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06章:大结局篇【四】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06章大结局篇【四】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白筱跟着梁惠珍下车,酒店大堂里,新郎跟新娘子在接待客人,旁边男方家长也在。

新郎的母亲,陆二夫人瞧见了进来的梁惠珍,立刻笑着迎上来。

梁惠珍跟对方寒暄,白筱站在边上,梁惠珍看了眼新娘,夸赞:“新娘子比照片上还漂亮。”

儿媳妇被夸,陆二夫人面上有光,但还是谦虚地说:“梁局,过奖了,当年我参加淑媛的婚礼,那才叫真的漂亮,我看咱们首都圈子里,能跟淑媛相比的也寥寥无几。”

陆二夫人其实并没恶意,说这话只是感慨,但问题在于说的时机不对,梁惠珍听了,脸上的笑容有些淡下来。

倒是白筱,没有任何的不悦,只是安静地跟在梁惠珍的身侧。

陆二夫人这才注意到白筱:“这位是——”

“我们家老六的孩子。”梁惠珍把白筱介绍给陆二夫人:“也是郁家,郁总参的儿媳妇。”

陆二夫人跟随丈夫在国外工作,对国内圈子里的事情并不太了解,当下,把白筱当做了郁家二儿媳妇,友善地拉过白筱的手,左右看看:“长得眉清目秀的,真不错。”

梁惠珍却在旁边淡淡地说了一句:“这是郁三的爱人。”

陆二夫人扯了扯嘴角,表情要多僵硬就有多僵硬,笑了笑:“这样啊,瞧我这眼力,呵呵。”

白筱朝陆二夫人友好地点头,并不是假装不在意,关于郁绍庭跟徐淑媛的过往,她不会刻意去嫉妒,所以,当气氛陷入尴尬之前,白筱看向梁惠珍道:“门口人多,我们先进去吧。”

……

等白筱跟梁惠珍进去后,陆二夫人拉了拉丈夫的衣袖,这关系也太诡异了:“堂姐妹嫁一个男人……”

“而且,你不觉得太年轻了吗?”

陆家老二一边跟客人寒暄,一边侧头跟太太道:“这是徐家跟郁家自己的事,你少管少说,自然是对的。”

“不过,这个徐六的女儿跟梁局站一起,还真有几分母女样。”陆二夫人说着来了兴致,但很快她又不解了:“不对呀,徐六哪来的孩子,他太太不是……唔唔。”

陆家老二捂着她的嘴:“徐家跟夏家闹翻了,这个孩子,是从外面找来的,还有,这个话题到此为止。”

——————————

婚宴上,很多人都跟梁惠珍相熟,自然也纷纷问起跟在她身边的白筱。

梁惠珍的回答几乎也一层不变,对方听了后都是表情异样,但是梁惠珍神色如常,倒让她们捉摸不透,简单地打了招呼后走开了,不敢大张旗鼓地议论,却也一直好奇地关注着这边。

“你到那边坐会儿。”梁惠珍忽然扭头对白筱道:“我去跟女方家长打个招呼。”

白筱找了一处不打眼的角落坐下,宾客陆陆续续地到了。

两名女宾客站在白筱跟前位置,两人交头接耳地窃窃私语着,可能没注意到后方坐了人,声音没有压得太低。

“我怎么听说陆向前离家出走了呢?”

“好像是为了个女的,你是不知道,那天我陪云霏去相亲,云霏的鼻子都快要气歪了。”穿枚红色裙子的年轻女人说着,撇了下嘴角:“这陆家也真是的,都有对象了,还给儿子相什么亲,这不是打人脸吗?”

另一个女人突然扯了把还在说话的同伴,低着声道:“看,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白筱下意识地,跟着她们一起望过去——

宴会厅门口,一个西装笔挺的青年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白筱认得他,那回在医院电梯里,而他此刻正推着轮椅,轮椅上坐着的,正是面色清冷的徐蓁宁!

徐蓁宁一袭鹅黄色的深V长裙,遮盖住了她残缺的右腿,即便她今天戴了假肢。

白筱心想,这个男的应该就是刚才两女宾客八卦话题里的主角——陆向前。

徐蓁宁应该是特意打扮过,陆向前在她跟前蹲下,握着她的手,不知道说了什么,徐蓁宁点点头,神情依然带着几分冷艳,陆向前起身时,在她左脸上落下蜻蜓点水的一吻,亲昵,不言而喻。

……

梁惠珍已经走到白筱的旁边,她也看到了门口引起的动静,淡淡瞟了眼,随即便收回视线。

一点也不关心的样子。

“人都到的差不多了,我们跟秦太她们坐一桌。”梁惠珍对白筱道。

白筱也不认识什么秦太,但梁惠珍这么跟她说话,让白筱感受到那份尊重,她跟梁惠珍一同过去。

一路走过去,白筱还是听到有人小声议论:“没想到,陆向前金屋藏娇的居然是她。”

“我听我在医院的阿姨说,她的腿不是被截了吗?”

