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07章:大结局篇【五】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07章大结局篇【五】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白筱站在酒店大堂的落地玻璃窗边,望着那道熟悉的身影,心跳加速了频率。

现在这一幕,完全不在她的料想里。

白筱听到他在手机那头说——“出来。”

她回头,朝梁惠珍所在的位置看了眼,然后推着酒店旋转门出去,脚下的步子下意识加快。

夜晚,酒店门口,灯火阑珊。

郁绍庭站在原地没有动,看着她一点点走近,他挂了电话。

“怎么突然来了?”白筱走到他面前,借着灯光,望着他英俊的脸庞,有点惊又有点喜。

郁绍庭从上到下打量着白筱,今晚的她明显被精细打扮过,秀气的眉眼清亮,身上也带着淡淡的沁人香味,不是香水的味道,搭配着一袭薄荷绿的高束腰长裙,让他的心头一动。

他揽过她的腰,举止亲昵地低头:“不想看到我?”

“不是……”白筱也说不清此刻心里的感觉,双手搭着他的腰上:“只是,有点突然。”

郁绍庭没有告诉她,他昨天把自己这几日的工作行程压缩后,加了一晚上的班才空出时间,他得知她来参加婚宴,问了地址后,直接从机场过来,没有一刻的停歇。

白筱的手机响了,是梁惠珍的电话,她跟朋友道别后,一转身没找到白筱的人。

“嗯,我马上就过去。”

梁惠珍说:“自己注意点,我在停车场等你。”

白筱收起手机的同时,从包里掏出一个钥匙,那是别墅的大门钥匙,她塞到了郁绍庭手里。

“你先回去,我过会儿就到。”

郁绍庭听着她带了诱哄语气的话,眼中染了玩笑的意味,拿着钥匙,反问她:“你怎么知道你比我晚?”

“……”

白筱想了想,道:“家里新来的保姆认识我,会给我开门。”

说完,她抓着他的手臂,借力踮起脚尖,亲了亲他的嘴角,往后退了一步,目光缱绻:“那我先走了。”

郁绍庭忽然,大力拉过她,捧着她的头,重重地吻了她的唇瓣,然后心满意足地放开她。

薄唇碰了碰她的额头,他的声音沉厚又好听:“路上注意安全。”

白筱走了一段路,回过头,郁绍庭已经打车走了。

她不让他跟自己一起,也是考虑梁惠珍的感受,不想到时候把气氛弄僵,令他的处境尴尬。

——————————

白筱是先进酒店,再通过电梯直达停车场,却在大堂里,偶遇了徐蓁宁跟陆向前。

徐蓁宁被陆向前抱着,一身狼狈,陆向前的脸色也不好,但还是出于礼貌,跟白筱点头致意。

等白筱消失在电梯门后面,徐蓁宁才从陆向前怀里抬起头来,看向电梯。

“我带你去洗一下。”陆向前柔声安慰。

回去的路上,徐蓁宁一声不吭,陆向前握着她的手:“蓁宁,我从没想过有一天,你会跟我在一起。”

徐蓁宁目光冷淡地看着他,心中讥笑,别开头望向车窗外。

陆向前已经被家里‘经济制裁’,停掉了所有信用卡,能用的也只有身上一些现金。

她刚才在酒店二楼走廊,透过窗户瞧见白筱小跑着从酒店出来,还有等候在路边的男人,两人相拥的样子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跟自己今晚所受的屈辱形成鲜明对比……

……

徐蓁宁没让陆向前进公寓,在门口,就让他可以走了。

陆向前现在已经跟家里闹翻,不可能再回去睡觉,身上钱也不多,但徐蓁宁还是没挽留他。

进门后,夏澜瞧见徐蓁宁自己推着轮椅:“向前呢?”

然后她发现女儿的一身邋遢,蹙眉:“怎么回事?不是让你去参加婚宴吗?怎么搞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累了,回房间休息。”徐蓁宁不想说话,脸也绷着,神情冷淡。

夏澜看她这样,以为她又跟陆向前耍脾气,从沙发起来,训道:“徐蓁宁,你还以为自己是被众人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吗?让你绑个男人都绑不住,你要再这么下去,还有什么用?”

“我是个残疾人,这一点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徐蓁宁也来了脾气,冲夏澜怒声喊道:“我绑不住男人,那你呢,又比我好到哪里去?如果不是你做了那么多坏事,我们会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你让我怎么办?难道把那些瞧不起我的人都杀了吗?”

“徐蓁宁,这是你跟自己母亲说话该有的态度吗?”夏澜也拔高了声量。

徐蓁宁伸手扫落了旁边的花瓶,然后推着轮椅,进了自己的房间。

夏澜看着房门重重关上,坐回沙发上,也气得不轻,过了会儿,她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

徐蓁宁隔着门,听到夏澜温柔又和蔼的声音:“向前啊,怎么不进来坐坐?……明天中午想吃什么,夏阿姨去买……蓁宁刚才还说要给你打电话,不过我说我来打就行了,她啊,刚被我催着去洗澡了。”

徐蓁宁撑着墙壁站起来,步步艰难地挪到了卧室的卫浴间。

她脱掉染了裙子,卸下右腿假肢的时候,她咬紧牙,她的伤口还没彻底康复,但她还是坚持要戴假肢。

卫浴间里有一面落地镜,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只有一条腿,在昏暗的光线下狰狞恐怖。

冲了个澡,徐蓁宁瘸着腿回到床上,她湿漉漉的身体,甚至没有围一条浴巾。

她开了电视机,那个频道正在播放一部电影,电视屏幕的荧光映照着紫色床单,画面里,是一对情到深处的男女……

徐蓁宁望着那个男演员的五官,眉眼跟郁绍庭有几分的相似,深凹的眼眶,高挺的眉骨,狭长的黑眸,充斥着雄性荷尔蒙的味道,她想到在酒店外,郁绍庭修长好看的大手有意无意地落在白筱腰际下方。

耳边是电视里传来的男女声音——

徐蓁宁蜷缩在床上,闭上双眼,脑海里浮现出的是郁绍庭的脸,她的手沿着自己的脖子缓缓地下移,一寸寸地抚过自己的身体,她咬着自己的唇瓣,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不稳。

她睁眼看着电视里男人精壮的身躯,思绪却飘得有些远,郁绍庭的身材一定比这个男人要好。

徐蓁宁忍不住想,他跟白筱做的时候喜欢用哪个姿势?

