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01章:结局倒计时【六】郁绍庭绝对不会给他忏悔的可能。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01章结局倒计时【六】郁绍庭绝对不会给他忏悔的可能。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怀孕差不多四个月,白筱现在,偶尔会心血来潮,撩起上衣对着镜子看看自己肚子的变化。

可能她比较瘦,肚子凸显得并不厉害,体重也没像其她准妈妈那样飙升。

秦寿笙打完电话,又特意来看了一趟白筱,手里拎着一水桶的龙虾,听说是他昨天自己在池塘边钓的。

白筱在秦寿笙离开之前,问了他关于叶和欢的情况,毕竟,是因为她,才牵扯到了他们两人,秦寿笙呵呵笑了,表情有些抽搐,甩着两条精瘦的胳臂:“回家去了,她家老爷子看了报纸,直接在机场登记处把人截下来了。”

关于和欢的家世,因为和欢不怎么愿意说,白筱自然也不会去挖掘别人的隐私,所以知道的甚少。

秦寿笙跟叶和欢打小就认识,当初,叶和欢就是来丰城投靠秦寿笙才会再次遇到白筱。

“放心吧,没什么大事,”秦寿笙拍拍白筱的肩,扭着腰,唱着‘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风姿摇曳地走了。

李婶正好拿了床单被套下楼来。

“这是徐先生昨晚用过的,今天天气不错,我想着把这些洗了。”

白筱望着深色的床单,想着清晨就离开的徐敬衍,她上楼,经过客房时停下脚步,门虚掩着,进去,在床边坐下,她摸着床垫的纹路,心里在想些什么,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

李婶突然在楼下喊白筱,说是小区外保安打电话过来,有一位老太太要进来见白筱。

老太太?白筱第一反应是外婆,但外婆还伤着腿,不可能跑到丰城来。

李婶捂着话筒,告诉白筱:“说是你家的亲戚。”

徐家那边,徐宏阳的妻子早些年已经过世了,白筱想不到谁还会自称是她奶奶,刚想吩咐李婶不用理会,结果李婶听完电话那头保安的话,又对白筱补充了一句:“她说,她姓裴。”

……

白筱走到小区门口,一眼就瞧见了坐在自带板凳上的裴老太太,一旁容姨一手撑伞一手摇扇子。

因为一句‘她要不见我,我今天就不走了’,白筱还是被裴老太太逼了出来。

裴老太太穿着一双扣袢的平底贵妇鞋,一身不错的行头,瞧见白筱,手搭在容姨身上站起来,微微仰着下颌,正要往小区里去,白筱却伸手拦下了她:“这个小区,狗不能进去。”

“白筱,你翅膀长硬了,就这么跟我说话?”裴老太太的怒火就像是鞭炮瞬间被点燃,居然骂她是狗!

白筱指了指被容姨牵着的京巴,那是裴老太最近买的:“除了住户家养的,陌生的宠物都不能带进去。”

……

裴老太太想进沁园小区,但白筱显然不愿意让她去家里,最后领着黑脸的裴老太去了旁边的咖啡厅。

点饮品时,白筱替裴老太点了一杯滇红茶。

“难得你还记得。”裴老太脸色缓和,别有深味地看着对面的白筱。

白筱没接话,但她觉得很普通的一件事,在裴老太太看来,却是另一个意思,等茶上来后,裴老太喝了一口,慢悠悠地道:“我知道,这些年你这心里怨气不少,有情绪也是正常的,来之前我都有想过。”

白筱放下牛奶杯子,抬眼看向一副高姿态的裴老太。

裴老太吹开杯中水面的茶叶梗,本垂着的眼皮,掀起看了白筱一眼:“你跟祁佑兜兜转转这么多年,凭他的条件,之前的五年,有多少老板家的女儿往他跟前凑,他都没跟你离婚。后来你们两个分了,祁佑也没跟你那个妹妹安下心来过日子,他为什么这样,你心里应该很清楚吧?”

“我不清楚。”白筱开口,毫不客气地驳回了裴老太的话。

裴老太脸色一变。

“同样的,我也不清楚,你为什么要跑来跟我说这些话。”白筱转着杯子,淡淡道:“当初,要跟我划清界限的是你们裴家。如果今天,还是来告诫我别缠着你的孙子,你放心,这一幕你余生都不会看见。”

裴老太一张老脸已经涨红,被白筱的话气的。

白筱:“还有,徐家是徐家,我是我,我没想过从徐家那里得到什么,也不会借着徐家的头名做些什么。”

在裴家这么多年,白筱也算了解裴老太太,所以,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在剜裴老太心头的血肉。

白筱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

当着裴老太的面,白筱接了,是郁绍庭打来的:“我在小区旁边的咖啡厅,嗯,马上下去了。”