“要真是这样,陆向前的口味还真是重,话说回来,陆家会接受这样的儿媳妇吗?”

“……”

关于徐敬衍跟夏澜离婚的事情,也在圈子里传来了,所以对徐蓁宁,许多人抱着幸灾乐祸的态度。

陆向前跟徐蓁宁的登场,也让那些原先锁定在白筱这边的注意力被转移了部分。

当然,也不乏看戏的,看看梁惠珍又看看徐蓁宁,然后捂着嘴耳语。

但梁惠珍的脸色自始至终没发生过变化,带着白筱在桌边坐下,向同桌的几位太太简单介绍了白筱。

那些官太太都是聪明人,只字未提徐淑媛或是徐蓁宁,只聊些美容养生话题,气氛融融。

——————————

白筱坐等开宴的时候,还是听到隔壁桌有人谈论已然成为婚宴一个亮点的陆向前跟徐蓁宁。

至于徐蓁宁,已经没有在宴会厅门口,陆向前也没在。

有人说,刚才看到陆向前的父亲,陆家老四,脸色阴沉地把儿子叫出去,陆四夫人都快哭出来了。

“一般人家谁娶个瘸子当老婆?”

“以前是徐家的女儿时,也许还能找个好点的人家,但现在,徐家跟夏家闹得那么僵,夏家现在是自身难保,陆家这边,不是给陆四这个儿子找了个对象,刚才我好像看到孙家那个女儿气冲冲地走了。”

白筱听到身后的人呵呵笑了两声:“本来,陆四夫人今天估计还想打算撮合儿子跟孙家小姐的,现在儿子自己把情人带来了,孙家那边,一而再地被人这么羞辱,不在婚礼上闹已经很有素养了。”

……

在宴会开始之前,白筱看到,陆向前推着徐蓁宁又出现了,陆向前的父母脸色极差地去了另一边。

徐蓁宁的视线突然朝这边看过来。

她侧头跟陆向前说了句话,陆向前便推着她朝白筱这张桌而来。

陆向前面带笑容地跟桌上的各位太太打招呼,最后望着梁惠珍,礼貌道:“梁阿姨,好久不见了。”

梁惠珍点点头,不咸不淡的反应,连眼角余光都没看徐蓁宁。

秦太太关心地询问了下陆向前在拉斯维加斯的生活,陆向前一一回答,白筱不由多看了他两眼,很有修养的一个男人,她不懂,为什么会看上徐蓁宁?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

陆向前忽然道:“秦阿姨,梁阿姨,我过会儿要帮我三哥敬酒,蓁宁能不能跟你们一起坐?”

“这个——”秦太太看向梁惠珍。

梁惠珍没有说不好,自顾自地抿了口茶。

至于徐蓁宁,也没有开口说话,一副乖巧依人的姿态,待在陆向前的身边。倘若她不是现在这个身份,或许还能博得不少的同情跟怜惜。但如今这般,只能惹来不少看笑话的注视。

“秦阿姨,我很快就会回来的。”陆向前不敢让徐蓁宁坐自己母亲那边,怕徐蓁宁受到欺负。

秦太太见梁惠珍没有反对,碍于陆向前的面子,点头答应了:“反正还有空位,那就坐吧。”

……

陆向前离开后,同桌其她人也没主动跟徐蓁宁搭话,各自聊天,无形中把徐蓁宁隔在屏障外。

徐蓁宁抬头,目光直直地落在白筱的身上。

白筱从头到尾都没多看自己一眼,就连梁惠珍也是,完全把她当成了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徐蓁宁的性子不算好,属于比较冲动的那类,但今晚,她已经忍了很多,包括陆母的冷眼相待,换做以往,她早就转身离开,何必来受这份气,但现在不一样了——

夏澜已经被医院开除了,虽然还有积蓄,但总有用光的一天,暂时,她必须牢牢地抓住陆向前。

但是在她看到白筱的那一瞬间,还是让陆向前推她过来,见白筱跟梁惠珍在一起,徐蓁宁心里怒极而笑,也大概知道白筱应该是被徐家接受了,想到自己如今,一口气咽不下去,她不畅快,也不想让白筱舒舒坦坦地吃这顿饭。

“今天的新娘子,是淑媛姐的学妹,以前我看到过她跟淑媛姐一起练琴。”

徐蓁宁貌似不经意的开口,眼睛却一直盯着白筱,说完后,又把视线落在梁惠珍的脸上,莞尔:“我还记得,那个时候,淑媛姐穿的婚纱,还是姐夫从巴黎那边请设计师特地定做的。”

桌上的氛围顿时安静得诡异。

徐蓁宁自顾自地说着:“婚礼的时候,淑媛姐跟姐夫站在一起,简直跟电影明星一样,好多人掏出手机拍照,说要放到网上去,那个时候,徐淑媛害羞得直往姐夫身后藏,大家都说他们是神仙眷侣的一对。”

秦太太已经后悔让徐蓁宁上桌了。

梁惠珍抬眼,瞅着徐蓁宁,驳了她一句:“这是我们徐家的事,不劳外人来操心。”

言外之意——你现在已经不是我们徐家的一份子了!

