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10章:大结局篇【八】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10章大结局篇【八】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徐蓁宁出门之前,特意打扮了一番,可能心情不错,她还给自己画了眼线。

长裙遮住了她残缺的腿。

这一次,徐蓁宁没有用轮椅,她拄着拐杖从房间出来,夏澜正解开围裙走出厨房。

“这个点上,你还要去哪里?”

夏澜自然也发现女儿细心地打扮过,皱眉:“向前过会儿就来了,你给我去房间好好待着。”

徐蓁宁想到这些日子,夏澜对陆向前谄媚逢迎的样子,心生厌烦,她一点也不喜欢陆向前,不喜欢这种性格‘懦弱’的男人,她想要的男人……她攥紧腋下的拐杖,不好跟夏澜闹翻:“我出去买一些水果。”

夏澜看她终于开了窍,神情缓和:“这样就对了,向前这孩子,真的很不错。”

……

徐蓁宁从公寓楼电梯出来,一瘸一瘸地到一辆奥迪车边。

这车是陆向前的,但她不喜欢出门坐出租车,忍受着旁人异样的目光,他就把车钥匙给了她。

“你跟夏阿姨住在这里,交通不便,这车给夏阿姨开吧。”这是陆向前的原话。

但徐蓁宁并没有把车钥匙给夏澜。

坐进车里,徐蓁宁转过后视镜,看了看自己的妆,拿出口红,把唇瓣涂得如烈焰一般红艳。

给郁绍庭打完电话,她又给徐宏阳打电话,也给他听了一段录音,老不死的原来早就知道代孕的事情。

徐蓁宁发动车子时冷笑了一声,知道又怎么样,还不是照样束手无策?

手机进来电话。

徐蓁宁看了眼来电,任由铃声响着,没有接,直到打来第三遍时,她才按了接听键。

那边,是徐宏阳伴随着咳嗽却有力的声音:“你开个价吧。”

“徐老真是爽快。”徐蓁宁开着车,讥诮地勾起唇角:“我倒是不好意思了。”

“只要你把录音笔物归原主,钱货两清,这件事,我不追究。”

徐蓁宁呵了声,都这个时候了,还要倚老卖老,她悠悠地开口:“五百万,一分也不能少。”

徐宏阳没有跟她讨价还价,答应了这个价钱。

徐蓁宁把手机丢到副驾驶座上,心情不错,还打开车上的音乐电台,跟着节奏哼唱了两句。

——————————

徐蓁宁现在租住的公寓,在三环附近,距离她跟郁绍庭约定的地点不远。

她坐在驾驶座上,重新拿起手机,看时间差不多了,拨了徐敬衍别墅的座机号,果然,接的人是白筱。

“到XX路去,如果你想要这些录音,不许告诉其他人,否则我不保证给你儿子听听这些东西。”

郁景希就是白筱的一根软肋。

她不过稍稍提了一句,白筱就紧张得乱了阵脚,还回拨了电话过来。

徐蓁宁确定白筱会出门后,给那边去电话:“人应该已经出小区去了,我刚才汇了十万块,注意查收。”

这十万块是平日里她自己留下的。

至于他们会不会绑错人,徐蓁宁靠在位置上,开了车内空调,闭眼假寐,白筱的照片她一早就传给他们了。

……

轿车轮胎碾轧石子的声音远远传来,徐蓁宁睁开眼,看到了一辆驶近的军牌轿车。

她翻下驾驶座的化妆镜照了下,推开车门下去。

徐蓁宁穿的裙子及地,盖住了她的脚,她亭亭地站在那里,跟常人无异。

轿车在她旁边停下,她看着郁绍庭从驾驶座下来,盈盈一笑:“还真是准时,二十九分十七秒。”

徐蓁宁看着眼前的男人,身形高大挺拔,即便隔着几步路,她还是感受到他内敛强大的气场,还有他身上的气息,想到昨晚的那部电影,她突然口干舌燥,望着他的眼神也热切了几分。

郁绍庭关上车门,问她:“东西呢?”

“有这么着急吗?”

换做往常,徐蓁宁还会忌惮郁绍庭,但昨晚旖旎的神思让她只记得他是个性感又有力量的男人。

郁绍庭瞅着她扭捏的样子,他这些年混迹生意圈,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徐蓁宁此刻的眼神,他在那些高档私人会所的包厢里经常看到,就差没坐到他的腿上来,看着这样的徐蓁宁,他不由笑了笑。

徐蓁宁蹙眉:“你笑什么?”她的脸渐渐红了,连着耳根子。

郁绍庭靠在轿车车门上,那双目光深沉迷人的眼睛看着她,尔后转头眯着眼看向别处。

徐蓁宁看他不说话,刚才又被他瞧得心猿意马,咽了下唾沫,稳定心神,开口:“那支录音笔,你难道不好奇我是怎么拿到的吗?”

