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02章:结局倒计时【七】既然领了证,应该把婚礼也办了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02章结局倒计时【七】既然领了证,应该把婚礼也办了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徐老昨天检查身体,今天医院那边有了结果,说是胃癌晚期。”

白筱的脚步一滞,郁战明抬起眼皮,瞅了她的背影一眼:“要是接受化疗的话,还能活个一年半载,要是——恐怕撑不过两个月。”

她知道,这话,郁战明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至于有什么意图,她发现自己忽然不想再往深处去想。

白筱下楼的时候,郁绍庭刚到,脱了西装外套丢在沙发背上。

郁景希整个人窝在沙发里,小胖手捻着一串青提,吃得青提皮到处都是,偶尔发出咯咯的笑声。

郁老太太端着一大锅的汤从厨房出来,招呼着小儿子去洗手准备吃饭。

郁绍庭解开衬衫的袖口,抬头看到了下来的白筱,瞧她的样子,情绪不是很高,没有立刻去洗手间,在她下来后,他走过去,低头目光柔和地望着她,声音也很温柔:“怎么了?”

“没什么事,等回家我再跟你说。”白筱不想破坏家里这种热闹和乐的气氛,一扫脸上的凝重,换了笑容,双手轻轻推着他,又冲客厅里的小家伙道:“景希,跟你爸爸一起去洗手。”

郁绍庭见她不想说,不再追问,只是安抚地握了下她的肩头。

……

晚饭,郁战明下来,看到并排而坐的老三夫妻俩,又摆起了脸,瞧见郁景希,立刻伸手:“到爷爷这来。”

自从得知郁景希的出生由来,郁战明对这个孩子的感情变得更复杂,关爱之余,更多的是心疼。

把郁景希抱到腿上,这位峥嵘了几十年岁月的老将军,表情和蔼地问孙子想吃什么。

尤其是剪了头发的郁景希,更衬得唇红齿白,软软的,郁战明心头一软,跟小三小时候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说到小儿子,郁战明脸上灿烂的笑容瞬间消失了。

快吃完饭的时候,郁老太太突然说:“今天下午,澜明跟大嫂在家里,她们跟我一个想法,小三跟筱筱既然已经把证领了,也该挑个时间把婚礼补上。”

白筱听到‘婚礼’两个字,抬起头,刚巧老太太问她:“筱筱,你是喜欢中式婚礼还是西式的?”

“……”

这个话题来的太突然,白筱不知怎么回答,扭头看向身边的男人。

郁绍庭的手已经覆在她的手背上,他的手指骨节雅致,在灯光下白皙又修长:“关于婚礼,我们会回去好好商量,在这方面,妈的经验比我们丰富,到时候,恐怕还是要麻烦妈你。”

郁绍庭今晚的嘴巴跟抹了蜜一样,一口一个‘妈’,喊得郁老太太眉开眼笑,找不到北了。

郁战明干咳一声,在桌下踢了老伴一脚。

婚礼这事,他怎么不知道?

结果郁老太太笑颜逐开,至于桌下的小动作,一点也没在意,彻彻底底地忽略了郁总参谋长。

……

壹周周刊的报道出来后,郁家家里头,也可以用一个‘乱’字来形容,那两天,老太太刻意不让白筱过来。

头天上午,郁老太太接听电话,那头的人问的是:“到底怎么回事,老三的老婆怎么成了裴家的儿媳妇?”

第二天早晨——“三嫂,昨晚上有人问我,咱们家老三过世的妻子跟裴家的那谁有关系,真的假的?”

到了第三天——“老三真的引/诱了裴家那个五十出头、守寡的媳妇?!”

第四天,裴祁佑那句‘我的前妻,其实是裴家的养女’一出,不管谣言如何猛如虎,都不攻自破。

等郁澜明跟郁大佬太太上了门,抢在两位开口之前,郁老太太抽过纸巾一吸鼻子,眼泪就哗哗地掉下来,当场把两人震住了。紧接着,郁老太太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把白筱是郁景希亲妈的事情告诉了小姑子跟大嫂。

郁澜明跟郁大老太太听了后,面面相觑,一时间难以消化这个真相。

但随即又纷纷想到,白筱那一次来家里时,郁景希那么护着她,还真是割不断的母子缘分。

“那这么多年里,她为什么不来找孩子?”郁澜明听了郁老太太的讲述,提出自己的疑虑之处来。

郁大老太太已经替弟妹回答了:“这个倒能理解,当时淑媛过世,她年纪又小,估计也吓坏了,谁年轻时没有犯过错,这些年她跟孩子两地分隔,恐怕这心里,也不好受。与其追究过去,不如好好把握现在。”

郁老太太在一旁连连点头。

最令郁老太太松口气的事是,这些媒体报道没把白筱跟苏蔓榕是母女的事往上面抖。

然后,话题自然而然就扯到婚礼上去了。

用郁澜明的话来说:“他们两个是堂堂正正领的证,为什么不办婚礼?正好趁这次办婚宴,把该请的客人都请了,能办多热闹就办多热闹,彻底粉碎外面的那些谣言!”

