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99章:结局倒计时【四】改过自新不是任何人都享有的权利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99章结局倒计时【四】改过自新不是任何人都享有的权利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天下午,白筱跟郁绍庭在车库待了很久才出来。

她是被他打横抱着进别墅的,上了楼回到卧室,她突然想起来‘作案现场’还没被清理,全身没什么力气,便催着郁绍庭下去收拾。要是被李婶或是小梁司机瞧见,以后她在他们面前都抬不起头来了。

郁绍庭身上出了汗,刚脱了衬衫,光着上身,男人在有些方面,总是不如女人来得小心计较。

但他也受不住白筱的软磨硬泡,随手拿了件T恤套上,下楼去了。

郁绍庭双手抄袋,刚走到车库门口,看见了在里面的李婶,李婶也发现了他:“三少,有东西落下了吗?”

“没有。”郁绍庭看了眼李婶手里的扫帚,没再多话,转身回楼上去了。

他推开门回到卧室,白筱正把自己的长发盘起来,挽成花苞样,露出光洁的额头,见他回来,白筱站起来,像小尾巴在他后面跟了两步:“怎么这么快,都收拾干净了吗?”

“嗯。”郁绍庭看着她还没褪下风情的眉眼,双手按着她的肩,嗓音低柔:“我给你放水洗澡。”

白筱依旧不怎么放心,他的速度太快,她往门外瞟了眼:“那个……有没有被人看到?”

“没有,我亲手收拾的。”

看他的样子不像说谎,白筱点头,郁绍庭突然弯下头,啄了下她的嘴角,提了个要求:“一起洗?”

“不要。”白筱的手抵着他的胸膛,含笑地摇头,他手搭着她的腰,暧/昧地上下搓róu:“又不是没一起洗过。”

白筱轻轻推开他,倒走了两步:“就是因为一起洗过才不要。”说完拿了衣物,进到卫浴间里还锁了门。

卫浴间的门是半毛玻璃的。

郁绍庭看着映在玻璃上的脱衣秀,笑了笑,知晓她是故意的。手机响起的时候,他转身出了主卧。

……

“剩下的钱,我明天找个时间汇给你。”等对方把情况都汇报完,郁绍庭才开口。

郁绍庭站在书房的窗边,房内光线略显昏暗,他抬起左手,撩开窗帘一角,黄昏的夕阳,落在他的身上,半隐于暗处,他对电话那头的人道:“事情差不多了,就安排那个女人离开首都,至于钱部分,你不用担心。”

书房的门‘啪嗒’一声开了,郁绍庭没有回头,但对着手机说了句:“没其他事,挂了吧。”

他刚收起手机,后背被人抱住,贴上的是女人的柔软。

白筱搂着他的腰,朝他已经暗下屏幕的手机瞅了一眼,好奇地问:“在给谁打电话呢?”

“工作上一些琐碎的事。”郁绍庭拉开她的手,转过身,看到她潮湿的头发,“这么快就洗完了?”

白筱拿过他搭在自己肩头的手,莞尔一笑,拉着他往外走,一边转头对他道:“帮你放好水了,泡个澡吧。”

……

郁绍庭一整天都没回公司去,白筱累了,他就陪她躺在床上看电视。

白筱穿了一件款式简单的睡裙,靠在他的怀里,用遥控器不断换着台,最后停在一个动画片频道上。

郁绍庭伸过来一只大手,覆盖在她的腹部:“才豆点大,就给它进行胎教了?”

上午,做彩超时,屏幕上的孩子只有他的拳头一般大。

“为什么是一个女孩?”白筱也把手搭在自己有一点隆起的肚子上,隔着睡裙,小声嘀咕了一句。

耳边是男人的低笑:“怎么,不喜欢小姑娘?”

白筱把自己之前做的梦跟那个导购员的话告诉了他:“不是不喜欢,只是跟我想的有点不一样。”

郁绍庭骨节分明的手指,轻抚她的肚子,“不管男孩女孩,不管一个两个,都得生下来。”

“我又没说不生。”白筱忽然坐起来,转头看着靠在床头的男人,手心覆着他的手背:“等它长大了,它会知道它有一个出色的爸爸,虽然脾气坏了点,但它爸爸,一直都是个好人。”

郁绍庭重新把她拥入怀里,捏了下她的脸颊,薄唇触碰她的耳根,轻咬了下:“怎么听着不像好话?”