“怎么拿到的?”郁绍庭顺着她的话说,目光饶有兴味地回到她身上。

徐蓁宁也学他的样子,靠着奥迪车,嘴边噙着浅浅的笑:“我今天去徐家拿东西,刚好被我捡到了。”

“是不是你也觉得我的运气很好?”

徐蓁宁的视线从郁绍庭的眉梢滑向他高挺的鼻梁:“这次我不会那么傻,出门之前,我特意备份了很多。”

“我还在网上设置了定时发布,如果我在下午五点前不回去,你知道后果的。”

郁绍庭望着她洋洋自得的表情:“说吧,想要多少钱。”

徐蓁宁神情一愣,但很快又恢复如常,双手交叠背在身后:“我说多少都可以吗?”

郁绍庭煞有其事地点点头,眼中带了笑:“总要给我留点吃饭钱。”

他一点也没有被人威胁敲诈的样子。

徐蓁宁之所以迷恋郁绍庭,其中有一点就是他临危不惧,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不会表现出慌张,她伸出自己的右手,张开,郁绍庭挑了下眉:“五百万?”

“五千万!”徐蓁宁想着他对白筱的在意,挺直腰杆,重复一遍:“我要五千万!”

郁绍庭双手抄袋,笑意更甚:“你也不怕花不了。”

“这就不用你烦心了。”徐蓁宁的眼睛落在他的身上,缓缓下移,一个疯狂的念头窜入大脑,她的身体一阵燥热,她的背突然离开轿车,往前迈了一步,缩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我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划算。”

“怎么不划算了?”郁绍庭看着她贴近,也没有躲开。

徐蓁宁不由地,想起那一次在丰城,那个时候他的眼神暧/昧,加上此刻他不闪不躲,她觉得,郁绍庭对自己,也不是没有感觉,想到白筱现在怀了孩子,很多男人,就是在妻子怀孕的时候在外面找女人发泄。

郁绍庭正值壮年,不可能吃素,守着一个大肚婆度过十个月。

这么一想,她抬起右手,搭在郁绍庭的肩膀上,他侧头,看着她白皙纤细的手,却没有推开她。

徐蓁宁的胆子又大了不少,她的手,缓缓地从他的肩头,滑向他坚硬强壮的胸膛,隔着薄薄的衬衫,她感受到他厚实的身体线条,又往前凑近了一些,几乎要贴上他的身体。

“你问我……你自己应该比我清楚。”徐蓁宁低低地说,手还要往下却被他攥住:“想干什么?”

他问她的语气,不像是质问,夹杂着些许的轻/佻。

徐蓁宁的心跳加快,她踮起自己的左脚,呵气在他的耳边:“五千万,加你陪我做一次。”

她的腰上多出了一只手,徐蓁宁的呼吸也有些乱。

郁绍庭的大手,抚弄着她的腰际,侧头贴近她的耳朵,声音很低很温柔:“你确定?”

“……”

徐蓁宁还没回答,便听到他说:“你跟我好了,那陆向前怎么办,这小子,我看对你可痴心了。”

听到‘陆向前’的名字,徐蓁宁心头,莫名地烦躁,她抬起眼,看着他似笑非笑的眼睛,鼓足勇气一般,道:“你明明知道,我爱的人只有你,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我心里只有你郁绍庭一个。”

“只爱我,还跟陆向前牵扯不清?”

徐蓁宁从他的话里听出吃味,有些诧异,随即就明白了。

男人都自大,以前郁绍庭对她疏远,甚至堪称绝情,不过是凭借着自己喜欢他,现在,看到自己跟其他男人好了,他心里倒是不痛快了,你追着他跑时,他不屑一顾,现在,倒是见不得她跟别的男人好了。

徐蓁宁心里,有些得意,嘴上道:“我不过是听我妈妈的话先拴着他。”

语气格外的不屑。

她说着,望着他英俊逼人的五官:“你放心,我不会告诉白筱,我们之间的事情。”

白皙的手指挑起他的衬衫领口。

“前面的路口有个快捷酒店,是去那里,还是你喜欢在这里?”

郁绍庭看着她欲语还休的神态,没有说话,只是身子前倾,徐蓁宁看他靠近,欲拒还迎地退了两步,靠在自己的奥迪车上,看他低下头来,她乖乖地闭上了眼睛,等待着他的亲吻……

可是,她等了良久,都没有等待男人如火热情的缠绵之吻,睁开眼——

郁绍庭的手里拿了部手机,上面显示的是‘通话中’,他一手撑在她的旁边:“想不想跟向前说句话?”

徐蓁宁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去。

郁绍庭按掉了电话,他把手机藏回裤袋里,徐蓁宁却注意到,他刚才还录音了!