徐蓁宁脸色骤变,但还是扯了下唇角,尔后,对着梁惠珍道:“大伯……梁阿姨,我有些东西还落在老宅,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去拿一趟?”

她说这句话,是为了刺白筱,拐着弯告诉白筱,自己曾经是徐敬衍的女儿。

但白筱,根本没有在意。在这个场合,她懒得跟徐蓁宁发生口舌之争,那样子,只是降低自己的修养。

此时无声胜有声。

梁惠珍看出徐蓁宁的用意,不咸不淡地道:“以后家里需要为筱筱准备一个房间,装修公司已经预定好了,等你把东西拿走了,就可以让他们过来装修。”

白筱听到‘筱筱’两个字,转头看向旁边的梁惠珍,梁惠珍的每句话,都在变相地帮她。

至于徐蓁宁,显然没料到梁惠珍会这样,不但不趁机给白筱难堪,反而站在白筱那边来挖苦自己,她桌子下的双手揪着裙子,面上带着微笑:“那好,明天我就回家一趟,把该拿的东西都拿走。”

话音未落,宴会厅门口,一对母女的出现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白筱听到身后有人低声唏嘘:“孙家的母老虎来了!”

徐蓁宁抬头,看到朝这边走过来的母女,心生不安,其中那个年轻的女孩,她自然知道,孙云霏,陆家给陆向前安排的相亲对象,而旁边那位,一副来者不善架势的,就是孙云霏的母亲。

“原来孙小姐不是气走了,是去搬救兵了!”有人幸灾乐祸地开腔。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出乎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

白筱被梁惠珍从座位上拉起护到旁边时,那边,徐蓁宁已经被孙夫人随手在桌上拿的酱油碟子泼了一头一脸,徐蓁宁尖叫一声,裙衫上也尽是暗色的酱油渍,头发也被孙夫人扯住,场面一时间混乱了。

陆向前赶过来时,徐蓁宁已经被孙夫人拖倒在地上,狼狈不堪。

孙夫人看陆向前护着徐蓁宁,冷笑地对陆四夫人道:“你们陆家的诚意就是这样?我因为你陆四太太一句话,把我女儿另一门婚事给推了,你们倒好,把我们当猴耍,以后我家云霏还怎么嫁人?”

陆四夫人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孙太太,你听我好好说——”

“不用说了。”孙夫人打断了她:“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也说一句话,是我们家云霏瞧不上你家陆向前,你们陆家,就好好守着这个瘸子儿媳妇过日子吧。”

孙夫人抛下这句话,昂首挺胸,带着女儿扬长而去。

徐蓁宁窝在路向前的怀里,因为委屈,因为孙太太的羞辱,泣不成声,哭花了一张脸。

陆向前心疼不已,柔声安慰她。

陆四夫人在旁边看着,气得双肩颤抖,呼吸不稳,而陆家其他人,也铁青了脸。

好好的一个婚礼,闹成这样!

台上的新娘,甩开新郎的手,也发起了脾气,对着还开着的话筒来了句:“你弟弟是不是有病,找个瘸腿的!”

婚宴不欢而散,白筱跟梁惠珍离开,出来时,还有不少宾客在议论刚才的那一幕。

今天,陆家丢人丢大发了。

“经过这么一折腾,那个徐蓁宁,再想进陆家的门,恐怕比登天还难,陆家,丢不起这个人。”

……

白筱放在小手提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梁惠珍在大堂里跟朋友说话。

白筱看了眼来电显示,走到角落,接了电话:“喂?”

“在做什么?”

白筱避开其他人,免得被撞倒,对着话筒,轻着声说:“在参加婚宴,你在家了吗?”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低笑,他的心情好像很不错,白筱听到他说:“到门口来。”

“嗯?”白筱没听明白。

“到酒店门口来。”他又重复了一遍。

白筱像是猜到了什么,她手握着手机,没有挂断电话,小跑着走到门口,隔着玻璃窗,看到了站在路边的男人,长身玉立,路灯光倾洒在他的肩头,他也拿着手机,正看着她这边,她甚至感觉到,他眼中带着淡淡的笑意。

————————作者有话说——————

今天月票涨的非常快,超乎想象的快,充分验证了一句革命箴言:群众的力量是伟大的!

为表达作者对你们深深的敬意,明天加更,更新一万字,到时候查收哈,还有关于新文的问题,新文的链接在本文简介框里的最底部,大家点击直接可以过去,先占坑,双开我精力不足,这文完结了再填新文的坑,主要是怕这文完结后大家都不在了,所以把新文先放上去,小伙伴们可以去看看,要是感兴趣的收藏一下,这年头,收藏对作者来说非常非常重要,叩谢!

……本章完结,下一章“大结局篇【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