郁老太太送走郁澜明跟郁大老太太,一转身,兴冲冲地去翻了日历,看看什么日子宜婚嫁。

——————————

晚上,等一家三口离开大院,郁战明把郁老太太叫进书房,做了一顿严厉的思想教育。

“江蕙芝,你还能活得更稀里糊涂一点吗?”

郁战明瞅着撇嘴不知错的老伴,想着下午得来的消息,徐宏阳重病,白筱还不愿意去见这个爷爷,代孕的事情又不好随便拿到台面上说。徐淑媛,白筱的堂姐,又是自己的上一任儿媳妇。况且死者为大,还能说什么呢?

看似和乐融融,但实际上,还有很多矛盾还没处理好,这个时候办婚礼,不是乱中添乱吗?

“你自己说,现在办婚礼,你是想让白筱从哪儿出嫁?”

“白筱到现在也不肯承认徐六,大家都知道她是徐家的孩子了,到时候,她是挽着谁的手进礼堂?”

“还有淑媛父母那边,你现在这样做,不是打他们脸吗?到时候,只会加深彼此的矛盾!”

郁老太太有些不高兴了:“郁战明,你说不着我,上回急吼吼地要给儿子举办婚礼的人好像是你吧?”

这话,话音未落,郁战明就把郁老太太赶出了书房,砰地关上书门,眼不见为净!

上回是上回,那时候他还不知情,跟现在能比吗?

——————————

另一边,回沁园的路上,白筱望着窗外,有一点点的出神。

婚礼,每个女人,在年少的时候,都有一个梦,希望穿上美美的婚纱,坐在房间里,等待英俊的新郎来迎娶。

她原以为,自己这一生,都没有机会再穿上婚纱。

第一次,是突逢变故,错失了时机,之后她跟裴祁佑两人相互折磨,早已没了最初对婚礼的期待。

跟郁绍庭登记后,因为顾虑太多,婚礼在一开始就被搁置了。

……

晚上,躺在郁绍庭的怀里,白筱就婚礼的事情,私底下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其实现在这样也蛮好的。”

“为什么我觉得你这么好满足?”郁绍庭拥着她,紧了紧手臂。

白筱枕着他沉稳的手臂:“知足常乐,有时候越贪心,到头来,连现拥有的也可能失去。”

所以,她宁愿做一个满足现状的小女人。

倘若他只是个普通男人,她也是个寻常的二婚女人,她不介意弄个婚礼,宴请双方的亲朋好友。

但实际情况是——他是郁家三公子,她的身份更是复杂,如果举行婚礼,很多关系都要被摊到阳光底下来。

况且,她现在,在部分知情人的眼里,还是破坏堂姐婚姻的第三者。

“你说,到时候,会不会有人往我的脸上扔鸡蛋?”白筱突然想象起她穿着婚纱被丢臭鸡蛋的画面,觉得有趣。

郁绍庭的大手,抚着她柔顺的长发:“真要那样,我跟景希挡在你的面前。”

白筱莞尔,脑袋忽然被人转过去,望进了两潭幽深的黑眸里,郁绍庭借着淡柔的灯光,看着她清丽动人的五官,她唇边噙着安和的笑,很容易满足的样子,他低头,在她的额头轻轻地一吻。

“这是你应该有的,你是我的妻子,应该有一场婚礼,不用考虑别人,只为你自己跟我。”

这是一句比情话更像承诺的话。

白筱把头埋在他的肩上,视线越过他,看向窗口,皎洁的月光透过窗帘倾洒在地毯上,她忽闪了下眼眸,嘴边漾起淡淡的笑,想起了年少时自己说过的傻话。

她离开他的怀抱,坐了起来,柔黑的直发被撩到左肩上,笑颜涟涟,望着还躺在那里的男人。

“你可能不知道,我年纪很小的时候其实还蛮花痴的,那会儿看了月光宝盒,也像其她女生,整天想着紫霞仙子说过的话,觉得自己是这个世上独一无二的,应该能迷倒不少异性,最后有一个优秀的男人把我娶回家。”

郁绍庭没说话,只是专注地望着她。

白筱笑得有些羞涩,真的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她执起他的手,纤细的手指,小巧而精致,握着他的大手,她落在他脸上的目光深情而温柔:“我没料到,有朝一日居然真的有实现的一天。”

郁绍庭牢牢握着她的手,把她重新搂进自己的怀里:“大半夜,说的这么煽情,是在跟我表白吗?”

