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00章:结局倒计时【五】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真够狠的!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00章结局倒计时【五】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真够狠的!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白筱阅读了图片底下的相关报道,不同于壹周周刊那次,这篇内容避重就轻,几乎都在描述‘郁绍庭再娶,新婚娇妻跟儿子相处融洽’,或者是‘郁绍庭跟妻子恩爱如斯,十指紧扣离开餐厅’。

娱乐版正好在财经版的后面一页。

白筱看着一前一后两篇报道。有时候,无意间的消息透露,比刻意的声明来的更让人信服。

至于裴祁佑为什么要说她是他的妹妹——

白筱低垂着眼,看着那张裴祁佑的照片,照片上的他,穿着西装衬衫,领带笔挺,背景是他的办公室,然而,俊雅的五官却跟她记忆中不尽相同,甚至带着一点点的陌生。

采访最后,还有裴祁佑的一段话,他说:“关于壹周周刊上面的报道内容,我和我的家人将保留法律追究的权利。”

合拢了报纸,白筱把报纸放回沙发上。

看着这样的裴祁佑,经过这么多事情后她已经明白了,当初,自己拼命想要挽回的是,不过是那段记忆,还有记忆里的那个男孩。二十八岁的裴祁佑,让她看清现实,学会放手,开始一段新的生活。

对于壹周周刊,白筱还没找好律师,周刊就已经停刊,甚至面临内部整顿。

“你呀,以后就好好做少奶奶,相夫教子,一定会成为中国好太太。”秦寿笙在电话那边砸吧着嘴说。

白筱笑了:“你才中国好太太,我还不想做黄脸婆。”

秦寿笙不赞同她对自己的这种定义,给她说了种种做阔太太的好处,譬如签单有人给她掏钱,每天都能跟其她富太太美容SPA,偶尔还可以飞去巴黎参加时尚周,还可以带着儿子自拍一个在微博上晒幸福。

“要是郁绍庭不排斥,也可以把他带上。到时候注册一个微博号,就叫郁三爱小白!”

“你老公长得好,又多金,将来粉丝蹭蹭上涨,一定是个大V,还能微博认证一个知名企业家。”

白筱被他逗乐,但语气却不似玩笑:“你应该很清楚,如果要说我这一生,还有什么遗憾的,那就是在十八岁的时候,没有继续去上学。对我而言,待在家里做享福的太太,并不是快乐,而是一种折磨。”

也许是经历的太多,白筱比同龄人更明白一点——

女人,要自强,自立,自爱,不管任何时候,都不能放轻自己;女人可以不美貌,但不能太无知。如果她一直待在家里,是社会脱了轨,迟早有一日,连她自己都会厌弃自己,更何况是郁绍庭。

“你现在这样风光无限,估计最悔不当初的就属裴家那位老太了!”

白筱觉得他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秦寿笙幸灾乐祸地说:“还有首都那个夏家,倒霉到祖坟都要冒黑烟了。”

——————————

这几天,有人确实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不说笼罩在低气压里的夏家,夏澜母女都被麻烦缠身。

习主任前脚刚说下卫计委可能要调查亲子鉴定样本掉包的话,后脚,卫计委的人就找上了夏澜,非常迅速的办事效率,而且前来调查的人,都板着一张脸,端的是‘绝不包庇徇私’的方针原则。

……

徐蓁宁看着手机上传来的两张图片,是靳月早上拍的关于今天丰城某报纸的两则新闻。

她看到裴祁佑的那句‘我的前妻,其实是裴家二十年前收养的养女’,咬破了唇瓣,尝到浓浓的血腥味,她不明白,裴祁佑这个男人,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居然这么帮白筱遮掩。

等她瞧见那张一家三口和乐融融吃饭的图片,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地,把手机砸碎在了地上。

陆向前进来时,刚好,手机的电板弹到他的脚边。

他低头,看了一眼,立刻进去,看徐蓁宁脸色极差,嘴唇也破了,关心地问:“蓁宁,出什么事儿了?”

徐蓁宁撩开他拿了纸巾的手,冷冷道:“你怎么又来了?不是让你走了吗?”

“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待在这里,夏阿姨还在楼下……”

徐蓁宁眼珠子微微一动,看向陆向前:“陆向前,你不回家,整天往我这里跑,到底为的是什么?”

陆向前张嘴,脸倏地一下红了。

“陆向前,你就这么喜欢我吗?哪怕我少了一条腿,你也不介意?”

“不管你变成什么样,你都是我最爱的女人。”陆向前鼓足勇气,说出了这些年对她的爱慕之情。

然而,得来的却是徐蓁宁冷淡的神情:“那要是你家里不同意我们在一起怎么办?”

陆向前目光灼灼地望着她,握住她搭在轮椅扶把上的手:“他们是他们,我是我,我有权利争取自己的幸福。”

徐蓁宁心中冷笑,面上却目光温柔地回望着陆向前,她想到夏澜的话,突然俯下头,亲吻了一下他的嘴唇,离开时,脸颊微红,陆向前眸色一暗,拉住她,重新覆上了她的唇,紧紧地搂着她,心满意足地唤了一声‘蓁宁’。

——————————

卫计委的人离开,夏澜被他们问得脸色苍白,她发现,对方那些问题,都是在肯定是她调换DNA样本的前提下,这不是一场公平的调查。闭上眼深吸了口气,然后听到病房的门开了,转头,看到推着轮椅进来的徐蓁宁。

徐蓁宁带了个饭盒,看上去心情很不错:“妈,卫计委的人走了?”

