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03章:大结局篇【一】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03章大结局篇【一】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晚上九点十八分,白筱到达丰城。

她随着其他乘客出来,一眼便看到站在检票闸机外的郁绍庭,白衬衫黑西裤,灯光下格外显眼。

白筱刚出去,他已经到她身边,牵过她的手:“比时间表上提前了五分钟。”

她抬头看着他冒青渣的下巴,反攥紧他的大手,由他拉着去停车场。

直到坐进揽胜,闻着车内熟悉的气息,白筱整个人才松懈下来,靠着座位,望着车窗外这座不夜城,她看到江水在夜色下波光粼粼,忽然转回头,对郁绍庭说:“我想要再去一趟首都。”

……

她想要去一趟首都。

这是白筱此刻心里最真实的想法,没有任何人的强迫,在一天的沉积后,她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对那个只见过一面的爷爷,白筱的印象只有在郁家的那一次,她给他端茶,他望着自己,目光沉静而友善。当她今天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外婆,脑海里自动浮现出徐宏阳的样子。

胃癌晚期,很严重的病情,但徐家连这个消息都不曾透露给她。

白筱记着郁战明的话,下午坐在太阳底下,想了很多,最后才做出这个决定。

她心里其实很矛盾,一方面,抗拒着去跟徐家人搭边,另一方面,她又敌不过那份流淌在身体里的血缘。

……

郁绍庭一边开车,一边握着她的手,他说:“等我把工作行程重新安排好,就陪你过去一趟。”

白筱知道,自己这些日子,首都、丰城、黎阳三地跑,已经耽误了他不少时间。

上回景行给她打电话,郁绍庭之前打算从现在这个位置上退下来,这个月月底就是交接工作,很多事都需要他去处理,免得给新上任的总裁留下一屁股烂摊子。东临这两个月还有很多投资项目要定下来。

所以听到他这么说,白筱可以想象,接下来几天他需要拼命压缩工作行程,得有多辛苦。

“这趟,我可以自己去,到了首都,我会打电话给徐家那边。”

既然已经决定去看徐宏阳,白筱也不会再拒绝徐家的帮忙,她不为自己考虑,也得想想肚子里的宝宝。

“我跟你一块去。”郁绍庭修长的手指把着方向盘,视线落在前面的路况上,状似漫不经心地说:“正好,我也需要去探望徐老。”

“现在首都那边,也没什么消息。我先过去,等你工作空闲下来再来。”

白筱望着他英俊的侧脸,道:“我自己可以的,以前,很多出差我也一个人过,你最近工作忙,在我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不想给你带去太多没必要的麻烦,你要相信我,我会照顾好自己跟宝宝。”

车子恰好在一个十字路口遇到红灯停下。

郁绍庭转头,看着旁边目光真挚的小女人,她的气色比前段时间好了不少,他顿了顿,才说:“我考虑一下。”

考虑一下,不是直接说不行。

白筱唇边挂着浅浅的笑,点点头,执起他的大手,在虎口处亲了亲,道:“老公,你真好。”

郁绍庭瞧着她卖乖的小模样,也笑,红灯转绿灯,他发动了车子。

——————————

回到家,刚打开别墅的门,郁景希就从二楼跑下来,嘟嘴瞧着白筱,控诉的小眼神。

自己去黎阳居然不把他也带上!

而且——郁景希的大眼睛落在换鞋的郁绍庭身上,去车站接人,又没有通知他一声,这两人!

为了表示自己的愤慨,今天老师布置的作业,郁景希一道题也没有做。

白筱翻看着那几页空白的题目,小家伙坐在旁边的转椅上,挺着小肚子,懒懒地说:“我今天被气到了,整个人都不太好,看着这些作业本头晕目眩的,至于理由,你心里应该很明白。”

白筱觉得这纯粹是他偷懒的借口,把作业本合拢,教育了他一下:“郁景希,你要再这样,这个月的月考估计又要退步了,到时候,还得换到最后一排去坐着。”

郁景希拿起铅笔,满吞吞地翻着作业本,一边掀了掀眼皮看她:“外婆身体怎么样啦?”

小老头的德行!

“外婆很好,这个题目,算错了。”白筱在他旁边坐着,开始辅导他做功课。

郁景希的脑袋瓜灵活,以前考试倒数,并不是他学不懂,纯粹是不想学。现在,白筱每天晚上在他看完动画片后,都会督促他做功课,还在书屋那边进书时,给自己跟小家伙都买了不少的书籍。

——————————

等郁景希做好作业,抱着自己的睡衣去洗澡,白筱打算回主卧,路过书房,发现里面灯亮着。

郁绍庭在书房里忙工作。

郁景希说,以前爸爸经常三天两头不着家,李婶也说,三少大部分时间都在出差,要么睡在公司里。

现在他每天都回来,也很少加班,一些工作都是带回家来做。

白筱推开门进去,书桌上摊满了各种纸张,白花花的一片,打印机上,还搁着几张纸,郁绍庭正在接电话,看到她进来,跟电话那头的员工交代了两句,挂了,抬起头看她:“怎么突然到书房来了?”

