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14章:大结局篇【十二】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14章大结局篇【十二】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郁绍庭接起电话,但声音下意识放低,问那头的人:“什么事?”

来电话的是派出所那边的人。

至于徐蓁宁那个定时设置发布的音频,在警方拿到笔记本电脑后,立刻想办法处理了。

现在,徐蓁宁还在派出所里接受警方的盘问。

“郁先生,你提供的监控视频,我们会联系丰城那边警方,到时候会跟这起事件一块立案。”

白筱靠在他身上,离得近,她应该隐约听到了通话。

在对方说到‘立案’两个字时,郁绍庭借着忽明忽暗路灯光,看见白筱的眉心微微蹙了下,他搁在她腰上的手扣紧,让自己的肩膀成为她的依靠,他简单说了两句就挂了电话。

……

白筱经历了一场提心吊胆的绑架,又在医院守到大半夜,一到酒店,坐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睡着了。

郁景希甩着自带的印有卡通图案的毛巾,见郁绍庭在洗手间里,爬上沙发就要去捉弄白筱,但胖嘟嘟的手指,还未碰到白筱的鼻子,他就悻悻地收回去了,然后突然探起身,吧唧一下,亲了口白筱的脸颊。

坐在白筱的旁边,嘿嘿笑了两声,拿起遥控器打算看电视。

郁绍庭走出洗手间,看了眼电视里播放的动画片,也注意到睡着的白筱,对郁景希道:“声音轻点。”

小家伙欢快地‘哦’了一声,索性直接把电视机给关了。

耳边声音突然没了,白筱半睡半醒地睁眼,她今天一身脏乱,不想就这么睡床上:“我洗个澡。”

郁绍庭见她的精神很疲惫,脖子又还贴着纱布,不放心,跟着进去。

小家伙也不甘落后,只是刚要踏进洗手间,门在他跟前关上了,差点撞到他的鼻子。

……

郁绍庭订的是豪华标间,在床的分配问题上,父子俩发生了严重的分歧。

白筱被郁绍庭从浴缸里捞出来时就已昏昏沉沉,一沾枕头就睡过去,只能任由老子在那欺负儿子。

郁绍庭把枕头丢给儿子:“乖点,你晚上睡相不好,会踢到她的肚子。”

郁景希不乐意,抱着枕头,撅起小嘴,“那你也会碰到她肚子,你怎么不说啦?”

“睡不睡?”郁绍庭坐起来,皱眉,半威胁:“不睡出去。”

郁景希故意拿屁股对着郁绍庭,手脚并用地爬上了自己的单人床,用被子盖住自己的脑袋一个‘鲤鱼跃龙门’。

一天下来,郁绍庭也有些累,关灯前,看了下时间,已经凌晨。

旁边那张小床上,传来孩子轻微的鼾声。

郁绍庭把熟睡的女人拉进自己怀里,手指抚过她左脸上的红印,低头,亲吻她的脸颊,然后轻轻地搂紧她。

徐蓁宁阴毒的话还历历在耳,在得知她出事的那一瞬间,他承认自己慌了神。

过去三十几年,未曾像那一刻来的紧张。

他也没料到,自己居然会中了徐蓁宁的调虎离山,而把白筱置身于一个危险的境地。若不是梁惠珍,他不敢去想象,等他赶到时面临的会是一副怎么样的画面。

床柜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有短信进来。

郁绍庭拿过,看完短信内容,手指在触屏上点了几下,发送后把手机放回去,躺回床上,拥着白筱一起休息。

——————————

在这更深露重的时刻,依旧有人到处奔波。

夏澜赶到关押徐蓁宁的派出所,但警方表示,这个犯人还在录口供,暂时不允许家属探视。

“警察同志,这里面一定有误会,我女儿不会做出这种事的。”今时不同往日,夏澜只好放低姿态:“我女儿是残疾人,你们说她持刀行凶,还是杀一个壮年男人,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呢?”

那名警察挑眉瞅着夏澜:“受害者也说了,是你女儿先敲诈勒索他,趁他开支票的时候,不知从哪儿拿出一把水果刀要砍他,他猝不及防,争执间被砍到手臂,况且,你女儿后来说的话,在场的警员可都听见了。”

夏澜听得云里雾里,因为没有关系,到现在她还不知道徐蓁宁究竟是想杀害谁了,怎么会惹上这么多麻烦。

家里也被警方翻得乱七八糟。

当警察告诉她,被徐蓁宁砍伤的是郁绍庭时,夏澜脸色骤然诘白,身体摇摇欲坠,差点晕过去。

“你女儿犯的事都挺严重的,还是找个好点的律师,争取判个有期徒刑。”

这位值班的警察,也是看在徐蓁宁瘸腿的份上,又见夏澜低声下气的姿态,才好心提醒了两句。

……

夏澜在派出所等到很晚,都没能见到徐蓁宁,离开时,外面天已经蒙蒙亮了。

她的太阳穴跳动,脑袋胀痛,拿出手机,没有任何未接来电。

昨天,一得知徐蓁宁出事,夏澜便给陆向前打了电话,但对方的手机却是关机状态。

直至现在,一晚上过去,也没有任何消息。

夏澜心里着急,她不清楚徐蓁宁怎么又惹了郁绍庭,但这一次,郁绍庭显然没打算不了了之,上一回,他是看在徐家的面子上,那么这回呢?