“嗯。”夏澜的头有点疼,车祸手术后她没好好休息,可能会落下后遗症,她揉着太阳穴,掀起眼皮看了眼女儿递过来的粥,听到徐蓁宁说:”这是向前刚才去楼下买的,我猜妈你没吃早餐,就拿过来了。”

“你跟陆向前——”

“他在外面租了一间公寓,我已经跟他说好了,等过两天,我出了院,就搬到他那儿去住。”

夏澜看着这个女儿,现在总算做了件聪明事,与其吊死在郁绍庭这个歪树上,倒不如好好抓住陆向前,她喝了一口粥,一上午的恶劣心情得到缓和:“对向前好一点,陆家那边,你也要好好重视起来。”

“我会的。”徐蓁宁点头,又问:“那些卫计委的人,怎么说的?”

提到那群人,夏澜冷笑:“还能怎么说?不就是过来逼我承认是我当年调换了DNA。”

徐蓁宁不由地担心,母亲已经没了副院长的头衔,她自己又没了一条腿,她不敢相信,如果连夏澜都失去了这份工作,当年的事败露,被追究起来,他们母女俩会是个什么下场……

看出女儿的担心,夏澜淡淡地道:“放心吧,他们没有证据,你怕什么,大不了,我辞职就是了。”

亲子鉴定样本调换的事,没有任何实物证据,许杏华那番话,也是口说无凭。她是在国外名牌大学毕业的,凭她的学历和这些年的从医经验,最差的结果是,出国工作。

听到母亲这么说,徐蓁宁松了口气,随即又想到了另外的麻烦:“那离婚的事情呢?还有夏家那边——”

“离婚?”夏澜出现片刻的迷惘,随即又冷肃了表情:“他以为离婚那么简单吗?”

“他没有缘由地跟我提出离婚,这些年,我没犯一个错误,相反的,我为徐家做的,外人都有目共睹,哪怕徐家再有权有势,这也是法治社会,只要我不肯离,这官司有的打。他想要跟白宁萱双宿双飞,也得看我成不成全。”

她刚一说完,病房的门被推开,习主任脸色难看地进来,甚至连门都忘了敲。

“夏澜,你到底跟卫计委的人说了些什么!”

夏澜张了张嘴:“我说什么了?我什么也没说——”

“你没说?”习主任到窗边,一把拉开半掩的窗帘,指着楼下:“你自己过来看看,这些都是怎么回事?”

夏澜脸色一变,过去,看到楼下一大群记者时,大脑轰地一下。

尤其是,卫计委的那几个人,还被拿着话筒、背着摄影机的记者紧紧围着!

“本来医院打算低调处理你这件事,卫计委那边,不管调查结果怎么样,都是内部处理,你倒好,直接把事情捅到媒体上去了?夏澜,院长现在很生气,他自认为这些年,医院也没亏待过你。”

“不是我做的!”夏澜冲习主任说话时拔高了声量:“我干嘛找这些记者来?”

“这就要问你了。”院长冷着脸出现在病房门口,他看着夏澜,也气得不轻,医院门口被记者堵了,闪光灯啪啪啪的,明天要不占据一个版面,他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你用媒体这种手段整其他人我管不着,但现在把医院的名声都牵扯进去,我这个做院长的,到时候不可能不向公众,向上面做出一个交代。”

因为有壹周周刊的例子摆在前面,医院这边,第一时间怀疑这次的媒体记者是夏澜找来的。

夏澜想解释,院长抬手:“不用说了,等会儿,你就办理出院手续,我们医院,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院长走了,夏澜脸色青白,她看向习主任:“真不是我,我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你跟我说没用,要大家都肯相信你。”习主任说着,看了一眼楼下的记者,离开前说:“你好自为之吧。”

病房里,只剩下母女俩。

徐蓁宁看着怔怔地站在窗边的夏澜,忿忿道:“他们凭什么这么说?妈,就像你说的,大不了我们辞职。”

夏澜突然笑了,自嘲地笑。

辞职,辞职就能解决眼前这些麻烦嘛?

不,不会的。她甚至能想象到,明天报纸的某个版面关于她的新闻,不用多久,便会像病毒一样蔓延在医学界,没有证据吗?没关系,三人成虎,说的人多了,到时候她就是一个偷换DNA样本、败坏医德的医生。

要是再牵扯上徐家,那么,她还会被贴上一个夺人所爱、逼迫正室母女流落在外受苦数十年的第三者标签。

当初,夏家靠媒体来恶意整治白筱,所以现在,他们用同样的方式,还报在夏家身上。

夏建尧的艳照门,她的这次事……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出手一点也不含糊,真够狠的。

“是谁,这些都是谁做的?”徐蓁宁也意识到事态的严重。

夏澜轻笑:“你说还能是谁做的?”

徐家跟郁家自诩名门,绝对不会干出这种阴损的事来,她抬起眼,望着徐蓁宁:“你喜欢了他这么多年,居然连他是个怎么样的人都没看清楚,徐蓁宁,你怎么还敢喜欢他?你当初不听我的话,现在这样,就是下场!”

徐蓁宁脸色苍白如纸,手里的粥盒掉落在了地上。

—————作者有话说———————

今天四千字,之前写好的情节被评为狗血o(╯□╰)o,所以改了,明天补上,也会在晚上七点左右更新,大家在这个点来刷新,再说个让小伙伴宽慰的消息,明天或后天开始,文文上传新章节后不需要编辑审核再发布,而是跟以前一样,一上传就发布显示,大家先看,第二天编辑再审核,不会再耽误大家看文,会得来这样的福利,还是靠你们的支持,谢谢!

……本章完结,下一章“结局倒计时【六】郁绍庭绝对不会给他忏悔的可能。”↓↓↓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