挂断电话,白筱站起来:“我丈夫要回家吃饭,就不送你了。”

不顾还没错愕得缓过神的裴老太,白筱走到柜台前,结了帐,然后下楼去了。

……

白筱正要推开咖啡厅的门,门先被拉开,听到服务生说‘欢迎光临’,她抬头,正好看见进来的裴祁佑。

在这里看到他,白筱有片刻的惊讶。

裴祁佑脸上的表情,却说明他提前就知道她会出现在这里,只是望着她,没有挪动修长的双腿。

门又开了,一阵高跟鞋声在他背后响起。

“祁佑?”女人柔柔的声音紧跟着传来,全然陌生,不属于裴祁佑过往任何一个女人。

然后白筱看见一个年轻女人站在裴祁佑的身边,打扮优雅知性,很有气质,但长相跟漂亮够不上关系,顶多算是清秀,二十七八的样子,进来后很自然地挽住了裴祁佑的手臂,瞧见白筱时她愣了一下。

那女人原本还想说话,但因为白筱在场,识趣地闭了嘴,还跟白筱点了下头。

白筱也冲她颔首,然后越过他们俩,推开门离开了咖啡厅。

——————————

女人转头,看着白筱离开后,才扯了下裴祁佑的衣袖:“不是说你奶奶在这里吗?我们上去吧。”

两人上了楼,看到裴老太还坐在卡座上。

瞧见裴祁佑身边的女人,老太太的脸一下子沉下来,对方跟她打招呼,她也只是敷衍地嗯了一声。

“我想起来,爸爸中午让我去公司,我先走了。”

女人的心思玲珑,看出裴老太不待见自己,主动提出告辞,也不让裴祁佑送:“我自己打车就好了。”

等女人走了,裴老太太也开始发作:“你怎么跟这个女人在一起?她年纪大不说,还离了婚,家境算好又怎么样?你再不挑也不能选个这样的!”

“不行,你认识的那些都是什么朋友,净给你介绍这样的女人,等会儿,你就打电话给她,告诉她,你对她没有任何意思,让她别再缠着你了。”裴老太说着就催促孙子打电话。

“以后不要再来找她。”裴祁佑突然开口,话中的这个‘她’,指的自然是白筱。

裴老太抿了下嘴角,不高兴听到这样的话,裴祁佑继续道:“她跟我们家已经没关系,不欠我们什么。”

“没关系?刚才她给我点茶的时候,可不像是没关系。”

裴老太觉得,白筱就是还喜欢裴祁佑,跟郁绍庭在一起,纯粹是心里不平衡后做的赌气行为,想到刚才那个离婚女人,家世虽然不错,但跟如今的白筱一比,高低立见:“你好好跟白筱认个错,她到时候一明白就——”

裴祁佑站在窗边,他看到楼下,白筱在路边站了会儿,一辆黑色揽胜驶过来停下,她坐进副驾驶座,阳光折射在车子的挡风玻璃上,他看不清楚车里面的情形,然后看着揽胜进/入了旁边的高档小区。

他收回视线,听着裴老太那些话,没有动一下,有些事,早已不是他能说了算。

当裴氏的生意出现一些磕碰,他心里很清楚,郁绍庭绝对不会给他去到白筱面前忏悔的可能。

——————————

郁绍庭会突然中午回来吃饭,白筱有点小惊喜,至于跟裴老太的碰面,没有跟他多提。

因为觉得这个话题没有任何值得讨论的价值。

郁绍庭原先有饭局,但临出门时就不想去了,随便找个理由让副总去了,自己则开车回家。

他坐在客厅里,手拿着遥控器,扭头看到白筱在厨房里,帮李婶一起做菜,她的声音听上去很愉悦,他望着电视上不知是什么的一个节目,突然觉得蛮不错的,就这么不换台地看着,直到白筱端了菜出来。

吃完饭,郁绍庭没多待,回公司去了。

白筱送他到门口,他上车之前,看了一眼她身后的别墅:“如果觉得无聊,去书屋或是大院。”

“好。”白筱莞尔,等他上车后,冲车窗挥了挥手。

……

郁绍庭在去公司的路上,接到了郁战明的电话,一按下接听键,就是老头子气急败坏的声音。

“你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又在你妈面前,往我身上泼脏水了?”

郁绍庭开着车,回答的态度在郁战明听来格外敷衍:“……我能说什么。”

“你没说?你没说,家里现在,谁都知道当年,是我棒打鸳鸯不成全你们,所以她才迫不得已嫁给了另一个男人?!还一个个都打电话来指责我,郁绍庭,你好样的,你个混蛋!”

“……”

郁绍庭任由老头子发泄,等那边说累了,停下来喘气,他才开口:“这不过是权宜之计。”

“所以你就权宜到我头上来了?”