“你想干什么?”徐蓁宁发现,自己又被他耍了,一张脸涨红,羞恼不堪:“别忘了,录音笔——”

郁绍庭打断了她的话:“五千万,你倒是会想。”

徐蓁宁看他的样子,有些心慌,却故作淡定:“你不想要那些音频了吗?要是我捅出去……”

“要,怎么可能不要?”

郁绍庭就近看着她,笑起来:“你把备份的放在家里,我问陆向前,你跟你妈住在哪里,他不肯说,护着你,不过现在……我本来真想算了,你倒好,不见棺材不掉泪,我以前对你,是不是太手下留情了?”

徐蓁宁又听到他说:“还有,上回你开车撞我的事,趁这次,也跟你好好算算。”

“……”

郁绍庭退开去,徐蓁宁看到他拿出一张空白支票,上面填好了数字,她瞄了眼,三千万。

她不相信,他会这么好心把这笔钱给她。

然后,徐蓁宁看到他打开车门,从里面拿出了一把锋利的刀,她瞳孔一缩,想退,却无路可退。

“你想怎么样?”她怕了,荒郊野外,也没什么人。

徐蓁宁一直盯着他手里的那把刀,看他一步步逼近,她猛地闭上眼,右手突然被拽过去,吓得失声叫起来。

“啊——”

突然,她的手心里多了东西,她睁开眼,入目的是那把刀,她还没想明白这是什么情况,警鸣声由远及近。

“敲诈勒索,持刀要挟,你说,法官会怎么判?”

徐蓁宁一个战栗,在警车往这边来时,她慌忙丢下了刀:“你陷害我,我不会承认的,这把刀明明是你的。”

“是吗?”郁绍庭靠回车上,点了根烟,抽了口,吐出烟圈:“你等会儿跟警察说,看他们信不信。”

这刀上已经有了她的指纹。

徐蓁宁也只是稍稍的慌张后,又嘲讽的笑起来,看着抽烟的郁绍庭:“我差点忘了另外一件事。”

郁绍庭抬眼望向她。

“在你来之前,我给白筱打了个电话,我告诉她,我手里有徐淑媛的录音笔。”

郁绍庭的眼底是暴风雨欲来的阴冷,徐蓁宁不怕死的继续道:“这会儿,她估计正在享受男人的滋润。”

她话音刚落,脖子上已经多了一只遒劲有力的大手,掐得她喘不过气来:“咳咳……”

“你再说一遍,你对她做了什么?”

郁绍庭怒火丛生,死死地扣住她的脖颈,冷声质问:“徐蓁宁,你把她怎么了?”

“害……害怕了吗?”徐蓁宁呼吸艰难,脸通红,嘴边却噙着笑:“我找了七八个男的,给了他们一笔钱,让他们在……在小区门口蹲着,等白筱出来后……跟着她,在半路上劫……劫住她,好好疼爱疼爱她。”

“她怀孕这么久……你……你是不是很久没碰她了?那么多男人,你说,够不够满足她?她肚子里的孩子现在成形了吧?你说,做着做着,会不会把孩子也捅出来……咳咳……可能连肠子也出来了。”

扣在她脖子上的手慢慢收紧,徐蓁宁张嘴,窒息的感觉让她拼命地挣扎:“放开……放开……”

郁绍庭额际青筋突起,一张脸面无表情,阴森到可怕,但他却突然笑了,看着她这副样子,低沉的声音仿若是地狱而来,他说:“你说,再加上一条杀人未遂罪会怎么样?”

徐蓁宁全身的寒毛都竖起,然后她被狠狠地甩开,撞到车门上,她慌忙看向郁绍庭。

他已经捡起了那把刀。

在她惊恐的视线里,郁绍庭右手拿刀,狠狠地往自己的左手臂上砍去!

就在那两辆警车靠近的时候,郁绍庭把沾了血的刀哐当一下扔到了徐蓁宁的脚边,血渍剪刀了她的裙裾,郁绍庭捂着自己血流不止的伤口,整个过程,连眉头也没有皱一下。

徐蓁宁摇着头,双手发抖,她嘴里低喃着,“疯子,你个不要命的疯子,你怎么能这么做……”

警车停下,警察纷纷出来,手中的枪头对准徐蓁宁:“不许动,警察!”

————————————

与此同时,白筱被那群男人从面包车上拽下来,带进了郊外一个破旧的房子里。

一路上,白筱都很配合,不敢乱来,她的双手一直护着自己的肚子。

进了屋子,那几个男人似笑非笑地望着她,白筱皱眉,故作镇定:“你们想怎么样?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你说呢?”有个男人yín笑。

白筱倒退了两步,想到郁景希经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对着他们道:“我爸爸是郁战明,你们动我之前最好想清楚,要是现在放我走,这件事,我可以不追究,只当是我自己不小心在郊区迷路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大结局篇【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