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13章:大结局篇【十一】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13章大结局篇【十一】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输我的吧,我正好是这个血型。”

白筱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她转过头,确实看到了苏蔓榕,她身边还跟着拖了个小拉杆箱的郁景希。

手术室门口,比刚才更加的安静,安静到近乎诡异。

梁家人已经拉着医生,迫不及待地道:“医生,现在人有了,还是快点输血吧。”

这种事不好开玩笑。

医生再一次向苏蔓榕确定,已经走近的苏蔓榕点头,没有看其他人:“我就是A型RH阴性血,身体也没什么病。”

白筱看着苏蔓榕,眼神复杂,苏蔓榕像是察觉到她的注视,朝着白筱这边瞅过来。

“时间紧急,来不及做繁琐的检查,准备一下跟我进手术室。”医生道。

苏蔓榕收回目光,点点头,跟着医生去做输血前的准备。

……

白筱望着苏蔓榕离开的身影,说不上来是一种什么感觉,跟她有同样想法的还是徐家这边的人。

徐敬衍还怔怔地,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

徐瑞玲暗暗顶了下弟弟的胳臂肘,低着声说:“人都来了,还不过去照顾一下。”

徐敬衍站着,没有动,对于苏蔓榕,即便他们现在偶尔会电话联系,但那都是为了白筱的问题,他依旧清晰地记着,苏蔓榕说过的话,她说永远不想看到自己,不想跟自己再发生任何的牵扯。

一旁的徐宏阳沉吟了片刻,开口:“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老六,你过去,看看需不需要帮忙。”

徐敬衍喉头稍稍一动,却没有跟过去的意思。

站在白筱身边的郁绍庭,突然说了一句:“敬衍叔,我大嫂的身体比较虚弱,旁边有人看着会好点。”

他说这句话时,面色如常,丝毫的尴尬都没有。

徐敬衍最终还是去了,脚步很急,以致于有些凌乱,差点跟拐角处的护士撞上。

手术室门口的众人,不再如之前那般心急如焚。

医生说,只要解决失血过多这个问题,伤者不会再有大碍。

……

一声稚嫩的干咳声在走廊里响起,引得众人纷纷侧目。

白筱这才发现,自己好像把小家伙给忘了,此刻,郁景希正破罐子破摔地坐在拉杆箱上,鼓着一张小脸。

郁绍庭直接把儿子从箱子上拎起来。

小家伙不满地撅着小嘴,跟郁绍庭大眼瞪小眼。

白筱真没想到,郁景希会突然到首都来,还是跟苏蔓榕一起:“过来怎么也不打电话告诉我?”

郁景希听到白筱这么说,哼了一声,别开头,蹬了蹬自己的小腿。

“来,景希,到曾姥爷这边来。”徐宏阳在那边,笑着张开双臂,让郁景希过去。

郁绍庭一松手,小家伙一溜烟地就过去了。

小肉手扒着轮椅扶把,又委屈又讨好地喊了一声‘曾姥爷’,然后偷偷拿斜眼看站在那的白筱跟郁绍庭。

……

白筱觉得小家伙在生自己的气,或者说,是在生他们夫妻两个人的气。

她扯了下郁绍庭的衣袖,压着声问:“你来首都之前,是不是对景希做了什么?”

“我能对他做什么。”郁绍庭看了一眼围着徐家人卖乖的孩子,那神态口吻,真像是被冤枉了。

白筱点头,现在这个时候,她也没心情跟郁景希嬉闹说笑。

她又抬头看向手术室门口亮起的灯,手背仿佛还有被紧紧握着时的温暖,现在她只希望梁惠珍平安。

至于郁绍庭对郁景希做的事,其实也没什么。

那日,郁景希醒过来,上完厕所,提着裤子晃到主卧,坏心眼地想要吵醒白筱,进去一看,根本没人!

后来得知白筱去了首都,小家伙为了表示自己的愤懑之情,抱着柱子不肯去上学。

郁绍庭也随了他。

第二日,见他从公司回来,又准备出门,不知从哪儿窜出来,像个小肉球,抱着他的腿不肯放:“你要去找小白对不对?又想把我撇下了,幸好我足够机智,你不带我去,我就不撒手!”

郁绍庭不知道,他这股无赖劲是从哪学来的,皱眉,轻踢了踢他,冷着声:“松手,听到没有?”

郁景希不但没放开,反而搂得更紧。

到最后,郁绍庭突然一改强硬的语气,对着像块狗皮膏/药的儿子道:“你要一起去,就穿这样子?”

郁景希的身上还穿着白筱上次给他买的睡衣。

“那你等等我,我马上去换。”小家伙喜滋滋地跑上楼去了。

郁绍庭对从厨房出来的李婶道:“过会儿,送他去大院,这两天我出差,要是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

手术还在进行,差不多五十分钟后,护士拿着一袋血进了手术室。

那是从苏蔓榕身上抽出来的。

中途,除了郁绍庭离开去接了个电话。

郁景希在得知梁惠珍在动手术后,哀哀戚戚地倒着两条眉毛,抓着徐敬文的手:“外公,外婆会好好的。”

徐敬文低头,看着那只胖乎乎的小手,心头一软,轻轻地嗯了一声。

除了徐宏阳因为年迈加身体问题,回了病房,其他人都还等在手术室外,外边的天色,也早已黑透。

白筱抬头,能看到护士站那边的电子钟,刚好晚上十点半。

“你们先回去休息吧。”徐敬文过了会儿开口,他的神色染了倦意:“这边,我守着就行了。”

因为梁惠珍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徐梁两家商量了一下,最后留下三个人陪着。

……

徐敬衍望向还没走的白筱一家三口:“你们也回去吧。”

白筱看向紧闭的手术室门,梁惠珍因为自己受伤,她就算回去了,也睡不着,倒不如守在这里。

“大哥说得对,你现在怀孕了,不能熬夜。”

徐瑞玲说:“还有绍庭,也受了伤,要注意休息,还有景希,你们也为孩子考虑一下。”

郁景希在生了一会儿闷气后,已经跟白筱重归于好。

听到徐瑞玲这么说,虽然他很困,但还是拽着白筱的手指,清脆的声音道:“我陪小白一起!”