“刚刚辅导景希做完功课。”

白筱不过问他公司的项目跟业务,但因为做过几年助理,有些东西,还是一眼就能看明白。

“不介意我看一下吧?”白筱在拿起那些纸之前,还是询问了郁绍庭的意见。

他做了个‘随便’的动作,目光兴味地看着她。

白筱翻看了几页,发现那是关于城北一块地的拆迁项目,她一边看一边把相关的资料分门别类了,听到郁绍庭在旁边道:“早点回房去休息,你在这里,我没办法专心工作。”

“我打扰到你了吗?”白筱抱着那几张纸,惊愕地看着他。

郁绍庭摇头,轻笑了下,望向她的眼神变得幽深又透着玩味:“那你待在这,打算干什么?”

白筱晃了下手里的纸:“给你当临时的特助。”

说着,捧了一对乱糟糟的纸,自觉地去了沙发那边,离他远远的,尽量不影响他的工作。

虽然白筱辞职一段时间,但有些事情做起来,依旧得心应手。

……

白筱坐在茶几跟沙发之间的地毯上,茶几上被她摊了很多纸,她低垂着头,表情严肃,看得很认真。

旁边,落地台灯的灯光,照在她白皙纤细的脖子上,恬静而美好。

郁绍庭坐在书桌后,盯着她看了良久。

……

白筱不知道自己看这些资料看了多久,她放下笔,肩膀有点酸,刚抬手要去揉,肩上却多了另一只手。

骨节分明,修长好看,偏白。

“忙完了吗?”白筱偏转过身来,看到站在自己身后的男人。

郁绍庭在沙发上坐下,一手揽着她的肩,一手拿起那叠整理好的资料,看了两眼,视线重新落在她脸上,问她:“累不累?”

白筱摇头,对她来说,能为他做点事,再辛苦都比不上心里的愉悦。她抬起的手搭着他放在自己肩上的大手:“还有一些内容,我不理解,所以给你分开放了,你明天带回公司,让他们看看,免得到时候出错了。”

——————————

回主卧休息之前,白筱又去看了郁景希,房间熄了灯,床上的薄被拱成了一团,里面忽明忽暗的灯光。

白筱走过去,突然伸手掀开了被子。

小家伙猝不及防,跟手电筒彻底暴露的,还有一本小人书——阿衰漫画。

郁景希跟白筱大眼瞪小眼,一时间,小卧室内鸦雀无声。

白筱拿起漫画书,看了几眼,然后把手电筒也没收了:“早点睡觉,不然我就把这些交给你爸爸。”

一提到郁绍庭,郁景希立刻乖乖地躺好闭眼,白筱关灯,掩了门出去。

……

郁绍庭在卫浴间里洗澡,白筱在床边站了会儿,然后转身,去衣帽间收拾自己的行李。

这一趟去首都,她觉得自己一两天可能回不来,所以选了个小型拉杆箱。

五月中旬,身上的厚衣服已经脱下来。

白筱准备了三套换洗的衣服,还有一些日用品,合上拉链,提了一下箱子,不重,况且箱子底下还有转轮。

郁绍庭已经出来,穿着一套深色睡衣,黑发还湿哒哒地,滴着水珠子。

白筱拿了一块毛巾过去。

“先把头发擦干。”她让他坐在床边,自己替他轻轻擦着湿发,然后肚子上枕了一颗大脑袋。

郁绍庭搂住她,贴着她的肚子,过了会儿,忽然开口:“怎么没有胎动?”

白筱低头望着他,顺贴下来的黑发,配上他此刻询问时的表情,像一个充满好奇的大男孩,她莞尔,颊边梨涡隐现:“要18周以后才会出现胎动,现在还早了一些。”

“刚才,我订了一张高铁车票。”白筱说,她现在怀孕,比起坐飞机,她觉得,坐高铁或许好点。

郁绍庭只是问她:“什么时候的?”

