怎么,过来看看我是不是还活着?”

白筱没接话,过了会儿,才开口:“有些话,我说了,也许你觉得我虚伪。但不属于你的,与其勉强在一起彼此痛苦,倒不如早点看开,寻找适合你的那个人。”

“这算是你的经验之谈吗?”郁苡薇面露讽刺。

“随便你怎么想。”白筱没有顺着她,刻意地放低自己的身段:“话已经说完了,你自己保重。”

说完欲走,郁苡薇却道:“你说这些不过是为了让我心软,害怕我把你那点事情说出去。你放心,裴祁佑现在是想买后悔药来追回你,他越是想怎么样,我越是不会让他如愿。”

白筱转回身,目光平静地望着她:“如果你真想说出去,那你已经错失了很多机会。”

倘若郁苡薇真的打从心底想要毁了她,但凡已经狠下心来,白筱觉得,自己都不会像现在这么好过。

“……”

“你不承认我这个姐姐,同样的,我也很不喜欢你这个妹妹。在我的第一场婚姻里,你扮演的角色确实不讨喜。”白筱像是没看到郁苡薇难看的脸色,继续道:“没有妻子会跟丈夫的其她女人和睦相处。”

“那你怎么不说,我会跟裴祁佑在一起,我小叔他占了多大的功劳?”

郁苡薇自嘲地笑了下:“那时候,我还傻乎乎地跑去跟你示威,告诉你,我小叔去郊外,是为了救我,结果被你走了运,但我现在想明白了,也许那时候,他根本就是特意赶去找你的。”

“裴祁佑救了我,把你丢在那里,他刚好冒着大火进去,还伤了手臂,人又长得好,哪个女的不动心?”

“那时候多早,你跟裴祁佑还没离婚。”郁苡薇定定地盯着白筱:“我小叔显然已经对你上了心。”

“后来,我知道你和裴祁佑结了婚,打了你一巴掌,我小叔把我拉走,我原以为他知晓后会立刻跟你断干净,结果他却警告我不要多嘴,甚至还找人看着我,生怕我把你结过婚的事告诉家里。”

郁苡薇说着,盯住白筱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道:“那个时候,裴祁佑其实早就跟我说,要跟我取消婚约。”

“所以呢?”白筱语气平淡地接了一句。

“如果不是我小叔,也许你现在已经跟裴祁佑复婚了。”

“没有也许。”白筱回望着她,没有回避目光:“即便没有你小叔,我也已经决定跟裴祁佑离婚。”

“还有,这些事都是你主观臆断的,离间不了我跟你小叔的关系。”离开前,白筱又补充了一句。

郁苡薇拧眉,不甘心:“如果我说的都是真的,你还敢这么笃定?我小叔,为人处事的手段不磊落,甚至称得上阴狠毒辣,不要告诉我夏家这次出事,你还一点都看不出来他的本质。”

“夏家怎么了?”白筱不混迹贵圈,因为报道的事这几天都没外出,再加上,也没人来主动告诉她这些事。

“壹周周刊因为报道了你的新闻,落到停刊、杂志社被合并的下场,夏家也被人针对,他家当官的老大被曝光在外养小老婆,几个做生意的也栽了跟头,我还听说,夏家老大的老婆跟儿子为了自保还去纪检委卖了丈夫,现在的夏家,乱作一团,离婚的闹离婚,分家产的忙着分家产。”

郁苡薇看着被郁绍庭护着、对外边的暴风雨毫不知情的白筱,轻笑了下:“还有你爸爸的老婆,现在也不好过,不但要被离婚还要失去工作。我该庆幸我是他侄女,要不然我的下场,不会比他们好到哪儿去。”

“你的身边,每晚都躺着这样一个一不高兴就准备算计你的男人,难道不害怕吗?”郁苡薇问她。

白筱抬头,迎上郁苡薇试探的目光:“哪怕他再坏,现在也是我的丈夫。”

郁苡薇刚张开嘴想说——

“他对别人怎么不好,我不清楚,但我心里很明白,他对我,比对任何人都要来得好。”

白筱说完这句话,直接拉开病房的门,出去了。

郁苡薇的耳边还萦绕着白筱后半句话‘他对我,比对任何人都要来得好’,突然知道,她笑了,像是在嘲笑自己的自以为是。郁苡薇靠在床头,她恍然大悟,终于知道了白筱今天为什么要跑来开解自己。

并不是无缘无故。有些事,其实白筱心里或许也猜到了一二,只是她不愿意承认。

……

白筱关上病房的门,还想着郁苡薇说的关于夏家的事,往前走了一段路,直到后衣领被人扯了一下。

她回过头,看到的是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自己旁边的男人。

郁绍庭的睫毛也比一般男人长,跟那副眉眼一样,都是极其的黑,他的皮肤偏白,清隽中又透着凌厉之气,这股凌厉之气,在他动怒的时候,又会化为戾气,她突然记起那个老和尚的话——“一身戾气!”

“怎么突然窜出来,吓了我一跳。”白筱说着,还捂了下自己的心口。

郁绍庭没在意,问她:“在里面这么久,都说了什么?”

“反正不是夸你的好话。”

郁绍庭把她拥过来,轻笑了两声,低头亲了下她的唇瓣:“她不说我好话,那你呢,有没有为我据理力争?”

白筱禁不住好奇,反问:“你怎么知道我一定站在你这边?”

他只是笑,不说话,然后带她离开了医院。

——————————

回去的路上,郁绍庭在岔路口拐了个弯,开上去一小的路:“顺便接景希一起吃午饭。”

白筱心里还想着夏家的事,到了车上,只剩两人了,她才说:“我听说,首都夏家最近不好过,被麻烦缠身。”

“有话问我?”郁绍庭看了她一眼,直接问。

白筱的脸微烫,在他面前,她的想法藏得再深都会被他一眼看床,索性也不再拐弯抹角,坐直身,侧过头问他:“我听苡薇说了很多这两天发生的事,很多都是夏家的消息,是不是……你做了什么?”

郁绍庭一边开车,一边轻描淡写地道:“你既然相信了她的话,怎么还来问我?”

“……我没有相信她的话,只是想要弄清楚这些事,我想听你亲口告诉我,而不是道听途说。”

“我说什么你都信?”郁绍庭突然问了一句。

白筱愣了下,但还是点头,下一秒便听到他低缓的嗓音,他说:“不是。”

白筱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选择那么坚定地相信他,或者说,这已经是一种偏离理智的选择,就像她对郁苡薇说的,他是她爱的男人,不管他对别人怎么样,只要不是他自己亲口说的,她都不会轻易去相信。

……本章完结,下一章“结局倒计时【三】不就是一个记者,值得你跟我玩心眼”↓↓↓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