她们母女已经跟徐家决裂,夏家也回不去,即便她手里还有点钱,但没有关系网,这事根本没商量的余地。

夏澜给以前的朋友打电话请求帮忙,但不是借口推脱就是索性不接电话。

最后,她咬咬牙,拦了辆出租车,跟司机报了陆家的地址。

——————————

陆四夫人早起,正打算去旁边的公园晨跑,家里,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看到夏澜,陆四夫人一天的好心情顿时没了,也不让人泡茶招待,自己往沙发上一坐,翘着二郎腿。

夏澜也没多废话,直接问陆向前的行踪。

“我儿子不是被你那个女儿迷得七荤八素,连家也不要了?你怎么还跑到我这来问。”

陆四夫人话里带刺,夏澜却只能忍,心平气和地说:“这里面有误会,向前一直是个好孩子,对家长也孝顺,但做孩子的两厢情愿,我认为作为父母,也应该充分尊重孩子自己的意愿。”

“意愿?”陆四夫人冷笑:“他懂什么,你那个女儿,真喜欢他还是利用他,难道我还看不出来?”

“……”夏澜语塞。

陆四夫人起身,下逐客令:“我还要去跑步,没其他事,就这样吧。”

徐蓁宁还关在派出所,夏澜心急如焚,陆向前是她目前能抓住的唯一一根稻草,怎么能轻易放弃?

夏澜还想开口,二楼楼梯口,传来年轻女人的声音:“伯母,家里来客人了吗?”

陆四夫人转过头,看到下楼来的孙云霏,笑容格外和蔼:“醒了?让阿姨给你做份早餐。”

“夏阿姨,你怎么也在?”孙云霏像是刚瞧见夏澜。

陆四夫人怕孙云霏误会,忙解释:“夏女士来家里问我点事,正准备走呢。”

夏澜前半生,哪怕是最落魄的时候,也没有被这样羞辱过,心中气急,强忍着不发作,正欲离开,不经意地抬头,看到陆向前打着哈欠、抓着头发从二楼下来,一副刚睡醒的样子,陆向前看到夏澜时也是一怔。

“向前,原来你在家,蓁宁出了点事,昨天打你电话怎么不接?”夏澜也不再急着走。

陆四夫人脸色难看,对陆向前道:“怎么也不刷牙洗脸就跑出来,云霏,你带他上去清醒清醒。”

夏澜还想叫住陆向前,孙云霏却当陆向前跟前一挡,抬起下颌,高傲一笑:“向前是我的未婚夫,夏阿姨,你女儿的事,以后不要再来麻烦向前了。”说着,她挽住了陆向前的手臂,后者居然没有甩开她的手。

夏澜原先就纳闷孙云霏为什么睡在陆家,这会儿听她这么说,不敢置信地看向陆向前:“这是怎么回事?”

陆向前别开头,不说话。

“你不是已经瞧见了,”陆四夫人开门见山道:“昨晚上云霏睡在家里,我这样说,你该明白了吧?”

……

等夏澜走出陆家的大门,陆向前才抽回自己被孙云霏牢牢抱着的手。

“向前,你又怎么了?”孙云霏嘟着嘴,有些不满他这个态度。

陆向前看着她,没有多大的喜怒哀乐,很平静地说:“你放心,昨晚我说过娶你,一定娶你。”

“那徐蓁宁呢?”

“……她跟我,再也没有任何关系。”陆向前说完,转身上了楼。

——————————

夏澜离开陆家,在门口遇到了陆家的大家长陆崇扬。

陆崇扬一身米白色丝质唐装,鹤发童颜,年逾七十的人却精神抖擞,气色红润,身体硬朗,不像个糟老头子。

“夏院长来了,怎么也没人通知我?”陆崇扬扭头询问身后的管家。

虽然陆家现在还几个子弟从仕,但陆崇扬是正儿八经的商人,珠宝生意做得很大。之所以认识夏澜,纯粹是他的第四任太太怀孕时,主治医生就是夏澜,虽然太太难产死了,但他却对知性优雅的夏澜留下了深刻印象。