他以为她会如以往那般窘迫地回避,结果却是,她点点头,承认了。

她说:“郁绍庭,我是在跟你表白,我喜欢你,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离不开你了。”

郁绍庭听她一本正经地说这话,突然笑了,还笑出了声。

“笑什么?”白筱觉得,自己第一次这么鼓起勇气,跟男人表白,换来的却是笑场,多少伤面子。

“……没什么。”郁绍庭目光含笑地看着她。

白筱不再跟他计较,蜷缩在他的身边,没有什么睡意,片刻的安静后,她开口:“爸说,他得了胃癌。”

“谁?”郁绍庭顿时明白了她在大院时为什么郁郁寡欢的神态。

关于徐宏阳生病的消息,还是封闭的,就连徐宏阳本人也隐瞒着,除了徐家人也只有极少部分人知晓。

郁战明显然也没有告诉小儿子。

不管是对徐敬衍,还是对徐宏阳,白筱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称呼来得最合适,当郁绍庭问起,她只是含糊地用‘那个人的父亲’来代替另一个称谓,郁绍庭沉默了会儿,问她:“什么时候的事情?”

“昨天做的检查,今天医院那边出的报告,是癌症晚期。”

白筱的嗓音有些低低的干哑:“我虽然也有些怨他们,但从没想过,有谁要以这种方式离开。”

尤其是,在刚刚把徐家跟她扯上关系之后。

哪怕她再怎么否认,装得再冷漠,心里的感觉是骗不了人的,她会为徐家的事情而出现情绪波动,她发现自己正在一点点地趋向于心软,而不再是如最初的那样坚定自己的想法。不管是对徐敬衍,还是在徐宏阳的这次病情上。

“你想要去首都探望徐老?”郁绍庭一语点破了那层纸。

白筱摇头:“我不知道,只是心里有些难受,所以才会告诉你,也许说出来就好了。”

郁绍庭的大手,轻抚着她的背:“把这些事都抛到一边,好好睡一觉,你只要记住,你做出的任何决定,我都会站在你这一边,还有景希,我们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睡着前,白筱捏着他的手,轻晃了晃:“关于婚礼,给我一点时间,到时候,我一定告诉你。”

郁绍庭拥紧她,无声答应了她的要求。

——————————

第二天,直到傍晚,白筱都没收到任何来自首都的电话。

不再如前两次,这一回徐宏阳生病,徐家那边,却没有一个人来跟她报信。

就连郁景希也看出了白筱的心不在焉,一边吃着煎饼一边问:“你是不是有心事?需要我帮忙吗?”

白筱摸上他的小脑袋,对着一个捧着煎饼狼吞虎咽的六岁孩子,她张嘴,却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感受。

晚上,郁绍庭下班回来,白筱告诉了他自己的打算:“明天我想回黎阳看看外婆。”

这些日子,郁绍庭工作上走不开。

他本来想派杨曦陪她一起去,被她回绝了,跟他再三保证,一定会注意安全,不跟人争先恐后,避开人多的地方,磨了很久,郁绍庭才松口,但翌日上午,他还是抽出几小时,亲自送她去高铁车站,看着她坐上高铁。

……

白筱到黎阳后,走出高铁车站,直接打车去了医院。

外婆的气色,比起上一回好了不少,小吴嫂说,老人家这些天一直说要出院,想回家去看看地里的那些蔬菜。

白筱推开病房的门进去,外婆看到她像是惊大于喜,开口第一句是:“怎么又来了?”

小吴嫂在一旁笑:“还不是孝顺您老,现在,很少有这样的孩子。”

老人家像平日要下楼去晒太阳,白筱帮着小吴嫂一起推外婆下去,祖孙俩坐在太阳底下聊天。

“前两天,我瞧见你爸爸了。”

白筱剥橙子的动作一顿,老人家叹了口气:“造化弄人,一个人的私欲,害了这么多人,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一下午,祖孙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傍晚时候,白筱才离开,她买的是晚上七点回丰城的车票。

这一天,来去匆匆。

白筱刚上车,接到郁绍庭的电话,他说:“到了给我电话,我去车站接你。”

“好。”白筱握着手机,看着因为列车前行而倒退的夜景,低低地说了一句:“郁绍庭,我想你了。”

她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收起手机,再看向窗外时,她的心头暖暖的,不再如方才那般寂寥。

——————作者有话说————————

以上五千字,下面是赠送的小剧场《家长会》

郁绍庭七岁那年,一上小学,就成为班上最让老师头疼的孩子,打架斗殴,哪一样不精通?

短短一学年,郁绍庭已经背着自己的斜挎包,从一年级一班换到最末班,最后靠着关系又被调回一班。

班主任跟他大眼瞪小眼,一个转身,郁绍庭又闯祸了。

终于有一天,班主任忍无可忍,指着郁绍庭道:“明天的家长会,你家长必须到场。”

“我爸妈这几天不在家,其他亲戚可以吗?”七岁的郁绍庭,长相上还是非常萌哒哒、天真无邪的。

班主任点头,来亲戚,也比不来人强,最后放郁绍庭走时还特意强调:“明天一定要你家亲戚来呀。”

那几天,郁战明夫妇确实出去了,家里,倒是寄居了一位郁绍庭年仅两岁的堂弟,那晚上,郁绍庭盯着不断流口水傻笑的堂弟看了很久很久。

第二日一大早,趁着保姆不注意,郁绍庭背着堂弟踏上了开家长会的不归之路。

……本章完结,下一章“大结局篇【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