她忽然想起在拉斯维加斯时,有一回自己去找郁绍庭,他正在泳池里游泳,出水的时候,黑色的游泳裤,即便他很快用浴巾遮挡了,但她还是看到了好到出奇的身材比例,还有水珠从结实的胸膛滑落下来。

徐蓁宁把头贴着被子,仿佛那是情人的肩头,细细的摩挲,微启的唇齿间溢出细呻:“绍庭……”

——————————

梁惠珍让司机送白筱到徐敬衍的住所。

白筱下车,没有当即走掉,而是后退两步,站在一旁,目送着车子离开后才转身进去。

路过光线不明的林荫道,她忽然被人拉住,扯进了旁边的角落里。

白筱被吓到,差点叫出来,直到熟悉的男性气息萦绕在呼吸间,她背靠着树干,郁绍庭一手撑着她身后的树,一手搁在她的腰间,眼底有恶作剧得逞的兴味,低声说:“吓到了?”

白筱朝不远处的别墅看了一眼:“怎么不进去?躲在这里,会吓死人的。”

郁绍庭淡淡地笑,收回自己的手,站直身。

“等你一块儿进去。”

……

家里,只有保姆在,徐敬衍还没从医院回来,今天,医生要跟徐老家属确定最终医疗的方案。

保姆对跟着白筱进来的陌生男人有提防,白筱笑着介绍:“这是我丈夫,郁绍庭。”

见保姆还是不太信的样子,白筱只好拉过郁绍庭的左手,跟自己的右手摆一起,无名指一对婚戒。

“这样子信了吗?”

保姆囧然,连忙招呼郁绍庭一起进去,一口一个‘姑爷’地喊。

虽然郁绍庭脸上没表示,但白筱忍不住想,他的心里会不会早已经乐开花了?不过以郁绍庭的性格——

她又觉得这个可能微乎其微。

晚上,郁绍庭是跟白筱一起睡的,她房间里的床,已经被徐敬衍换成了卡通系列的单人床,很卡哇伊,但显然不太实用,一米八七的男人躺上去,甚至舒展不开手脚,但郁绍庭还是没有去睡客房的意思。

——————————

第二天早上,两人醒过来,起床下楼,徐敬衍已经在了。

昨晚上,白筱上了床就窝在郁绍庭的怀里睡着,不知道徐敬衍到底是几点回来的。

“医院那边,已经决定给爸做六期化疗。”吃早餐时,徐敬衍把徐老的治疗方案也告诉了白筱跟郁绍庭。

郁绍庭昨晚没来得及去看徐宏阳,作为晚辈,还是他孙女的丈夫,于情于理,今天得去医院探望。

“我跟你一起去。”白筱说。

……

医院病房,梁惠珍也在,瞧见并肩而站的白筱跟郁绍庭,也没多说一个字,只是找了个理由出去。

白筱偏头望着梁惠珍出去,她垂在身侧的手,突然被握住了。

她抬起眼,郁绍庭已经牵着她到床边,他的神色不变,面对梁惠珍时,也没有丝毫的不自在。

梁惠珍刚离开病房,家里的电话就来了,保姆说:“梁局,小……蓁宁小姐在大院门口,说要搬东西。”

昨晚宴会上徐蓁宁是说了,要找个时间到家里把自己的旧物拿走。

“那些东西,我已经整理出来搁在储物间,你让她直接去那里拿。”梁惠珍交代保姆。

……

徐蓁宁再次回到徐家老宅,感觉保姆看自己的眼神都变了,不再如以往热情,像是避讳着跟自己说话。

她是偷偷出来的,没有告诉夏澜自己要来徐家。

徐蓁宁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腿,自嘲地想,幸好储物间在一楼,这算不算是梁惠珍对自己的照顾呢?

提前把她的东西都从卧室里搬出来了……

“你先出去吧,我整理好了就叫你。”徐蓁宁转头对保姆说。

保姆被梁惠珍叮咛过,也没走的太远,拿了块抹布假装在客厅的打扫,一直注意着储物间这边情况。

徐家的储物间里,堆积了很多旧物。

徐蓁宁一瘸一拐地进去,她的东西都放在靠门口位置,但她眼角余光却注意到角落里一张徐淑媛的照片。

那是一张挂墙壁上的海报式的照片。

徐蓁宁望着照片里美丽的女人,轻笑了下,你有没有想过,自己的堂妹有一天会把你取而代之?

转身的时候,不小心踢翻一个收纳盒子,东西散落一地。

一只笔滚落到她的脚边,徐蓁宁记得,这是徐淑媛以前常带在身边的录音笔,还是自己陪她去商场买的。

她看了眼那个收纳盒,是上回梁惠珍从丰城郁家带来的徐淑媛遗物。

徐蓁宁看着一地的狼藉,不想惊动保姆,动作笨拙地蹲下来捡,一个不稳,跌坐在地上,手掌按到了什么东西。

“2007年9月16日,张秘书告诉我,他已经帮我找到一群符合条件的年轻女孩,她们都愿意接受代孕。”

……本章完结,下一章“大结局篇【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