郁战明火气不小,不说之前被孙子误会,这回,家里的矛头居然纷纷指向自己,他张嘴解释,成了狡辩,不说板着脸,被说成冷血无情,到最后直接拔了电话线,把自己锁在办公室里谁也不见。

“这件事,总需要有一个人站出来,她脸皮薄——”

“敢情我的脸皮就很厚了?”郁战明的脾气上来,心说,那你自己怎么不站出来,到最后重哼一声:“今晚上我回丰城,你不要出现在我面前,还有你的老婆孩子,一个也不要来。”

挂电话前,郁战明又强调了一遍:“就算你们全来了,我也不会给你们好脸色看的。”

——————————

郁绍庭被郁总参谋长挂了电话后,黑色揽胜开进了公司地下停车场,下车前,他给白筱打了个电话。

让她傍晚接了景希后去大院,他下班后也会直接过去。

白筱知道郁家的规矩,一个月有那么几天,一家人是要围在一起吃饭的。

但算算日子,并不是今天。

郁绍庭给她的解释,只有一句话:“老头子想孙子了,今天回来,要是见不到景希,估计会发火。”

……

下午四点,白筱到一小门口,接走了郁景希。

小家伙肩上别着一条杠,一见到白筱,就假装不经意地说:“今天班会,重新选了小组长。”

“所以,你当选了?”白筱笑,不吝夸奖:“看来最近在学校表现真的很不错。”

郁景希哼哼两声,大步在前面走着,见她落后了,又走回来,抱怨:“大肚子女人就是麻烦!”

白筱摸着他的小脑袋,没有立刻带他回大院,给郁老太太打了电话,得知郁战明还没到家,她便带着孩子先去剪头发,刘海已经盖住郁景希的眼睛,天气又热了,她怕头发太长影响视力又生痱子。

一坐在美容中心的转椅上,小家伙又不老实了,翻看着发型杂志要烫头发。

“这个这个……”小胖手指着某个梨花头,“我觉得,我的脸型非常适合这个——”

话还没说完,白筱已经把杂志拿走,看都不看他一眼,只对理发师说了一句:“尽量剪的像个六岁的孩子。”

半小时后,郁景希跳下椅子,走到沙发边,乌溜溜的大眼睛望着白筱,撅着小嘴,要多不满就有多不满,白筱从杂志上抬头,看到他齐齐的刘海,还有干净利索的头发,像极了一颗娇憨的西瓜。

郁景希对这个发型不是太满意,但见她这副欢喜的样子,心里的恼火熄了不少,抿着小嘴,哼哼唧唧地跟在白筱身后,亦趋亦步,等付了钱,一大一小出了美容中心。

大院门口的哨兵,差点没认出剪了头发后,白白嫩嫩更像糯米团的郁景希,不由多看了几眼。

小家伙把头仰得高高的,拿鼻孔对着人家,然后背着书包大摇大摆地进去了。

——————————

白筱牵着郁景希,黄昏,夕阳西下,一大一小走在林荫道间。

一辆轿车缓缓地在旁边停下,驾驶座车窗降下,白筱转头,她认识,是郁家的勤务兵。

她往后座看了眼,想必是去机场接郁战明了。

郁景希已经松开白筱的手,拉开后座的车门,熟练地爬上去,不请自入,对着郁战明有些黑的脸,嘴甜地喊道:“爷爷,你怎么才回来,我可想死你了。”

郁战明一听这话,脸也摆不下去,只是抬头看着白筱时没好脸色。

白筱不知道自己又哪儿得罪了郁战明,以为是壹周周刊那篇报道的缘故,叫了声‘爸’,上车后不敢再造次。

到家后,郁战明背着手,一句话也没说直接回了书房。

郁老太太瞧见儿媳妇跟孙子非常开心,拉着白筱的手笑吟吟地说:“老头子就这样,不用放在心上。”

白筱拿了刚才买的砚台,碰了碰郁景希的脚,小家伙吃着提子,假装没看到她的暗示,懒惰得不愿意上楼。

……

郁战明正在练字,书房门笃笃被敲响,他大概猜到是谁,没搭理,门自动开了。

白筱也没多话,把砚台放到书桌边,郁战明瞄了两眼,哼了声,自顾自地继续写字。

过了良久。

“爸,我先出去了。”

白筱刚转身,郁战明像是随口说道:“徐老昨天检查身体,今天医院那边有了结果,说是胃癌晚期。”

————————作者有话说————————

码字速度慢,六千字写了五千字,所以凌晨会写一章上传,大家明天上午来刷,明天晚上会再更一章,群么么哒。

……本章完结,下一章“结局倒计时【七】既然领了证,应该把婚礼也办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