郁绍庭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郁景希立刻缩了缩脖子,胖嘟嘟的小身板贴着白筱,心里嘀咕,谁不会讨好谁就是傻瓜蛋。

白筱还想继续等,郁绍庭揽着她的肩膀,道:“你回去睡觉,我留在这里。”

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他不可能让她太操劳,既然是她欠下的人情,自己来还也没有什么区别。

白筱看着他手臂上的纱布,也不舍得他熬夜。

付敏瞧这一对小夫妻难分难舍的样子,一晚上都抑郁的心情好了些,说道:“这样吧,你们就在医院旁边找家酒店住,一旦大嫂动完手术,我就打电话通知你们,有情况,你们可以再过来。”

——————————

进了电梯,白筱刚想说,要不要去看看苏蔓榕,郁绍庭已经按了三楼的按钮,他说:“看完大嫂再走。”

白筱一手牵着郁景希,另一只手,放进了郁绍庭的掌心。

他抬头看着电梯数字的变化,但五指收紧,牢牢地握住了她的小手,无声的安慰跟鼓励。

郁景希也发现了两个大人身上的伤,有些小担忧,瘪着小嘴,见他们不说也不敢多问。

到了三楼,找到输血科,问了苏蔓榕的名字。

可能因为苏蔓榕的血型少见,护士一下子就指了个房间,还加了句:“病人输了太多血,在那里休息呢。”

太多血……白筱想到刚才在手术室门口看到的那袋血。

确实已经超出了一般人献血的量。

“但也没办法,伤者急着输血,我们也劝她,但她执意要输,还签了保证书。”

白筱看向带路的护士,护士继续说:“保证她自己,要是因为输血过多,发生意外,跟医院无关。”

……

郁绍庭突然站定,没有再往前走,他也扯住了郁景希的衣领,对白筱道:“我们在这里等你。”

前面,就是苏蔓榕休息的房间。

白筱看了眼站在那的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点头,自己跟着护士过去了。

“你自己进去吧。”护士还有工作,把人带到门口,便先行离开。

房间的门虚掩着,白筱透过门缝,看到了里面的情形。

床边,徐敬衍坐着,望着床上的苏蔓榕,可能是输血过多,苏蔓榕睡着了,脸色不是很好。

她隔着门,听到徐敬衍的低喃,他说:“对不起……”

白筱没有推开门进去,她转了个身,背靠着旁边的墙壁,听到又一声‘对不起’,她仰起头,眼圈湿re。

——————————

郁绍庭正低头看着手机,眼尾余光扫到走近的人,抬起头,白筱已经回来了。

“看好了?”他收起手机时,也从走廊的公共座椅起来。

小家伙也立刻有样学样地立正站好,生怕这两人又把自己丢给谁,享受二人世界去了。

“嗯。”白筱对郁绍庭撒了谎,其实她只是在门外站了会儿,突然提不起勇气进去,不敢去同时面对他们两个。

郁绍庭的手臂伤了,白筱不允许他再开车。

最近的酒店距离医院也有十分钟左右的路程,郁绍庭在路边拦了辆出租,把郁景希的小拉杆箱放到后备箱。

郁景希瞅着后座的两大人,想了想,最后还是大发善心地坐到了副驾驶座上。

司机见是个漂亮的孩子,好心地提醒:“小朋友最好不可以坐这个位置。”

郁景希往后瞅了眼,小声地跟司机说道:“我妈妈今天受了伤,心里估计很害怕,要我爸爸安慰,我不想打扰他们,师傅,你放心,我坐在这里不会乱动,影响你开车的。”

说着,小家伙冲司机作了个‘OK’的手势。

司机也跟着看了看后座,果然,女的脖子贴着纱布,脸颊也肿着,男的手臂也受了伤,不就两伤病员?

怜惜孩子懂事,司机也没再过多强调。

白筱见郁景希坐在前面,不放心,小家伙转身趴在座位上,乌溜溜的大眼睛忽闪:“我系安全带了呢!”

然后坐回去,对司机发号施令:“师傅,开车吧!”

……

夜晚的首都城,车窗外,是长长的灯海,忽明忽暗地照入车内。

司机对这一家三口非常有好感,尤其是这个孩子太懂事,忍不住跟后座的男人搭话:“你们没什么事吧?”

郁绍庭低头,看了眼靠在自己身上的女人,难得,没有不搭理人:“碰到一点麻烦,已经解决了。”

正说着,他的手机有电话进来。

可能真的太累了,白筱的头,枕着郁绍庭的肩膀,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倒在脸上,落下两扇蝶翼般的阴影。

郁绍庭接起电话,但声音下意识放低,问那头的人:“什么事?”

……本章完结,下一章“大结局篇【十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