白筱怕痒,蜷缩在他的臂弯里,带着笑:“夸你来着。”

“有你这么夸的?”郁绍庭一个辗转,虚压在她的身上,一手撑着床,一手轻弹了下她的额头:“还是跟以前一样傻呼呼的,这么多年都没变……”

“你怎么知道以前我傻乎乎的。”白筱想到在C市,他居然还知道自己参加过十佳歌手比赛,抓着他的大手追问。

郁绍庭显然不想继续讨论这个话题,两眼一闭,扯过薄毯盖在两人身上,抱着她:“睡觉。”

询问未果,白筱被他搂着,仰头望着天花板,睡不着,忍不住思索一些事情。

想起郁苡薇的话,她跟裴祁佑离婚,她从未曾那么想过,即便没有别的诱因,他们依然不可能走到最后,她用了五年时间去挽留他,却也用了五年时间去沉积这份感情,做出了离开他的决定。

郁苡薇说,他为了得到想要的女人,甚至不折手段,连自己亲侄女都舍得赔进去。

在她转身离开病房的时候,郁苡薇恍然的笑,像是明白了,她并不是真的一无所知,但还是选择了郁绍庭,郁苡薇就差没直接问她一句:“你会来医院看我,也是因为觉得是他设计好的这一切对不对?所以觉得对不起我。”

白筱侧过头,看到郁绍庭的脸陷进软绵绵的枕头里,露出高挺的鼻梁和由半侧的脸,像是真的睡着了。

她缓缓地眨了一下眼睛。

这个世上很多事,到底是人为还是巧合,真的很难说清楚……但有一点她很确定,这就是她一直想要的生活。

有可爱的孩子,有爱她的丈夫,还有和睦相处的家人。

——————————

当晚,郁景希背着书包回到家,发现两大人又开始在家里眉来眼去,不知道一下午干了什么好事。

在孩子放学回来之前,白筱跟郁绍庭便起来了。

郁绍庭在衣帽间里换衣服时,对她说:“晚上,我邀请了客人来家里吃饭。”

“谁?你的朋友吗?”白筱把他的那群朋友想了一遍,也就那么几个:“李婶买菜了吗?我去看看。”

她刚要出去,郁绍庭拉住了她的手腕,道:“是敬衍叔。”

“敬衍叔昨天去了黎阳,今天下午四点多的高铁,刚到丰城。”郁绍庭望着她:“不欢迎他来家里?”

“这是你家,你想邀请谁,不用问我意见。”

郁绍庭手臂稍稍用力,搂住要走的她:“我家不就是你家,你要不高兴,我让他不用来了。”

见他真的拿手机要打电话,白筱忙伸手拦下他,他抬起头看她,她别开眼,“我无所谓,反正也不多一个人。”

……

徐敬衍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晚上七点二十几分。郁绍庭接到电话后,去别墅门口接人。

郁景希一边做作业一边扭头看白筱:“小外公人真的蛮好的,你对他的成见太深了,我都看不下去……”

白筱用课本轻拍了下他的脑袋,小家伙捂着自己的头,缩了缩脖子,立刻闭嘴没了声。

——————————

沁园小区是丰城的富人小区,保安对里面的住户都认识,还叫得上名字。

保安见到从小区内过来的郁绍庭,问候道:“郁先生好。”

徐敬衍站在小区外,没有进来,他想要去见女儿跟外孙,却又怕惹得白筱不开心,当郁绍庭提出让他到丰城家里吃饭,他想也没想就答应了,直到站在这,他发热的脑门冷静下来,正犹豫着要不要走人,郁绍庭从里面出来了。

“进去吧,晚饭已经准备好了。”郁绍庭说。

徐敬衍喉结动了下,往别墅区看了一眼:“我去的话,会不会给你造成不方便?”

郁绍庭没说方不方便,只是告诉他:“晚上几个菜,是白筱亲自做的,比较清淡,偏向于养生。”

徐敬衍的头受了伤,还没康复,不适合吃辛辣,所以他听到这话,蓦地看向郁绍庭,情绪也有些激动。

想到自己这两天的风尘仆仆——“我这样子进去,会不会看上去很邋遢?”

郁绍庭说不会,看他神色笃定,不像是敷衍,徐敬衍这才放心,跟着郁绍庭进了小区。

路上,郁绍庭突然开口道:“她不是个善于表达自己感情的人,哪怕对你们的心结在一点点放下,但倘若你们不先迈出一步,她恐怕会始终站在原地。任何事,如果瞻前顾后,最后什么效果都不会达到。”

徐敬衍提到白筱,又想起前日看到的那篇报道,眼圈一阵泛酸:“我没有在她最需要的年岁出现,现在,我终于明白她为什么不肯原谅我,换做是我,应该也不会想要一个害她遭遇那些苦难的罪魁祸首做父亲。”

要不是他偶然发现,家里恐怕会一直隐瞒他,不让他知道夏家挖掘白筱过往的新闻,他亦不会知道,他的孩子在那么小的年纪就给人家做了童养媳,他赶去黎阳,找到她的亲人,未语泪已先流。

“改过自新不是任何人都享有的权利,但没有谁,能去阻止一个人改过自新。”

徐敬衍心中一暖,望着郁绍庭道:“我已经向法院起诉离婚。”

“以后有什么打算?”