白筱知道,他已经同意了她之前在车上的提议,“早上七点三十五,其它班次的都卖光了。”

——————————

第二天,郁绍庭也起的很早,吃了早餐后送白筱去车站。离开的时候,郁景希还在自己房间里呼呼大睡。

白筱坐在床边,俯身亲了一下儿子的脸蛋,然后下楼去了。

清晨,小区里很安静,空气也清新,白筱出来时有点凉,披了一件薄薄的外套。

郁绍庭把她的拉杆箱放到了后备箱里。

“我过会跟首都那边打好电话,等你到了,会有人过去接你。”郁绍庭在车上叮嘱她,到时候别乱跑。

这一次,他比昨天她回黎阳时,来的更重视。

白筱侧头,看到他眼睛里有血丝,内双眼皮也比平日深,像是一晚上没睡好,她把手放在他的手上:“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工作的时候记得吃饭,还有景希,你有空的话辅导他做功课。”

“嗯。”郁绍庭捏了捏她的手,让她靠在位置上休息会儿:“到了我喊你。”

已经有不少人,告诉白筱,郁绍庭不是好人。白筱闭上眼时想,这个男人,在她的世界里,却一直都是一个好人,他是个好丈夫,虽然对景希忽冷忽热的,但她知道他并不是不喜欢孩子,甚至,对家人亦是这样。

……

白筱到达首都,来接她的是郁战明家里的勤务兵。

“首长今天要开会,让我接了你,直接回家。”勤务兵是个大小儿,笑呵呵地,很好相处。

上车后,白筱给郁绍庭发了个短信报平安。

到了四合院,保姆递给白筱一张小纸条,说是老首长给她的,白筱摊开,应该是徐宏阳住院的地址。

就连是哪一间病房哪一张床都标得清清楚楚。

白筱有徐家人的联系方式,吃了午饭,去医院之前,她选择徐瑞玲的号码,拨了一个电话过去。

——————————

徐宏阳住进医院是昨天下午的事。

徐家人在得知老爷子的病情后,子孙两辈,基本都到了,在病房旁边的休息室待到晚上才各自回家。

接到白筱电话时,正好轮到徐瑞玲去医院照顾父亲。

白筱没让徐瑞玲派人来接,让勤务兵送了她一趟,她站在病房门口,没有当即进去,隔着房门,她听到里面传来老人还硬朗的笑声,病房门突然开了,徐瑞玲看到白筱,很是惊喜:“怎么不敲门进来?”

病房里的说笑声没了。

白筱听到徐宏阳在里面问:“谁来了?”

徐瑞玲侧过身,笑着冲坐在病床上的老人道:“您自己看看,是谁来看你了?”

病房里,除了徐宏阳,还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花白的头发,见有人来探望,起身告辞了。

“这是医院里的张院长,刚过来跟老爷子下棋。”徐瑞玲在旁边解释。

白筱看向病床,徐宏阳正在收拾棋盘,对她的到来,没有太大的情绪反应,她想起徐瑞玲在电话里说的:“我跟付敏她们说了,给你打个电话,但老爷子不让,他应该是不想再因为徐家的事给你造成麻烦。”

“我出去叫护士来挂点滴。”徐瑞玲出去后,只剩下白筱跟徐老两个人。

徐老的头发尽白,身体并不羸弱,他从床上起来,想把装好的象棋放回床前面的衣柜子里,但终归是年纪大了,没了平日里用习惯的拐杖,走了几步路,身形晃动了一下,眼看就要跌倒——“小心点。”

徐宏阳转头,看着扶住自己的白筱,轻推开她的手:“我没事。”然后把象棋放到了合适的位置上。

白筱站在一旁,没有再帮忙,望着他回到床边,重新坐下。

徐宏阳抬起眼问她:“是老二告诉你的?”

“不是,是我公公跟我说的。”白筱据实回答。

徐宏阳指了指跟前的沙发:“坐下吧,站着也累,什么时候到的首都,老六知道你来了吗?”

白筱没让徐瑞玲告诉徐敬衍自己过来的事情,也没过去坐沙发,听到徐宏阳又开口:“你要是真有心,就去看看老六,我这边,也没什么事,他现在,不好过,家里就一个人,距离医院也不远,我让司机送你过去。”

“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白筱突然说了一句。

徐宏阳一愣,随即眼底浮现出笑意,点点头,笑容慢慢淡下来:“我这辈子也活的已经够久了,死前唯一的愿望,希望你原谅老六,我知道你这些年受了不少的苦,是我们徐家对不住你们母女。”

白筱转开眼,望着窗口方向。

“老六这些年过的不开心,他一直没有自己的孩子,这对他来说也是惩罚。”

————————作者有话说————————

一直不太会起标题的名字,所以想了个简单的方式,用结局篇【】来做标题,作者机不机智?大结局的话,预计在十号左右,接下来会努力更新把该交代的都交代完。

……本章完结,下一章“大结局篇【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