陆崇扬得知夏澜要回去,提出送她:“刚好,我也要出去一趟,顺路送你吧。”

夏澜原打算拒绝,忽然想到徐蓁宁如今的处境,想了想,还是上了陆崇扬的车。

“夏院长,要是还没吃早餐,刚好跟我一起。”

夏澜自嘲地弯起唇角:“我早就不是什么院长了,陆老先生,不介意的话,直接叫我夏澜就好。”

陆崇扬点头,侧头看着她略显憔悴的面容:“你的事我也听说了,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

夏澜还在衡量他这话是不是纯属于客套,陆崇扬继续道:“当初,阿幸生产困难,一直是你尽心尽力在旁边照顾着,我都看在眼里,虽然她去了,但夏澜你的这份恩情,我一直铭记于心,不敢忘。”

“……”

夏澜迟疑了会儿,还是把徐蓁宁的事情告诉了陆崇扬。

“既然陆老先生你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再跟你见外,我女儿碰到这些事,但她现在都那样了,就连一个普通的女人都伤不了,又怎么会去袭击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甚至……甚至还能把对方刺伤。”

“夏澜,你先不要急。”

陆崇扬拍了拍她的手背,叹息了一声,道:“有件事,我也不瞒你。”

夏澜抬眼看着他。

“徐老,昨晚上也给公安那边送了一段录音。”他深味地看了一眼脸色突变的夏澜,“我有朋友在那里,刚巧把这事跟我说了,人家徐老的原话是,小姑娘年轻气盛,是该吃点教训,不然这辈子都不知道天高地厚。”

“据说,录音的内容是,有人跟徐老敲诈索要五百万。”

至于这个人是谁,夏澜闭上眼睛,只觉得眼圈酸疼,徐蓁宁啊徐蓁宁,你瞒着我究竟都干了什么!

“还有郁绍庭这个人,我虽然没跟他做过生意,但和他打过交道的圈内朋友,都说这个人不是个善渣,背后又有他家老头子支撑着。不过你放心,既然你开了口,在你女儿的事上,我一定竭尽全力。”

夏澜听他这么说,稍稍放心,刚想道谢,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正被陆崇扬握着。

陆崇扬见她不着痕迹地抽回手,也没有不悦,扬了下眉梢,又说了一句:“以后有事你就来家里找我。”

夏澜没有答应,但也没拒绝,双手握着交叠在腿上,让司机在前面的路口停车。

“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就先告辞了。”

……

看着夏澜的身影消失在前面的大厦拐角,陆崇扬才收回目光,让司机重新开车,回家。

司机跟了陆崇扬二十几年,刚才他跟夏澜的对话,自己都听到了,从后视镜里瞅向闭着眼哼戏曲儿的陆崇扬:“董事长,这件事不好管吧,毕竟,她们母女踢到的是郁徐两家的铁砧板。”

陆崇扬的心情不错,睁开眼,嘴边带着笑:“老洪啊,这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不就是砸点钱的事情。”

再说,他还不至于老糊涂到为了个女人去得罪郁战明跟徐宏阳。

“我帮不帮忙不重要,重要的是,得让她相信,我为了她女儿的事,已经尽我所能了。”

司机连连点头,还夸赞陆崇扬‘高明’,心里却忍不住犯嘀咕,都快八十岁了怎么还这么风流……

——————————

白筱第二天醒来,外面天早已大亮,意识到什么,她急忙起来,房间里没有其他人。

洗手间门开,郁景希出来,看到她在穿鞋子:“起床了吗?”

“你爸爸呢?”白筱看了下时间,上午十点多了。

“爸爸刚才就去医院了。”郁景希又跟着她进了洗手间,她刷牙,他趴在盥洗盆边:“外婆动完手术了,医生说她没什么大问题了,本来我也要去看外婆的,但怕你醒来后发现一个人害怕,所以我就在这等着你。”

白筱刷好牙,弯下头亲了亲他的脸蛋:“谢谢你,景希。”

……

母子俩赶到医院,在走廊上碰见了徐瑞玲,白筱有点不好意思,说要等手术结果的人,却一觉睡到大天亮。

“来了就好,大嫂刚醒了会儿,现在又睡着了。”

白筱往徐瑞玲身后瞧了瞧,徐瑞玲看出她的心思,笑着道:“绍庭刚才接了个电话,说是有事,出去了。”

“……”白筱的脸颊跟耳根都有些发烫。

徐瑞玲顿了顿,道:“对了,你妈刚才也来看过大嫂,只是大嫂在休息,待了会儿就走了。”

————————作者有话说————————

开始安排夏澜的最后归宿。。。。。以后请叫我可月老。。。。。。撒花

……本章完结,下一章“大结局篇【十三】”↓↓↓更精彩哦!