“办好离婚手续,我打算出国到处看看,如果有合适的地方,会选择在那里定居。”徐敬衍笑了一下,眼角有了沧桑的痕迹:“我留在这里,只会造成更多的尴尬,我在前二十几年没照顾她,今后的岁月,也不想让她更辛苦。”

——————————

白筱虽然在教郁景希功课,但她的注意力,一直分了部分在门口,直到想起开门声。

“小外公来了!”郁景希丢了铅笔,跑向门口,活泼又开心。

白筱也站起来,转头看到了已经进门的徐敬衍,乍一眼,她差点没有认出他来,跟前几天在首都见他时比起来,他看上去更加消瘦,头发好像又多了不少的银丝,她从没见过,一个人老得会那么快。

在他们进来之前,她先转身去了厨房。

晚饭,吃得也很安静,只有郁景希的小嘴叽叽喳喳,不至于冷场。

小家伙第二天要早起参加学校的春游,白筱给他洗好澡,下楼时正好看到徐敬衍要离开。

“既然来了,今晚就住家里。”

郁绍庭挽留他,徐敬衍说不用了,已经在外面订好了酒店。

“还是睡家里吧。”徐敬衍闻声抬起头,看到了楼梯上的白筱,而白筱,说完这句话,已经转身回楼上去了。

……

白筱回到主卧,觉得无所事事,去衣帽间折叠刚洗好的衣物,又去洗手间冲了个澡。

再出来,郁绍庭已经在了。

“敬衍叔,今晚睡在家里。”

白筱把衣服挂在衣架上,想起那人来的时候没有带行李,她偏头问郁绍庭:“你晚上穿哪一套睡衣?”

郁绍庭看着她明明关心却又要假装不在意的样子,直接道:“我已经给敬衍叔拿了一套睡衣过去。”

“……”白筱掀了被子上/床,郁绍庭冲完澡,把她往怀里带:“昨天,敬衍叔去了黎阳,见了外婆。”

“这次壹周周刊的事,敬衍叔恐怕没少出力,刚才在门口,他怕你不愿意见他,差点掉头离开。”

白筱一个翻身,在他的腰上掐了一把,头抵着他的胸膛:“这样的你,让我有些不太习惯。”

郁绍庭笑,被她狠狠捏了下,有些疼,揪着她的小手:“这样?哪个样?”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有做居委会大妈的潜质?”白筱说着,闭上眼:“不说了,睡觉吧。”

郁绍庭拥着她,在她耳边低声道:“我只是想让你开心点,你也不是完全不想认他们,不是吗?”

白筱没有任何的回应。

郁绍庭低头看到怀里的女人闭着眼,呼吸轻匀,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只是抱紧了她。

——————————

关于要不要认苏蔓榕跟徐敬衍这对父母,白筱其实自己也不清楚。

之前,她跟和欢说起,和欢只是感叹了一句:“如果你只是局外人,看着这个故事,还会对他们这么苛刻吗?”

……

早上,白筱醒过来,一摸旁边,郁绍庭已经起来了,等她下楼,他正坐在餐厅吃早餐。

郁景希已经去春游了,但在楼下,她没有看到徐敬衍的人。

郁绍庭起身去厨房,给她拿了牛奶,递给她的时候说:“敬衍叔,坐早班的飞机回首都去了。”

这个消息,让白筱有些恍惚,郁绍庭坐回位置上,问她:“今天中午想吃什么,告诉李婶,让李婶买来做。”

“随便吧,也没特别想吃的。”白筱扯了下唇角。

郁绍庭抬眼瞅了她一眼,点头。吃好早餐,他拿了椅背上的西装,俯下/身亲了她的脸颊:“我去公司。”

白筱送他到门口,等揽胜离开后,她才折回到家里。

进屋时,瞧见客厅沙发上摆了份报纸,白筱过去,看到了那个财经版面的新闻,其中有一则,是关于裴祁佑的采访,她想到了昨天中午在餐厅里的偶遇。大致浏览了一下内容,她的视线停留在某一处提问上——

记者问:“裴先生,最近某周刊上,曝光你有过一段婚姻,还指出,你的前妻正是某军政界高官的儿媳。”

裴:“那本周刊我也看了,关于报道中提到的,我的前妻,其实是裴家二十年前收养的养女,我母亲喜欢女儿,但当时她只生了我一个,还没有我妹妹的出生,所以想办法收养了一个,也就是你们所知道的那一位。”

白筱看到裴祁佑的回答,有点怔愣,翻看了一下报纸,在娱乐版又瞧见一张图片,正是昨日她、郁绍庭跟郁景希一家三口在餐厅吃饭时的情景。对方应该是在餐厅外拍的,清晰地捕捉到了他们脸上的神情——

郁绍庭眼神温柔,她唇边带着笑,郁景希亲昵地靠在她身上。

……本章完结,下一章“结局倒计时【五】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真够狠的!”↓↓↓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